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610章又見柴老三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六零八章又見柴老三

    彭關說的當然沒有錯,人活著才有一切!

    再強的修為,沒有壽元,又有什麼用?

    修鍊這條路,雖說到最後都是要死,可是多活一天是一天!

    因此壽元對修士來說,相當重要。

    不過丁浩只是笑笑,並沒有把告誡當一回事兒。

    彭關他們的判斷,是因為不能成仙!如果丁浩有本事成仙,壽元問題就不用擔心!

    而九奴也曾經說過,他是有本事讓丁浩飛升的!

    這樣來說,丁浩當然不會擔心壽元不夠的問題。

    丁浩也沒有解釋,又問道,「千機遺冊研究的怎麼樣了?」

    千機遺冊關係到開啟下一層真魔禁制,丁浩那邊交給張子毅研究,相信彭關拿回去,也給了宗門之中的陣法強者來研究。

    彭關道,「千機遺冊倒是有些眉目了,等我們探寶結束,也差不多出成果了。」

    千機遺冊的研究,張子毅雖然是這方面的天才,可是畢竟年輕,可能走到了那些陣法強者的後邊。不過丁浩並不著急,率先打開真魔禁制也並不會多出什麼好處,遲一點打開也沒有關係。更何況,打開第二層真魔禁制以後,還有第三層,急不來。

    丁浩笑道,「那我就等著你們口道魔宗先打開真魔禁制,升級幼魔試煉場,我也可以全心全意突破進入元嬰期。」

    之前他一直有考慮,如果他進入元嬰期,就進不去魔冢了。

    不過如果有人打開第二層真魔禁制,讓幼魔試煉場再次升級,那樣元嬰就可以進入了!丁浩就沒有這個煩惱,自然可以一心衝擊一下元嬰期。

    聽說丁浩要衝擊元嬰期,彭關和黑風魔女都吃驚的看著丁浩。

    要知道,當年他們在火焰舟認識的時候,丁浩修為最低!

    而隨著時間的推移,丁浩的修為已經走到了他們的前頭,現在居然想要衝擊元嬰期了!

    冷小魚都睜開眼道,「你才結丹幾年,就衝擊元嬰期了?我覺得境界還是穩固一點好!就好像屠八方,刻意壓制自己的修為,讓自己每一步都走的非常踏實!」

    丁浩當然心裡有數,微笑道,「刻意壓制突破的節奏,這也並不是好事兒,很可能會錯過很多機會,我覺得修鍊,還是順其自然的好!」

    商彩雲道,「我也覺得順其自然的好,丁浩,如果你能夠自然突破進入元嬰,那就是最好不過!」

    彭關感慨道,「丁浩兄弟,說起來你的資質也堪稱天才,毫不亞於我們的二兄弟!」

    丁浩聽他又提起這個二弟,心中更加的好奇,又問道,「二弟二弟,我至今還不知道多出的這個哥哥到底是誰?」

    正在說話間,那邊光幕晃動起來,不少的各宗天才從其中走出,走在最前邊的是一個意氣風發的年輕男子,他穿著銀色的蟒袍,頭上髮髻系著一對金色的龍角,顯得英武不凡,貴氣逼人!

    張殺殺見到此人,立即道,「二哥,快過來,我現在有三哥了!」

    彭關也笑道,「二弟,過來,我給你介紹一下。」

    丁浩扭過頭,目光看過去。

    這一眼,丁浩看得差點暈倒當場,「你大爺的,這不是柴老三嘛?」

    見到丁浩,柴高陽早就有心理準備。不過丁浩這句話,還是讓他很受內傷!

    柴老三,萬年老三!這是你丁浩對我的侮辱!

    耳中傳來爽朗的笑聲,「他就是你的老仇人丁浩?小小的金丹真人而已,如果以我老大哥當年的實力,一個指頭就滅了他!」

    柴高陽用心念,傳音道,「老大哥,這件事不用你幫忙!我會用我的手段,搶走他的朋友,搶走他的女人,搶走他的榮譽,把這些侮辱全部都還給他!」

    老大哥頓時贊道,「有骨氣,柴高陽,你是最棒的!」

    柴高陽頓時心情大好,笑著走過來,道,「丁浩!我早就懷疑你是我在九州小世界的朋友,沒想到真的是你,太讓我開心了!我們可很多年沒見面了!好開心,開心!」

    看著柴高陽滿臉熱情,如此的爽快,丁浩心中都暗自懷疑,這個柴高陽是不是真的轉性子了?

    不過就在柴高陽走過來,他卻是又給丁浩傳音道,「丁浩小畜牲!你殺我妹妹,在九州小世界欺負我的事情,不會完,你等著!」

    聽到這一句,丁浩才放心,「柴老三,你到底是柴老三!你永遠都是沉不住氣!你想跟我斗,下輩子吧!就你這種檔次,你根本不配做我的對手!」

    柴高陽氣的吐血,他最恨丁浩的,就是這一點!

    丁浩把小王爺當做對手,把唐鵬程當做對手,可就是不把他柴高陽當對手。

    這是一種最讓人氣憤的輕蔑,尤其是柴高陽這種驕傲的人,是絕對不能忍受的。

    不過他還是忍了,表面上他微笑看著丁浩,旁人根本看不出來,還以為他跟丁浩真的是童年好友!

    彭關笑道,「二弟,你和三弟認識,那就是最好,我也不用介紹了。」

    張殺殺羨慕的看著柴高陽道,「二哥可了不得,一個人感悟了三塊皇仙碑,現在擁有150萬以上的積分,是總榜排行榜的第一人!是現在血池深淵之中的第一天才!」

    柴高陽很享受這種崇拜,哈哈大笑,又道,「丁老三,你也要加油啊!聽說你排名還在三十萬名以後,當年在九州小世界,你可是風雲人物啊!」

    他的話里話外,暗中就有戳丁浩軟處的意思,不過別人聽不出來。

    丁浩當然聽得出來,才不會跟柴高陽這種人虛與委蛇。

    他冷笑道,「柴老三,你是老三,我可不是老三!我不會跟你這種人稱兄道弟!在九州小世界我就說過,你不配做我的對手!現在到了血池聖地,你還是不配做我的對手!」

    丁浩這些話一說,彭關他們全都愣了。

    本來還以為丁浩和柴高陽是好朋友,沒想到並不是這樣。

    「你們這是……」張殺殺也愣愣問道。

    柴高陽嘆道,「當年我們之間是有一些誤會,不過都離開了九州小世界,丁浩你何必耿耿於懷?我知道你心眼小,可是過去的就讓他過去吧。」

    他這番話說的非常大度,話語之中又暗指丁浩心眼小。

    丁浩這人平常心眼確實不大,彭關他們也聽了覺得有道理,開口道,「丁浩兄弟,當年的一些小事,你何必記在心裡呢?人還是豁達一點,該忘記的就要忘記!像高陽聖子一樣,為人謙和,不計前嫌,這才是為人處世的道理嘛。」

    丁浩聽了心中大怒,柴高陽這種人居然被稱作謙和豁達,真是見了鬼了!

    「總之我是不會和你這種人稱兄道弟的!」丁浩毫不客氣說道。

    他這一說,彭關張殺殺和黑風魔女都很尷尬。

    在丁浩來之前,他們和柴高陽相處融洽,覺得柴高陽人不錯,現在丁浩一來,弄得大家都臉色不好。

    張殺殺苦笑道,「二哥三哥,你們都是我哥,你們何至於這樣?」

    柴高陽哈哈笑道,「沒關係,他這個人我知道,一向心眼小,不顧大局,脾氣又壞。哈哈,我了解他,不會跟他計較!」

    柴高陽雖然說的豪邁,可是話語之中,卻是不斷給丁浩身上抹爛葯,別人還感覺頗有道理。

    丁浩氣的臉色發冷,冷哼道,「好好好,柴老三,倒是我小看你了!你要跟我斗,那咱們就鬥鬥看!」

    彭關臉色一正,批評道,「丁浩兄弟,人家高陽聖子一直在好言好語,哪有跟你斗的意思?倒是你,一直惡言惡語……」

    丁浩心中極度不爽,擺手道,「好好好,那就不說了!」

    這時柴高陽的傳音又來到他的耳邊,「丁浩,你也有這一天,真是笑死個人!你給我的侮辱,我要全部還給你!我會搶走你的所有朋友,還有你的榮譽,還有你的女人!」

    說話之中,他又坐到冷小魚的身邊,笑道,「小魚聖女,上次給你的那塊皇仙碑的感悟怎麼樣?這次我專門又去那塊皇仙碑感悟了一下,又多了幾點感悟,給你看看……」

    可能是柴高陽太急於氣丁浩了,冷小魚感覺到了什麼。

    她看看柴高陽,然後臉色一冷,「高陽聖子,不用了。每個人對皇仙碑都有自己的感悟,看多了你的感悟,我自己不一定就有好處。」

    柴高陽吃了一個軟釘子,尷尬笑笑,「那好,等你需要感悟,隨時找我拿。」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丁浩終於爽了一把。

    不過這個柴高陽現在玩這種手段,雖然不能對丁浩怎麼樣,可是挺氣人。

    丁浩臉色森冷,直接開口道,「路遙知馬力,日久見人心。柴老三,你裝你繼續裝,總有一天你會暴露在所有人面前!」

    正在說話之中,那邊清場完畢,有人喚道,「下一批要進入碑林的,準備好積分,牌坊會自動傳送你們進入。」

    說來也巧,這一批竟然人數足夠,把丁浩他們也傳送進入了。

    丁浩他們一批進入,柴高陽卻沒有進入。

    老大哥開口道,「怎麼,你怎麼不進去?」

    柴高陽道,「我想靜一靜,看見這個人就恨不得跟他拚命。」

    老大哥笑道,「你已經表現的很好了,不過這些都是小道,關鍵還是要感悟仙碑,進入皇仙門的寶庫,得到古血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