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621章碑林結嬰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六一九章碑林結嬰

    「離魂!」

    「無色無相劍訣!」

    「內斬!」

    碑林之中,輕輕的風在松柏之間流動,每個人都在安靜的感悟面前的皇仙碑,而丁浩的識海里,此刻正演繹著一場驚天動地的戰鬥。

    經過一年多的感悟,丁浩已經完全吃透了離魂皇仙碑上的內容。

    他更是創造性的,將前一塊內斬皇仙碑,和他學過的無色無相劍訣,全部調用起來,將自己的識海作為戰場,進行戰鬥!

    將自己的識海一分兩半!然後升起不一樣的精神力攻擊!互相對斬!

    這種事情,告訴別人都很難相信。

    在一年之前,丁浩自己也不相信。

    精神力一直都是他的瓶頸,他沒有想到,隨著兩塊皇仙碑的感悟,他竟然能在精神力上玩出如此的花樣!

    識海之中,浪潮瘋狂的攀升,高達幾十米的巨浪!形成的無色劍和無相劍在半空之中激烈的交鋒!

    如果換一個其他人,在自己識海里這樣干。

    簡直是找死!

    識海是最神秘的所在,自己折騰自己的識海,不是高手也干不出來這事兒!

    不過丁浩感覺還是不夠,在識海上空,他的臉龐大如天空,他再次對著下方咆哮,「還不夠,再分!」

    識海四分!

    天!不知道其他的修士知道丁浩就在他們不遠處,搞這種高難度的動作,他們會怎麼想。

    當然了,這種景象,別人是無法看到的。

    有一些風景只能自己欣賞。

    就在丁浩完成識海四分的一瞬間,面對他的那塊皇仙碑,猛然爆發出高亮!黑色的蒼老石碑,瞬間射出金光,就好像打開了一閃金色的大門,金色的光芒全部噴吐在丁浩的身體上!

    「又有人感悟了!」

    多少人都站起來,看向那個方向,看著沐浴在金光之中少年。

    「是九州魔宗的丁浩!」

    「他的發亮的情況怎麼不一樣?以前,都是石亭上的皇字標記先亮起來,然後才是整個皇仙碑整個亮起。而他卻是皇仙碑先亮起,然後才是石亭!」

    「不知道!」

    整個碑林之中的五百名修士都目瞪口呆,當皇仙碑亮起以後好一會,石亭才整個亮了起來!然後,形成一片恢宏的金光,把丁浩抱在其中,長久存在。

    「怎麼可能?」再次有修士驚呼了,「這金光存在的時間也太久了吧!」

    以前的人感悟,金光點亮,宣告感悟,然後金光也就消散了。

    不過這次不一樣,金光照射在丁浩身上,根本就沒完了!

    很多沉浸在感悟之中的修士也睜開眼,「怎麼了?時間停滯了?還是畫面定格了,金光怎麼不會消退?」

    「不知道,是碑林意志卡住了嘛?」

    「可是就算碑林意志卡住了,天意陣靈也卡住了嘛?它怎麼不說話?」

    旁邊的修士笑罵道,「怎麼可能,天意陣靈怎麼可能卡住?」

    果然,天意陣靈開口了。

    「九州魔宗丁浩,感悟離魂皇仙碑,封賞積分50萬!」

    「九州魔宗丁浩,得到碑林意志獎勵……」

    說到這裡,突然就停頓下來。

    「哥們,你的嘴真是烏鴉嘴,天意陣靈果然卡住了!」

    那位說卡住了的修士,苦笑道,「如果我說話那麼准,那我希望自己趕緊也感悟了!」他這次肯定不可能靈驗的。

    旁邊人笑道,「烏鴉嘴是好的不靈壞的靈。」

    天意陣靈確實卡住了,因為它不知道碑林意志給的是什麼獎勵!從這塊皇仙碑之中,竟然湧出強大的靈力,灌入丁浩的身體!而丁浩藉助這些力量,貌似……

    「他在結嬰了!」天血宮之中,不少老祖都拍案而起。

    並不是說,碑林之中不可以結嬰。就好像之前的高陽聖子,藉助碑林意志的獎勵,甚至還渡過小天劫,結出金丹!

    可是丁浩這次不一樣。

    柴高陽上次,沒有停留一個月的規定。也就是說,柴高陽呆在碑林之中結丹三個月也不會有人管!而這次,丁浩距離被傳送出碑林,還有半個月都不到!

    另外一點不同的是。

    柴高陽是結丹!結丹度過小天劫就可以,時間上要快很多。而結嬰就完全不一樣,結嬰雖然不用渡劫,可是需要的時間更久!

    丁浩真的能夠利用剩下的十來天時間,完成他的結嬰?

    「絕不能讓他成功!」玉簫子的雙眸之中,射出陰厲的光芒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他很想撲上去,一腳把丁浩踹飛,阻止丁浩結嬰。

    不過如果他真的那麼做的話,最後結果是被天意陣靈給提前抹殺!

    剛巧屠八方也在這一批之中,他趕緊走了過去,低聲道,「屠天才,不能讓他結嬰!」

    屠八方看著那邊,微微笑道,「怎麼,玉簫子你已經元嬰四層了還怕他?」

    玉簫子肥臉上露出尷尬的笑容,「屠天才,我可不是你。我的境界和實力差不多,沒有越級挑戰的實力。不過丁浩有!我和他的級別相差太小的話,我怕是沒有信心。」

    「你就這點出息。」屠八方罵了一句,卻是道,「其實我倒是希望多出幾個天才,這樣才更有意思!要不然,等我很快踩翻了高陽聖子,那豈不是很無聊?」

    玉簫子肥臉浮出苦澀的笑容,「屠天才,少宗主,就算我求你了。你們都是有強者之心的天才,我知道自己的本事,我如果也有強者之心,那我就是找死!強者之心,要有強者的實力,如果沒有實力,還要心比天高,那就是狂妄!」

    「好吧,你這句話我覺得有道理,幫你了。」屠八方拿出自己的腰牌,對外發出一條信息。他放下腰牌,又道,「我能做的,只是讓天意陣靈在十三天以後,將丁浩傳送出去!如果丁浩在13天之內結嬰成功,那我就愛莫能助了!」

    玉簫子這才很滿意,點頭笑道,「謝謝屠少主了,13天,怎麼可能結嬰成功?到時候天意陣靈將他傳送出去,打斷他的結嬰,嘿嘿,他就完了!」

    事實上,要不要打斷丁浩,把他傳送出碑林,這在天血宮引發了一場激烈的爭論。

    「我覺得應該傳送他出去,既然大家在這裡舉辦這個活動,首先要做到的一點,就是公平!」色道魔宗的老祖宗率先開了第一炮。

    「沒錯!如果他今天在碑林結嬰,對他網開一面。那麼明天,就會有另一個人賴在碑林結丹!到了後天,說不定就有一群人在碑林之中突破!到時候,其他修士還要不要進來感悟?」

    「對對對,還是應該依照規矩將他傳送出去,規矩就是規矩,如果動不動就網開一面,那麼大家都不用遵守規矩了。」

    這次深淵探寶,關係到各宗門選拔魔道之主,甚至關係到哪個宗門飛升天門!沒有人願意多出一個對手!雖然冷海山和張天一兩人都是表示反對,不過就連一向公正的厲老魔都投了贊成票。

    提升自己,打壓對手,在利益面前,人情薄的好像一張紙。

    事實上,就連張天一都沒有太過激烈的反對。

    畢竟,丁浩不是任何人的弟子,誰也沒必要為他出頭而得罪他人。更何況,這種事情是大家做出的決定,就算是天門的某些人責問起來,也是可以推脫的。

    很快,冷海山就收到了冷小魚發來的信息,內容很清楚,讓祖爺爺不要把丁浩傳送出去。

    結嬰被打斷,倒沒有什麼生命危險。不過後果也很麻煩,在很久的一段時間之內,就別想再結嬰了。

    冷海山卻是淡淡一笑,回道,「你放心吧,到時候,你自然知道。」

    冷海山並沒有反對這個決議,是因為他心中更清楚一件事。

    如果丁浩在13天之內結嬰,那麼他就不用公布這件事兒;如果丁浩沒有在13天之內結嬰,那就到時候再說吧。

    不過其他的各宗長老們不知道這件事兒,很快消息就傳遞了下去。

    「大家不用擔心,你們繼續你們的感悟,13天一到,丁浩就會被傳送出去!」

    「這樣啊……」不少修士雙目之中浮出的是同情,又或者是冷笑,「這個丁浩,真的是一個倒霉鬼!你在哪結嬰不好,非要在碑林之中結嬰!到時候打斷你,也是你自找的!」

    看見這種場景,丁浩的朋友們也都給自己的宗門發出了消息,希望宗門可以改變想法,對丁浩網開一面。

    不過各大宗門出於自己的利益考慮,怎麼會理會這幾名弟子的呼籲?彭關他們,只有祈禱丁浩在13天之內結嬰!

    13天之內結嬰,這簡直是完全不可能的!

    元嬰成型,是一個漫長的過程,丁浩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轉眼,13天就到了,一個月結束,這一批感悟者將會被送出碑林,新的一批感悟者,即將進入。

    天空之中響起天意陣靈的聲音。

    「碑林之中所有人注意,立即回到中央空地,我會放出傳送光幕。所有人注意,收回心神,違規滯留的,清場時會自動傳送出去,注意安全。」

    499名修士全部走向碑林中央的空地,他們再看向金光包裹之中的丁浩,目中都是一片諷刺之芒。

    玉簫子冷笑道,「丁浩,我看你怎麼結嬰!」

    彭關等人也站在一起,都是嘆了一口氣,張殺殺罵道,「這下完了,我殺殺殺,這些該殺的各宗長老!」

    今天五一勞動節,勞動者是最美的人,嘿嘿,今天是雙倍月票喲,你們是不是也該用你們的保底月票鼓勵一下我這個最美的人呢?

    謝謝,今天有加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