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626章弟子戰場(50月票加更)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六二四章弟子戰場

    「你……小y賊!」冷小魚好不容易掙脫了某人的大嘴,用手擦去紅唇上某人殘留的口水,罵道,「還有人呢!」

    丁浩哈哈一笑,「哪有人?」

    冷小魚臉色通紅,道,「他們肯定躲在門外偷看!」

    看著她紅紅的臉蛋,紅的好像是一個大蘋果,丁浩心情不錯。

    冷小魚的心情其實也不錯。

    她雖然是兩世為人,不過戀愛方面也沒太多的經歷,被丁浩一逗,就臉色發紅。別看她笑面殺人,殺人如麻,可是感情方面還是好像一張白紙。

    自從上次在魔冢之中,兩人就結下了一段孽緣。臨分別的時候,丁浩還突然出手,奪走了她兩世的初吻。

    因此這些年來,冷小魚心中就有了丁浩的影子。

    不過大家都是修士,以追求天道為目的。更何況兩人身處不同的陣營,一正一魔,冷小魚心中每次想到這裡,就有些糾結。

    事實上,丁浩對她的影響還是很大的,她已經很久都沒有胡亂殺人了!

    後來得知丁浩進入血池深淵參加探寶,她心裡不知道有多開心,因此也參加了血池探寶,就想要和丁浩一起行動。

    等到兩人在碑林見面以後,都是非常的開心。

    可是開心之餘,冷小魚又有點煩惱起來。

    丁浩來到碑林以後,就全力以赴,感悟仙碑,甚至都沒有和她私下說一些體己話!

    丁浩的心裡到底是什麼態度,這對冷小魚是很關鍵的問題。

    冷小魚兩世為人,當然不會是那種很纏人的女子,不過她也需要一個稍微正式一點的表態!你丁浩對我,將來是和我做普通朋友,還是要發展發展,你總得有個表態。

    可是丁浩一直以來,都沒有,這就顯得有些冷淡了。

    這一轉眼,兩人在深淵之中都已經是第四年了,丁浩還是沒什麼表示,冷小魚內心之中還是有一點失望的。

    雖然她沒表現出來,不過心底還是有些失望的。

    可是今天不一樣,丁浩竟然主動出嘴親了她……

    冷小魚心中開心,可是臉色通紅,啐道,「我們辛辛苦苦給你總結玉簫子的弱點,你倒好,整天想這種事兒!」

    丁浩微微一笑,道,「我說了,你要真的希望我贏,就用這種方式鼓勵我!」丁某人說著,又把嘴湊了過來。

    冷小魚雪白的臉蛋,白裡透紅,撅嘴道,「我祖爺爺說了,探寶招親,這次探寶結束的第一名,就是我的道侶!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是嘛,那如果第一名是女人呢?」

    冷小魚哧道,「怎麼可能?現在第一名高陽聖子,第二名厲少天,第三名屠八方,全部都是男修。」

    丁浩咬牙切齒道,「他們真的跟我搶,我把他們全部都變成女人!」

    冷小魚咯咯笑道,「小y賊!」

    說話之中,兩人的嘴又吸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門外,彭關張殺殺他們果然在偷看。張殺殺道,「霸氣,二哥就是霸氣!那麼多修士拼來拼去,都得不到小魚聖女多看一眼,二哥就直接親上了,上下其手……」

    彭關罵道,「你懂什麼,他們又不是今天剛認識,在魔冢就已經結下了生死之交。」

    張殺殺道,「你和黑風姐是不是也是在魔冢勾搭成功的?」

    彭關一腳把他踹飛道,「你少打聽。」

    綠樹掩映之中,池塘上漂浮著一層細碎的浮萍。

    就在浮萍上方,有一座古色古香的檀木殿堂,這殿堂下方有灕水陣法,陣法奇特,可以將檀木和水隔絕開來!望海道宗的宋赤子的臨水漓舟,實際上也是使用這種奇特陣法。

    在這裡,這個奇特的陣法就使用的更加淋漓盡致了,直接將一座大殿的底部整個打上陣法,然後這座大殿,就懸浮在水面上!

    在大殿的門匾上,寫著四個大字,「弟子戰場」!

    丁浩的赤霄宮停在弟子戰場的門前,丁浩等人從赤霄宮之中走出來。

    「皇仙門之中,保護完整的建築,恐怕也只有碑林和弟子戰場了。」丁浩點點頭,他看得出,這座古建築應該就是當年皇仙門留到現在。

    冷小魚緊挨著他,戀愛中的人都是這樣,捨不得分離,臉上帶著自然的甜蜜。

    她介紹道,「弟子戰場是近些年才發現了,它底部的灕水陣法整個毀壞了,因此沉入了池塘之中。說起來,還是高陽聖子意外發現了這個秘密,我祖爺爺將其撈了出來,重新打上陣法,又讓它浮在水面上。後來各宗齊聚,舉行深淵探寶,請煉器魔宗的厲老魔親自出手,將其中的陣法重新整修,這才有了現在的弟子戰場。」

    「柴老三發現的?」丁浩心中大約能夠猜到,這件事恐怕是那個老大哥的手筆。

    丁浩心中暗道,那個老大哥如果真的是千萬年前的遺魂,那還是真的有些價值的!皇仙門還有什麼隱藏的秘密和寶貝,這傢伙應該都知道。

    走進弟子戰場之中,發現這裡有好多廳,不少的修士在這裡戰鬥。

    和九州小世界的君子戰場不一樣,弟子戰場更加的直接,這裡並不是虛擬的戰鬥,全部都是真實的戰鬥!

    真人戰鬥,使用的武器也是自己帶著的各種武器。

    沒有任何的限制,什麼功法都可以使用。

    唯一可以選擇的,就是戰場的場地!

    和君子戰場相比,這裡的場地更多,場景更加的複雜,不但可以一對一的戰鬥,還支持多人的群戰!

    這裡戰鬥也是相當殘酷的!

    可以在戰場之中直接將對方擊殺,也可以放對方一條生路。不過放你離開的前提,是你扔下腰牌,放棄這次探寶!

    也就是說,走出戰場的人,永遠都只有一個。

    失敗者,不是被殺,就是被傳送出深淵,相當的殘酷。

    玉簫子的一個道侶已經在大廳里等著了,看見丁浩過來,她上前道,「我們玉簫子在9號廳等待,很多修士都來觀戰了,這邊請。」

    商彩雲比較精明,眉頭一皺,「他這是要佔據地利優勢!」

    玉簫子先進入比賽廳,一定會先選場地,弟子戰場之中,生死之戰,各種情況都必須計算到。

    「他故意放出了消息!」彭關臉色一凝,雖然丁浩還沒有進入戰場,可是戰鬥已經開始了!

    玉簫子先到達,選了適合他的場地,然後利用他最近的影響力,把消息散播出去。如果丁浩拒絕進入9號廳,那就是害怕他,畏懼戰鬥,他就可以用此來打壓丁浩;如果丁浩進入9號廳,那就正中他下懷!

    丁浩卻是淡淡一笑,「想不到一個死胖子也會玩心計了,不過戰場是公平的,任何場地,我都不懼!」

    進入9號廳,這裡果然已經盤膝坐了不少的修士。

    自從弟子戰場開設以來,外邊堵門點殺新人的事情就少了不少。

    畢竟,殺一個新人能有多少積分?可是在這裡,殺一個對手,得到的積分是很豐厚的!

    現在總榜上排前五十的人,就有好幾位,沒有感悟一塊皇仙碑!

    丁浩感悟了兩塊皇仙碑,得到100萬分的積分,才進入前五十!

    可是有的人,一塊皇仙碑都沒有感悟,也有超過百萬的積分!怎麼來的?就是在這裡贏來的!

    很多人喜歡混在這裡,還有另一個原因。

    那就是戰鬥是最好的提升方式!

    據說有很多人,感悟皇仙碑感悟了一半,到了瓶頸了。於是就來到這裡,找一個實力差不多的對手,全力打上一場!

    等這場打完,頓時有所明悟,他再趕去碑林,很快就感悟了。

    如果說碑林是理論,那麼弟子戰場就是實踐。

    理論聯繫實際,在任何的世界都是有用的真理。

    「這就是那個在碑林結嬰的丁浩,看來也是一名天才人物,只是他和玉簫子有三層的巨大差距,我看他有點懸!」

    「這個丁浩太狂妄了,就算他是天才弟子,可是他才剛結嬰!就和一個元嬰四層的修士來一場生死戰,簡直是自取滅亡!」

    「這一場沒有懸念,我押玉簫子!」

    「玉簫子之前所有的戰鬥我都看了,我也押他!」

    弟子戰場之中,還允許觀戰者進行賭鬥。

    不過血池聖地並不贊成這種賭鬥,血池聖地希望弟子們生死相搏,產生強者,而不是這種投機取巧,因此每場賭鬥,最多下注一萬積分。

    幾乎所有的觀戰者,都把自己的積分押在玉簫子身上。

    之前的戰鬥,玉簫子贏的太耀眼了!

    這個胖子,儼然是元嬰四層以下的霸主,就算是對上同等級的,他都毫不遜色,又何況是丁浩這種剛結嬰呢?

    修士們不看好丁浩還有另一個原因。

    那就是丁浩背後沒有站著強大的宗門,什麼九州魔宗根本聽說都沒有聽說過,在他們的眼中,丁浩就是一個窮散修!一個窮散修有什麼前途?最多就是巴結巴結彭關這些富二代,彭關他們也不可能讓自己宗門的力量來幫一個窮散修吧?

    「這一場,丁浩必敗!我懷疑他十個回合還能不能堅持下來!」

    「十個回合,你高看他了,我看他三個回合恐怕就要敗在玉簫子的手下,你們難道忘記了,玉簫子那個金樽之體太強了,妖修那麼強的肉身都被碾壓,何況是這個細皮嫩肉的小傢伙!」

    「他進去了!」

    今天就三更了,去吃飯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