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628章千嬌百媚枕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六二六章千嬌百媚枕

    金樽之體,對於這裡賽場上的觀戰者來說,這太熟悉了。

    前邊幾場,玉簫子正是用金樽之體強行鎮壓對手!尤其是最後一場,金樽之體竟然硬撼妖修,把皮厚肉糙的妖修都打的沒有了脾氣。

    現在,金樽之體是不是能再創輝煌呢?

    所有人的注意力,全部集中過去……

    乓乓乓!

    金光四濺,丁浩的九把光電竹劍不可謂不強,射在金樽光影上,打的光影晃動!

    不過就算如此,也是絲毫無法擊破金樽之體,反而全部都無力彈開!

    噓!

    所有人都失望的吐了一口氣,金樽之體就是金樽之體,丁浩的光電竹劍,也不能打破這個神話!

    玉簫子在弟子戰場,金樽之體至今不破的神話,依然還在延續!

    不過丁浩還是不信邪,他身形又是一震,「再來!」

    這次,他再次放出九把光電竹劍!

    加上上次放出的九把,十八把劍從四面八方,再次猛攻!

    「丁浩,你認命吧!」玉簫子肥臉上滿是陰冷的笑意,他決定再次打擊一下丁浩!

    只見他腦後的元嬰手指翻動,又掐出一個以前沒有用過的法訣。

    「金樽之體,收!」

    隨著他這個法訣一開,丁浩的十八把飛劍,竟然全部改變飛行方向!然後,好像是鐵片遇到吸鐵石一樣,啪啪啪的聲響之中,十八把光電竹劍全部吸附在金樽光影的表面!

    「金樽之體還有新技能!」不少觀戰者再次驚地站了起來!

    之前玉簫子打了幾場,可沒展示這樣的技能!

    「太強了!」

    「雖然丁浩已經很不錯,可是玉簫子的金樽之體太強了!」丁浩的朋友們口中都是一陣苦澀。

    玉簫子新招式一使用,效果非凡,再次打擊了丁浩的心理。他口中又是一字真言吐出,「散!」

    嘩!十八把光電竹劍全部彈飛!

    「我不信擊不破!」丁浩暴怒,身形猛振數次,一**的飛劍從他身體各個關節射出,化成一片紫色的光影,直斬金樽!

    鐺鐺鐺!金樽表面金花四濺,好像打鐵一樣!

    不過很遺憾,任憑丁浩如何的攻擊,金樽巋然不動!玉簫子在金樽之中,放聲大笑!

    天血宮之中,色道魔宗老祖宗目中一片輕蔑,「八十一把光電竹劍,全部放出來都沒有用!這個丁浩還站在戰場中,可是他的意志已經崩潰了!他攻擊的越瘋狂,越是說明他的無力!」

    確實如此,換誰都瘋狂。

    怎麼攻都攻不破,金樽之體可收可散,八十一把光電竹劍變成了一堆廢鐵!

    丁浩也確實有點抓狂,他臉上暴怒,又是怒吼一聲,「全部放出!」

    怒吼之中,猛地一振胸膛,又是一片紫色的光影射了出來!

    「只有這些手段,沒用的!」玉簫子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金樽之體是上古的功法,威力無窮,丁浩的光電竹劍不過是靈寶級別的武器,別說八十一把,就算是八百把,也別想擊破!

    不過就在這次,情況不一樣了!

    「怎麼回事兒!」玉簫子發現了不對勁!

    丁浩最後放出的一批光電竹劍,其中一把,竟然刺破金樽光影,通過重重的阻礙!

    「怎麼回事兒!?」玉簫子心中駭然。

    他沒看清楚,在場的很多觀戰者也沒看清楚,不過天血宮之中的各位老祖宗卻是看的清楚。

    「那是一把真器!」

    「上邊的真言不一般!」

    「這丁浩果然狡猾!他在大片的靈寶之中,混了一把真器級別的飛劍!」

    玉簫子想要躲,已經來不及了!

    帶著三道古魔真言的劍,化成一道紫色的流光,一下釘在玉簫子的胸口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金色的光影爆破之中,一個肥胖的身影踉蹌逃走!

    「怎麼回事兒,剛才發生了什麼?」很多修為不高的觀戰者,都沒有看清到底是發生了什麼。

    張殺殺也沒看清楚,奇道,「死胖子怎麼躲開了?」

    彭關也沒看清楚,不過他看了一下腰牌,他的師尊告訴了他答案。

    「煉製金樽之體,需要在體內煉製血樽,剛才玉簫子自爆了血樽,破滅金樽光影,這才震偏丁浩的劍,逃得一命!」

    張殺殺罵道,「便宜了這個死胖子!」

    黑風魔女問道,「血樽自爆,那玉簫子豈不是以後都無法施展金樽之體了?」

    彭關點頭道,「不錯。」

    張殺殺頓時開心起來,「死胖子沒有了金樽之體,看他如何囂張!」

    玉簫子倉惶逃走,心中大恨,丁浩太卑鄙了!如果丁浩早點使用真器,他還有機會躲開。丁浩卻是將真器混在靈寶之中,殺的他一個措手不及!關鍵時刻,只有丟車保帥!

    金樽之體被破,色道魔宗的眾人臉上都不好看。

    不過色道魔宗的老祖宗並沒有太過擔心,為了防止意外,他讓屠八方給了玉簫子一件不錯的寶物!就算是金樽之體被破,玉簫子依然可以用這件寶物,來擊敗丁浩!

    「丁浩,雖然你破了我的金樽之體,可是你還是要輸!」

    玉簫子已經搶先逃進戰鬥大廳,不過他並沒有想讓丁浩進入。

    他在入口處盤膝坐下,心念一動,將一隻玉瓷枕給放了出來。

    這隻玉瓷枕,通體青玉所鑄,表面刻制了數量驚人的花紋。

    玉簫子將玉瓷枕懸在面前,然後手指一彈,鐺的一聲脆響。

    光是這一聲,還感覺不出什麼。

    可是隨著玉簫子不斷彈指,聲響不斷。道道音波,連綿不絕,最後竟然形成一曲靡靡之音,蝕人心魂。

    隨著這一圈圈的一**,從青玉枕上,又有一個個窈窕的身影走出。

    這些女子的身影,全部都是曼妙無比,環肥燕瘦,各有不同。她們一個個從枕中走出,幻象似真,輕解羅衫,款款走向洞中,對著丁浩巧笑婷婷,惹人疼惜。

    靡靡之音,陪著********,不少陣外弟子們都是看得口舌生煙。

    不過也有不少修士識貨,吃驚道,「這不是屠八方的千嬌百媚枕?」

    「怪不得玉簫子有必勝的把握,原來他把屠八方的千嬌百媚枕給借來了!」

    冷小魚商彩雲等女弟子,見到這等景象,都是臉色發紅,暗罵色道魔宗使用如此下流的寶物。

    黑風魔女開口問道,「這千嬌百媚枕有什麼說法?」

    彭關道,「這是屠八方的成名寶物。據說他花費百年,尋到一千一百名絕色女子,殺之取魂,然後又用他色道魔宗的秘法進行訓練,讓她們具有勾魂攝魄的能力。而那青玉枕的材質,則是使用珍稀的墮落玉打造,可以演奏出靡靡之音,控制人的心神!」

    「使用一千一百名絕色女子,殺死取魂!」聽到這種煉製方法,就連在場的魔道眾人,都是頗為咋舌,這個屠八方可真是一個摧花狂魔啊!

    冷小魚輕蔑道,「無非是一些低劣的下三濫的手段,修士全部心智堅定,怎麼會為了一些不穿衣服的女子而神魂顛倒?」

    彭關道,「小魚聖女,你這樣想就錯了。雖然你看上去,只是一些不穿衣服的女子魂魄。可是這其中蘊含的是強大的精神力攻擊!千嬌百媚枕是一件非常強大的寶物,不少元嬰大士都被其迷惑了心神,敗在其手下!是屠八方的專用寶物之一!」

    此刻,丁浩的眼前已經是幻像連綿了。

    作為一個地球穿越的人,丁浩看過的小電影很多,靡靡之音更是不當回事兒!

    對於玉簫子的攻擊,他開始還有點輕視。

    不過很快,丁浩就感覺不是這樣了。

    「好強的精神力攻擊!」丁浩感覺到,一絲絲無形的精神力,正在滲透進入他的識海!

    就算他閉上眼睛,賭上耳朵,這些圖像和聲音,還是會進入他的腦海之中!

    「好厲害的寶物!」丁浩震驚,「如果將這些攻擊只是視為一些低劣的下流手段,那就完蛋了!它真正的攻擊,是精神力滲透!」

    丁浩的識海之中,此刻有數量驚人的智慧之光升起!

    這些智慧之光全部都受到千嬌百媚枕的影響,其中滿是各種行樂的景象,千千萬萬,這種念頭根本,壓也壓不下去!

    丁浩想要不想也不行,來自四面八方的靡靡之音,那些絕色陰魂的姿態,全部都滲透進入他的腦海!

    靡靡之音,悱惻纏綿,如泣如訴,各位陰魂肆意扭動,丁浩終於難以前行,就地打坐,對抗自己識海之中瘋狂湧起的邪念。

    「蠢貨,你還不知道真正千嬌百媚枕的手段!」玉簫子肥胖的臉上,浮出陰冷的笑意。

    然後,他也閉上了雙目。

    他的手指依然在有節奏的彈動,不過和之前不一樣的是,現在他每一擊,彈射出的都是精神力!

    之前他彈出的是靈力,用靈力撞擊玉枕;而現在,他放出的是精神力。精神力彈在玉枕上,形成音波,一圈圈的擴散出去,沒一會,整個通道之中,瀰漫的全部都是玉簫子的精神力!

    「蠢貨!千嬌百媚枕真正強大的地方,是迷惑住對方的心智,然後用自己的精神力入侵!」

    玉簫子陰冷的笑笑,「進入他的識海!」

    等會還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