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632章主人,我來了!(三更求票)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六三零章主人,我來了!

    走進天血宮的是一個高大的老婆婆,她穿著鮮紅的大披風,說話聲音洪亮,人還沒有進入天血宮,聲音已經率先傳了進來。

    「海山兄,好久不見啊。」老婆婆大步走進天血宮,迎出來的不但有冷海山,還有厲老魔等人。

    「哈哈,商婆婆,真是大駕光臨啊!」冷海山哈哈大笑,走出抱拳。

    他身後的人,商婆婆都認識,大家一一打招呼。

    商婆婆作為商家商號的老闆,修為也是鼎尊,手裡的商店更是遍布四大陸!五域九島也有她的聲名!這裡的各大魔宗老祖宗,鮮有不認識商婆婆的。

    「厲老魔好,哈哈,這不是拓雷你這個老東西嘛?」商婆婆性格潑辣,大大咧咧,說話也沒輕沒重的。

    魔道眾人雖然各個脾氣古怪,可是倒也沒有人會和商婆婆計較。

    冷海山和商婆婆打完招呼,這才注意到,在商婆婆的身後跟著一個有著血色頭髮,血色雙目,皮膚雪白,長衫雪白的清瘦男子。

    這個人也是鼎尊修為,看上去頗為妖異,應該不是商婆婆的跟班。

    「商婆婆,這位是……」冷海山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商婆婆沒說話,倒是張天一先開口笑道,「這是九州魔宗的大長老,血雲尊者!」

    血雲尊者,正是九奴!

    丁浩離開九州魔宗,整整八年過去,九奴他們也已經找到正元祖師,並且得到半部《靈氣逆流經》,經過九奴的修改,現在已經具有修鍊的價值。

    所以商婆婆這就前來尋找商彩雲,九奴也不放心丁浩,因此就一起跟來。

    「血雲尊者,久仰。」冷海山過來打了個招呼。

    他聽到九州魔宗,一開始並沒有想到丁浩。他心中在暗自嘀咕,這個血雲尊者實力不弱,難道仙煉大世界又增加了一個強大宗門?難道又要多一家參與魔主之爭?

    倒是色道魔宗的屠老魔提醒了他。

    屠老魔冷哼道,「就是力挺丁浩的那個血雲尊者嘛?」

    九州魔宗那一塊,本來是色道魔宗的搶佔的地盤。後來丁浩搞了一個九州魔宗,然後又得到七殺魔宗的庇護,因此色道魔宗只有作罷。

    不過這件事,色道魔宗一直耿耿於懷。

    所以血雲尊者一出現,屠老魔就認出來了。

    屠老魔這一說,提醒的冷海山。

    冷海山心說這是丁浩背後的強者啊!此人實力不錯的樣子,若是拉攏過來,對我血池聖地有利啊!

    而且冷海山還感覺到,這個血雲尊者也是血道的修鍊者,大家都是血道,也顯得更加親切不是?

    想到這裡,冷海山頓時分開客氣起來,笑道,「搞了半天,原來是自己人!血雲尊者,告訴你一件事兒,丁浩已經拜我為師,哈哈,我們都是一家人!」

    「這樣。」九奴臉上難得的浮出些笑容,笑道,「海山兄,你叫我九奴就可以。」

    一般人只知道血雲尊者,不知道九奴的真名字。現在九奴主動通報名字,也算是給了冷海山巨大的面子。

    冷海山心情大好,大手一揮道,「那商婆婆和九奴兄,大家裡邊請。」

    九奴看見冷海山手指上的血紅色的戒指,他妖異的紅瞳猛地一收,大概明白丁浩拜師的目的。

    進入天血宮大殿,大家各自坐下。

    冷海山這才問到商婆婆的來意。

    商婆婆也沒有隱瞞,回道,「還不是為了我孫女,她的絕體眼看就要到了徹底大爆發的時刻,所以我多方尋找,終於找到這位血雲尊者可以幫助彩雲,因此而來。」

    在場人等都頗為吃驚,目光看向血雲尊者。

    七情魔宗拓雷問道,「九奴兄,你有治癒絕體的辦法?」

    九奴行事並不需要低調,直接開口道,「不錯,我手中有一些手段。能不能完全轉變還不確定,不過讓商彩雲好好的活下來,這是絕對能做到的。」

    「這樣!」在場人等都比較吃驚。

    轉變絕體,這基本是無解的事情。就算是讓絕體不爆發,好好活下來,還能修鍊到一定的高度,這就是很困難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厲老魔都產生了興趣,道,「我聽說天門有些強者,可以憑著強者的手段,倒轉經脈,靈氣逆生,讓絕體存活,九奴兄你可是這種逆天手段?」

    「倒轉經脈,靈氣逆生。這種手段,果然逆天!」在場不少的嬰變尊者都是聽得臉色震驚。

    在他們看來了不得的事情,九奴卻是冷笑一聲,又道,「倒轉經脈,靈氣逆生,這確實是好手段。不過施展這種手段,對施展者來說,要受天罰;而對絕體來說,雖然能保證他的存活,可是他將會修為盡喪,淪為一介凡俗!」

    聽到九奴口氣之中的不屑,厲老魔等人更加的驚異,又問道。

    「難道九奴兄有更高明的手段?」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都看向九奴的時候,九奴卻是嘿嘿一笑,「本座也是剛剛琢磨出來,還沒有經過驗證,就暫時不說了。」

    他這一說,眾人都是心中暗道,這傢伙果然也是一個老妖怪,好狡猾!

    冷海山道,「既然如此,那我控制天意系統,讓其將商彩雲傳送出來即是。」

    他還沒說完,商婆婆擺手道,「這倒不必,彩雲在修鍊之中,還需要和丁浩小友呆在一起,所以叨嘮海山兄,彩雲還是要留在血池深淵。」

    冷海山道,「可是這讓九奴兄如何施法?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我只需一步步的將修鍊功法按時教傳給商彩雲就可以,只是不知道,你們這裡的傳訊系統,是不是保密?」

    「保密,絕對保密。」冷海山拿出一塊玉柬道,「為了保證這次深淵探寶的公平,天意系統並非我一人控制,這裡所有的長老和深淵之中的修士們的傳訊,都是當即銷毀,絕對不會留存,這裡每個人都是見證。」

    確實是這樣,這裡有20個宗門的100名長老,如果冷海山能偷看所有的人傳訊,那還了得?各大宗門的秘密豈非都被血池聖地掌握哦了?

    九奴淡淡一笑,「如此也好,不知可否安排我一塊傳訊令牌?」

    「這……」

    和深淵之中的修士互相傳訊,這是在場100名長老的特權,現在莫名其妙多出一個人,這個事情就有點麻煩。

    正在大家猶豫之中,七殺魔宗的張天一開口道,「這樣,我宗的五名長老,離開一位,將令牌交給九奴兄。」

    他這一說,旁人再也不好說話,心中都是暗道,這個張天一真會搞關係。

    七殺魔宗的宗主血殺尊者站起來道,「九奴前輩,我這塊令牌給您使用。」說完,他遞上腰牌,離開天血宮。

    九奴接過腰牌道,「如此也好,這塊腰牌我只是用來教會商彩雲修鍊功法,同時和丁浩聯繫一下,因為修鍊之中需要他幫忙。至於你們的探寶計劃和魔主計算,我不想參與其中。」

    冷海山道,「九奴兄,你可以得到和其他長老一樣的權力,請。」

    九奴接到了腰牌,就坐在張天一的身後,用手捏住腰牌一抹,就抹去了血殺尊者的神識,並且打上自己的神識。

    煉化腰牌以後,九奴用精神力一掃,心裡嘎嘎一笑,丁浩這小子竟然排在了第18名,不錯!

    此刻,丁浩正在碑林之中,感悟他的第五塊仙碑。

    八年時間,丁浩才感悟了四塊皇仙碑!

    這種速度,並不快,丁浩已經被他的朋友們甩在了後邊!

    高陽聖子已經感悟了八塊皇仙碑,厲少天感悟了七塊,屠八方也感悟了七塊!

    丁浩的朋友們也是頗為驚人,冷小魚感悟了六塊,彭關也是感悟了六塊,黑風魔女六塊,張殺殺感悟了五塊,商彩雲也感悟了五塊。

    只有丁浩還只有四塊!

    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。

    冷小魚彭關他們,背後都有幾個強者在幫他們感悟!這就是富二代的優勢,有人幫助他們感悟,給他們心得,幫他們講解,他們當然感悟的很快!

    黑風魔女還有一塊魔骨,感悟起來也是飛一般。

    商彩雲雖然是絕體,可是絕體靈力很強,精神力也很強,感悟力同樣很強!

    只有丁浩是個什麼都沒有的孩子,雖然他拜了冷海山為師。可是他不可能什麼都問冷海山,冷海山也不可能幫他感悟,因此這就落了下來。

    事實上,八年來,感悟四塊仙碑的大有人在。

    丁浩還能排在18名,那是因為他在弟子戰場又大戰了幾場!

    他得罪了色道魔宗的屠八方,屠八方自己不好出手,就讓別人來挑戰丁浩。經過幾場殊死搏鬥,丁浩都勝了,因此得到一些積分,才沒有掉出前20。

    丁浩這次感悟的是一塊比較奇異的皇仙碑,這仙碑上竟然沒有文字,只是一些奇特的線條。這些線條貌似有規律,可是仔細研究,又沒有規律可循,丁浩看得都要吐血了。

    他實在沒辦法,只好把這些發給了冷海山。

    不過冷海山也是看得一頭霧水,研究了好久,給他回了一到傳訊,「此皇仙碑太過深奧,不適合你,建議你重新選擇。」

    丁浩見到這傳訊幾乎要暈倒,「你大爺的,我已經選擇了這條線,怎麼重新選擇?」

    正在丁浩自己感覺到糾結的時候,一份傳訊發來了,「嘎嘎,主人,看來你過的不錯呀。」

    今天就三更了,四天寫了三萬八千字,接近每天一萬了,有點寫不動了,今天稍微休息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