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633章最接近仙碑的存在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六三一章最接近仙碑的存在

    「九奴!你怎麼來了!」丁浩收到九奴的訊息,頓時心中狂喜。

    「我已經修改好靈氣逆流經,商婆婆怕商彩雲等不及,迫不及待就來了。」其實在九奴看來,等到十年探寶結束再讓商彩雲修鍊也來得及。

    不過商婆婆關心則亂,催著過來,所以他們這才來到血池聖地。

    「原來如此,那經文何在,我給商彩雲修鍊。」

    九奴卻是回道,「我自己給她,這經文非同凡響,旁人看不得。尤其是你這種修為,若是觀看以後,心念說不定就會忍不住跟著運行,對你身體有害!」

    丁浩震驚,「世上竟然有如此的功法,我看都看不得?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那是當然,世上功法千差萬別,非常的奇特!有些功法太過高端,修為不足的人,哪怕看一眼都難以承受;還有的功法自帶殺傷力,觀看之前,必須將其兵解再看;還有的功法,內外截然相反,你若是看不明白跟著修鍊,必定深受其害!」

    「想不到功法還有這麼多講究,你直接給商彩雲發去訊息好了。」丁浩聽這一說,也不要觀看了。

    九奴道,「就算給商彩雲也是一小段一小段的分開,她若是一下得到太多,必然身體吃不消靈氣逆流,只能讓她慢慢的改善。還有,她在靈氣逆流之中可能會出現玉女火靈力泄漏,到時候你用吸星魔訣略微吸走一些幫她即可。」

    「我知道了。」

    丁浩點頭,又道,「九奴,剛好你來了,我這裡有一塊皇仙碑實在是感悟不透,發給冷海山觀看,他也不太明白。」

    「給我來看看。」

    丁浩和九奴在聯繫之中,都很有默契的不提火焰舍利。

    雖然冷海山說沒有人可以監聽到對話,可是以防萬一!魔道之人的信譽,不是那麼好!

    九奴立即又和商彩雲聯繫,將靈氣逆流經第一段給商彩雲傳送過去。

    沒一會,丁浩就已經把一副怪異的圖像給發來了。

    九奴看到這圖像,頓時就是一愣,很顯然,他也被這怪異的圖像給弄蒙了。自古以來,各種功法無非就是文字和圖像來傳承,可是眼前這圖像也太抽象了,只是寥寥一些線條!

    讓人懷疑,這些線條是不是幼兒的隨手塗鴉。

    不過顯然這不可能,如果是人胡亂繪畫,不可能得到皇仙碑的稱號。

    九奴看了好一會兒,才又問道,「碑林之中還有沒有其他類似的皇仙碑?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這塊皇仙碑恐怕是碑林之中最為離奇的一幅了,堪稱絕響,上邊就是刻畫了一大堆連七八糟造型奇特的線條,讓人看不明白。」丁浩說完又道,「就連石亭上邊的註解也很少。」

    保護皇仙碑的石亭上,有著當年很多皇仙門後輩弟子留下的感悟心得,還有不少的註解。不過這塊皇仙碑的石亭上,留下的字跡也很少,只是有寥寥幾句。

    「模仿的極像。」

    「這套功法果然非凡。」

    「我能感悟一絲半點,堪稱天意眷顧。」

    九奴聽完丁浩的介紹,又問道,「這塊皇仙碑位於什麼方向?」

    丁浩奇道,這問皇仙碑方向幹什麼?不過他還是回答道,「是面對中央廣場的一塊,站在這塊皇仙碑面前,剛好可以看向中央廣場的正南方!」

    說著,丁浩把碑林的位置圖也發送了過去。

    九奴看見這圖,頓時雙目亮了起來,妖異的臉上露出微笑,「主人,我想你撿到寶了!如果我沒有猜錯,這塊皇仙碑是現在碑林之中最珍貴的一塊的仙碑!也是碑林建成以後,第二塊豎立起來的仙碑!」

    「第二塊豎立起來的仙碑?」丁浩觀看了一下,這塊仙碑好像確實要比其他皇仙碑更加的蒼老斑駁,「第一塊是哪一塊?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第一塊,應當就在中央廣場所在的位置。」

    「你說中央廣場應該有一塊皇仙碑?」丁浩一驚,因為他之前也感覺到,這個地方應該有一塊仙碑!

    他的感覺和九奴一樣!

    「可是那塊仙碑去哪了?」丁浩又問道。

    「應該是被人收藏起來了。」九奴又道,「如果我沒有猜錯,你這塊皇仙碑上的線條,是有人面對第一塊皇仙碑,然後邊看邊畫,模仿而來!」

    「是這樣。」丁浩點點頭。

    如果中央廣場有一塊皇仙碑的話,自己站在這裡,剛好可以邊看邊畫,臨摹效仿。

    「只是這皇仙碑上的線條到底又是什麼意思?」丁浩還是弄不明白。

    九奴道,「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,不過我猜測,那塊消失的仙碑上,留下的應該是仙人手筆!然後你這塊皇仙碑上,有很多不一樣的筆跡!應當是不少當年強者,效仿仙人筆跡,留下的圖案!」

    「仙人筆跡!」丁浩這回真的震驚了。

    一個修士成仙以後,他的一舉手一投足,都暗合天地之韻。或許仙人自己並感覺不到,可是對於修士參悟以後,卻是有著非同凡響的作用,對修士理解天道,大有裨益!

    「皇仙門碑林之中,竟然有仙人筆跡!」丁浩暗驚,這種事情傳揚出去,恐怕能引起一場腥風血雨。

    九奴道,「應該是這樣。正如我剛才跟你所說,仙人筆跡太過強大,如果放在這裡,對修為較低的修士來說,不但沒有好處,反而刻意模仿會招致天罰!因此才會有有心人,將此碑收藏起來。」

    丁浩思索道,「如果你的猜測正確,那麼這仙人筆跡應當是收藏進入了皇仙門的最終寶庫之中。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以你的修為看仙人筆跡沒什麼好處,你可以先感悟你面前的皇仙碑。這仙碑上留下痕迹的,至少也是煉神期合體期強者,你感悟他們的臨摹,就已經足夠了。」

    「那我繼續觀看。」

    九奴又提醒道,「上邊有很多線條,應該是許多人留下,你要去蕪存菁,只看其中一個人的筆跡!最強一人的筆跡!」

    「我知道了。」

    經過和九奴的一番交流,丁浩終於找到了方法。

    他睜開眼,雙目凝視面前的皇仙碑。

    漸漸的,他找到了其中的一些線條。

    這些線條深淺程度,和刻畫手法,完全一樣,應該是一個人所留。

    轉眼又是一個月過去,丁浩雖然面對幾百根線條,不過在他的雙眼之中,出現的只有這十幾根線條。他的眼前模糊了,其他的線條全部都成為模糊的一片,剩下的只有這十幾根線條!

    又是一個月過去,丁浩的眼前更加模糊了,簡直就是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而在這一片空白之中,一個點出現,隨著這個點,有一隻畫筆的移動,慢慢的拉出一條造型奇特的斜線!不過,畫這條斜線的主人顯然並不滿意,他搖搖頭,然後又開始重畫!

    畫完以後,繼續再畫!

    這一次斜線畫的很滿意。不過畫線的主人下一次再畫的時候,改變了方向,可是這一筆畫出的韻味和氣勢,卻是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丁浩的眼前,不斷的出現這條斜線,不管從哪個方向延伸向哪個方向,丁浩漸漸感覺到,這實際上就是一條斜線!

    丁浩又開始從其他的線條之中尋找。

    他又發現其他人畫,風格又變了。

    之前那個人,重在畫線的方向角度和造型。而他現在觀看的這個人的筆跡,應該更重視意境!

    第二個人畫的斜線有時候甚至成為了直線,不過丁浩還是感覺到,這個人依然是畫那個斜線。

    丁浩把這個人的手法研究透徹,他又開始尋找第三個人的筆跡。

    這個人應該是一個女子,她筆跡很輕盈,造成的痕迹也最輕。這個女人應該道行比較淺薄,她主要模仿的是外形,所以她畫出的十幾條圖像,完全是一模一樣,中規中矩!

    在九奴的提醒下,丁浩越看越明白了!

    這圖像上混亂不堪的幾百上千條的線條,現在在丁浩的眼中,完全清楚。這一條線條和那一條線條是一個人畫的,這個人的性格怎麼樣,甚至這個人畫出以後是不是滿意,他的表情神態,甚至都能出現在丁浩的眼中。

    「原來這幾百條的線條,其實只有一條!」

    丁浩的眼中,一條線條,緩緩的成型……

    他在觀看,可是別人不知道,感覺丁浩在這裡坐了一個月又一個月,根本就跟傻子一樣。

    就在不遠處,高陽聖子在觀看他的第九塊皇仙碑。

    他心中充滿興奮,如果他感悟了第九塊皇仙碑,到時候最終寶庫就會對他打開!那時候,會是什麼樣的場景,多少人要羨慕嫉妒恨呢?

    還有,如果自己得到古血以後,馳騁天下,又是怎麼樣的一個場景呢?等自己力壓丁浩,衣錦還鄉,回到九州小世界,又該有多麼壯觀呢?

    不過就在他壓抑不住的興奮之中,「老大哥」卻是傳來一聲嘆息,「碑林仙碑,有誰知道,當年這裡真的有一顆仙碑呢?」

    這裡的碑,雖然都叫仙碑皇仙碑,可是都是古修士留下,哪有真正的仙碑?

    柴高陽問道,「當年這裡真的有仙碑嘛?」

    老大哥道,「不錯,這裡真的有仙碑存在過!現在這裡最接近仙碑的,就是那一塊皇仙碑!」

    柴高陽震驚,「你說的是丁浩在感悟的那一塊?你為何不讓我去感悟?」

    「你感悟不到,丁浩也感悟不到,除非是當年之人,又有誰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兒?又有誰能感悟?哼,他不過是白白耽誤時間而已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