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636章深淵巨變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六三四章深淵巨變

    咔!

    皇極庫的大門裂開一條狹小的縫隙,隨後,一隻碧綠色的小瓷瓶飛了出來。

    柴高陽伸手一抓,將碧綠色的小瓷瓶抓在手中,打開瓶蓋,向內觀看,頓時裡邊一股蓬勃的力量沖了出來,震得柴高陽臉色發白,嚇得趕緊蓋上瓶蓋。

    「就是這個!」老大哥興奮道,「這就是古代仙人留下的血液!每一滴都無比的珍貴,皇極庫中也只有這一滴!在現在這個時代,更加是飄渺難尋,你這種金丹大圓滿的修為,根本連觀看的資格都沒有!」

    「觀看的資格都沒有?」柴高陽奇道,「那你不是說要把古血用在我身上?我連觀看的資格都沒有,怎麼用?」

    老大哥頓時為之一頓,又道,「我自然有辦法啦,你絕對放心,老大哥跟你說的話,你還有什麼可擔心的?」

    「這還差不多。」

    柴高陽點點頭,心中充滿了興奮,冷哼道,「丁浩,我看你還怎麼騎在我頭上!」

    柴高陽得到皇極庫的獎勵,身影一閃,又出現在碑林之中。

    此時此刻,所有人看向他的目光都完全不一樣了。

    天空之中,傳來天意陣靈的聲音。

    「血池聖地高陽聖子,感悟七星皇仙碑,封賞積分50萬!」

    「血池聖地高陽聖子,得到碑林意志獎勵,進入皇仙門寶庫,獎勵寶物!」

    「高陽聖子,血池聖地,金丹大圓滿,積分6552154分,排名總榜第1名!」

    聽到天意陣靈的聲音,碑林之中的弟子全部都嘩然了。

    「高陽聖子又搶回了他的第一名!高陽聖子果然是天才之中的天才!」

    「得到碑林意志獎勵進入皇仙門的寶庫,前所未有,高陽聖子可以稱作古往今來深淵第一人!」

    柴高陽聽著耳邊傳來的這些聲音,心情大好,走向厲少天。

    他站到厲少天的面前,毫不客氣的開口道,「厲天才,你也感悟了八塊皇仙碑,這是你的第九塊皇仙碑。不過我告訴你,你就算感悟了九塊皇仙碑,你也永遠趕不上我!你也永遠進不去皇仙門的終極寶庫!哈哈,你繼續感悟吧,希望不要影響你的心情。」

    厲少天倒也是個人物,雖然臉色有點不好看,不過還是冷笑道,「深淵探寶還沒有結束,有些人不要高興的太早才好,要不然從高空摔下來恐怕會摔得很難看!」

    柴高陽並不當一回事,哈哈一笑道,「不可能!有些人就是高高在上的,不會摔下來!當然了,你的話也有警示作用,你自己要小心了。」

    柴高陽得意洋洋,雖然還沒有到一個月的出關時間,不過他也沒心思繼續感悟皇仙碑了,直接走向碑林的中央廣場。

    他走向中央廣場的路上,剛好經過丁浩的身邊。

    丁浩正在感悟他的第七塊皇仙碑。

    柴高陽停下腳步道,「丁浩,這是第七塊了,了不得,你居然也能感悟七塊皇仙碑。只是距離九塊還有三塊,十年夠用不夠用?要不要哀求冷長老多給你幾年?」

    丁浩抱著胳膊道,「柴高陽,你永遠都是這樣,小人得志!你看看你的嘴臉,取得了一點成績,就到處得瑟,從九州小世界到這裡,你永遠都是這樣!你每次都是開始就笑,但是卻笑不到最後,你記得你的丫環紅素了嘛?你記得你的妹妹柴碧月嘛?說句不好聽的,她們的死,都跟你有關係,你好好想想吧!」

    「紅素,碧月!」柴高陽的臉色頓時陰沉下來了,「丁浩,我知道你又想打擊我,不過我告訴你,不可能了!丁浩,我知道你也收到了秘密,你也想感悟九塊皇仙碑進入皇極庫!不過就算你進入,你也永遠都不可能超越我,因為有些東西,已經被我提前拿到了!你,沒戲!」

    丁浩哈哈大笑道,「有些東西,什麼東西?是不是什麼古血?」

    「什麼?」柴高陽幾乎驚得差點趴在地上,沒想到丁浩竟然一口點出古血。他厲聲問道,「你怎麼知道?」

    丁浩抱著胳膊道,「我曾經說過,你知道的,我也知道;你不知道的,我還知道!我再次提醒你一句,你這個人志大才疏,小心上當受騙!」

    「你才志大才疏。」柴高陽冷笑道,「你就是嫉妒我,你的眼睛里都是紅果果的嫉妒,我看得很清楚!」

    正在他們說話之時,天空之中又傳來的天意陣靈的聲音,「碑林之中所有人注意,立即回到中央空地,我會放出傳送光幕。所有人注意,收回心神,違規滯留的,清場時會自動傳送出去,注意安全。」

    柴高陽冷道,「我不想跟你說了,其實你已經沒有資格跟我說話了!就算是厲少天和屠八方,我都看不起他們,何況是你?要不是順路,我才懶得理你。」

    又是一個月結束,今天是第十年的第一天,會有新的一個月的修士進入感悟,丁浩他們離開碑林,在牌坊下方的安全區,繼續排隊。

    不過柴高陽卻是扔出一把御空靈劍,獨自奔向某個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「嫉妒,他們全部都在嫉妒,厲少天、丁浩,原來都是一樣的貨色。」柴高陽邊飛邊罵。

    老大哥嘿嘿笑道,「讓他們嫉妒去,他們永遠趕不上你了,柴高陽好孩子,你一定會強大到讓他們都跪在你的腳下!」

    「那是當然。」柴高陽又拿起腰間的腰牌,上面全部都是各宗門的傳訊。

    像他這種天才之中的天才,20個宗門全部都向他發出了邀請。每個宗門,開出的條件都分外的豐厚,只要柴高陽願意入門,所有的宗門都願意將其作為第一種子,全力培養。

    柴高陽嘆道,「想當初在九州小世界,哪裡想到,我還有這麼風光的時候!那時候我被丁浩壓在腳下,他永遠比我出風頭,我這心裡難受啊!今天看他的臉色,我不知道有多爽!」

    老大哥又道,「有些訊息你還是回一下,我們還需要一點點的時間,你要拖延一下他們,千萬不能讓他們把你傳送出去。」

    「好吧。」

    柴高陽拿起腰牌,給冷海山回了消息,「冷長老,我這次已經進入了皇仙門的終極寶庫皇極庫,不過只是站在門外,其中的詳細情況,並不清楚。我得到的消息是這樣,只要接連感悟九塊皇仙碑,形成九點連珠之勢,就可以來到皇極庫門外索要一件寶物。」

    冷海山得到回應,頓時興奮起來。

    他在乎的並不是一件寶物的問題,他在乎的是消息的來源和發掘整個寶庫的問題。

    他問道,「你從哪得到的消息?九點連珠,我都不知道,你怎麼知道的。」

    「冷長老,丁浩不是拜你為師了嘛?我看他也清楚這個消息,你不如問問你的弟子。」說完,柴高陽放下腰牌,臉色浮出幾分得意:老子最後還要陰你一下丁浩。

    「混賬!」冷海山臉色含怒。

    雖然柴高陽是血池聖地的聖子,不過一直以來都還沒有拜冷海山為師。冷海山也不能太過得罪,萬一惹毛了他,這小子拜別人為師怎麼辦?

    他只好給丁浩發去消息,「徒弟啊,你是從何得知九點連珠打開皇仙門寶庫的事情?」

    丁浩先是一愣,不過隨即想到,不可能是冷小魚他們泄漏的,肯定是柴高陽陷害自己。他裝作不知道,回道,「師父,我也不清楚。我就是看柴高陽選擇了一條直線,然後我也這樣選擇了。不過師父你看,我這條直線中間隔著中央廣場,我並不是一條直線,我能不能進去皇仙門寶庫還是個問題,我真的不知道哇。」

    冷海山想想也是,丁浩這一條直線並不直!

    冷海山心中大恨,暗道,等十年探寶結束,這些傢伙出來,一定要好好折騰柴高陽一下,一定要把皇仙門寶庫的事情問出來。

    他並沒有立即把柴高陽傳送出來問話,那是因為各個魔宗的長老,都在這裡虎視眈眈!如果把柴高陽傳送出來,這些老傢伙們個個都會動心眼,反而柴高陽在深淵之中最安全。

    當然了,冷海山也擔心柴高陽在深淵之中被人襲擊拷問,因此他的意識一直都盯著柴高陽。和冷海山一樣,其他的所有各宗長老確實都盯著柴高陽。

    柴高陽知道皇極庫的秘密,想必還知道其他很多東西,若是把柴高陽抓在手中,恐怕必定會得到巨大的好處。

    各位長老不斷給柴高陽發去訊息,與此同時,他們命令本宗的修士,全力跟蹤柴高陽,不管用文還是用武,都要把柴高陽抓在手中!

    不過讓所有人沒想到的是,柴高陽卻是直接進入了深淵之中的荒地。

    皇仙門的內門,非常的廣闊,還有很多天意根本覆蓋不到的地方,當柴高陽進入這些荒地,他的蹤跡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這樣一來,對各宗就大為有利,除了血池聖地,其他19個宗門全部都暗中發出追緝令,讓自己的弟子修士,全部進入荒地之中,活捉柴高陽!

    對找到者,重重有賞!

    數量驚人的各宗修士,全部都進入了荒地之中,尋找柴高陽。

    不過這些人,全部都有去無回,消失了蹤跡。

    「高陽聖子一個金丹大圓滿的修為,沒有那麼大的本事吧。」就在各宗長老暗自懷疑冷海山動手腳的時候,深淵之中又發生了更大的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