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637章護宗祖靈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六三五章護宗祖靈

    轟!轟!轟!

    正在碑林牌坊下安全區的修士們全部都驚呆了,只見地動山搖之中,巨大的碑林牌坊正在轟鳴之中緩緩沉降下去。

    地面劇烈的抖動,揚起滿天的灰塵,在灰塵之中,有著古老「碑林」兩個字的牌坊越陷越深。

    眾人所在的安全區,也不在安全,大片的地面塌陷,露出深不見底的地下溶洞。

    「怎麼回事兒?」丁浩也是這一批正在等待入場的修士。

    他們全部都放出自己的飛行寶物,浮在塌陷的地面上空。

    正在大家向地面裂縫之中觀看,突然從裂縫之中射出衝天的黑色光柱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整個這一大片地面完全坍塌。

    「快走!」丁浩跟著眾人遠遠的飛走。

    站在遠處觀看,地面依然在劇烈的抖動,慢慢的從地面下,伸出一座青玉打造的高塔。高塔成金字塔造型,四四方方,層層縮小,到了頂層,就只有一個平台,看上去像是古老的祭壇!

    與此同時,整個深淵之中,皇仙門的內門,升起同樣的36座祭台!

    「怎麼回事兒!」

    「到底是怎麼了?」

    此刻深淵之中,還有各宗弟子超過八十萬!

    當初進入深淵探寶的,一共是接近兩百萬修士,現在剩下一半不到。其他的不是死在了深淵之中,就是丟下腰牌,放棄探寶,被送出了這裡。

    剩下的八十多萬修士,全部都是莫名其妙,不知道發生了什麼。

    別說這些修士,此刻的天血宮之中,也是一團糟。

    「怎麼看不見深淵之中景象了?」

    「冷海山,你在搞什麼?」

    「天意陣靈根本沒反應了,出了什麼事情?」

    本來,各位長老可以通過神識,觀看深淵之中的情況,只要天意之下大家都可以看見。

    可是突然就不行了,根本看不見深淵之中發生了什麼。

    而且,想要和天意陣靈溝通,也沒有了反應。

    「不知道!別問我,我也不知道!」冷海山感覺到焦頭爛額,突然出現的情況,讓他也是頗為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煉器魔宗的厲老魔一抬手,將面前的玉柬抓過來,這個玉柬正是控制天意陣靈的關鍵。

    「讓我看看。」厲老魔是煉器高手,對這種天意陣法也是很有心得。

    他閉上雙目感應一會,隨即睜開滿是皺紋的雙目,疑道,「天意陣靈還在,只是不知道有什麼情況影響了它,讓它不受我們控制了。」

    冷海山道,「絕對不可能!天意陣靈非常強大,是深淵之中的主宰,不可能有什麼可以影響它!」

    正在此刻,數量驚人的消息傳遞了上來。

    雖然天意陣靈出了問題,不過上下的腰牌傳訊,並沒有受影響,深淵探寶的弟子們把所見到的情況都彙報上來。

    「什麼,很多地方塌陷,升起36座黑色的祭台,天空都開始變得黑暗……」

    得到這種種的報告,各宗長老都焦急起來。

    「這些弟子,全部都是我宗門的天才,未來的希望!若是他們被一網打盡,我們魔道將會,承受,巨大的打擊!」

    「不如這樣,我們派出幾位長老,前去深淵之中查點一番!」

    各宗長老都是分外擔心本宗的天才,各大魔宗派來的天才全部都是本宗的頂樑柱,如果這些人有個三長兩短,對宗門的損失不可估量!

    冷海山苦笑道,「我也這樣想過,可是現在恐怕辦不到了……」

    與此同時,深淵之中那從地面下升起的祭台,全部射出衝天的黑色光柱,這些光柱直接,穿透天意系統!然後,36條黑色的光柱在天空,撐起一片天空,一道巨大無比的黑色光幕鋪開,將原先的天意系統,完全包裹在內,彷彿形成了一道更強大的天意,將整個深淵裹在其中!

    轟!

    又是一聲巨響,血池聖地布下的天意系統,整個癱瘓!

    碑林的大門大開,所有人都可以自由進出!

    「進入碑林不再受名額的限制,自由進出!」

    「進入也不再扣積分了!」

    「我們的積分也不增長了!」

    「趕緊進去感悟皇仙碑!」

    「現在還感悟個毛啊,我總覺得深淵出大事兒了!」

    困在深淵之中的修士,人心惶惶,不知發生了什麼。

    冷海山和各宗門的長老,也全部來到了深淵上空。

    「給我開!」冷海山懸在半空之中,伸手一指,地面血河頓時為之倒流。

    沒一會兒,下邊出現了一個深不見底的窟窿。

    百名長老踏著各自的飛行寶物,飛進窟窿之中,下行幾百米深,一片黑紫色的霧氣擋住他們的去路。

    「這是什麼?」拓雷鼎尊性情急暴,回頭喝道,「來個防禦強大的長老進去看看!」

    他這一聲喊,七情魔宗的長老還沒有說話,妖道魔宗的一名長老先跳出來,「我來!」

    妖道魔宗身處妖域,性情憨直,又想要巴結七情魔宗,這名全身都覆蓋著粗糙的橙紅色的皮膚的男子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他身形一振,全身妖化更加的厲害,肌膚機會已經完全變成妖獸的皮膚,

    甚至,他的背後還長出一對橙紅色的怪異翅膀,撐破衣衫。

    「諸位長老稍候,我去探路!」

    「且慢。」厲老魔拿出一塊半圓形的玉玦扔給他,「這是古妖修留下的強體玉盾,可保你不死。」

    「謝謝厲前輩!」這名嬰變長老感覺自己出了風頭,心情不錯。

    當下,煉化了玉玦,掛在胸前,一頭扎進黑紫色的霧氣湖中。

    他剛進去,從外邊還可以見到他隱隱約約的身影,眾人心情稍安。

    突然,此人一聲尖叫,他的翅膀劇烈扇動起來。

    不過讓人驚異的是,任憑他翅膀猛扇,那黑紫色的霧氣卻是一動不動,而他的身影也不斷下墜變小!

    厲老魔雙目怒張,吼道,「快用玉盾!」

    那妖修大概是聽到了,就看見黑紫色的霧氣之中出現一個青色的光球。有了玉盾的保護,這妖修趕緊向上飛行,想要先逃出來。

    眼看玉盾光影越來越大,那妖修已經快要飛出霧氣,大家都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可就在這時,倏地一道黑影突然從下邊直鑽上來。

    這妖修還沒發現,對著上空人等笑道,「差點回不來……」

    上邊人等都注意到下邊的黑影,全部厲聲驚呼,「快!」

    不過已經來不及了,那黑影速度飛快,無聲無息,一下捲住妖修的身體,猛地拖了下去!

    「何方妖孽!」上空站著百多名長老全部都暴怒,各人都放出自己的寶物和法術,想要攻擊那黑影。

    可是一點用處都沒有,黑影直接將妖修拖入黑霧深處……

    「不要!」

    「救我!」

    不久以後,黑霧之中傳來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。

    「這……」百多名長老全部都臉色發白,面面相覷。

    最後大家都目光都看向冷海山,冷海山苦笑道,「這種力量非常強大,並非我們血池聖地可以掌控,你們看我,我也沒有辦法。」

    色道魔宗屠老魔道,「你是這裡的主人,不看你看誰?現在我們各宗的天才弟子都在其中,若是都出了事兒,這簡直是一個巨大的打擊,整個魔道全部都玩完!」

    冷海山冷笑道,「深淵探寶,遴選魔道種子,這又不是我出的主意,你現在來找我,簡直是搞笑!」

    厲老魔臉色尷尬,主意是他出的。

    他開口道,「大家互相責怪是沒有用的,現在出了問題,我們應該趕緊解決問題才對!」

    拓雷鼎尊道,「要我說,關鍵還是海山兄,深淵是你們血池聖地的地方,你們不能推卸責任,首先要查明原因,到底發生了什麼?」

    這時17聖主開口道,「我倒是研究過一些皇仙門的歷史。」

    大家都把目光看向她,等著她繼續說。

    17聖主繼續道,「在大飛升時代,皇仙門是一個了不得的宗門,不但飛升的仙人數量驚人,甚至還出現了一位昆吾仙皇,因此叫做皇仙門。」

    「不過皇仙門太過龐大,門中弟子又過於傲慢。後來九天落下,砸斷飛升通道仙人也無法下界。因此,皇仙門的依仗消失了,就有仙煉大世界的大量宗門,群起而攻之!」

    「皇仙門雖然厲害,可是哪裡是天下仙人的對手,終於不敵,節節敗退,最後剩餘的宗門弟子全部退回總部。可是牆倒眾人推,更多的修士眼紅皇仙門的寶物,強攻皇仙門,最後皇仙門宗主鍾皇太一隻有下令,人為改造天地,製造深淵,將宗門藏入深淵之中!」

    17聖主說到這裡,思索一下又道,「書中記載,皇仙門落入深淵以後,打開防禦陣法,放出護宗祖靈,從此以後,天下沒有人可以再攻破這一層防禦。」

    「難道剛才那個……」厲老魔等人都是臉上變色。

    這時九奴開口道,「如果剛才的是護宗祖靈,以我們這些人的實力,只有送死的份!」

    眾長老都是點頭稱是。

    不過也有一些嬰變期的長老沒聽說過護宗祖靈,紛紛問道,「聽說過護宗妖獸,護宗大陣,至於護宗祖靈又是什麼?」

    遲點還有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