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650章迎接九奴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六四八章迎接九奴

    丁浩這次在皇極庫的遭遇,當真是險之又險。

    要不是關鍵時刻,他拿出戮仙槍嚇退寶庫意志,這次還真是要倒霉了。

    不過那寶庫意志也並不是那麼彪悍,如果寶庫意志堅持到底,就會發現,丁浩能做的,其實只有提起戮仙槍而已。

    至於丁浩所說的用戮仙槍幹掉老傢伙,那只是嚇唬。丁浩現在的修為,根本沒法使用戮仙槍的!

    「好險。」丁浩走出來以後,長出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在他的身後,金色的光幕一閃,隨即關閉。

    回頭看看,丁浩雙目之中又射出些許的冷笑,「老傢伙,你居然這樣對付我!皇極庫,我遲早把你拆了!」原來就在剛在他被砸在皇極庫大門上的時候,他悄悄留下了一點手段!

    等九奴下來,看看是不是能通過這點手段,找到皇極庫的隱藏位置。

    「老傢伙,你等著。」

    丁浩這次五次進入皇極庫,得到皇仙令牌、天地兩儀水、再造回魂功、噬魂膏等四件物品。不過丁浩還是有些遺憾的,那就是本來想要給九奴索要一點寶物,可惜最後一次被發現了。

    「算了,九奴,皇極庫的寶庫沒有了。不過我會給一個更好的東西給你!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「丁浩出來了!」

    碑林之中的各宗天才們再次瞠目結舌、目瞪口呆,屠八方更是臉色難看。本來屠八方已經斷定丁浩要死在裡邊,誰知道人家好好的出來了,不缺胳膊也不缺腿。

    「氣死本座!」屠八方氣得要死。

    丁浩感悟九塊皇仙碑,居然五次進入皇極庫。而他感悟了十塊皇仙碑,居然沒進去……「可惡,太不公平了!」

    看見丁浩回來,丁浩的朋友們全部都圍攏了過來。

    冷小魚笑靨好像花朵一般綻放。

    以前她笑的時候,就要殺人,而現在越來越多的時候,是真心的笑容,開心的笑。這個世界上,還有什麼比真誠的笑容更美的呢。

    彭關出了一口氣道,「丁浩兄弟,你這次真的太嚇人了。我們都以為你出不來了,能再看到你,心情真好。」

    張殺殺罵道,「二哥手眼通天,怎麼可能出不來?是屠八方他們心胸狹窄,胡說八道,我殺殺殺,殺他全家!」

    商彩雲咯咯笑道,「出來就好,你這次可發財了。如果有用不上的東西,我們商家商號可以幫你賣一個高價。」

    丁浩苦笑道,「你到底是生意人,可真的會做生意。」

    黑風魔女嘆道,「丁浩,你可真是有本事,進入皇極庫五次,我們想都不敢想!我只求能進入一次就好了。」

    丁浩大難不死,又見到有這些朋友關心自己,心情大好,笑道,「沒關係,感悟不了的仙碑我來幫你們,至少讓你們進入一次!你可想好了,到時候索要什麼寶物,不過話說,那個老傢伙真的不是東西。」

    「我們也都可以進入一次!」朋友們全部心情大爽。

    彭關笑道,「來來來,喝酒,我帶了一壇前任老祖宗釀造的元嬰醉!我是喝不來了,丁浩你和彩雲都可以喝。」

    「前任老祖宗釀造的元嬰醉!」丁浩雙目之中一下就亮了。

    彭關的師尊彭老魔,是當代的口道魔宗的老祖宗。彭老魔釀造出來的元嬰醉,就已經不得了了!而前任老祖宗釀造出來的……簡直不敢想。

    正在說話,厲少天走了過來,問道,「什麼元嬰醉啊,我好久沒嘗到元嬰醉了。」

    彭關為人憨厚,拿出一個小瓶子,笑道,「那大家就一起嘗嘗。」

    厲少天笑道,「那好,剛好我和丁浩一起討論一下如何面對下邊的局勢。」說完,接過小瓶子。

    到底是前任老祖宗釀造的寶酒,並不是大罈子裝載,而是裝在很小的瓶子里。丁浩挺鬱悶,這麼少的酒,又多一個厲少天來喝。

    丁浩對厲少天沒太多好感,有些不爽。

    不過厲少天倒是擺出一副主人的態度,一抬手,就放出一張四仙桌,坐下以後又笑道,「彭關,你搞點菜啊。」

    彭關隨身帶著各種菜肴,都是口道魔宗的美食。

    厲少天拿出酒器,給丁浩和商彩雲各人一個杯子,笑道,「別客氣,來來來。」

    丁浩哧道,「搞的好像主人一樣,可惜菜和酒都不是你的。」他說完,又對彭關道,「彭大哥,坐啊。」

    彭關嘿嘿笑道,「我繼續感悟皇仙碑,你們喝。」

    厲少天雖然也不爽丁浩,不過他感覺自己是將來的魔道領袖,心胸還是要開闊一點,就不跟丁浩計較了,打開小瓶子,裡邊頓時一股酒香傳出來。

    「真是好酒!」別說他們在座的三個人,整個碑林之中,所有的修士全部都聞到這濃郁的酒香。元嬰大士都沒有什麼,而那些金丹真人卻都紅了臉。

    厲少天笑道,「這元嬰醉恐怕有50萬年的歷史了,從一壇濃縮到一小瓶,了不得!丁浩,我可告訴你,你可要一點點的喝,不然當場暈倒就難看了,哈哈哈。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放心,我又不是土豹子,沒吃過豬肉總見過豬跑。」

    不過,厲少天確實是懂得多。這一小瓶的元嬰醉,本來是一壇,經過長久的歲月凝聚,最後成為濃郁的一瓶,相當的濃縮,一般人吃不消。

    當下,他給自己和丁浩、商彩雲都倒了一杯,頓時酒香撲鼻,香氣瀰漫。

    小瓶子裡邊並沒有太多的酒,三杯倒完,還有半瓶了。

    厲少天朗聲笑道,「在場的元嬰道友都有份!不過人數太多,我就用普通的元嬰醉稀釋一下,大家分而飲之吧。」

    丁浩心中暗道,厲少天這個人還真是不要臉。這一招借花獻佛使用的太不要臉了,明明是彭關拿出來給他丁浩喝的,現在被厲少天拿出去做好人。

    「你等一下。」丁浩才不會給他這個面子,拿出一個青色酒葫蘆,搶過厲少天手中的小瓶子,往青色酒葫蘆里倒了一點元嬰醉。

    厲少天搖頭笑道,「丁浩,你這個人就是自私!」

    丁浩把剩下的酒還給他道,「自私自利真小人,總比有些偽君子強,想不到魔道也有這種人。」

    厲少天也不反駁,將剩下的酒交給手下,又拿出幾壇普通元嬰醉,自然有人兌了分給在場所有的元嬰修士。這些事情,就不要厲少天這種領袖人物親自動手了。

    在場的所有修士都暗贊厲少天豪爽,暗罵丁浩自私自利的小人。

    厲少天得計,心情大爽,拿起酒杯抿了一口,點點頭問道,「丁浩呀,五次進入皇極庫,不簡單!都得了什麼寶貝呀。」

    丁浩不可能告訴他詳細情況,拿出皇仙令牌道,「這塊皇仙令牌既然是我得到,我就不客氣煉化了。」

    說完,一抬手,打上自己的神識。

    當煉化皇仙令牌以後,丁浩心念一動就能感覺到整個皇仙門的大陣,而且可以通過大陣,觀看四面八方的景象。

    雖然可以控制大陣,不過丁浩並沒有動。

    因為他有皇仙令牌,老大哥也有!而且老大哥的許可權一定更大!所以丁浩並不敢輕易動用,最多只是用來查看情況。

    丁浩觀察一下情況,然後又拿出腰牌,將情況給九奴簡單通報了一下。

    九奴收到消息,立即道,「我現在就準備進入深淵,你做好一切的準備。」

    「好的。」

    厲少天見到丁浩並不理會自己,臉色一板,教訓道,「丁浩,大家現在身處險地,重要的是精誠團結!執行命令!你這人做事從來不彙報,自作主張,你這是什麼態度?」

    丁浩站起身道,「我忙著呢,沒空和你喝酒,再會。」說完,站起來一口喝光杯中酒,起身離開。

    「你也不怕醉倒!」厲少天心中暗驚。

    本來他以為丁浩的資質和修為並不如他,因此他處處以領袖自稱,可是從丁浩一口喝乾元嬰醉的能力來看,丁浩的實力並不在他之下!

    「給臉不要臉。」厲少天也一口喝乾元嬰醉,心中冷哼道,看來在魔道之星的擂台上,我又多了一個強勁的對手!不過你們放心,我永遠都站在你們頭頂,我才是真正的領袖!未來的魔主!

    丁浩走了,大家不歡而散,商彩雲也沒心思喝酒了,將一杯酒收起來,起身去感悟。

    丁浩當然沒有時間和厲少天扯淡,因為他通過大陣陣法,看見從祭台之中爬出的火獸又增加了一倍!

    情況很清楚,老大哥的實力又增強了!他的屠殺要開始了!

    丁浩必須趕緊把九奴接進來,否則,等老大哥真的恢復當年的實力,那就遲了。

    深淵外,百多名各宗長老都懸空站立,在他們的對面,九奴的白袍和妖異血發激烈飄揚。

    「九奴兄,這次就靠你了,小心行事。」

    「九奴兄,保重!」

    各位老祖宗都上前行禮,通過護宗祖靈,其他人都辦不到,只有九奴可以。事實上,各位老祖宗也比較好奇,想要看看九奴到底有多大本事,竟然以身涉險。

    「諸位道友放心,我必定幫大家救回天才弟子。」九奴抱了一個拳,翻身而下,一頭扎入下方的黑紫色霧氣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