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664章火焰舍利認主(550票加更)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六六二章火焰舍利認主

    戰鬥還在繼續,雖然鍾皇很強,不過畢竟攻擊他的兩個對手,都不可小覷。

    不過麻煩的是,護宗祖靈根本不配合。

    每次將鍾皇逼到一個角落以後,護宗祖靈就過來攻擊九奴,這樣就前功盡棄,又讓鍾皇佔了上風。

    「不行,不能繼續這樣下去了!」九奴臉色一凝。

    他本來想要和護宗祖靈一起,將鍾皇逼到牆角,然後再發動必殺一擊!

    到時候,鍾皇就完蛋了!徹底完蛋,沒有一點逃生的希望。

    可是現在不行,護宗祖靈完全不配合!

    九奴就必須提前發動必殺一擊,這樣一來,九奴一點沒有把握殺掉鍾皇,只能保證將其重傷!

    「也罷,重傷就重傷!重傷以後,就讓護宗祖靈和他糾纏。」

    九奴身影一閃,躲開祖靈的一擊,血雲匯聚起來,他出現在鍾皇的身後。

    「好機會!」九奴雙目明亮起來,他站在那一動不動,其實卻開始凝聚。來自四面八方的氣勢開始向他的身體匯聚,他的白袍的風中激烈擺動……

    轟!

    一股氣勢從他的身體內部盪出,將匯聚來的力量全部推開,以此同時,他的身體整個都發出燦燦的金芒,全身的白袍彷彿變成了金色。就連他滿頭的血色長發,就鍍上了一層金光!

    這一刻,他好像已經重新回到了當年,仙界的仙人。

    對,仙人下凡!

    不,不僅如此,應該是仙皇下凡,從他身上放出的霸氣,根本無可阻擋,好像這一刻,他已經化身成為高高再上的昆吾仙皇!

    在這種強大的氣勢之下,護宗祖靈都驚得停住了,它化成一個老者的形象,呆了一呆,然後竟然轟然跪倒!

    不錯,護宗祖靈把九奴當成了它們的祖先,昆吾仙皇!

    九奴這一招,正是來自於昆吾仙皇的三筆,當他完全感悟這三筆,並且將其發揮出來的時刻,護宗祖靈已經被他當成了仙皇下凡。

    「這……」

    九奴這一招放出之前造成的氣勢,竟然把鍾皇給驚醒了。

    在仙光照耀下,心魔的力量瞬間為之消散一空,鍾皇恢復了清醒。

    他震驚的看著面前的九奴,目瞪口呆道,「你……你這是仙皇下凡……不對!」

    就在鍾皇醒悟的一瞬間,九奴的手猛地一揮!

    昆吾三筆,第一筆!

    九奴這一揮,如同潑墨揮毫,大筆一揮,天下萬事,唯我獨尊!

    當九奴這一筆掃出,鍾皇的身體如同一個破布口袋被掃飛。鍾皇在天空滾動了幾百里,這才停住身形,張口吐出一口鮮血,含恨道,「你這是用的我皇仙門的皇仙碑上的感悟,是我昆吾祖先的筆跡,沒想到被你感悟!」

    曾幾何時,鍾皇也在昆吾仙碑下感悟,他也曾有所得。

    可是他得到的,和九奴比起來,簡直是相差太遠了!

    鍾皇的目光,要比九奴差得遠!

    一個人站在山腰,一個人站在山頂,看見的景色,怎麼會相同?

    九奴和鍾皇同樣感悟昆吾仙碑,不過得到的好處,卻是不一樣的!

    當然了,鍾皇憑著這一擊,也能知道,九奴這一擊,是來自昆吾的筆跡。

    他更加清楚的知道,昆吾的筆跡,其實有三筆。

    而現在,九奴才使用了一筆。

    「若是九奴三筆使出,我是必死!現在才一筆,逃!」鍾皇臉色驚異,扭頭就逃。

    這時候,九奴已經使出了第二筆。

    昆吾三筆,第二筆!

    九奴的大袖這次是一收,向回一招!

    昆吾三筆,講究的是收放自如!

    如果一般人去看那三筆,好像都是一筆掃過。可是真正的強者,就知道如何的使用,一筆可發,也可收!同樣的第二筆,卻是可以寫出不同的韻味!

    轟!

    隨著九奴這第二筆劃出,鍾皇的身體又倒飛了回來。

    別看他的修為好像已經進入了合體期,可是在這昆吾三筆之下,他根本沒有任何抵抗的力量!昆吾三筆,九奴使出來,如同仙皇臨世,威力驚人的恐怖。

    鍾皇倒飛回來的路上……

    九奴再次大袖一揮!

    昆吾三筆,第三筆!

    這一筆,堪稱霸絕!彷彿是仙皇在完成一副水墨畫以後,蓋上自己的印章一樣,一個強大的力量,猛地鎮壓下來!

    這力量完全是碾壓!

    而且和印章不同的是,這碾壓之中又帶著筆鋒的犀利。

    既有印章的鎮壓,又有刀鋒的撕裂!

    當這一擊碾壓下來,鍾皇的臉上滿是驚恐,厲聲吼道,「我錯了!不要!」

    轟的一聲!

    鍾皇身體外的鐵甲破,全身帶著的火焰破,他的身體破!全部都在這一瞬間被擊破!沒人可以硬生生承受這仙皇三筆,鍾皇也不行!

    當這三筆揮下,鍾皇的身體之中鮮血暴起!

    轟,黑色的鐵甲四散而去,血肉炸得到處都是!

    虛空之中,只有一些破碎的衣甲和血肉。

    看見此景,丁浩躲在吸星石里,也是驚呆了。

    九奴使出的這三筆,太驚人了,看完以後沒有人可以平靜。

    力量,絕對的力量!

    這就是真正強大力量的碾壓,毫不留情。看完這一切,才知道什麼叫做絕對的力量碾壓。

    不過就在九奴使完這一招以後,他全身的金光卻是瞬間消失。他身上仙皇的氣勢,也一下消失乾淨,他一個踉蹌,幾乎摔倒,就好像是走下神壇的神祗,有好像是失去權力的帝王。

    丁浩心念一動,趕緊從吸星石出來。

    他想要開口問話,九奴卻是一擺手,阻止他說話。

    然後九奴對面前跪著的護宗祖靈道,「鍾皇已逃進下邊內門之中,今天開始,你不要守護陣外了,你進入陣內,找到並且殺死發瘋的鐘皇,這是你現在的第一任務!」

    「是!」護宗祖靈已經完全把九奴當成了昆吾仙皇,言聽計從,就算是祖令,也不能改變九奴的決定。

    不過丁浩卻是震驚了,想不到在這種攻擊下,鍾皇竟然還沒死!

    這鐘皇,端的也是恐怖的存在!

    九奴安排完畢,身影一動,落入吸星石之中,這才一個踉蹌,跌坐在地,彷彿一樣被抽幹了所有的力量。

    「九奴……」

    丁浩震驚,連忙過去扶起九奴。

    「沒事,使用仙皇三筆,對我是超負荷的工作,我需要好好休息一陣。」九奴喘著氣。

    仙皇三筆,簡直就是一把雙刃劍。

    如果說這是一件武器,那就是一件太過強大的武器。九奴動用了這種武器,雖然是殺傷了鍾皇,可是他自己也因為使用這件武器而脫力!

    「我這裡有色道魔宗的崩剝雨露丸。」丁浩連忙抓出大把的丹藥,給九奴服用,讓他恢復精神力。

    九奴一口氣服下三瓶,這才臉色好看一點,出了一口氣道,「立即用皇仙令牌將護宗大陣關閉,別讓鍾皇逃走!」

    「是。」丁浩拿出皇仙令牌,關閉上護宗大陣,然後控制吸星石,返回深淵之中。

    當然了,他也沒有忘記,將鍾皇殘留的血肉碎片都扔進儲物戒指,想必那些上古靈蟲會吃的很開心!合體期強者的屍身,可不是那麼容易吃到的。

    此刻的深淵之中,已經是一片廢墟,到處都是殘留的火焰,到處都是一片荒蕪。本來這裡雖然是廢墟,可還有一些的當年殘留的建築殘骸,可是被這一次太一真火一掃,整個深淵,已經是真正的廢墟,什麼都沒有了,就連碑林都被燒了一個乾淨,從此以後,再也不會有什麼仙碑皇仙碑的存在。

    丁浩還是有點不相信鍾皇逃走,因為他看得清清楚楚,鍾皇和他的衣甲都被生生震碎!

    九奴苦笑道,「難道你沒看見,他的那把刀沒了。」

    「對呀!」丁浩這才想起來,雖然鍾皇的衣甲和肉身都震碎了,可是他使用的那把黑色的長柄大砍刀消失了。

    「看來他真的逃走了!」丁浩震驚,這鐘皇也真的了得之輩,在那種攻擊下,居然還能逃得無聲無息。

    「每個強者都有自己的逃生手段。」九奴又道,「不過你放心吧,沒有了肉身和戰甲,鍾皇又變成了一道殘魂,雖然帶著武器,可是我想仙皇三筆已經打得他武器都用不上了。」

    「這樣就好。」丁浩暗自點頭。

    如果鍾皇這樣的強者,還帶著他的肉身,那就會恢復他的修為,那絕對是一件恐怖的事情。

    九奴又道,「我先修養一段時間,然後我們就準備探尋皇極庫的位置。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這個不著急。」

    丁浩說完這個,又對九奴道,「我有一件好消息告訴你。」

    「好消息?」九奴苦笑道,「現在還有什麼好消息?」

    丁浩嘿嘿一指不遠處的和尚頭,笑道,「這段時間,我們都在外邊準備和鍾皇作戰,我就把一堆寶物拿給他玩,讓人沒想到的是,他最喜歡的玩的竟然是火焰舍利……」

    「什麼?」九奴震驚,扭頭看去,雙目剛好注視到「小和尚」手中拿著的紅色石頭。而此刻,紅色的石頭已經不是儲物戒指的模樣了,而是一塊紅色的小石子,拿在他的手中,就好像拿著一團火焰。

    「火焰舍利認主了!」九奴狂喜,「恭喜主人啊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