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668章壞事兒的柴高陽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六六六章壞事兒的柴高陽

    所謂拖庫,就是將整個皇極庫,全部拖進吸星石!

    就好像當初面對赤霄宮,陣法堅固,丁浩束手無策,最後將其整個拖進吸星石!

    現在面對皇極庫,丁浩想到了同樣的辦法。

    不過,赤霄殿和皇極庫,並不是一樣的存在,想要整個拖進吸星石,談何容易?

    九奴道,「也好,現在只能試試了!如果能拖進吸星石就最好,如果拖不進來,哼,我就強佔了皇極庫,看有誰敢多說一句!」

    雖然九奴說的傲氣,不過丁浩還是感覺,盡量不要翻臉是最好。

    首先因為冷小魚的關係,他不願意和冷海山翻臉。

    其次,如果九奴強霸了皇極庫,那就是得罪了天下所有的魔道。

    雖然你九奴突破進入了化神期,可以說是地面上鮮有敵手。可是那些記恨的人,會去九重天求援!九重天那些天門,如果知道這裡有一座上古仙人的豐碑,恐怕不知道要派多少強者下來,那樣的話,就真的麻煩了。

    「盡量避免翻臉,我一定要把這寶庫拖走!」

    丁浩雙目射出堅定,手腕一抖,碧玉金絲妖藤如同黑色的閃電,張牙舞爪的撲上去。吞噬過青鱗妖帝的碧玉金絲,更加的威猛,全身細碎的黑鱗閃動,一分為四,四分為十六,一層層的分叉,形成一個強大的黑色的巨網,將整個皇極庫,牢牢包住!

    九奴都看得臉色驚異,「你把這碧玉金絲給養神了,若是一般的飼養方法,碧玉金絲怎麼可能變成這樣?」

    確實,碧玉金絲雖然強大,可是從來也沒有丁浩這種飼養方法。

    現在的碧玉金絲雖然不能成護宗大妖,可是絕對可以成為一代強妖,看上去非常的恐怖。

    丁浩嘿嘿笑道,「那是當然,也不看他都吃了什麼。」

    這隻碧玉金絲跟著丁浩,可走了大運。

    強化晶,別人得到一塊都難,可是在丁浩這裡,想吃多少,就吃多少,一直吃到想吐!還有妖泉水,別人想要得到一小瓶都困難,可是在這裡,丁浩讓它躺在妖泉水裡睡覺!

    雖然丁浩的妖泉水,是稀釋過的妖泉水,可也是妖泉水呀!

    還有青鱗妖帝的鱗片,若是別人肯定拿來煉製寶物,怎麼捨得給碧玉金絲吃掉?

    有了足夠的投資,現在的碧玉金絲才長得如此的恐怖。

    丁浩將皇極庫裹住,裡邊的庫靈可謂氣急敗壞,不過他也沒辦法,他現在唯一的底線,就是陣法崩潰的話,他就自爆!

    「九奴,裹住了,你們也一起幫忙,拖!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丁浩全力拖走皇極庫的時候,柴高陽已經從護宗大陣之中逃了出來。

    「嘿嘿,主人,我還是有點用的吧。」老大哥得意笑道。

    如果沒有他,柴高陽怎麼知道大陣這裡有一個非常薄弱出口?這個出口非常的隱秘,是當初老大哥故意留下,以防不測。

    出口附近又有著一座山頭為偽裝,根本不會有人發現。

    柴高陽過來,花費了一天的時間,將這山頭炸開,打開缺口,從陣法之中逃出。

    出來以後,面前是一片黑紫色的霧氣,已經來到了陣法外。

    柴高陽冒險躲在陣法之中,就是想要鑽丁浩的空子。

    不過以他的實力,也不太可能鑽到丁浩的空子。柴高陽占不到便宜,可是他會壞丁浩的事兒!

    你丁浩不是在那強攻皇極庫嘛?我就去彙報各宗的長老,讓大家一起去,我看你丁浩怎麼獨吞皇極庫?

    柴高陽的心思也陰險,離開大陣以後,扔出御空靈劍,直衝天空。

    陣外沒有了祖靈,倒是很安全,很快就飛出了霧氣。這裡已經沒人了,空空蕩蕩,半空之中,一道劍光劃出一條弧度,落在層層疊疊的階梯下。

    然後,柴高陽狂奔上階梯,直奔天血宮,口中大喊道,「快快快!慢了就來不及了!快!有人強攻皇極庫,各位長老,快!」

    天血宮之中,諸位長老都坐著。

    各位長老也都不蠢,大家接回自己的弟子,回頭一看,發現陣法關閉了。他們心中就感覺不對了,暗道九奴和丁浩在裡邊,是不是有什麼想法呢?

    連忙給九奴發消息,九奴根本不搭理。

    給丁浩發消息,丁浩也全部都是糊弄之詞,什麼「正在圍攻鍾皇,略待三五天,可大功告成」、「諸位勿念,我等很安全」、「再等三五日,必可盡全功」、「我們真的很安全……」

    眾位長老都要吐血了,心說誰關心你們安全不安全,你們特么到底在下邊幹什麼?

    正在這種情況下,柴高陽奔進天血宮,高呼道,「諸位長老們,丁浩和九奴正在強攻皇極庫,想要霸佔皇極庫,據為己有!」

    色道魔宗屠老魔頓時跳起來,罵道,「卧槽!我就知道他們不安好心!皇極庫是上古修士留下,天下人的財富,理應歸天下人所有,憑什麼他一人佔有!」

    冷海山怒道,「什麼天下人所有,這是我血池聖地的寶庫!」

    七情魔宗拓雷開口道,「我們這麼多宗門,這麼多死傷,多少天才弟子殞命於此,皇極庫理應各宗平分!」

    冷海山道,「胡說八道!這麼多死傷,是因為大家在爭奪魔道之星,和皇極庫有什麼關係?」

    看見他們吵起來,煉器魔宗厲老魔道,「大家不要吵了,得到皇極庫以後,大家再談分配的事情。如果被丁浩他們搶走,我們一塊靈石都得不到!」

    各宗長老這才停止爭論。

    冷海山道,「高陽聖子,你是怎麼出來的?難道皇仙門護宗大陣上有漏洞?」

    柴高陽道,「不錯!冷長老,事實上我早就對皇仙門的歷史有研究,查閱了很多古代典籍,懷疑大陣上有漏洞。這次被困在陣中,我就剛好一試,沒想到那漏洞果然存在,才讓我走出來。」

    他這些話簡直是漏洞百出,不過各位長老也顧不上追問這些,而是追問道,「那漏洞在何處,可否帶我們走進去?」

    柴高陽道,「當然可以,願意效勞!」

    眾位長老全部都跳起來,「走!」

    20個宗門,上百位的長老,全部都在柴高陽後邊,再次奔回深淵。

    來到深淵之中的一個角落,黑色的霧氣之中,有一處看上去平淡無奇的光幕,冷海山回頭問道,「高陽聖子,可是這裡?」

    柴高陽道,「冷長老,你一試便知。」

    冷海山點點頭,雙目一厲,猛地一拳轟在光幕上,只聽嘩啦一聲,一道驚天裂痕閃過,光幕上出現一個半人高的洞口。

    「果然有漏洞。」冷海山臉色驚異,一頭鑽了進去。

    他剛進去,那光幕就開始合攏,厲老魔手段很多,拿出幾根鐵杆。鐵杆上綁著很多壬樹之絲,用這些鐵杆,撐住洞口邊沿,這樣洞口就不會收縮,各位長老紛紛瞬移閃入。

    柴高陽也跟著進去道,「諸位長老,我和丁浩一直不睦,這次揭發了他的行徑,難免被他怨毒……」

    諸位長老此刻都是義憤填膺,紛紛道,「高陽聖子,你做對了,你不用怕!有我們,我們都是你的後盾,那丁浩只要敢呲牙,我們就打得他滿地爬!」

    「對對對,九奴這個人看上去很上道,原來也是心計很深,這次饒不了他!」

    諸位長老,還並不清楚九奴已經突破進入了化神期,否則他們可不敢這樣說。

    冷海山心中也是挺憤怒的,心說丁浩,你太過分了。你雖然拜我為師,可是何曾把我當師尊?這種事都不告訴我!居然和一個外人來挖我的寶庫,這還了得?

    他也回頭道,「柴高陽,你是好孩子,是我聖地的好弟子!這次找到皇極庫,你是首功!我現在就正是收你為徒,以後你就是我血池聖地的第一天才,我血池聖地會全力培養你,其他人都靠邊站,爭取讓你成為魔道之星,將來成為魔主!」

    柴高陽聽了狂喜,冷海山的意思,在血池聖地柴高陽才是第一天才,丁浩直接靠邊站!這是他聽了最開心的話!

    「如果我得到血池聖地的全力培養,又有老大哥全力相助,加上我柴高陽的天才資質,何愁不成為魔道之主?到時候,我真的會橫掃大世界,踏平九重天,君臨天下,讓萬眾匍匐在我的面前!」

    想到這裡,柴高陽的心胸全開了,之前發生的所有的挫折和不愉快,全部都消失了!

    「見過師尊!」柴高陽狂喜。

    「主人,你放心,你都能做到的!我早就看出來了,你就是成為魔道之主的料!什麼丁浩,永遠都只是江邊之波,轉眼而逝。等你站到山巔,才會發現那些絆腳石,是那麼的渺小,它們只配仰望你的鞋底!」老大哥不失時機的送上一個馬屁。

    柴高陽放聲狂笑,「好好好,今天就是我翻身的開始,丁浩你想要獨吞皇極庫,我看你怎麼吞!諸位長老,根據我所知,那皇極庫的位置,應該就在碑林的附近,要想將其強攻下,不是一天兩天可以做到,我們趕緊趕過去,就能看見丁浩那廝!」

    各位長老全部興奮道,「立即趕過去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