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669章深淵探寶,結束。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六六七章深淵探寶,結束。

    各宗長老聽說丁浩在挖皇極庫,全部都是心中大喜。

    雖然皇極庫是在血池聖地,可是畢竟大家人多勢眾,又有那麼多天才弟子死在深淵,到時候七訛八訛,也能從皇極庫訛到一些東西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吃大戶的心理。

    冷海山雖然不願意被人佔便宜,不過這種時候,不帶著其他人又不行。反正皇極庫這種事情,就當作意外之財吧,就算是分給別人一點,血池聖地還是要拿大頭的。

    而且冷海山也曾經聽聞,皇仙門還有一塊真正的仙皇豐碑失蹤了,很可能就藏在皇極庫。如果能得到皇極庫,把這塊仙皇豐碑拿出來,就已經是最大的財富了!

    「走!」

    眾人連忙趕向原先碑林的方向,這一路上,見到滿地瘡痍,冷海山心中還是很心疼的。不過想到即將得到皇極庫,冷海山的心情又好了起來。

    「九奴他們!」

    沖在最前邊的人,終於喊了起來。

    只見那片廢墟之中,果然站著兩個人,一個是穿著白衣的九奴,一個是黑衣黑褲的丁浩。

    冷海山見到這兩人,心中怒氣上涌,心說老子的血池聖地損失這麼大,你們居然還要偷偷挖走皇極庫,簡直該死。

    「你們在這裡幹什麼?」冷海山厲聲喝道。

    九奴扭回頭,奇道,「冷道友,你們怎麼來了?」

    七情魔宗拓雷鼎尊道,「我們如果不來,恐怕寶庫就被你們給帶走了!」

    九奴更是好奇,「什麼寶庫,哪有寶庫?」

    這時柴高陽也走出來,指著丁浩道,「丁浩,你敢說你們沒有在這裡挖掘皇極庫?我明明聽到你們攻打陣法的聲音!你們就不要抵賴了!」

    丁浩抱著胳膊,冷道,「真是莫名其妙,我們好不容易戰勝了鍾皇,現在正在尋找鍾皇逃走的殘魂,你們突然跳出來指責我們挖了皇極庫,簡直是無理取鬧!柴高陽我問你,你說我們挖掘皇極庫,你有什麼證據,可曾親眼看見?」

    被丁浩一問,柴高陽無話可說,他並沒有親眼看見。

    正在此刻,厲老魔低頭踢開地上的泥土,「這些土是剛剛填回來的。」

    冷海山臉色一動,「請你們讓開,挖!」

    九奴依然站在那片土壤上,動都不動,同時,一股強大的氣勢從他的身上放出。在場的長老,眼前光影一閃,發現身周已經變了模樣,彷彿來到了一片茫茫血霧世界。

    而九奴一身白衣,就站在這血霧世界的中央。

    「神境空間!九奴已經是神尊了!」

    各位長老全部都嚇得臉部變色。

    化神雖然比化鼎只是高出一層,可卻是一個質的變化!關鍵就在於神境空間,化神神尊有了神境空間,可以掌控一方世界!

    眼下百名長老全部都陷入九奴的神境空間之中,可以這麼說,他們的性命都拿捏在九奴的手中!

    冷海山沒想到九奴已經進入化神,心中暗震,後悔自己說話有些莽撞。

    之前,他們見到鍾皇實力了得,九奴可以正面對抗鍾皇,他們就已經心中震撼了。可是利令智昏,今天竟然忘了九奴的實力,前來指責九奴,當真是找死!

    這時,已經有些小的宗門長老開口道,「九奴前輩,我等孟浪了。我等只是跟著冷海山長老一起前來,並沒有責難九奴前輩的意思,還請九奴前輩法外開恩!」

    「對對對,完全是冷海山和拓雷他們興師問罪,跟我們沒有關係。」

    這些人完全沒有義氣,轉眼就把冷海山等人出賣了。

    張天一也責怪道,「冷長老,我就說你們太過武斷!不能聽信柴高陽的一面之詞,你們非不聽我的,現在把九奴前輩給得罪了吧?」

    冷海山氣得吐血,心說你啥時候說過這話?

    不過事到如此,也不是狗咬狗的時候,冷海山只有趕緊行禮道,「九奴前輩,我等孟浪了,真的是孟浪了,還請九奴前輩原諒則個。」

    九奴展現出實力,所有人都要低頭。

    厲老魔也改口笑道,「九奴前輩,消消氣。其實我們下來,也沒有什麼別的目的。如果九奴前輩想要皇極庫,厲某願意雙手奉上!」

    冷海山心說,你這是說的什麼話?皇極庫又不是你煉器魔宗的,你憑什麼雙手奉上?簡直是不要臉!

    屠老魔嘿嘿笑道,「九奴前輩,您誤會了。其實我們這次下來,是幫您攻打皇極庫來著。」

    見到這一眾變換臉色的老魔,九奴冷道,「本座獨力對抗鍾皇,解救你們各宗的弟子,你們感謝的話沒有一句,現在卻聽信別人黃口白牙,硬說我挖掘什麼皇極庫!你們要不要跟我打一個賭,現在挖開這裡,如果沒有皇極庫,你們怎麼辦?」

    「不賭不賭!」冷海山等人都嚇得臉色變了,心說這裡如果沒有皇極庫還好,如果真的有皇極庫,那豈不是要殺光我們滅口?

    九奴道,「這裡沒有什麼皇極庫,我走以後,你們自然可以挖開來看!不過你們用那種質問的語氣,我非常的不爽!不敬長輩,你們各宗的懲罰是什麼,有沒有人說說?」

    「我們錯了,我們真的錯了!」人群之中有人已經跪下來了。

    在各宗門,不敬長輩是相當大的罪,有的甚至要處死。如果真的這樣,九奴就算是處死他們,那也是大有可能。

    當然了,如果真的九奴要處死了冷海山,恐怕不少躺在時空棺材里的老不死就會出面了。

    冷海山猶豫一下,最後還是給九奴跪下,道,「九奴前輩,千錯萬錯錯在冷某,我對你語言不敬,我有罪,你要罰就罰我一人吧。」

    冷海山既然跪了,九奴也就不再追究,冷哼道,「念在你們是初次,就算了吧!」

    說完,九奴收回自己的神境空間,各宗長老這才出了一口大氣。

    隨後,丁浩拿出皇仙令牌打開護宗大陣,然後扔給冷海山道,「現在護宗大陣已破,鍾皇殘魂肯定早已經逃走,罷了。至於這裡有沒有什麼皇極庫,你們自己挖開來看!」

    隨即,他和九奴飛向天空,離開深淵。

    丁浩和九奴離開,後來自然還是有人不放心,挖開這裡,不過他們怎麼尋找,也沒有找到皇極庫。冷海山想要通過皇仙令牌找到之前的影像記錄,不過好像並沒有觀看以前場景的功能。

    大家再來審問柴高陽,柴高陽也只有低下頭,說實話,他自己也是聽老大哥的推測。到底丁浩是不是在這裡挖掘皇極庫,他完全不能確定。

    這樣一來,就沒啥可說的。

    深淵探寶活動,到此結束。

    深淵探寶結束了,排名還是必須要拿出來的!

    根據事先的規定,是選出203名的魔道之星的種子!各宗將各自的種子帶回培養,二十年後,重新來爭奪魔道之星!

    種子排名是由天意陣靈來操縱的,不過因為鍾皇的破壞,天意陣靈都毀掉了。

    因為是入圍賽,所以各宗也沒有太過計較,最後決定按照天意陣靈壞掉的時候的排名,作為最後的排名。

    這樣一來,竟然還是柴高陽第一名,屠八方第二名,厲少天第三名。丁浩按照這個排名,是15名,他依然是冷海山的弟子,代表血池聖地參賽。

    經過這件事,冷海山感覺也比較尷尬。

    他把丁浩和九奴都得罪了,而現在,丁浩的資質一流,九奴又成為了化神神尊。從各種方面,他都想要修復和丁浩的關係,也想要巴結上九奴的大腿。

    於是他想來想去,把消息散發了出去,說經過這次試煉和考核,經過慎重的抉擇,探寶招親的活動仍然有效,不過不是把小魚聖女許配給第一名,而是許配給第15名,丁浩!

    他這消息一放出,魔道一眾嘩然,你冷海山豈不是出爾反爾?

    不過雖然如此,倒也沒有人出來說話。

    因為九奴的實力太強了,大家都想要巴結九奴,哪有人敢出來得罪九奴?人家丁浩和冷小魚這關係,大家都看得清楚,何必自找不痛快呢?

    這件事兒,就這樣定了,丁浩自己都沒不知道。

    此刻,一座飛行宮殿正在高空飛行,坐在飛行宮殿之中的有四個人。

    丁浩、九奴、商婆婆和商彩雲。

    商婆婆先是給九奴行了一個禮,笑道,「老身這次可真的是感激不盡了。彩雲修鍊了您的法子,現在的玉女火力量,竟然被克制了,真是讓人沒想到。」

    九奴點頭道,「不用客氣,其實現在只是初步的修鍊。這靈氣逆流經繼續修鍊下去,她就可以調用這玉女火力量,到了最後,她將會修成逆仙體,到了那一步,她的未來不可限量!」

    商婆婆也是聽得老眼發亮。

    其實一開始,她是不相信的。什麼逆仙體,聽都沒聽說過,簡直是扯淡!可是隨著商彩雲這些年的修鍊,果然是大有好處,絕體漸漸的不再發作,這就是最明顯的作用。

    商彩雲的修為不斷增長,絕體又不發作,這簡直是商家最大的喜事兒。

    她還要感謝,九奴道,「不用謝了,她已經拜我為師,我幫她是應該的。」

    商婆婆心情大好,商彩雲不但絕體問題解決了,還拜了一個化神期的師尊,簡直是因禍得福,沒有理由不高興。

    她笑道,「既然這樣,老身就放心了,我也要回去商家了。」

    丁浩見她要走,趕緊站起來道,「婆婆,還有一事,那商雲……」

    商婆婆笑道,「這次回去,我就把商雲放出來,讓她去九州魔宗找你。」

    丁浩點頭,「如此甚好。」

    第二更,等會還有一章。

    又要開新的一卷了,新的一卷叫做《九重雲天》丁浩也將踏上新的征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