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670章正元祖師(650票加更)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六六八章正元祖師

    (糾正一下,魔道之星種子是203名。二十個宗門每宗10人,血池聖地13人。100名長老,每名可以收兩名弟子。)

    一道遁光從飛行的宮殿之中遁出,直飛向天空一側。

    商婆婆返回商家,赤霄殿繼續飛行。

    九奴收了商彩云為徒,那商雲就用不上了,自然可以安安全全的活下來,丁浩也算是報了當初的恩情。

    雖然商彩雲和商雲長得很像,不過丁浩還是把她們當作兩個人,當作姐妹更適合一點。

    赤霄殿大殿之中。

    商彩雲問道,「師尊,我之前收到消息,說這次深淵探寶已經結束了,所有的排名,就按天意陣法損壞時候的排名,這樣一來,丁浩是15名,我是第21名,都成為了魔道之星的種子,在20年以後,參加魔道之星的遴選。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其實在我看來,這魔道之星選不選根本沒那麼重要!首先,各家魔道貌合神離,就算是真的決出第一名,其他魔道宗門也不一定就真的願意退出爭霸!另一個,就算是成為了魔道之主,也沒有那麼多的好處,反而多出了許多的責任!我們修士只要自己修鍊強大,又不是人家帝王,要那麼多的虛名,沒有什麼意義!」

    九奴他是不贊成搞什麼魔道之主,本來就是沒用的東西,只有自己強大,悶聲發大財,提升自己才是關鍵,這些都是虛名。

    不過丁浩卻是搖頭道,「九奴,這次我和你的想法不一樣,這個魔道之星,我一定要去爭!我現在就把話說出來,不但魔道之星,我還要得到這個魔道之主!那些不聽話的宗門,要想辦法讓他們聽話!」

    「你想要成為魔道之主!」商彩雲雙目之中射出光彩。

    有野心的男人,才是好男人!

    丁浩如果沒有野心,只是想著守好自己的一畝三分地,這是被女人看不起的。女人喜歡有野心的男人,權勢讓男人強大,讓女人傾心。

    九奴雖然修為更高,可是主次還是很分明的。

    雖然他不贊成去爭這個虛名,不過既然主人要去爭,他就會義無反顧,甚至反對的話都不會有。

    忠誠,這就是絕對的忠誠。

    九奴點頭道,「如果你要爭霸,那就沒什麼好說的,我一定會支持。而且我相信,只要你全力參加爭霸,第一名一定是你的!魔道之星是你的,魔道之主也是你的,哪家不聽話就打到他聽話!」

    他這番霸氣的話,聽得商彩雲目中是異彩連連。

    不過商彩雲的心裡也在懷疑,丁浩真的就能得到魔道之星的稱號?

    要知道,丁浩的資質和修為,都不是第一名,就算是榜單,丁浩也只是第15。

    九奴說完,又問道,「那你準備以九州魔宗的名義還是以血池聖地的名義參加?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我還是以血池聖地弟子的身份,畢竟這次結盟的20家上門並沒有我們九州魔宗。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那又有什麼關係,現在有我的實力,把結盟的上門增加一個九州魔宗,也是可以的!」

    因為九奴的強大,九州魔宗迅速成為仙煉大世界一個知名大宗門,如果丁浩想要發展壯大,很快就可以把九州魔宗發展成為一個魔道的龐然大物!

    不過丁浩最後還是搖頭道,「不,我並不想把九州魔宗發展的太大!九州魔宗那塊地方,早晚會還給九州道宗!」

    丁浩成立九州魔宗的目的,只有一個。

    那就是保護九州道宗的祖脈!他並沒有忘恩負義,不管怎麼樣,他是九州道宗出來的,如果他把九州魔宗發展壯大,九州道宗就回不來了!

    他不想這樣。

    「那好吧,就依然作為血池聖地冷海山的弟子參加。」

    這是商彩雲苦笑道,「我雖然排名在前兩百名,可是我並不是20家之中的任何一家,我就難以參賽了。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這沒關係,增加一個名額好了。我救了他們那麼多的弟子,我說一句話,增加你一個名額沒有關係。」

    「好,我到時候也去試一試!」

    二十年後再相見,商彩雲也有了自己的想法,想要看看自己的實力。如果以前,她是想都不敢想的,現在她不但可以變強,而且可以參加爭霸!當然了,她並不一定想要爭奪這個魔道之星的位置,她只是想看看自己的實力到底排在什麼位置。

    既然定下了,參加爭霸,那麼大家就開始往這條路上努力。

    20年以後,相信各宗的天才弟子都成長了,到時候才知道誰才是真正的天才,名至實歸的天才!

    確定以後,九奴又問道,「那我們現在回九州魔宗?」

    丁浩早有打算,道,「我想見一下正元祖師。」

    正元祖師的分身閔正元,對丁浩有恩,甚至有一段時間,丁浩視之為父母!因此他從血池聖地離開,要去的第一個地方,就是去見正元祖師。

    九奴道,「那就去見正元祖師,他現在在青牛村。」

    青牛村。

    一個非常平常的地方,九烈仙國統治下的一個偏遠的凡人小村莊!

    雖然是大魔亂時代,可是仍然有一些地方安定而和諧。這些地方一般都是比較偏僻,而且沒有什麼寶物出產,甚至說比較貧瘠。

    這些地方,正道魔道都不會感興趣,甚至就連散修都不願在這裡停留。

    青牛村正是一個這樣的地方。

    村中私塾,一個穿著寶藍色長衫的中年落魄文士正在拿著一卷啟蒙教材,邊走邊讀,讀的是搖頭晃腦。和他一樣,下邊坐著的數十個七八歲的孩童,也跟著朗讀,然後小腦袋搖頭晃腦,彷彿陶醉在其中。

    下午時分,私塾散學,不少的村中男女都來接自己的孩子回去。

    「閔老師,這是這個月的學費。最近收成不好,種出的靈米質量也不好,元石都沒有換到,這是山上獵到的幾塊獸肉,閔老師不好意思了。」

    村中的人家都很窮困,別說靈石,就連元石都很匱乏,能拿出來的學費,也就是一些靈米和獸肉。

    中年落魄文士並沒有推辭,也沒有計較,不管別人給什麼,他都是抱拳感謝一聲,不計多少,全部收下。

    不過也有人領過自己的孩童,低聲對中年落魄文士道,「閔老師,你吃虧了!王獵戶可不缺錢,我前幾天看他一塊靈獸皮買了500塊元石!」

    這是一位村中的中年婦女,說到500元石,她雙目都放光了。

    她又道,「王獵戶的兒子又不聽話,你沒少操心!幾塊獸肉就想打發了,閔老師,你可不能這麼好說話!他就是這個佔小便宜的德行,你若是這次容了他,下次連幾塊獸肉他都不給了。」

    被稱作閔老師的中年落魄文士卻是淡淡一笑,不做計較道,「由著他去吧,他家小虎雖然頑劣一些,不過在我眼中也是一個好孩子,世道艱難,幾塊獸肉,可以了。」

    那中年婦女搖搖頭,帶著自家的孩童離開,走得遠了,又跟旁人道,「怪不得閔老師年紀不小,連媳婦都娶不上……唉,太老實了!老實人!」

    「誰說不是,這個年頭就是老實人吃虧,何況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。」

    聽著別人的議論,中年落魄文士淡淡一笑,送走所有的孩童,這才坐在私塾堂屋之中繼續看書。

    看著看著,他感覺到什麼,眉頭一皺,一抬頭,頓時平靜的臉上,閃過一絲驚容。

    不知何時,在堂屋面前的小院里,站著一個白衣血發的男子,和一個黑衣黑褲的少年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個黑衣黑褲的少年,站在小院里的一顆迎客松下,他黑髮束起,眉目中有著與眾不同的堅定,一如當初那樣意氣風發。

    「丁浩!」中年落魄文士臉色一動,不過瞬間,他還是冷靜下去,黑色的雙瞳暗淡,低頭看向自己的書本,問道,「九奴道友,你不是說從我這兒拿走靈氣逆流經就不來了嘛?」

    九奴笑道,「這不是我失信,而是有人想見你。」

    說著,九奴帶著丁浩走進來。

    丁浩一句話都沒有說,注視著中年文士走過來。

    九奴端過一張椅子,放在中年文士書桌對面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不過讓人沒想到的是,丁浩走過來,竟然讓開椅子,走到中年文士另一側,噗通給中年文士跪下了。

    中年文士一驚,連忙躲開一邊。

    如果是那些村民獵戶在場,肯定要驚得咬到舌頭。這個「手無縛雞之力的的書生」,那閃躲的動作之敏捷,就算是他們最好的獵戶武者,也根本無法相提並論。

    中年落魄文士躲開一旁,連忙道,「我只是一個築基真修,你卻是元嬰大士,你怎可跪我?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師尊,在九州小世界之中,你對我的點點滴滴,我記在心裡,從未忘記!一日為師,終生為父,不管走到哪裡,你都是我的師尊!是我認可的師尊,我一禮我必須要做的!」

    中年落魄文士正是正元祖師,閔正元是他的分身,院正大人是他的一道意志,都是來源於他!丁浩在九州世界的恩恩怨怨,也都是來自於他!

    正元祖師和分身合體以後,自然得到那些記憶。

    他扶起丁浩,嘆道,「我還以為你要恨我。你沒有恨我,我就已經滿意了,至於師徒之事,以後就不要提了。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你們聊,我出去轉轉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