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676章大旗道宗董(700票加更)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六七四章大旗道宗董慕白

    妙玄月說完,也感覺自己說錯了話了,臉紅道,「我這個一不小心說錯話了,你別介意。」

    葉雯匆忙解釋道,「沒介意沒介意,其實我跟丁浩也不是外邊說的那樣,我跟他就是普通的好朋友。」

    她這樣解釋,就顯得欲蓋彌彰了。

    整個烈陽山,誰不知道葉雯在等丁浩?要不然那麼多正道的青年才俊,葉雯根本看都不看。

    妙玄月當然不會揭穿,連忙道,「我懂得我懂得。」

    她這句話又是好像沒說對,好像話裡有話,她頓了一下,感覺到不對,又改口道,「我曉得我曉得。」

    葉雯被她弄得更加尷尬,兩人站在雙頭雪雕的背上,倒是一是不知該說什麼。

    妙玄月又道,「這雪雕背上寬大,距離兩儀城還有一點距離,不如就地打坐一會兒。」

    說完,她先在雪雕背上,盤膝而坐,白裙蓋腿,閉目打坐,避免尷尬。

    葉雯看她坐下,自己也跟著坐下來。

    不過葉雯並沒有盤膝打坐,而是坐在雪雕的肩上,將長腿垂在雪雕脖頸一側,美眸看向面前穿透的茫茫雲海,心思不知道飛到哪裡去了。

    她雖然面對別人的時候,一直都是很爽快,可是她不能欺騙自己的內心,說到丁浩和魔道女人定親的事情,她不難過是不可能的。當她得知這個消息以後,一個人躲在紫箭竹林中練了一夜的劍,一邊練劍一邊流淚,整整一夜。

    也是因為這件事,導致她耽誤了很長一段時間。

    要不然她就和唐鵬程一批結嬰,不會18年才結嬰!

    不過經歷了這麼些年,她的心中終於慢慢看開了。

    「有些東西,錯過了就永遠的錯過了,回憶可以珍藏,但是不能只活在回憶之中!」

    「丁浩的選擇沒有錯,他畢竟是一個魔道人物,他怎麼可能和一個正道女子,糾纏不清呢?這對他對我,都沒有好處!」

    「他已經做出了選擇,我也必須做出自己的選擇,過去的,就讓他過去吧。」

    葉雯結嬰以後,成為元嬰大士,提升的不只是修為,還是心境。

    事實上,這次宗主元君尊者讓葉雯出來招收弟子,還有一個原因,就是希望葉雯可以處處散散心,把這個事情想清楚!做出自己的抉擇!

    葉雯感覺經歷了這麼多年,已經真的做出了抉擇,所以她已經將那套真魔套裝,完全的鎖死在自己的識海之中,就算是再危險,也不會拿出來穿。

    她決心,將所有的記憶都封存,讓它過去,隨風而去。

    「往事而已。」葉雯想到這裡,一抬手,向著下方的雲海,又扔掉一件不知道什麼東西。

    這時候,坐在她身後的妙玄月已經睜開了眼睛,她的神識感應的很清楚,那是一塊銀色的物件,妙玄月當然知道葉雯丟掉是什麼。

    不過葉雯才將那物丟掉,卻是又後悔了,她又立即站起來,向著後邊的茫茫雲海觀看,彷彿那裡還有什麼牽動她的心。

    看見葉雯站在雪雕背影,面對後方,她紮起的秀髮在來回的擺動。妙玄月終於忍不住開口道,「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,有些東西不是你想追,就能追回來的。」

    聽了她這一句,葉雯終於決定放棄。

    其實那個東西,她剛才拿出來,只是想要換進一個她不常用的儲物戒指之中。誰知道,一下入神了,就把這東西掉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然後就在那一瞬間,她產生了丟棄的念頭。

    因此,她沒有使用控物術收回,就看著它掉進下方的雲海,掉進下邊的荒莽群山,掉進綠色的樹叢之中,從視線之中消失。

    雖然如此,可是這東西是一件靈寶,有著她葉雯的神識。她依然還能感應這東西的位置,她甚至想要動過念頭將其收回。

    不過妙玄月的話,讓她有了放棄的念頭。

    「過了,就過去吧。失去了,何嘗不是一種得到?」

    想到這裡,葉雯並沒有去追回那件物品。

    潔白的雙頭雪雕越飛越遠,就算是靈寶和主人之間也有一定距離的感應。當相距千里以後,那個物品留下的神識,開始在葉雯的識海之中模糊,慢慢的消失不見,無法感應。

    葉雯悵然若失,這時候,雙頭雪雕鑽進一片巨大的雲團,在這雲團之中,沒人看到那個站著的長腿姑娘的眼中,滑出一滴淚珠,劃過她粉嫩的臉龐。

    一個時辰之後,雙頭雪雕已經接近了兩儀城。

    兩儀城是九烈仙國的一個邊界小城,相對偏遠,這裡沒有太多的物產,唯一有用的,就是出產一種叫做兩儀旗的陣盤。

    仙國上宗的元嬰大士駕到,可把兩儀城的城主忙壞了。

    這位築基大圓滿的修士忙前忙后,把妙玄月和葉雯迎進城主府,舉辦酒宴,送上各種寶物。

    不過葉雯並沒有理會,直接開口道,「將你們兩儀城所轄範圍內,所有20年之內覺醒仙根的記錄拿出來。」

    和九州小世界一樣,這裡誰家的子女覺醒仙根以後,都會來城主府報備,領取獎勵。這些記錄,都全部留在城主府,一般都不會遺漏。

    「馬上送來。」城主連忙派人去取,這種東西相當重要,他也不敢遺漏。不過讓他汗顏的是,這20年來,竟然沒有一個超過三品以上的仙根,實在讓他拿不出手。

    不久以後,記錄拿來。

    葉雯和妙玄月開始觀看翻找,越看越皺眉頭。

    城主站在旁邊,手腳都沒地方放,自己轄區這種資質,他實在是沒臉見人。不過覺醒仙根這種事情,根本是人力無法控制,他也沒有太多辦法。

    甚至,他還聽說外邊傳說,說魔道在大魔亂之前,就已經對南山大陸使用了什麼陣法,讓整個南山大陸都產生不出天才。

    當然了,這種事情也只能私下傳說,他可不敢跟兩位元嬰大士提。

    妙玄月看得秀眉直皺,「竟然連一個三品仙根都沒有,真是奇怪,不可能吧!我記得我們兩儀城,還算得上人傑地靈,以前產生過不少的人才。」

    城主連忙道,「是啊是啊。我們兩儀城,歷史上出過一位鼎尊,五位尊者,元嬰大士也有不少。往近了說,妙元嬰和董元嬰都是我們兩儀城出的天才,可是奇怪的是,這幾十年來,真的資質是越來越差,我們也不知道這麼了。」

    說到這裡,妙玄月眉頭一挑,問道,「董慕白也進入元嬰期了?」

    城主連忙道,「是呀,董元嬰十幾年前就結嬰成功回來過。這些年,他每隔兩年,就會回來收購兩儀線兩儀旗。說起來,今年他恐怕沒幾天就又要來了。」

    「是嗎?」妙玄月喜道,「這小子進入元嬰十幾年了,我天,我都不知道。」

    葉雯抬起頭問道,「這董慕白是何人?」

    妙玄月笑道,「這董慕白是我表弟,長得也是一表人才,資質從小就比我好。當初我是丹體玉鼎,適合煉丹,因此進入了九烈道宗。而他是雙瞳怒海,被大旗道宗的前輩高人看中,進入了大旗道宗,這都幾十年沒見了。」

    「雙瞳怒海!」葉雯震驚,「世界上真的有雙瞳怒海的資質?」

    妙玄月笑道,「怎麼會沒有?目生雙瞳,神識放出要遠超一般人。而識海又是一片怒海,這就註定他的精神力遠超一般的修士!所以就適合大旗道宗,從小就被收入大旗道宗,是大旗道宗最年輕一代的培養對象……」

    妙玄月還沒有說完,城主又補充道,「董前輩現在已經是大旗道宗的護旗道人。」

    「是嗎!」妙玄月也是吃了一驚。

    大旗道宗也是一個上門,這個上門比較古老,這些年並沒有太過對外發展,不過沒有人敢小看這些古老的宗門。

    而大旗道宗也有一個規矩,那就是每一代,只會選擇一個護旗道人。這個護旗道人,將來可能會成為宗主,可能會成為大長老,可能會進入時空棺材……

    總之,「護旗道人」這四個字不但是一件天大的榮譽,還是一個巨大的實惠。當確定你成為護旗道人以後,整個宗門的所有資源,都會對你傾斜!

    而且大旗道宗本來傳人也少,這個護旗道人得到的權力和榮譽,就更加的恐怖。

    所以董慕白成為護旗道人這件事,讓妙玄月也頗為吃驚。

    葉雯雖然不太明白,不過也感覺這個董慕白很厲害的樣子。

    說來也巧,就在葉雯她們到達兩儀城的第二天,天空之中一桿大旗飛來,不久以後,一個白衣飄飄玉樹臨風的年輕俊男子來到兩儀城。

    那邊城主連忙奔出,將此人迎入城主府,又屁顛屁顛奔進妙玄月她們的院子外,高聲稟告道,「妙前輩,董前輩到了。」

    院內,妙玄月正在和葉雯研究下一步去哪幾個山區尋找天才苗子,就聽見外邊這一嗓子。

    「慕白來了?」妙玄月喜道,「葉師妹,我帶你去看看我這個表弟,他絕對不會讓你失望。無論是相貌人品,還是資質修為,相信都會讓你滿意。」

    葉雯臉色一紅道,「妙師姐,你這話何來,我有什麼滿意不滿意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