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677章鬱悶的董慕白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六七五章鬱悶的董慕白

    「這是我表弟董慕白,果然是一表人才吧?這是我九烈道宗最年輕的元嬰大士葉雯!」

    要說妙玄月也沒什麼錯,葉雯既然已經拋棄舊的一段感情,最好就是投入新的一段感情。剛好董慕白是她的表弟,知根知底,她就想要做一個月老,牽線搭橋,讓這兩人交往一番。

    不過妙玄月卻是不知道,這董慕白雖然是她表弟,可是好幾十年沒見面,這傢伙已經成為一個玩弄女修士的高手。

    他長得相貌英俊,資質又比較出眾,天生條件就很受女修士青睞。

    他最厲害的本事,就是周旋於多個女修士之間,騙取寶物和財物,不但騙色而且騙財,花叢中過,片葉不沾。事實上,大旗道宗這麼多年沒入世,早就已經式微,換句話說,比較窮困。

    要不然,也不會讓他每年都來兩儀城來買賣兩儀線兩儀旗賺錢。

    董慕白就靠著漂亮的臉蛋和三寸不爛之舌,從女修士那裡騙取財物來補貼補貼,倒是混的如魚得水。

    當他看見葉雯,頓時驚為天人。

    雖然董慕白騙過不少女修士的財色,不過象是葉雯這種姿色的女子,他還是第一次遇到!而且更重要的是,葉雯是九烈道宗老祖宗的弟子,是九烈道宗的培養的目標!

    好傢夥,九烈道宗下邊擁有一個仙國,是多麼的有錢?

    如果能泡上葉雯,就可以睡在葉雯身上享福了!

    想到這裡,董慕白心中大喜,立即使出渾身解數,發動全力,在葉雯面前展現出他最漂亮的一面,想要獲得美人芳心。

    「葉雯元嬰,你們這次來兩儀城附近尋訪天才,哈哈,還真是找對人了。在下董慕白,就是這一方土生土長的人!所謂君自故鄉來,應知故鄉事。慕白我對我故鄉的這點情況,還是很了解的!」董慕白為了勾搭女修士,平素沒事就喜歡看點上古詩句,不管應景不應景,反正女修士們常年修鍊,也沒有太多文化。

    妙玄月倒是有心把這兩人撮合在一起,笑道,「其實我都很多年不回來,倒是慕白隔兩年就回來一次,就讓他帶著我們四下尋訪吧。」

    葉雯感覺到有一個本地人帶著,也是不錯,於是也就問道,「那不會耽誤慕白道友的正事兒吧?」

    董慕白心中好笑,倒賣兩儀線能賺幾個錢,在女人身上弄好處才是正事兒。他連忙道,「不礙的,雖然宗門需要,不過也並不急。而且我下鄉尋訪之中收購那些村民的材料,更加的便宜。哈哈,這對大家都有利,剛好一起。」

    這傢伙還是很會說話了,如果說為了美女,我宗門正事都不顧了,這樣反而讓美人輕視。他說剛好一路,既不會給美女帶來壓力,又感覺他是能做事兒的人,不會看到女人就忘記大事兒,反而被女人高看一眼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幾天,三人就在兩儀城附近的鄉村,尋找少年天才。

    不過,情況並不是很理想,南山大陸好像真的被詛咒了一般,根本沒有什麼天才少年。資質都很差,比在城主府看到的資料,還更差!

    顯然,城主府之中的資料,已經是經過挑選的。

    董慕白跟著幾天,跑前跑后,他對他親師尊都沒有過這麼賣力。雖然看得出,葉雯還是很感謝他,可是談到更多,就沒有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,葉雯並沒有太多和他往男女的關係方向發展,大家聊天也就只限於日常事務。

    董慕白比較頭疼,他從表姐那裡隱隱打聽到,好像葉雯是被什麼男人所傷了心。對於這種女人,他更是得心應手,他感覺如果有一個機會,和葉雯單獨相處一段時間,是不是就可以趁虛而入呢?

    想到這裡,他建議道,「現在我有兩個有可能出天才的地點,一個是青葉原,表姐比較熟悉;另一個是青牛村,我比較熟悉。這兩個地點處在不同的方向,又比較偏遠……」

    妙玄月心領神會,笑道,「那我就去青葉原看看,葉雯師妹,你讓慕白帶著你去青牛村,大家分頭行動,互不耽誤。」

    葉雯倒並沒有什麼太多的想法,在仙國邊界和魔道戰鬥,她經常和男修士一組,浴血奮戰。

    於是就這樣說定了,三人分頭行動。

    董慕白大喜,放出他大旗道宗的寶物大旗令,帶著葉雯前去青牛村。

    葉雯開始沒樂意,不過她抬手一放,放了一個空。她突然想起,自己常用的飛行寶物,此刻已經被她扔掉了。

    想到這裡,她心情頓時低沉了下來,走上董慕白的大旗令。

    所謂大旗令,便是一桿很奇特的大旗。這大旗之中有著各種寶物神魂,是大旗道宗主修的寶物。這大旗可放可收,其中還有陣法,更加可以飛行,就好像是一個百寶囊,算是一件不錯的寶物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董慕白還用自己的這些年所有的收入,買來了兩條地級真言,生生將他這桿大旗,提高了幾個檔次。

    看見葉雯走上自己的大旗,董慕白心中大爽,這一趟單獨行動,就太好了。一男一女,最是容易發生一些奇妙的事情,哪怕葉雯沒有這個想法,可是在獨處的情況下,就容易讓她動心。

    「表姐,我們走了。」董慕白心情大好,告別妙玄月,帶著葉雯飛上天空。

    葉雯有心思,上了大旗以後,就筆直站在旗杆一側,看著身邊經過的白雲,雲捲雲舒,凝視不語。董慕白看著她長腿筆直,身材亭亭玉立,心中口水直流,跟上前頌了一首詩道,「眾鳥臨高飛,孤雲豈等閑?」

    葉雯站在大旗上,心都不知道飛到哪去了,也沒聽見。

    董慕白臉色一個尷尬,只好又吟了一遍,「眾鳥臨高飛,孤雲豈等閑?」

    這回葉雯倒是聽見了,扭回頭看著他,不過那美眸之中,全部都是莫名其妙,不知道董慕白在說什麼。

    「你說什麼?」

    董慕白只好說了第三遍,「眾鳥臨高飛,孤雲豈等閑?」

    葉雯疑道,「什麼意思?」

    尼瑪!董慕白心裡恨不得把葉雯一腳踢下大旗,心說老子假裝風流倜儻,可惜是對牛彈琴了。

    其實葉雯倒不是聽不懂,而是問他,你沒事說這些幹什麼?

    董慕白心裡感覺有點沒趣,不過想到日後睡在葉雯身上賺錢的生活,他只有壓下不快,又擺出一副風流姿態道,「這句詩,是抒發人心中的意境,眾鳥高飛,孤雲不等閑,這些雖然只是自然現象,可是比喻了這個世上有些鳥總是飛得最高,飛得最遠,而有些人一眼看去,就是那麼不等閑……」

    說到這裡,董慕白不由得送上兩句恭維,「就好像是葉雯姑娘你,是那麼的不等閑……」

    董慕白說完,心情又變得大好,心說這樣恭維之下,恐怕葉雯姑娘的芳心要顫動了。

    不過情況卻並不是這樣。

    葉雯聽到這裡,一雙美眸竟然看向白雲深處,幽幽道,「這句話說的真好,有些人,總是飛得最高,飛得最遠,永遠都不等閑!」

    看她這模樣,就算是用腳趾頭想,董慕白也猜到了,葉雯怕是想到了那個傳說之中傷她之人。

    董慕白鬱悶的幾乎吐血,暗道,老子想方設法來誇你,你一句話就歪到別的男人身上了,你對得起我嘛?

    不過他想到今後躺在葉雯身上賺錢的日子,他只有忍。

    他又道,「不過鳥兒總是結伴飛行,就好像葉道友你,雖然飛得很高,可是難免孤單一點。修鍊之路,艱難無比,若是兩個人攜手而行,一同前進,同哭同笑,有難同當有福同享,這樣一來,艱難變得輕鬆,荊棘也會成為美景,不知道葉道友你的想法是什麼?」

    要說這董慕白確實是三寸不爛之舌,說的相當有道理。

    葉雯點頭道,「董道友你沒說錯,只是找到這個人,也並不是那麼容易。」

    董慕白立即擺出一個自認為最帥的姿勢,不過很遺憾,葉雯的目光又看向白雲之中。

    董慕白真的要發瘋了,很想把葉雯從大旗上踢下去,尼瑪,那些白雲裡邊有什麼,有老子帥嘛?

    不過想到今後躺在葉雯身上賺錢的日子,他再次忍下去,單刀直入,柔聲道,「葉雯,你覺得慕白如何呢?自從第一次見面,慕白對葉姑娘就早已心儀,這些日子相處,慕白覺得我倆很是般配合適呢。」

    這種孤男寡女相處,有時候這種直接了當的表白方式,往往會有想不到的效果。

    「你?」葉雯沒想到突然遇到表白,事實上,這些年她在九烈道宗遇到的表白太多了,楞了一下,笑道,「董道友你多想了,葉雯早就已經決心,以心伺道,不問男女之情。」

    董慕白吐血,心說那怎麼行?你這樣的美人以心伺道,這是多麼的浪費呀!再說了,我的發財大計就落在你身上了。

    他連忙又道,「葉道友,我聽說你曾經有一段戀情,為此傷了心。不過我覺得,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好了,那樣的男人不配擁有你!他是什麼東西,你何苦為他傷情……」

    他本來以為站在葉雯的立場上說幾句,葉雯會受到安慰。

    不過葉雯聽到這句話,頓時心中大怒。她是對丁浩有些怨言,她可以說丁浩,可是她卻絕對不允許別人說丁浩!

    「董道友,自重!」葉雯說完,走到大旗的另一邊。

    董慕白碰了一個釘子,鬱悶的要死,一時之間也無話可說,好在此刻,前方遠處,一道靈力從山腳下的小村之中沖霄而出。

    董慕白驚道,「有天才覺醒仙根!」

    (昨天好幾個道友來找我,說很緊張啊,你不會把葉雯安排給別人吧?額,其實這本書我早就有規劃了,不會象修仙狂徒那樣大開後宮,丁浩的女友只有兩個,一正一魔,目前饅頭想法沒變。這樣一說,大家就放心了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