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680章此人道德敗壞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六七八章此人道德敗壞

    第二道雷罰落下,站在高空,可以清楚的看見,一圈恐怖的電光以茅舍為中心,猛然盪開。

    所到之處,一切都被掀翻。

    整個青牛村,徹底消失,夷為平地,留在村中的,也只有那座孤零零的茅舍。

    站在大旗上,董慕白完全驚呆,口不能言。

    這樣的雷罰,他根本都擋不住!他是一個元嬰大士,都擋不住的雷罰,而這樣的雷罰,卻是要加諸在一個剛覺醒的少年身上。

    「這資質,也太變態了吧!」

    這個時候,恐怕也只有變態這個詞能形容「小和尚」資質的優異。

    雷罰結束,天空之中黑雲散去,匯聚而來的,是漫天的祥雲。

    這祥雲的尺寸也是非常的恐怖,竟然布滿天空方圓幾百里,連身處兩儀城,都能見到天際一片金雲燦爛。

    一座年久失修的洞府之中,一個獨眼老者睜開雙目。

    「這是出了絕世天才呀!我獨目子修鍊到元嬰大圓滿,至今還沒有收徒,剛好!」

    身影一動,一陣黑風翻滾,獨目老者消失蹤跡。

    在更遠處,一片營地之中。

    這裡是魔道聯軍的某一塊營地,不少魔道的強者,此刻正在濟濟一堂,討論進攻九烈仙國的思路。

    突然一名嬰變尊者猛地站起來,奔出大帳。

    那些元嬰還不明白髮生了什麼,紛紛跟了出去,觀看天空,並沒有發現什麼。不過等他們都踏著寶物飛上半空,這才看見天宇的盡頭,有著一片金雲耀眼!

    「李尊者,這是何等寶物出世了?」

    「張尊者,這可能是某位天才出世。」

    「天才竟然能引來如此的祥雲,這資質太強了,若是收為弟子,我這一門將來必定發揚光大!」

    「趕緊!」

    頓時幾名魔道嬰變尊者,化成幾道遁光,飛向天空祥雲中央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烈陽山,祖宗堂。

    一排排的時空棺材靜靜的躺在那裡,這裡非常的莊嚴肅穆,沒有人可以隨便來到這裡。

    不過此刻,卻是有一個白髮白須的老者快步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這老者正是九烈道祖的宗主,元君尊者。

    讓人沒想到的是,元君尊者進來以後,徑直奔向最後一口時空棺材,然後面對時空棺材含淚拜了兩拜,這才來到時空棺材旁邊,使用特定的手訣,打開時空棺材。

    當最後一口時空棺材打開以後,一股強大的氣息瀰漫出來,隨後一個老者從其中坐了起來。

    「元君,你來了。」坐起來的,正是對外宣布要永久進入時空棺材的烈陽山老祖宗。誰也沒有想到,他這才進入時空棺材幾天,竟然又出來了。

    元君尊者雙目發紅道,「老祖宗,你真的要按照計劃行事?你可要三思啊!」

    老祖宗臉色很安靜,沒有什麼表情,從時空棺材里爬出來道,「沒有什麼可考慮的!我早就已經想清楚了!看來困擾我一生的絕體,始終都是無解之局!與其等死,還不如為宗門做些貢獻……」

    元君尊者插嘴道,「可是我們聽說九州魔宗的丁浩那邊搞出了什麼靈氣逆流的法子,可以扭轉絕體運轉,現在商彩雲……」

    他還沒有說完,老祖宗就冷哼打斷道,「不要跟我提這個魔道孽徒!我給他開出多好的條件,好好的正道他不走,偏要去投入魔道,簡直是棄明投暗,自己找死!哼,不管他的靈氣逆流是真是假,總之我是不會去求他們這些卑鄙險惡的魔道之人!」

    厲家老祖宗這一說,元君尊者低頭不語。

    老祖宗已經走出時空棺材,又問道,「鵬程和葉雯兩人都安排走了嘛?」

    元君尊者道,「走了。一個被派去江流劍宗洽談下一步防禦計劃,葉雯被派去兩儀城尋訪少年天才,兩個都離開了。」

    老祖宗點頭道,「這兩人資質驚人,將來是我九烈道宗的真正頂樑柱!鵬程可以成為九烈仙國太子,葉雯也不錯,只是可惜用情太深,在一個魔道孽徒身上!把他們指派走,省的他們阻擋我行事。」

    他說到這裡,元君尊者突然跪下,雙目含淚道,「老祖宗,他們不在,可是我也要阻擋你行事!這一招,還沒有到最關鍵時刻,不能用哇!」

    「你要阻擋我?」厲家老祖宗面色溫和了許多,摸摸元君尊者的腦袋,嘆道,「元君呀,你也是知道的。我的絕體是被我的修為不斷提升所控制,可是隨著我修為的提升,絕體的力量也在不斷提升,我明確的告訴你,我遇到瓶頸了!這意味著什麼呢?」

    他的目光看向遠方,「這意味著我隨時可能大爆發!當我的修為控制不住絕體的力量,我就會爆發!而且我最近感覺到精神力之中很有異常,經常聽到仙音的召喚!」

    「仙音?」元君尊者不可思議的看著老祖宗。

    老祖宗苦笑道,「我覺得仙音不太可能,心魔倒是有可能。內外交困之下,我這次很難度過這次劫難,倒不如以我一人之死,換來九烈道宗三百年平安!」

    「可是……」元君尊者還想勸說,又道,「可就算真的能保三百年,誰知道到時候大魔亂時代有沒有結束呢?」

    「如果三百年大魔亂還沒有結束,而我九烈道宗也還沒有發展起來,那就聽天由命好了。」老祖宗嘆了一聲,大步走出祖宗堂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清風徐來,天氣正好。

    妙玄月一身素色長裙,站在雪白的雙頭雪雕上,看著下方的這座小鎮。

    這小鎮名叫青葉原,正是她的故鄉。

    站在天空,看著小鎮被青色的草原包圍,景色別樣的優美。

    「幾十年沒有回來了。」妙玄月心情一下變得非常的歡快,口中喚道,「小白,下去吧!」

    嚦!天空一聲雕鳴,清越穿透長空,雙頭雪雕王子張開大翅,盤旋著帶著妙玄月落進青葉原之中。

    「有仙師來了,好像是妙玄月,真的是我們小鎮走出的妙玄月!」

    幾十年沒有回來,可是還是有很多人一下就認出了妙玄月。這些人以妙玄月等人為榮,怎麼可能不認識,頓時鎮中的長老就都圍攏了上來。

    「見過妙元嬰,妙元嬰很多年沒有回來了。」

    「快請,快請。」

    眾位長老將妙玄月圍攏,領著她進入村中議事堂。

    妙玄月笑道,「要說起來,我不如董慕白啊。他還知道經常回來,可是我卻是一去很多年,讓各位鄉親挂念了。」

    說到董慕白,在場的一位長老臉色尷尬一下,想要說什麼,最後嘆了一聲。旁人低聲道,「妙元嬰回來,你就不要說那些事了,大家開心點。」

    妙玄月注意到這一點,開口問道,「陳長老,我小時候最喜歡吃你家的菜,還有你女兒小芹菜資質也不錯,後來也進入了大旗道宗,現在她發展的怎麼樣?」

    陳長老聽說女兒小芹菜,頓時臉色就難看起來,嘆道,「算了,是她命不好,自己不檢點,遇人不淑,偏偏又死心眼。算了算了,不談了。」

    他這一說,大廳里的氣氛頓時就冷了下來,眾長老都臉色尷尬。

    妙玄月奇道,「這是什麼情況?」

    「還不是董慕白。」陳長老扭著頭,罵了一句,又不說話了。

    妙玄月這一打聽,這才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原來董慕白和小芹菜兩人一起進入大旗道宗,兩人是老鄉,經常在一起,就產生了感情。產生感情以後,就發生了關係,小芹菜也就懷孕了。

    不過這個時候,董慕白卻是又貼上了其他有錢的女修士。如果小芹菜為他懷孕的事情暴露,董慕白怕是就要露陷了,於是他悄悄的買來魔道的藥物,騙小芹菜服下,害死腹中嬰兒。

    孩子死了,小芹菜很痛苦,無心修鍊,就回家散心。

    一段時間以後,小芹菜心境復原,回到大旗道宗。回去才發現,董慕白已經和別人公然在一起,小芹菜心中生怨,就暗自調查,一查竟然發現董慕白竟然欺騙了不少宗門的女修,騙財騙色!

    小芹菜立即將手中證據都告發到宗門,希望宗門可以處理這個道德惡劣的人。可是誰知道,董慕白竟然已經貼上了宗門之中一位女長老,在那女長老的全力操作之下,不但騙走了小芹菜的證據,而且還造成輿論,說小芹菜她自己不檢點,勾引董慕白不成就心生怨恨,廢去修為,趕出大旗道宗。

    小芹菜修為被廢,回到家中,沒有幾年就鬱鬱而終,臨死還吐了一口鮮血,罵了一句,「董慕白,我被你害苦了!」

    「董慕白竟然是這種人!」妙玄月聽到這些,猛然站起來。她還以為董慕白是什麼好人,甚至還很熱情的把葉雯介紹給此人,可是沒想到此人竟然如此的道德敗壞,行為惡劣。

    陳長老嘆道,「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,當初董慕白也老來我家吃飯,怎麼就能這樣害我們家小芹菜呢?」

    「那我先走了。」妙玄月越想越不對,感覺自己做了天大的錯事,這不是把葉雯往火坑推嘛?

    想到這裡,她連忙站起來,喚來小白,「立即趕去青牛村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