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685章小光頭太壞了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六八三章小光頭太壞了

    「小和尚竟然這麼厲害!」

    「不但打敗了那麼凶的人,還一句話嚇退其他的魔道之人!」

    「真沒想到,閔老師也是有來頭的人,可我們……」

    青牛村的村民們,此刻全部都嚇得大氣不敢出,誰能想到,這不起眼的三人,竟然全部都是令人恐怖的存在。別說祖老和閔老師,就連村裡人人都喜歡摸的小光頭,竟然有這麼大的本事!

    尤其是那些曾經給閔老師短斤少兩的獵戶,想到當初自己的行徑,都是背後生寒,生怕閔老師一時不快,將這些年的仇怨報了。

    不過閔正元肯定不會和這些人計較,不但不會責難他們,還拿出一把靈石,給諸位村民每人分上十塊。

    這些村民都是非常的窮困,平日里使用的都是元石,就連最有錢的村長,家產也不過是兩塊靈石的樣子。

    而閔正元卻是並不計較,每人都送上十塊靈石。

    村民們全部都感激涕零,他們的房子和家產雖然都毀了,可是現在有了十塊靈石,已經足夠他們去任何地方生活,相當於發了一次小財,還有什麼不樂意呢?

    有些村民得到靈石,就乾脆搬家去附近的兩儀城;而更多的村民,卻是依然留在這一片祖輩生活的土地,重建家園。

    丁萬靈他們也就不再管這些,大家都回到茅舍之中。

    坐下以後,最為尷尬的恐怕是董慕白了,他本想在佳人面前顯擺一下。

    誰知道出師不利,丟了大臉,最後讓丁萬靈顯擺了一回。

    不過董慕白這廝沒什麼覺悟,心說你丁萬靈是牛逼,可是你只是一個小孩子,如果說起來,還是我和葉雯比較相配。而且他也沒把丁萬靈當成一個情敵,一個小孩子,才十來歲,那些事兒恐怕還不懂。

    於是董慕白還是腆著臉坐在葉雯身邊,嘿嘿笑道,「葉道友,你沒事吧,我可是擔心死了。」

    「沒事沒事。」葉雯此刻也沒心思搭理他。

    事實上,葉雯美眸之中都是好奇,看向這個丁萬靈,心中充滿了疑惑。

    「這個小和尚太讓人驚奇了!」

    不但他的資質讓人驚奇,而且他的種種表現,更加的讓人驚奇!不但以鍊氣一層的能力,操縱祖老的精神力,重傷風奇尊者。而且還一句話震退在場那麼多的魔道大佬,這種事情,明顯和丁萬靈的小孩子身份極其不配。

    最讓葉雯感覺到難以置信的是,這個丁萬靈的笑容,竟然是那麼的象丁浩!

    葉雯很想問丁萬靈的來歷,不過又不太好問。

    這種來歷的事情,事關人家的**,不太好問出口。

    她只好開口問道,「正元祖師,你們有什麼安排沒有?」

    閔正元苦笑道,「青牛村我是呆不下去了,我想要到處走走,到處看看。」

    葉雯秀眉一蹙道,「可是師尊,現在是大魔亂時代,到處兵荒馬亂,你的身體還沒有好……」

    「無妨。」閔正元搖頭道,「我之前修為更弱的時候,也沒有人殺我。只要我小心行事,凡事隱忍,不會有事兒的。」

    葉雯又道,「那丁萬靈呢?」

    閔正元笑道,「小和尚就託付給你了,這麼一個絕世天才,你們九烈道宗算是撿到寶了。」

    「這樣!」葉雯驚喜道,「丁萬靈,你可願拜我為師?」

    丁萬靈心中鬱悶,心說我怎麼能拜你為師呢?開口道,「葉姑娘,你們九烈道宗都有哪些強者,最強者。」

    葉雯道,「我的師尊是最強者,化鼎大圓滿!」

    丁萬靈更加的鬱悶,他的本尊當初沒願意拜烈老道為師,難道分身也非要拜他為師嘛?

    不過好在,葉雯又道,「不過我師尊最近有點情況,進入了時空棺材,現在最強者是我們宗主,元君尊者。」

    丁萬靈心說那最好,他老聲老氣道,「那我就拜元君尊者為師吧。」

    葉雯笑起來道,「還嫌我資格不夠啊。」

    丁萬靈尷尬笑笑,沒說話。心說不是怕你資格不夠,而是怕將來有些話好說不好聽,正道之人,都是比較講綱常倫理,所以有些事情還是注重一點。

    葉雯又道,「那沒有問題,只要你進入我九烈道宗,我們道宗一定會給你最好的功法,最好的丹藥,最好的培養,不會虧待你這個絕世天才。」

    她這些話,都是必要說的。

    其實以丁萬靈的資質,到了哪個宗門,不是全力培養?

    這時候,閔正元又道,「我看大家就閑話少敘,我也要趕緊走了,馬上萬一再來什麼麻煩的角色,平添許多的麻煩。」

    他這就要和大家分別了。

    葉雯道,「正元祖師,我有幾句話,能不能借一步說話。」

    他們要單獨聊天,董慕白就走了出去,丁萬靈和祖老也都走出了茅舍。

    茅舍院中,一株松樹顯得很蒼翠,閔正元一襲樸素的長衫,站在樹下,落魄之中,卻有一絲淡淡的出塵氣息。

    葉雯道,「閔師,這個丁萬靈到底是什麼來路?他又如何擁有魔道強者的令牌?莫非真是魔道什麼大魔頭的分身?還有那個祖老,又是什麼來路,他的實力已經到了一種返璞歸真的地步,我都不敢猜測他的修為。」

    閔正元背負雙手,道,「怎麼,我介紹的人,你們九烈道宗還有什麼不放心的嘛?」

    葉雯連忙道,「不敢。」

    閔正元又道,「你們就放心吧,從他今天的所作所為,可以看得很清楚,他絕對是一個正道!而且他三歲就跟著我,至今八年!這孩子天性之中雖然有些叛逆和報復,可卻是絕對的正直。至於他的來歷,我不方便說,將來總有大白之日。如果你們九烈道宗還有什麼不滿意,那我就帶著他離開。」

    九烈道宗能收到這種弟子,可以說祖墳上冒青煙了,葉雯不可能不滿意,九烈道宗也不會有人不滿意。

    「既然閔師說不方便,那就不說。」葉雯點點頭。

    閔正元看著面前的松樹,又道,「當年我高高在上,控制一個宗門,眼下之人,人人如同螻蟻。現在我跌落凡塵,幾乎就是一介凡人,很經常的時候,我都忘記自己是修士,我也成為一隻螻蟻。誰知道,這種生活反而對我大有感悟。花開花落,春去秋來,世間種種,都有感悟!看著這些,回想當年,彷彿讓我站在一個旁觀者的角度看自己,這對我大有好處,我還要繼續這樣生活,我要走了。」

    閔正元說著,便準備就此離開。

    葉雯猶豫了好一會,看見閔正元離開,她這才實在忍不住,問道,「閔師,你可還記得九州學府的丁浩?」

    「丁浩?」閔正元目光深邃,問道,「可是現在在魔道混得風生水起的丁浩?我聽說他霸佔了九州道宗,成立了九州魔宗,又和血池聖地的冷小魚訂婚,此人迅速崛起,已經成為一方魔道梟雄。」

    葉雯點頭,又道,「正是。」說完,她又道,「可是我覺得他是一個好人,但是為什麼他又非要混跡魔道?好好的正道在他的面前,他非要拒絕,難道他忘記了,我們九州道宗就是被那些兇殘的大魔頭給禍害了,我有時候真的想不明白。」

    閔正元哈哈一笑,「想不明白就不要想。有時候,我們好像身處迷霧之中,永遠都看不明白。那就讓時間來沉澱,等到塵埃落定,自然一切都清清楚楚。」

    葉雯被閔正元說的更加雲山霧罩了,不過她隱約覺得事情恐怕不是那麼簡單,她又問道,「閔師,你的意思是這裡還有隱情?」

    閔正元笑道,「日後,你自然會明白。」

    說完,他推開茅舍的門,信步離開。

    這裡的私塾,這裡的一切,這裡的身份,他全部都丟棄了。

    他一邊走,一邊唱道,「我亦是正,我亦是魔,正亦是魔,魔亦是正……」

    葉雯看著他消失的背影,美眸之中更加的迷濛。

    她美眸之中,彷彿蒙著一層迷濛的水霧。不過等到她走出茅屋,眼眸之中的迷霧頓時消散,猛然一驚道,「妙師姐!」

    原來此刻,剛好妙玄月駕著雙頭雪雕王來了。

    葉雯大喜,她收到一個絕世天才弟子,趕緊就想要把喜事和妙玄月分享。

    可是讓人沒想到的是,妙玄月跳下雙頭雪雕王,踢著白裙,飛快走向董慕白。

    董慕白感覺到妙玄月氣勢洶洶,疑道,「表姐……」

    妙玄月走到董慕白面前,俏臉含怒道,「董慕白,你是不是太過分了!當年老陳是對我們那麼好,你為什麼要害得小芹菜那麼慘?」

    董慕白頓時臉色尷尬,連忙道,「我沒有害她。是她看上了我,想要跟我好,我又看不上她,她因愛成恨,被心魔控制,產生幻覺,這才到處誹謗我!」

    妙玄月眉頭一皺,她心地比較善良,對董慕白的話,又有點半信半疑。

    不過這個時候,旁邊傳來一個脆脆的少年聲音,對董慕白說道,「不是吧。董前輩,你剛才還在跟我吹牛,說你泡妞天下一絕,很多女人為你心甘情願去死呢。」

    「這個……」董慕白心中要吐血,剛才他和小和尚兩人閑著,就隨便扯了兩句。被小和尚三言兩句就繞進去了,吹噓了兩句,沒想到現在剛好成為了話柄。

    「表姐,你聽我說……」

    妙玄月再也不信這個人,臉上滿是怒氣,上去一個大耳光扇在董慕白臉上,「畜牲!滾!」

    董慕白欲哭無淚,心說這個小光頭太壞了,一天被他害了兩次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