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722章都拿走!(150票加更)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七二零章都拿走!

    冷小魚找了半天,也沒找到可懷疑的地方。

    那麼大的一片仙靈氣氣團可讓她犯了難,太大了,根本沒有東西可以用來裝!

    好在,她的血湖修鍊的目的基本上已經達到。

    因此她乾脆就放下修鍊,解下手腕上的手鐲。

    很快,她將自己的血池放出。

    血池聖地有一種很特殊的煉丹功法,就是血煉。

    以血為火,煉製丹藥。

    當下她盤膝而坐,開始將面前的仙靈氣煉成一顆顆的丹藥。煉成丹藥以後,這些仙靈氣的氣團,就可以長久的保留下來,在以後的日子,慢慢的服用。

    看著冷小魚開始煉化,丁浩也就安心退出這裡的樹榦。

    從樹榦之中退出來,丁浩又來到一間,這裡坐著的是張殺殺。

    只見這個修鍊孔之中殺氣瀰漫,張殺殺盤膝而坐,巨劍放在他的身邊,而在他的面前,一塊黑色的有著邪異氣息的小碑正詭異的坐落在那裡。

    丁浩見到此景,目中就是一片震驚。

    「張殺殺這小子,竟然把七殺碑給帶來了。」

    要知道,七殺碑是七殺魔宗的最大寶物,這東西如果丟失了,七殺魔宗也就不能叫七殺魔宗了!

    張天一竟然讓張殺殺把這塊碑帶上界,由此可見,七殺魔宗對這個魔道之星的大位,其實也是很想的!

    這就讓丁浩心裡不由得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。

    從丁浩來說,他的想法,是自己得到魔道之星成為魔主,君臨天下,制止紛爭,結束大魔亂時代!

    可是他的朋友們,並不是這樣想。

    從黑風魔女到張殺殺,他們雖然是丁浩的朋友,可是這不代表他們就會放棄去爭奪這個魔道之主的位置!畢竟這個魔道之主太重要了,如果能得到,就能帶著一個宗門上界成為天門。

    這是由不得你不爭的。

    就算是張殺殺不想和丁浩去爭,可是七殺魔宗整個宗門都在背後,這是張殺殺也無可拒絕的!

    「好吧,如果真的有我們站在擂台上的那一天,我不會留手。」

    「但是,我們不管之前還是之後,這都不影響我們的交情!」

    「我們是朋友,雖然有競爭,但是這個朋友還是可以做下去的。」

    「那就公平競爭吧。」

    丁浩並不怕挑戰,也不怕選擇。別人把他當朋友,他也把別人當朋友,就算是在擂台上有最後的一戰,可是朋友就是朋友,這是無可改變的。

    他決定還是給張殺殺一點驚喜。

    不過在冷小魚那邊,丁浩把所有的仙靈氣的氣團,都給了冷小魚。

    「殺殺老弟,等我回來的時候,再給你禮物吧。」

    丁浩嘿嘿一笑,準備離開。

    當然了,雖然是離開,他還是很無恥的順便觀賞了一下七殺魔宗的七殺碑。

    傳說七殺碑上有七個殺字,七個殺完全不一樣,一般人剛開始只能看見一個殺,如果能融匯貫通七個殺,那實力就驚人了。

    丁浩一眼看過去,看見一個殺,那個殺頓時亮起來。

    張殺殺一驚,「我擦,誰感悟了天殺?我沒感悟呀,誰!」七個殺,分別都有命名,天殺、地殺、坎殺、兌殺、震殺、離殺、巽殺,其中天殺最難感悟!

    如果一個人第一眼就看見天殺,絕對是這塊七殺碑的有緣人。

    不過丁浩發現驚動張殺殺以後,頓時嚇得離開了。

    張殺殺找了半天,才莫名其妙道,「到底是誰感悟了天殺?真的好奇怪,我們七殺魔宗有一個規矩,如果第一眼看見天殺的人,可以給他免費觀看七殺碑一個月。」

    丁浩從張殺殺的修鍊孔離開,眼前還在晃著那個殺字。

    「這個七殺碑果然有點門道。」丁浩暗自點頭,他剛才只是一個初期的感悟,不過在他的劍法使用的上,應該就能增加不少的殺氣!

    「好東西,等以後有機會找張天一,跟他把七殺碑借過來觀看幾天。」

    丁浩很清楚,在魔道之星的比試之前,張天一是不會借給他觀看的。

    接著,丁浩又來到下邊的一間。

    來到這一間,丁浩頓時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只見在這個修鍊孔之中,一個白衣鑲嵌銀邊的少年,正端正的盤膝而坐,他的面孔帥氣,頭頂有著龍角裝飾,更是顯得好像龍太子一般,相當的帥氣。

    「柴老三!」

    其實柴高陽的修鍊孔,應該是和厲少天他們並列的,不過因為柴高陽最近認識了不少人。這些人其中還是有一些,可以幫上柴高陽,就把他的修鍊孔放得更低了一些!

    修鍊孔越低,得到的仙靈氣就越濃厚,越精純。

    此刻柴高陽正在吞吐吸納,他修鍊的並不是血池魔宗的血道法術,而是一門丁浩也看不懂的法術,只見他的身上寶光璀璨,看上去也是一門無上的功法。

    「可以啊,柴老三這些年倒是厲害起來了。」丁浩心中也頗為奇怪。

    按照道理,柴高陽在血池聖地也不太會受到冷海山的真心資助,可是柴高陽還是發展起來,而且還發展的遠超一般的天才,實在是有點讓人想不懂。

    想不通就不去想,丁浩目光再一動,頓時他的眼珠子就不會轉了。

    「柴老三的天級真言和上品靈石!」

    這種東西,丁浩也會垂涎的。

    一等天級真言,虎噬火真言,來自九重天至強者之一的大禹真仙!

    這東西,太好了!

    而且更重要的是,柴高陽這小子太得瑟了,得瑟的令人討厭,不教訓一下他,老子就不姓丁!

    當然了,話說回來,丁浩又感覺到,他一直沒有把柴高陽當對手看,如果來偷柴高陽的東西……這也太齷蹉了。

    雖然丁某人沒少干齷蹉的事情,可是他還是有點猶豫。

    「唉算了,就拿走上品靈石警告他一下算了。」丁浩猶豫再三,覺得自己還是不要偷天級真言了。在他的心裡,柴高**本不是他的對手,他如果用這種方法,豈不是把柴高陽當對手了?

    「老子豈不是丟份了?」

    想到這裡,丁浩控制地鬼鼠無聲無息溜了出來。

    地鬼鼠的動作很快,黑影一動,就竄到柴高陽的附近,一口將那顆璀璨的上品靈石給吞下。

    本來丁浩就想要走的,可是讓丁浩沒想到的是,從柴高陽額頭突然飛出一個金色的小光點!光點出來以後,化成一個彪悍的人影,厲聲喝道,「何方宵小!敢偷我主人的靈石!找死!」

    丁浩一看,頓時驚呆,「你大爺的,鍾皇!」

    當初在血池深淵之中,九奴使出全力,最後還是讓鍾皇的魂魄逃走了!丁浩完全沒有想到,竟然鍾皇還是跟柴高陽在一起!

    其實丁浩也想過這個可能,不過最後還是否決了。

    從丁浩感覺,天下任何人上「老大哥」的當,柴高陽都不會上。一個人真的會在同一個地方跌倒兩次嘛?

    可是事情竟然還真的是這樣,老大哥竟然還是跟柴高陽弄到了一起!

    「怪不得柴高陽這些年混的風生水起!」丁浩一下就想明白,柴高陽為什麼這麼得瑟,就不難推測了,有了老大哥的幫助,柴高陽當然會遠超其他的天才修士。

    至於柴高陽的那些什麼古寶,應該全部都是鍾皇幫他得到!

    發現這一點以後,丁浩心念發生變化。

    「老大哥害死了多少天才,你自己差點也身受其害!居然你又跟老大哥混在一起,你已經無葯可醫,這虎噬火真言不拿白不拿!我就不客氣了!」丁浩毫不猶豫,從地鬼鼠的身體之中,突然射出一道碧綠色的光影,捲住玉晶裝著的天級真言,收入地鬼鼠的身體之中。

    然後下一秒,地鬼鼠一頭鑽進地面之中,消失無蹤。

    老大哥看著地鬼鼠逃走,他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這修鍊孔四面八方都是牆壁,包括地面天花板,地鬼鼠都可以逃走。別說他鐘皇只是一個魂魄,就算他真身駕到,也不一定能抓住地鬼鼠!

    「怎麼,發生什麼了?」柴高陽睜開眼,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兒。

    老大哥哭喪著臉道,「主人,天級真言和上品靈石被人偷了。」

    噗!

    柴高陽直接吐血一口鮮血,大聲道,「怎麼可能?這個修鍊孔之中,怎麼可能會有別人出來!太荒謬了!他到底怎麼來的!」

    老大哥苦道,「應該是地鬼鼠!可是我真的弄不明白,它是怎麼通過這層陣法的?難道是紫微天門的人?」

    柴高陽大聲吼道,「怎麼可能!紫微天門怎麼可能盜竊我的東西!我不相信會有這種事情發生!」

    老大哥道,「可是我真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為什麼地鬼鼠可以進來?」

    「現在說什麼都沒用了,我的天級真言呀!天吶,我用乾藍寶舟換得的啊!」柴高陽說著,眼淚嘩嘩滾出來,「我怎麼這麼倒霉啊!才有點好東西就沒有了,是天意一定要這樣折磨我嘛?看來丁浩說對了,是我太得瑟了,我不夠低調,寶物被人看上了!」

    柴高陽哭得嘩里嘩啦,邊哭邊說,不過他說到丁浩,倒是讓老大哥想起什麼。

    「主人,丁浩是不是有一根碧綠色的有著細碎金絲的妖藤?」

    柴高陽道,「對呀,在九州小世界就在他身上。」

    老大哥咬牙切齒道,「我現在知道被誰偷了!是丁浩,剛才最後一刻,就是這根妖藤捲走了玉晶!」

    「我就知道是他。」聽到丁浩,柴高陽反而擦乾了眼淚,笑道,「他使用這種卑鄙的手段,只說明了一點,說明他已經害怕我了!丁浩,你好無恥,不過我一定會戰勝你的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