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723章丁浩失蹤了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七二一章丁浩失蹤了

    「你再嘚瑟!」丁浩冷哼一聲,溜出了樹榦,一抬手,將虎噬火真言給掏了出來。

    「真的是好東西!」

    晶瑩剔透的玉晶表面,刻滿各種神秘晦澀的符文,轉動玉晶,這些符文反射出各種不一樣的光彩。

    而在符文包裹的玉晶中央,一道火紅的虎噬火真言,正在緩緩的盤旋,強大的力量從玉晶之中溢出,讓人震撼。

    「這道真言融合在什麼上呢?」丁浩得到了真言,一下不知道融合在什麼寶物上,目前他手中的寶物,沒有一件值得融合上這道真言。

    事實上,柴高陽也是沒有合適的寶物融合,因此才沒有使用,被丁浩鑽了空子。丁浩觀看一番,將真言裝在吸星石之中,任何人也不會偷走。

    「繼續向下探索。」

    丁浩繼續前進,接下來的修鍊孔,都是一些和丁浩不熟悉不認識的天才。大家無冤無仇,丁浩肯定也不會給他們驚喜。中途遇到仙靈氣氣團,丁浩也不會客氣,直接收入囊中。

    慢慢的,丁浩已經來到了中空樹榦的最深處,這裡是仙靈氣起源的地方。

    這裡好像水面,有一層明亮的光幕,可以清楚的看見,一絲絲絮狀的仙靈氣的氣絲,慢慢的從光幕之中透過,在光幕上方形成大大小小的仙靈氣的氣團,然後好像棉絮,緩緩漂浮起來。

    「好多的仙靈氣氣團。」丁浩狂喜,心念一動,將這些仙靈氣的氣團,全部都收入吸星石之中。

    由此他的心中也更加的好奇,這一層光幕下,到底是存在什麼樣強大的寶物,竟然能不斷散發仙靈氣呢?

    這裡是很重要的地點,光幕之中有一種強大的力量傳來。丁浩不敢造次,先放出碧玉金絲,用碧玉金絲的芽頭去觸碰那水面一樣的光幕。

    鐺!

    竟然發出金鐵之聲,不過,那光幕上卻有一道漣漪盪開。

    「這到底是什麼東西?有著金鐵的聲音,可是卻好像液體一樣。」丁浩終於忍不住好奇心的驅使,伸出手。

    他手上已經戴上了黑色的真魔套裝的手套,然後伸手,按在那光幕上。

    丁浩這一按,頓時全身就是一震,有一種過電一般的感覺!不過並非是電流通過他的身體,而是一道強大的意志!這道意志太強大了,當它經過丁浩的身體只是那麼一掃,就把丁浩震得全身麻木,口不能言。

    「你大爺的,這裡邊到底是什麼玩意兒?」丁浩猛地縮回手,嚇得臉色大變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的是,就在這光幕下邊的黑暗之中,有一個陰沉的女人聲音響起,「被鎖在這裡第一百萬年,我發誓,如果有人過來,我就收他為徒,傳他功法,條件是為我報仇;被鎖在這裡第二百萬年,我發誓,如果有人過來,我就無條件幫助他;可是被鎖在這裡第三百萬,我已經煩了,如果有人過來,我一定弄死他;現在已經四百萬年了,我已經非常煩躁了,如果有人過來,就讓他永遠在這裡陪我吧!」

    光幕上方,丁浩還在猶豫。

    這層光幕很強大,也很詭異,丁浩想要再試試其他的方法。可是剛才那股意志實在是太強大了,他又擔心會遇到什麼危險。

    猶豫了一下,丁浩決定放棄。

    畢竟,這裡是九重天上,九奴曾經說過,九重天上有很多強大的事情和人物,超過下界人的想象!丁浩並不想,太過冒險!

    「此行,收穫已經很多,速速離去。」

    丁浩主意打定,就要離開。

    可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,他低頭一看,頓時感覺到頭皮發炸。

    原來就在他思索之中,腳下的光幕已經浮升起來,將他的兩隻腳淹沒!

    「怎麼回事!」丁浩震驚。

    就在這一瞬間,一股力量席捲而來,嘩啦一聲,丁浩的身影整個被拖入光幕下,整個樹洞空間里回蕩著某人驚呼之聲,「不!」

    聲音傳到樹洞的頂層,一個正在吸著濁氣的妖物冷笑一聲,「自己找死,沒事去惹她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個月過去,紫微天門,仙木堂。

    「三月已到,紫微仙木修鍊結束,所有陣法,開!」

    仙木堂的堂主劉鼎尊手中拿著一塊玉牌,這塊玉牌渾鐵一般,相當沉重。是紫微天門的開山祖師紅豆祖師所留,迄今四百萬年,一直用來控制紫微仙木上的陣法開合。

    傳說這牌子是當初一位美麗女子送給紅豆祖師,當這塊玉牌靠近仙木一百米之內,就可以通過玉牌,對仙木上所有的陣法和禁制進行控制。

    劉鼎尊所不知道的是,就在他下達命令以後,濁氣孔之中有一個黑影嘆息了一聲,「又要等下一個千年。」隨即,從它所在的位置,下方所有的修鍊孔,次第打開。

    所有修鍊孔打開之後,劉鼎尊又是一聲高呼,「所有的天才們,出來吧,看看你們這三個的修鍊成果!紫微仙木修鍊,效果到底如何,讓天下人見證!」

    天才修士們紛紛從修鍊孔之中飛出,緩緩落下。

    不過其中,卻是有一個身影,從修鍊孔之中飛出,卻是一聲大吼,「丁浩!丁浩,你在哪?你這個雜碎,無恥小人,小偷!你還我的天級真言!你這個小偷!」

    「什麼?怎麼回事兒?」300多名天才,本來出來的一件事兒,那就是看看別人的修為提升多少,互相比較一下。

    可是柴高陽這一聲大喝,卻是把所有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。

    柴高陽不但大吼,而且在出來的人堆之中尋找,然後又在一個又一個打開的修鍊孔之中尋找,邊找邊罵,「丁浩,你這個小偷!賊子!你還我的天級真言,我找到你,打不死你這個小偷!」

    下方仙木堂的弟子都是面面相覷,劉鼎尊眉頭一皺,「這個高陽聖子資質不錯,怎麼人品這個樣?」

    當下有兩名弟子飛上去,將柴高陽控制住,拉下來。

    柴高陽還在掙扎,罵道,「你們這些混蛋,你放開我!如果不是你們幫助他,他怎麼可能偷走我的天級真言!紫微天門,你們和丁浩是一丘之貉,偷弟子的真言,真是不要臉。」

    說著又哭起來,「我的乾藍寶舟當掉才換來的30億靈石,就這樣沒有了,丁浩你還給我。」

    劉鼎尊有些莫名其妙,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他又開口道,「丁浩呢,把丁浩叫來。」

    不過等仙木堂的弟子來到濁氣孔一看,也是目瞪口呆,丁浩不見了。

    「怎麼可能!」劉鼎尊瞠目結舌。

    修鍊弟子不見了,這種事情有史以來都沒有發生過。

    要知道,每一個修鍊孔,包括濁氣孔,都是完全封閉的,絕對封閉的,不可能有任何的人可以離開。

    可是事情就這樣發生了。

    湖水粼粼,湖心島上的小院,一名灰色鬍鬚的老者盤膝而坐,臉上氣色很好,這些日子,十滴靈泉已經被他用掉,效果很不錯。

    正在此刻,外邊一個年輕的元嬰修士連忙跑進來。

    「不好了,師尊,出事兒了。」

    這老者正是樊長老,他眉頭一挑,疑道,「何事驚慌?」

    年輕元嬰道,「師尊,你不是讓我把丁浩安排在濁氣孔嘛?」

    樊長老臉色一冷,這件事他做得不太光彩,不太想提及。他冷道,「怎麼,那小子出來鬧事兒了?」

    「那倒是沒有。」

    樊長老眉頭一松,「這小子看來倒是知情識趣,如果他隱忍不發,那補償他一下,問他願不願加入我紫微天門,給他一個內堂修士的資格。」

    年輕元嬰苦笑道,「師尊,現在情況不是這樣。」

    「那情況是怎麼樣?」樊長老疑問道。

    年輕元嬰道,「是這樣,今天陣法打開,然後發現他這個人消失了。」

    「怎麼可能?」樊長老楞了一下道,「難道死在濁氣孔,屍體甚至都被濁氣消化了?」想到這裡,樊長老心中感慨一聲,如果丁浩死個乾淨,這件事也就沒人知道了,倒是最好的結局。

    不過年輕元嬰又苦笑道,「可是又有一個弟子反映,說在修鍊孔之中,寶物被丁浩偷走。」

    「怎麼可能!」樊長老驚得差點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從一個修鍊孔,潛到另一個修鍊孔偷東西,這本來就是不可思議的事情!可是現在發生了!最奇怪的是,現在丁浩下落不明,也就是說,柴高陽的話有很大可能是真的!

    樊長老到底是一代強者,他得到消息以後,雙目陰沉的閃來閃去,好一會才道,「看來濁氣孔有著我們想不到的秘密!哼,我讓他進濁氣孔,倒是成全了他!立即通知劉鼎尊,讓他封鎖整個仙木堂,同時請諸位長老集合,一同勘測濁氣孔!」

    「是,師尊。」

    看著弟子離開,樊長老也霍然站起,雙目之中森然,「丁浩,你倒是運氣好,竟然找到濁氣孔之中秘密!這次如果能將你捉住,好好拷問,說不定能得到紫微仙木的秘密!」

    「什麼?丁浩消失了?柴高陽的天級真言被他偷了?」於此同時,丁浩的朋友們也都得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「難道是他!」張殺殺臉色一驚,「二哥,你偷看我的七殺碑!」

    黑風魔女臉色一紅,「丁浩這小子,你竟然偷看我脫衣服。」

    彭關則是想到那塊很大的仙靈氣氣團。

    而冷小魚並沒有太過意外,銀鈴般的笑起,「小y賊,倒是有良心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