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724章擊殺裘德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七二二章擊殺裘德

    九重天上四重天,地火蜿蜒,好像一條火紅色的護城河,將一座巨大的宗門包圍在其中,在這強大宗門的上空,浮著一顆巨大的五芒星,這便是五行魔宗存在的標誌,同時這顆五芒星也是守護五行魔宗的護宗至寶。

    在這五芒星下方的人來人往的一個角落,一名穿著白袍,有著紅髮的男子正無目的的遊走,目光注意著五行魔宗的大門。

    此刻,不少的五行魔宗的修士在這裡進進出出。

    五行魔宗的門外廣場,是一片開闊的交易區域,這剛好成為九奴藏身的地點,匆匆趕到五行魔宗以後,他就在這裡,等待著裘德。

    裘德修為遠不如他,回到五行魔宗的速度較慢,因此九奴提前來到了這裡。

    這已經是九奴來到這裡一個月了,他還沒有等到裘德的出現。

    「這傢伙,也太慢了。」

    九奴目光陰鬱,所有進出五行魔宗的修士,全部都在他的視線之中。

    「也不知道丁浩到了九重天第幾層了。」九奴在暗自琢磨。

    正在此刻,突然遠處,一前一後,兩道遁光從天空之中飛速遁來。

    九奴目光一動,頓時鎖定了這兩人。

    這兩人速度飛快,只是轉眼之間,就已經通過火焰護城河,來到五行魔宗的大牌坊外。

    光影一閃,一個白髮老者和一個年輕的修士,兩人都落在了五行魔宗的大門口。

    魔宗內部,禁止飛行,因此所有人都必須在大門外落下,走進宗門。

    白髮老者和年輕修士都是行色匆匆,一臉疲憊。這老者正是五行魔宗某位強者的弟子,裘德。

    而這年輕修士是五行魔宗的另一名金丹弟子,半路遇到裘德,兩人關係不錯,因此一起返回。

    這兩人落在五行魔宗的大門外,根本沒有停頓,同時抬步一腳走進五行魔宗的門內。

    不過就在此刻,從人群之中卻是走出來一個年輕女子,女子穿著白衣,有著紅色的長發,看上去妖異而美麗。

    女子走出來,眼睛一亮,連忙喚道,「這不是裘德前輩嘛?你還認識我嘛?」

    裘德哪知有詐,停下腳步回頭道,「你是何人,我怎麼不認識你?」

    女子咯咯笑道,「裘前輩,你真是貴人多忘事,是我啊。」

    裘德莫名其妙之中,他心中警兆頓現,「不好!」

    不過就算他知道不好,也已經遲了。

    這女子正是九奴所化,九奴的實力超過他太多,九奴的精神力瞬間化成一座無形的大山,將裘德死死的鎮壓!

    裘德根本一句話都說不出來,雙目猛瞪,看著女子越走越近。

    他想要呼喊,可周身氣機,全部都已經被鎖死。別人都看不出他遇到什麼事,哪怕是一步之遙的友人,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麼了。

    「裘前輩,你怎麼不說話呢?」女子走到裘德面前,突然,她雙目如血,一股澎湃的力量猛然壓過去,裘德噗的吐出一口鮮血,一股靈力從他的身體渙散而出。

    旁邊和裘德一起回來的年輕金丹,本來還在莫名其妙,可是到了這一刻,他頓時明白了什麼。

    「有人殺人了!有人殺死了裘德師叔!」

    「救命!」

    九奴殺死裘德,根本不用動手,用自己的靈力,生生將其震死!甚至裘德體內的元嬰,也在這一瞬間被震破,因此會有靈力波盪開,當元嬰破碎,所有的靈力,又還原給天地。

    一代強者的弟子裘德,就這樣轉眼身亡。

    不過當他死後,九奴往他腰間一摸,卻是什麼都沒有發現,扯下裘德的儲物戒指,用精神力快速一掃,也是什麼都沒有發現。

    當九奴抬起頭,血色的雙目之中頓時射出驚色。

    只見那一塊腰牌,掛在那個年輕修士的腰間。

    「可惡!」九奴大怒。

    原來裘德這個人行事老道,在回來的路上,竟然將探測腰牌暫放在金丹弟子的身上。就算是他死了,這塊腰牌只要送給他的師尊,那一切都真相大白了。

    九奴雖然殺死了裘德,可是令牌卻是被金丹弟子帶進五行魔宗之中。

    「救命啊!」金丹弟子瘋跑進五行魔宗之內,大聲的呼喊,不少的五行魔宗修士都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「可惡。」九奴再罵一句,顧忌的看看頭頂五芒星。隨即他冷哼道,「就算是這樣,你還是死!」

    說完,九奴的身體迅速裂開成為兩團血雲,兩團血雲又重新組合,其中一個化成一道血光,殺進五行魔宗。

    「死!」血光所到之處,如同一把血色的利箭,洞穿所有弟子的胸口。

    那金丹弟子跑進宗門才幾百米,就被這一團血色金箭追上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他的肉身頓時被擊破。

    九奴如此膽大的在五行魔宗殺人,頭頂上高懸的五芒星一下明亮起來,五個光點同時點亮,射出五道白色厲光,全部集中在九奴的身上。

    九奴一個身體化成兩個,這一部分他本來就沒想收回,他的身體立即化成一片血雲,裹住這個金丹弟子的屍身,然後又是砰的一聲血氣震爆。

    將這個金丹弟子的身體和他的金丹,以及他帶著的腰牌,全部都震碎成粉末!

    「敵襲!」

    「有人殺進宗門了!」

    「速速彙報!」

    五行魔宗一下混亂起來,直接殺進宗門,這種事情,不知道多少年都沒有發生了!

    看著裡邊混亂的一團,外邊一個血發男子冷笑一聲。白衣一閃,消失在人群之中。

    剛才最後一擊,消耗了他不少的力量,「我的力量掉了一半,不宜在九重天繼續亂跑,去三重天的氣血妖宗等丁浩便是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九奴哪裡知道,就在此刻,丁浩已經被困在一個不知所以的世界之中。

    「這裡是哪裡?」丁浩被一股力量牽扯下來,隨即發現,他身處一個小房間里。

    這個小房間里,布置相當的簡陋,一張床一套桌椅,床上竟然還有床單物品,竟然吃驚的是,在床上還有幾件綉到一半的女紅,讓人感覺,彷彿是來到了姑娘家的閨房。

    丁浩走過去,伸手想要去抓這件女紅,一手伸過去,卻發現面前其實空無一物,什麼床桌椅女紅,全部都是幻影。

    「你大爺的。什麼情況?」

    丁浩來到牆邊,用手拍拍牆壁,發現牆壁倒是真實存在的。

    「吸星魔訣,吸!」

    「破禁神刀,破!」

    「不行,這牆壁上有一層和紫微仙木上一樣的神秘陣法。」

    丁浩無法破壞這裡的牆壁,他繼續尋找,很快他就發現,這房間的角落有一個樓梯通向下一層!

    「這個樓梯倒是真實存在的。」丁浩沿著樓梯走下去,來到樓下,樓下是一個古色古香的大廳。大廳里放著許多的桌椅,也全部都是幻影,這一層要比上一層大一些。

    在這一層,也有一個樓梯,沿著樓梯向下走,發現這一層竟然是一個小院子。院子里有幾顆小樹,樹下放著一架古琴,在院子另一側,有一個小小的池塘,裡邊的荷花開得正艷。

    這一層就沒有樓梯了,但是卻有一個鎖上的院門。

    「可惡,這院門和鎖都覆蓋著神秘的禁制,根本無法打開。」

    丁浩轉了一圈,又回到最頂層,他下去的時候,悄悄在這裡留下了一隻七眼蠅。此刻一抬手,七眼蠅飛回來,背上的七隻眼全部都亮了。

    「有強大的意志控制著這裡。」丁浩猜測是那個吸濁氣的妖物。

    他開口怒道,「道友,你什麼意思?為何將丁某困在此處?你速速出來,將事情說清楚,要不然丁某要做卑鄙無恥齷蹉之事了!」

    不過根本沒有人搭理他,就算他在人家姑娘的閨房裡尿了一泡,也沒有任何人出來發聲。

    在這上下三層,丁浩使用了各種方法,度過了一天又一天,終於他絕望了,「完了,老子這是要困死在這裡!大哥,大姐,你到底是誰,你想要弄死我,你出來說句話!不要這樣對我,我已經要瘋了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「封鎖仙木堂!」

    「仙木堂周圍,任何人都不允許進入,違者死!」

    數百名紫微天門的修士將仙木堂圍的好像鐵桶一般,幾名強者快步走來,他們全部都面色凝重,一言不發,守衛的修士們全部都不敢抬頭看他們。

    這幾人,有紫微天門的當家長老,也有現任宗主。

    「樊長老、劉長老,這件事非同凡響,就不要讓更多人知道了。」紫微天門的當家長老姓紅叫紅武,他吩咐一聲,帶著樊長老和劉長老飛起,三人越飛越高,最後來到濁氣孔前,一一鑽進濁氣孔。

    三人站在濁氣孔之中,紅武開口道,「如果沒有弄錯,那丁浩正是從這裡進入了紫微仙木的內部!高陽聖子的寶物應該是他偷走的!」

    樊長老嘆道,「我真的沒想到,這個丁浩竟然是這樣。早知他是這樣的人,就連濁氣孔都不讓他進入。」

    劉長老苦笑道,「這小子倒是有機緣,竟然發現這裡可以進入紫微仙木之中,就連我們都沒有發現。」

    紅武道,「其實我們紅家有一個傳言,說紅豆祖先曾經說過,我紅家後人,千萬不要進入紫微仙木之中,這是我紅家的禁地。我當時聽說以後,只是覺得好笑,現在看來,這紫微仙木之中真的有通道。」

    樊長老點頭道,「既然是這樣,那紅長老你在外邊等我們,我和樊長老進入將丁浩小兒捉拿出來。」

    紅武點點頭,又道,「紫微仙木之中,為什麼會有仙靈氣產生,其中恐怕還有什麼好寶,既然你們這次要進入,不妨把這件事也探查一下!」

    「是。」

    等會還有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