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729章棄鼎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七二七章棄鼎

    「樹靈?」

    丁浩瞬間想起,那個在濁氣孔狂吸濁氣的妖物。

    「對,那就是紫微仙木的樹靈,也就是紫微仙木之中誕生的妖物。這個妖物當年就非常的強大,不過收養我的前輩看在它修行不易的份上,將它封印住,用仙木令控制它。」老太婆點頭道。

    「原來是這樣,那條符文不是紅豆祖師留下的!」丁浩愕然。

    他們都以為大石頭上的符文封條是紅豆祖師留下,可是其實並不是,而是曾經的那位強者,那張封條和仙木令有關係,如果揭開封條以後,仙木令也就失效了!

    丁浩又問道,「這樹靈有多強,樊長老和劉長老可是兩個鼎尊!」

    「鼎尊。」老太婆哼了一聲,「你等著看。」

    「那我去看看。」丁浩剛想要沿著原路返回。

    卻聽老太婆道,「不用去,這裡就可以看。」

    說完,她抬手一布,一片光幕出現,只見一個巨大的幽影,正在向著山下狂奔,在前邊瘋狂逃走的,正是樊長老和劉長老。

    「這是什麼東西?」樊長老和劉長老全速逃走,他們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。

    「吼!」樹靈口中發出獸類才能發出的吼聲,猛地一拳砸在地上,整個山脈都震動起來。

    樊長老臉色死灰,他們作為鼎尊強者,也不可能做到這一點,這個妖物的實力相當的驚人。

    樹靈不但實力驚人,速度也是一樣的驚人,沒一會就追了上去,樊長老他們可以清楚的看見,這是一個全身披著綠甲的怪物,身上豎著不少樹枝一般的枝芽,非常的怪異。

    「不行,逃不掉了,跟他干。」

    樊長老一張口,將四言劍吐了出來。劉長老也停下腳步,放出自己的世界鼎,「鼎化天地!」

    兩隻世界鼎坐鎮,一方天地牢不可破,四言劍一分為四,上邊真言發出四色之芒,如同四道顏色各異的光線,同時斬向樹靈!

    「斬!」樊長老目中射出厲芒。

    四言劍到底有四道天級真言,一斬建功,把妖物身上劈開幾處,甚至有好幾根枝椏,也全部被斬斷!

    不過樊長老他們還沒來得及開心,就看見裂口之中,有著仙靈濁氣湧出,怪物身上的傷口,頓時恢復如初!它一雙妖異的眸子,正陰冷的盯著這兩人。

    「這怪物身上竟然有仙靈濁氣!」劉長老臉色驚異。

    樊長老冷道,「如果我沒有猜錯,紫微仙木上的濁氣孔,應該就是為了此妖所開!真是可惡,我把丁浩安排到濁氣孔修鍊,沒想到驚動此妖!」

    丁浩看著這一幕,冷哼道,「真是因果循環,報應不爽!你害我的那一天,沒有想到會有這種結果吧。」

    又見劉長老道,「此妖很強,有自我療傷的能力,不宜使用寶物強攻,看我法術。」

    劉長老說完,又取出一隻葫蘆。之前他拿出的是一隻青色葫蘆,裡邊裝了五條河的水;而這次他拿出來的是一隻火紅的葫蘆,他開口笑道,「妖物,你看看我的靈火葫蘆!」

    他的兩隻葫蘆是一對寶葫蘆,一水一火,水葫蘆裡邊裝滿的是普通水,而火葫蘆卻更加的厲害,裝的是99種靈火,威力驚人!

    「放!」

    熊熊火焰頓時噴吐出來,火焰將怪物整個包裹,劉長老又是暴喝一聲,「鼎化天地,增強靈火!」

    在鼎化天地的範圍之內,法術和攻擊,全部都得到增強。葫蘆中噴出的靈火威力增倍,把妖物燒得吱吱亂叫。

    樊長老臉色一喜,「劉長老果然有點道行。」

    劉長老也是有些得意,分外賣弄道,「那就換一種靈火!」

    隨著他抬手一指,從靈火葫蘆之中,又噴出一種紫金色的火焰。

    樊長老震驚道,「這是金波焱!那些丹藥煉製師爭相購買,有價無市,據說用來煉丹,可使丹藥上有一層紫色焰氣,是好東西。」

    劉長老得意道,「樊兄你眼光果然不錯,這就是金波焱,它的威力也是驚人的。這妖物應該是紫微仙木之中的妖物,算是木質妖物,我用金波焱來燒,不信它燒不死!」

    看著光幕之中的景象,老太婆露出一絲的冷笑。

    果然,眼看這怪物的身體就要被金波焱給點燃之時,從怪物的身體上,突然有一道水流一樣的光幕盪開。這道水流一樣的光幕,很快就包裹了怪物的全身,形成一道層透明的薄膜,金波焱竟然被阻隔在外!

    「這!」丁浩震驚,這層光幕正是紫微仙木身體外那一層的神秘陣法。

    有了這一層陣法保護,金波焱根本不能傷害到樹靈。

    劉長老臉色巨震,口中又喝道,「黑龍炎!天烈火!再換……」他一連換了數十種的靈火,可也是徒勞無功,根本無法突破怪物身體表面的那層陣法。

    樊長老老臉一動,攔住劉長老道,「不用繼續攻擊了,沒用的,是紫微仙木外邊包裹的保護陣法!」

    劉長老也看出這點,點頭道,「看來這妖物和紫微仙木有關係,說不定就是紫微仙木本體產生的妖物,樹妖!」

    樊長老道,「我也覺得是如此,你身上不是帶著控制令牌,你用來試試。」

    「也好。」劉長老將仙木令拿出來,想要控制那一層光幕。

    不過因為符文封印已經被他們揭掉,仙木令已經失效了。

    「不好了,沒用!」劉長老臉色如土。

    樊長老連忙又道,「沒關係,我們兩人都有鼎化天地,可以用來封鎖一小塊的空間,讓它進不來。」

    兩人的世界之鼎,頓時變得巨大,頂住一方天地,不讓妖物進來。

    不過就算是暫時頂住,這也是權宜之計。

    劉長老道,「此妖身體外有一層保護陣法,我們根本打不穿,必須趕緊想辦法,只有離開這個鬼地方,才能安全。」

    樊長老老謀深算,道,「你說的不錯,眼下只有打破七幻心冥塔,才能逃離這裡!我這裡倒是有些辦法,不過需要你暫時拖出此妖。」

    劉長老連忙問道,「你有什麼辦法?」

    樊長老臉色陰冷,取出一顆黑色的珠子,從這顆黑色的珠子上,傳來一絲異常恐怖的氣息。

    「這是……」劉長老驚訝。

    樊長老道,「這是焚天仙火丸!其中含有一絲純正的焚天仙火,乃是上古留下,珍貴異常!此物爆炸能力驚人,如果將其引爆,必定可以將七幻心冥塔炸破!」

    「竟然有這東西。」丁浩面對光幕,臉上都是吃驚。

    之前他也得到過焚天火雷丸和焚天狂雷丸,不過那些其中都是含有的不精純的焚天仙火。而樊長老這焚天仙火丸,堪稱價值驚人,其中竟然還有一絲極其純正的焚天仙火!

    丁浩曾經想過自爆真言逃出這裡,而焚天仙火丸的威力,顯然要比真言自爆還要大。畢竟,裡邊有一絲極其純正的焚天仙火!

    劉長老見到,頓時大喜,「樊兄多虧你了,你趕緊爆呀。」

    樊長老苦笑道,「劉兄,如果在這裡引爆,我們自己怕是都要被炸死。而且這裡位於七幻心冥塔的空間最中央,在這裡引爆,不一定能炸到七幻心冥塔的牆壁!」

    劉長老苦道,「可是這一層空間廣闊,我們去哪裡找牆壁呢?」

    樊長老道,「我們可以去上邊幾層呀。」

    劉長老立即拍著腦袋道,「對對對,我怎麼這麼蠢,那咱們趕緊逃往上邊幾層吧。」

    「可是你得配合一下。」樊長老一指妖獸道,「你幫忙把它給拖住,要不然我根本走不掉。」

    劉長老苦道,「我們兩個人都頂不住他,我一個人怕是更頂不住。」

    雖然劉長老極其不願,可是眼下之際,也只能如此。

    他一個人全力頂住,樊長老快速遁向樓梯而去,他臨走還喊道,「頂住!等炸破以後,我下來幫你!」

    樊長老逃走以後,劉長老很快就後悔了。他一個人頂也頂不住,逃也逃不走,不久以後,突然聽到轟得一聲巨響,整個世界都為之劇烈的晃動,應該是焚天仙火丸爆炸了。

    可樊長老來到第一層,炸破七幻心冥塔自己先逃走了,哪裡顧得上他劉長老。

    「完了。」劉長老雙目之中射出決絕,「我一定要留一條命出去!姓樊的這個混蛋,我饒不了你!」

    說完,劉長老盤膝坐在自己的巨鼎下,猛地咬破自己的中指,抬起手,用自己的鮮血在世界鼎上寫下一個血色的符文。

    「他這是幹嘛?」丁浩頗有不解。

    老太婆道,「他要棄鼎了。」

    「原來這就是棄鼎。」丁浩目光一動,他也聽說過,化鼎尊者有一項很強的逃命本事,就是棄鼎。將自己的世界之鼎放棄,從世界之鼎中得到巨大的力量,然後藉機逃走!

    棄鼎是一個很艱難的決定,棄掉世界之鼎,修為就全廢了。唯一的辦法,就是用自己的元嬰,來煉製一個分身,然後全力培養分身,等到分身變得強大,就讓分身代替本尊。

    這幾乎是一個轉世重修的節奏,不到萬不得已,不會有人願意這樣做。

    不過劉長老事到如此,已經是急了,通道已經被炸開,他就是逃不走,所以只能出此下策!

    「棄鼎,逃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