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731章湖邊小憩(三更求月票)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七二九章湖邊小憩

    二重天的微風輕輕,將平靜的藍色湖面吹起絲綢一樣的褶皺。

    數十名男女修士,正坐在湖邊,放上幾張蒲墊和小桌,就地坐下飲酒聊天。

    這是來自下界的36名魔道天才,來到二重天以後,他們一直在修鍊。

    象今天這種午後小憩,是頗為難得的,因為他們即將前往三重天探寶,所以這才有了難得的休整時間。

    天才們坐下,丁浩的朋友們當然是聚在一起。

    大家坐下以後,少不得討論的就是丁浩。

    彭關拿出宗門特產元嬰醉,給大家每人倒滿一杯,倒到冷小魚的面前,開口問道,「小魚,丁浩有消息沒有。」

    冷小魚搖搖頭,她也沒有丁浩的消息。

    自從上次紫微仙木修鍊出來,已經過去了大半年的時間,可是丁浩卻是一點消息都沒有。

    讓人擔心的是,仙木堂已經整個被封鎖,任何人都不可以靠近。

    黑風魔女撩起面紗,飲了一口酒道,「我倒是那天聽紫微天門仙木堂的弟子無意中聊起,說樊長老和陳長老兩人想要進入仙木之中捉拿丁浩,誰知道狼狽而回,陳長老還受了重傷,現在閉關不出。」

    冷小魚俏臉震驚道,「怎麼可能,丁浩才元嬰大士的修為,那兩人好像都是鼎尊強者,相差兩個大境界!」

    黑風魔女道,「我也覺得不太可能,不過你們注意到沒有,樊長老和陳長老兩人都不見了!後來也再沒有見過,這樣一想,怕是那紫微仙木之中還有什麼隱情!」

    說到隱情,冷小魚憂心道,「如果陳長老真的受了重傷,恐怕是仙木之中還有什麼危險,如果丁浩一個人,就更加的危險了。」

    彭關眉頭緊鎖道,「真是讓人擔心吶,這小子也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。」

    看著他們一個個憂心忡忡,背著一把巨劍的張殺殺笑道,「看你們擔心的,要我說二哥這個人,從來就不會吃虧!在血池深淵那麼危險的地方,他也沒吃虧,何況是這裡,說不定他現在早就逃離了紫微天門,外出逍遙了。」

    說完,張殺殺又罵道,「我殺殺殺,其實我就羨慕二哥,總是一個人逍遙快活,眼睛一眨,修為就爬到我們頭上了。」

    眾人都被他逗笑了,彭關笑道,「你這是光看見強盜吃肉,沒看見強盜殺頭。修鍊這條路,就跟賭博一樣。風險大,利益就大!丁浩兄弟他修為提升的快,我相信也是用命拼來的,和他相比,我們這種培訓要安全多了。」

    大家都是點頭稱是,每個人選擇的道路不一樣,有的人選擇的是比較平坦的路,有的人選擇是險峰,有時候平坦的路也會越走越崎嶇,有時候險峰也能成為光明大道,說起來,有時候真的和賭博一樣。

    說到這裡,黑風魔女幽幽道,「也不知道這小子修為到底是多少了。」

    經過了紫微仙木的修鍊,大家吸收了仙靈氣。這種效果不但在當時體現了,而且後邊的大半年,也有一段時間的衝勁。

    現在黑風魔女在眾人之中修為最高!

    她從下界上來的時候,是元嬰四層。紫微仙木對她作用很大,三個月的紫微仙木修鍊,硬生生讓她的修為增加到元嬰六層巔峰。出來以後,她閉了一個小關,到達元嬰七層,後期大士!

    然後在前幾天,她的修為再次突破,達到元嬰八層!

    驚人,相當的驚人。

    從下界來到紫微仙木,至今也就是一年的時間。

    一年突破了四層,這種速度,絕對是真正的天才,黑風魔女用她瘋狂的速度證明了自己,是和厲少天、柴高陽、屠八方等人一個等級的最高天才!

    緊隨其後的,是幾人之中的小弟,張殺殺。

    張殺殺在深淵之中不顯山不露水,可是當他有了目標以後,他修為提升的速度,也堪稱飛快。

    他從下界上來的時候,和黑風魔女一樣也是元嬰四層。現在他是元嬰七層,後期大士!而且他已經到達了元嬰七層的巔峰,隨時可以進入元嬰八層!

    也就是說,他不遜色於任何人,距離黑風魔女也只是半步而已。

    主要原因是,他在紫微仙木之中並不是完全在修鍊,而是花費了大量的時間來感悟煉化七殺碑!若非如此,他現在的境界應該和黑風魔女是一個檔次。

    接下來是彭關。

    別看彭關憨憨實實,好像有點笨拙的樣子,可是他也沒有落下!

    他從下界上來的時候,是元嬰三層巔峰,現在也進入了元嬰七層。

    一年橫跨兩個中境界!

    雖然元嬰七層在所有的天才之中,算不上拔尖,可是一年前進四層,這種速度,也不比任何人慢!憑著這一點,就沒人敢說彭關不如人!

    相比較而言,冷小魚要慢了一步。

    她上界來的時候是元嬰二層,現在是元嬰五層,只提升了三層。不過,行不行,她自己很清楚!

    有了丁浩給她的大量仙靈氣氣團煉製的丹藥,對她的幫助堪稱恐怖!

    大半年下來,她的丹藥還沒有吃完呢!

    她每吃一顆,都能感覺到自己資質的改變。

    所謂磨刀不誤砍柴工,雖然她現在比別人低了兩三個小境界,可是隨著她資質脫胎換骨的改善,會讓她的後勁越來越強!

    可以說,這次紫微仙木的修鍊,沒有任何人得到的好處可以比得上她!

    而這些好處,並不是一天兩天能顯現出來,在將來九年的時間,她會越走越穩,越走越高,無疑她是後勁最足的一個,任何小看她的人最後都會後悔的。

    他們在這邊小聲的說話,不遠處卻有人大聲說話。

    「丁浩這個小偷!雖然他偷走了我的真言和靈石,可是他偷不走我的修為!他算是什麼東西,只能做這些偷雞摸狗的事情,永遠不明白這個世界上什麼才是大道!」柴高陽和幾個修士,越說越興奮。

    雖然他這次損失很大,不過他這個性格還是不錯的,越挫越勇。

    而且丁浩偷了他的東西,從某個角度來說,他還是很高興的。

    以往,丁浩都是高高在上,口口聲聲,「你不配作為我的對手!」這是柴高陽最憋屈的,簡直被人鄙視到極點!

    而現在,丁浩竟然低三下四的偷他的東西!

    這說明什麼,說明丁浩不但已經把他作為對手,還甚至使用一些下流卑劣的手段!從反過來說明,他柴高陽已經成長了,已經強大了,已經讓丁浩小兒瑟瑟發抖了!

    所以柴高陽心裡還是很爽的。

    當然了,遇到任何的機會,他還是會不遺餘力的貶低自己的這個老對手。

    「我雖然丟失天級真言,可是我不虧!因為他讓我明白了一個道理,再好的寶物,都不如自己的修為的增加,因此我痛定思痛,全力修鍊,把我的修為提升到元嬰八層巔峰!」

    元嬰八層巔峰,已經是相當恐怖了!

    以柴高陽的資質,去了三重天隨便歷練一下,突破進入元嬰九層,輕輕鬆鬆的!

    柴高陽不愧一直佔據第一隊列的天才,他修為屬於后發而先至,起點低,但是提升快,如果進入元嬰九層,他就是這36名天才之中的扛鼎之人,最強者!

    跟著柴高陽的,總有一群溜須拍馬者。

    要說大家想不通,這柴高陽真的是有錢!

    別看他丟了價值30億的真言,可是他又拿出幾件祖寶賣賣,就又有錢了。那些沒錢的修士,都跟著他,都能弄點小錢。柴高陽這個人雖然喜歡得瑟,說話也讓人討厭,可是如果哄著他的話,好處是不會少的。

    因此就有不少人,整天追捧著柴高陽,給他溜須拍馬,大賺好處。

    「是呀是呀,丁浩是什麼東西?怎麼能跟高陽聖子比?」

    「一個小偷而已,過街老鼠!」

    「哪裡像是高陽聖子,人中龍鳳,天才之中的天才,丁浩跪在你面前舔你的鞋底都不配。」

    這廝吹捧的有點過分了,張殺殺聽不下去,站起來指責道,「我說那誰,我殺你全家啊!你說誰舔鞋底都不配?」

    那人還沒說話,柴高陽先跳了起來。

    「就是丁浩,他舔我鞋底都不配!偷我的東西的事情,我就不說了,我就說他的修為,現在我的修為是接近元嬰九層,他是多少?」柴高陽大聲嚷嚷,他當眾踩丁浩還是其次,關鍵是他很享受這種羨慕的目光。

    「接近九層?」張殺殺哈哈大笑,「你要不要臉?高陽聖子,你到底要不要臉?元嬰八層就元嬰八層,還搞一個接近九層!那我還接近嬰變期呢!你是不是要給我來舔鞋底?」

    柴高陽被說的臉色通紅,畢竟他再接近,現在也只是元嬰八層而已。

    不過他還是強自反駁道,「就算我是元嬰八層巔峰吧,丁浩多少?丁浩進入修鍊孔的時候,是元嬰七層吧。據我所知,丁浩進的不是修鍊孔,是對人有害的濁氣孔!三個月下來,我們的修為會提升,而他的修為會倒退!」

    說到這裡,柴高陽哈哈大笑道,「我現在算是知道,丁浩他為什麼偷走我的東西,因為他知道他完了,他修為倒退!他已經沒有辦法從正面戰勝我,只有使用這些卑鄙無恥的手段!算了,這些東西我不要了,因為他已經不配做我的對手了!就當爺賞賜給他的舔鞋費!」

    張殺殺氣得白臉都紅了,怒道,「柴老三你不要得意,我雖然不知道二哥他目前修為如何,不過我告訴你,絕對要超過你!」

    今天三更,有月票的來一張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