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756章神秘丁家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七五四章神秘丁家

    黑漆漆的石頭山上,暴雨如注。

    眼下的區域,可以稱得上是幻雨界中暴雨最為瘋狂的地點。

    落下的雨水就跟一條條的小河,從山上留下,最後打著旋兒,匯入山下的溝渠之中,滾滾奔向雨妖盆地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一顆小石子無聲無息,從暴雨之中飛了過來。

    「就是這裡,就是這座山。」

    丁浩躲在小石子里,沿著這座山飛行了一圈,很快就確定了,「這就是我祖先丁翼白所說的地方。」

    這個小山頭,還是相當好找的,它的山坡一面傾斜,一面好像斷崖一樣,很有特色,讓人一眼就可以認出。

    「我祖丁翼白所說的地方,正是山頭斷崖的那一側,據說那裡有一個門點。」丁浩找到了地方心中一喜。

    九奴也已經醒了,看著外邊,疑惑道,「外邊暴雨相當的驚人,就算是元嬰以上的修士,來到這裡,都不能堅持很久。你祖父丁翼白當初只是一個假丹真人,連金丹都沒有結,他何德何能,來到這裡探寶?」

    事實上丁浩也是感覺到頗為好奇,丁翼白的修為不過爾爾,他憑什麼來到三重天上幻雨界,又有什麼資格來到這裡探寶呢?

    「不管他,先去看看。」

    丁浩來到山崖下的一側,身影一閃,從吸星石之中鑽了出來。

    如果此刻有別人,肯定要大吃一驚。

    因為丁浩在如此瘋狂的暴雨之中,他竟然連靈力罩都沒有頂著!他就這樣,讓身體在暴雨之中沖涮,上千塊的強化晶不是白白融合的,他身體的堅固程度,就算是妖修都比上不上,他關閉身體上所有的毛孔以後,靈雨根本進不了他的身體,自然也就無法抵消他體內的靈力。

    「門點在哪裡?」

    丁翼白當初留下這個秘密之時,時間很緊迫,很倉促。他根本也沒有顧得上詳細說明,只是說這裡有一個門點。

    這就有點麻煩了,從外邊看,這裡根本看不出任何的痕迹。

    不過丁浩畢竟是嬰變期的尊者,咱看不出就強攻還不成嘛?

    丁浩伸出一隻手,按在面前的石壁上,口中吐出一口氣,「開!」

    轟!

    他這一掌,威力驚人,嬰變尊者的全力攻擊,是相當暴力的。

    肉眼都可以看見,一圈衝擊波猛地盪出,震飛無數的雨點。

    不過就在這一拳之下,眼前的石頭山,根本就是紋絲未動,就連石屑都沒有崩下一片。

    「好硬。」丁浩吃驚。

    九奴道,「別說是你,就算是我,也不能傷害這石頭。這石頭如果那麼脆弱,在這靈雨沖刷了千萬年之下,早就成為了泥水!」

    這些石頭山上的石頭,都在靈雨的沖洗下,歷經了千萬年。

    而它們依然存在,是非常堅硬的。

    「再試試封天樹的葉子。」

    封天樹的葉子也是一種靈力物品,被這暴雨一衝就毀了。

    於是丁浩還是放出一個靈力光圈,將封天樹的葉子保護起來,然後,他將封天樹的葉子打在石壁上。

    「封天樹的葉子果然對各種陣法都有效。」丁浩一喜,當封天樹的葉子打在上邊,面前的石壁上,竟然有暗淡的光華出現。

    「果然有秘密。」九奴都忍不住開聲道,「換個地方看看。」

    丁浩收回封天樹的葉子,走了兩步,又把葉子打上去。

    這次更加讓人吃驚的事情發現了,這次不但有暗暗的光華,還出現了一個符文。最讓丁浩感覺到有些奇怪的是,這個符文竟然是一個文字,「丁」。

    丁浩奇道,「難道是我祖父丁翼白布下的陣法?」

    九奴忍不住笑道,「怎麼可能?你祖父丁翼白當時不過是一個築基大圓滿的修士,他能布下什麼陣法?還在這暴雨的沖刷之中,紋絲不動,這布陣之人,恐怕基本上可以稱得上凡界最強,下界神仙了。」

    「這麼強,他寫一個丁是什麼意思?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你再看看,還有沒有其他字。」

    丁浩沿著石壁移動,繼續一次次的打出封天樹的葉子。

    這些字元相距甚遠,經過了大片空白,丁浩終於又弄出一個字元,「家」。

    丁浩吃驚道,「是丁家!這仙遺難道是我丁家前輩所留?」

    九奴也有一點震驚,「難道你的血緣,是來自於當初九層世界之中幸免於難者?」

    不過就在丁浩想要找到第三個字,突然,他面前的牆壁整個亮了起來,一排紫紅色的字元浮在光幕上,「丁家族地,閑人莫入。」

    「你大爺的,真的是丁家的!」丁浩感覺自己一下都懵了,他突然想到,自己家只有一個祖父丁翼白,那麼丁家其他人呢,都沒有聽說過。就連他丁浩的父母,也沒有具體的情況,據說是死了,可是也沒人知道怎麼死的!

    「難道我的身世還有什麼秘密?」

    就在丁浩迷惑的時候,九奴卻是突然喊起來,「有情況,快進入吸星石!」

    丁浩身影一閃,已經躲進吸星石之中,一顆小石子靜靜的躺在地上。

    就在下一秒,山崖上的光幕突然裂開,從裡邊走出來幾個黑衣人。

    這幾個黑衣人全部都穿著黑色的長衫,只露出一雙眼睛。這黑衣也不知道是什麼材料所制,站在暴雨之中,表面浮出一層淡淡的光幕,將靈雨完全的阻隔。

    看得出,這幾名黑衣人都是相當恭敬,出來以後老老實實站立在那裡,沒有人敢說話。

    跟在後邊,一名沒有穿黑衣的老者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老者身材高大,面孔紅潤,修為是驚人的神君!

    「化神修士。」丁浩震驚的看著外邊,不知道發生了什麼。

    這老者走出來,幾名黑衣人都是口中同時喚了一聲,「小祖。」

    這些人口氣之中,都頗有一些悲涼之氣。

    被稱作小祖的老者嘆了一聲,又道,「最後的機會,你們都失去了!看來你們真的不適合留在我丁家,好好去下界修鍊吧!若是你們的後代,也能有強者出現,就把這個位置告訴他們,說不定還有機會重返丁家!」

    小祖說話之中,咬破中指,用自己的血脈按在山崖上。

    頓時山崖上的光幕封閉,消失無蹤,從外界根本看不出來。

    小祖又道,「我這就送你們離開。」

    說完,這小祖全身一振,世界之鼎放出,鼎化天地,隨後是神境空間!

    老者的神境空間竟然是一片蔚藍的天空,四周方圓,全部變成蔚藍的天空,任憑靈雨狂暴,也打不進這一片寧靜的天空,站在這天空之下,彷彿所有的傷害都會消失,讓人心情都為之一爽。

    吸星石之中,九奴點頭道,「此人修為不簡單,感悟的是蒼天大道,神境空間是無垢天,是個人物。」九奴的見識何其了得,能入他的法眼,都是真正的人物。

    老者果然也是非凡,吸星石躺在那裡一動沒動,老者居然好像感應到了什麼,低頭看看這塊小石子。

    九奴立即對丁浩喝道,「閉眼!」

    吸星石到底是來自仙界,老者用神識在上邊來回掃了好幾次,發現這是一塊普通的石頭。

    然後他這才帶著幾名黑衣人,用神境空間裹著這些人,飛進暴雨之中,消失無蹤。

    老者消失了好一會。

    丁浩這才開口說話,「這老祖目光好銳利,他看下來的時候,我就感覺他的眼睛在看著我的眼睛!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不錯,真正的強者是很敏感的。這塊吸星石並沒有引起他的注意,引起他注意的,是你的目光。所以我當時才叫你閉眼,如果你還是注視他,他會感覺到強烈的威脅。」

    「原來是這樣。」丁浩暗自心驚,看來真正的強者,果然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九奴又道,「我想你的身世,很可能非凡。」

    丁浩也點點頭。

    雖然剛才那個老者寥寥數語,可是丁浩還是能聽出很多的內容。

    九奴道,「這些黑衣人的修為很弱,也就是築基左右。很可能,當年你的祖父丁翼白,就是其中之一!來到這裡以後,被送下界,在他臨死之前,把這個位置留給了你,希望你強大以後,能來這裡,有機會重返丁家。」

    丁浩點頭道,「這樣一來,事情就可以想通了,我祖父丁翼白能來到這裡,應該不是他自己的本事,而是小祖帶他過來!這一路飛行,他大概能記住路線,因此畫了一份草圖留給我,希望我有一天能來到這裡。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沒錯,這個丁家應該是一個很厲害的家族。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我才不管他什麼家族,既然來到這裡,我就進去看看。」

    剛才看見小祖演示,丁浩也就不需要再琢磨了,直接咬破自己的食指,然後伸出一隻手,將流出的血液按在面前的石壁上。

    很顯然,這個陣法只有丁家血脈的後人才能進來,當丁浩鮮血靠上去,頓時光幕出現,當丁浩按下以後,鮮血打開了陣法,石壁無聲無息的打開,露出裡邊黑乎乎的一個洞口。

    丁浩提步走進去,進入以後,後邊牆壁關上,丁浩發現這是一個黑乎乎的洞口,洞不長,前邊有一個彎,繞過這條彎,前邊豁然開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