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757章洗劍池選劍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七五五章洗劍池選劍

    出現在丁浩眼前的,是一片開闊的空間。

    這裡沒有風雨,一片祥和,是一片開闢出來的自成空間,應該是某位上古修士的大型洞府。

    丁浩從大門進入,對面的照壁上,有一個巨大的「冶」字。

    紅髮身影一閃,九奴也走了出來,看見這個黑色的冶字,九奴的臉色一動,好像想到了什麼。

    繼續向裡邊走,這裡果然是一個前輩古修的洞府,有著靈田,還有著不少的屋舍,其中有著各種的功能。

    不過這個洞府顯然已經被前人給洗劫過很多次,靈田之中都是荒草,屋舍之中都被挖地三尺,啥也沒有。

    「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,如果說是洞府,這裡當年應該住著很多人?」丁浩好奇的沿著主幹道,向著後院前進。

    九奴卻是隱約想到了什麼,微微笑道,「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,當年我在三重天的時候,見過此間的主人。」

    丁浩驚道,「你認識這個洞府的主人?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目前還不確定,到了後院就知道。」

    丁浩一路也不在其他的屋舍之中耽誤時間,直接奔向後院。

    來到後院,竟然還有最後一道門。

    這門上寫著一句警告語,「非我丁家後人,就此止步!若是踏入,後果自負!」

    九奴冷笑道,「主人,看來你所在的丁家,當真是霸道!如果我沒有猜錯,這裡是上古修士的仙遺寶物,你丁家祖先竟然在這裡設下層層阻礙,將其霸佔!不讓外人進入。」

    丁浩嘿嘿笑道,「這也是情有可原,如果沒有我丁家先祖設置這些障礙,裡邊的寶物,恐怕早就被探寶者搬空了。」

    說著,丁浩繼續用自己的血脈來打開這扇門,為了避免麻煩,九奴也鑽進了吸星石之中。

    丁浩打開門,走進去一看,頓時臉色就是一驚。

    出現在丁浩面前的,是一個四四方方的水池,池中滿滿裝著一池的水。水色成鐵鏽色,不過還算是清澈透明,透過這鐵鏽色的池水,可以清楚的看見在池底,躺著許多煉製好的劍胚。

    「果然是天冶子的洞府!」

    九奴又從吸星石之中跳了出來,笑道,「我當初在三重天的時候,就聽人說,天冶子家中有洗劍池,裡邊把把都是好劍!現在一看,果然是這樣!」

    「洗劍池?」丁浩疑惑的問道。

    九奴道,「天冶子是那個時代著名的煉劍大師,雖然他處在三重天,可甚至五重天乃至更高的強者,都會來請他煉製劍胚。而他煉製好的劍胚,在煉製完成以後,都會扔進洗劍池,只有能浮起來的劍胚,才是合格的劍!」

    「劍浮在水面上,木質的可以。」丁浩愕然,再看看這一池銹水,又問道,「這是什麼液體?」

    九奴傲然道,「這一池是億年鐵母水!萬分沉重,任何東西扔進水中,都會被沉重的鐵母水鎮壓!所以,別說是輕飄飄的木質劍胚,就是放一張紙進入,也會沉入水底,永世不得翻身。」

    「這麼厲害。」丁浩震驚,抬手拿出一片花瓣,扔在水面上,果然看見花瓣彷彿鐵塊一樣,瞬間沉入水底。

    丁浩點頭道,「這一池水,太恐怖了,我想不會有人想要下水偷劍。只是,既然這是億年鐵母水,那劍胚又怎麼會有浮起來的可能?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這是非常奇怪的事情,天冶子就發現,有很少的一些劍會浮出水面。這樣,他就認為這些是好劍,不能浮起來的,就是劣劍!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,他又有朋友過來,當他的朋友來到池水邊,竟然也有劍胚浮出水面!」

    「這是什麼原因?」丁浩好奇。

    九奴道,「後來有人發現,沉在池水之中的,並不是質量低劣的劍!而是要站在池邊的人,有劍緣,如果你跟這把劍有緣!又或者這把劍看好你,覺得將來你可以帶著它大殺四方,於是它就浮出水面,等你來拿!」

    「竟然是這樣。」丁浩笑道,「這些劍難道都成了精,會選擇自己的主人?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不錯!發現這件事以後,就有不少的人,想要過來看看自己是不是有緣。天冶子就定了一個規矩,每個進入的人,都必須繳納足夠的靈石,然後沿著水池走一圈,如果有劍浮出,可以拿走;如果轉了一圈也沒有劍出水,那錢就白花了。」

    丁浩點頭道,「我算是明白,為什麼丁家要讓後人弟子來這裡轉一圈。」

    神秘的丁家,帶著後人來到這裡,這既是讓後人得到一把劍,同時也是讓劍幫助選擇其中的天才弟子!

    很顯然,當初丁翼白就在這裡繞著洗劍池走了一圈,沒有得到任何的劍,然後他才被送到下界!他臨死把這個秘密告訴丁浩,讓丁浩也來這裡轉一圈,看看能不能得到裡邊的劍。

    「我來走一圈看看。」

    丁浩沿著洗劍池開始緩慢的走,當他走了一半的路程,終於從池中浮出一把劍來。當丁浩接近,這把劍一下變得輕飄飄,然後從水底一下就冒了上來,然後漂浮在水面上!

    丁浩狂喜,立即蹲下來,伸手想去抓。

    「主人,且慢!」九奴又開聲道,「一個天才很可能讓很多劍胚出水,可是你只能選擇一把,所以你不要急著選擇!」

    「是這樣。」丁浩繼續向前走,沿著洗劍池繞行。

    果然,就在他又走了幾步以後,池水之中又有一把劍浮了出來。就在這把劍浮出來的同時,之前那把劍胚,沉入了水中。

    丁浩比較了一下,剛才那把劍胚應該是某種靈木所制,而眼前這把劍胚是某種金屬所制,他還是比較喜歡金屬類的劍胚。

    九奴道,「這一池的劍,你只能選擇一把,如果那拿起一把,其他的劍就不會浮出來。因此這裡的劍,最適合用來煉製本命神兵!」

    正在他們說話,讓人沒想到的是,就在此刻,進入這片空間的門突然又被打開了,一個臉色紅潤的老者,帶著幾名黑衣弟子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「小祖!」丁浩臉色一驚。

    這臉色紅潤的老者,正是之前在門外見到的小祖。

    小祖這個人相當的謹慎,他感覺到有人窺視他。不過他並沒有聲張,而是先行離開,在外邊轉了一圈,又返回這裡!

    看見丁浩和九奴,他臉色陰沉道,「你認識我?」

    丁浩大概能猜到一些情況,因此直接抱拳道,「見過小祖前輩,在下是丁家血脈,我的祖父就是丁家後人,他把這裡的地址告訴我,讓我有足夠的修為,就來這裡取劍。」

    小祖並沒有懷疑,如果丁浩沒有丁家血脈,也不可能進來。

    「年紀輕輕就修鍊到嬰變初期,不錯。」小祖又看看池水之中浮出來的金屬劍胚,再次點頭道,「還能讓洗劍池中的劍胚認主,看來你果然是一個不錯的苗子。」

    不過就在丁浩臉上一喜之時,小祖臉色又是一冷,道,「可是你竟然帶著外人進入丁家族地,你犯了大罪!你可知罪?」

    「丁家族地?」九奴冷哼走上去,「這裡是上古修士天冶子的洞府,這裡不但有他煉劍之處,還有他的99名弟子居住!你憑什麼說這裡是你丁家族地?再說了,我進來以後,一沒有拿這裡的一草一木,二沒有碰這裡的劍胚,我何罪之有?」

    小祖臉色尷尬,看上去,他並不是一個善於理論之人。

    他只是道,「總之,他帶你進來,就是犯了罪!這是我丁家祖先訂下的規矩!只准有我丁家後人,才能進入!丁家後人帶外人進來,那就是莫大的罪行!」

    「那你能拿我怎麼樣?」九奴哈哈大笑,「你是神尊,我也是神尊,我怕你不成?」

    小祖臉色陰沉道,「你得罪了丁家,你總有一天會發現,這種行為相當愚蠢!」

    九奴繼續大笑道,「你們這些人才是愚蠢!你們可知道,沿著池邊走只能拿到洗劍池邊沿的劍,這些邊沿的劍其實並不是什麼最好的劍,只有踏劍而行,才能得到洗劍池中央的好劍!」

    「竟然還可以這樣。」丁浩豁然開朗,他沒有拿眼前這把金屬材料的劍胚,而是一步踏在這把劍胚上。

    當他踏在這把劍胚上,在他前方不遠處,果然又有一把劍胚冒出水面。

    九奴大喜笑道,「主人,你果然不負我所望,你很強,這裡的劍不是傻子,它們知道你將來必定不凡!越是往池塘中央,那些劍就越聰明,越識貨!你繼續向前走!」

    丁浩向前一步,踏上前邊那邊劍,後邊那把劍頓時沉入水中。

    而在丁浩的前方,竟然一下有三把劍浮了出來!

    「這……」叫小祖的老者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一是這種踏劍而行的方式,他丁家至今都不知道!二是眼前這個少年,他的資質未免也太好了。別人想要一把劍浮出水面都難,而他竟然一下能讓那麼多劍浮出!

    丁浩選擇了一把走上去,其他的劍再次全部沉沒。

    而在他的面前,這次竟然飄起了七把劍!

    看見這種情景,那些丁家的黑衣人,全部都嫉妒的要死,心中暗罵,這些劍真是賤,我們經過的時候,一把都不願露臉,可是這小子,竟然那麼招劍!

    今天兩更,大家的月票多給點啊,幫幫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