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759章定會回歸!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七五七章定會回歸!

    重組資質,流放下界!

    丁浩完全沒想到,得到的答案,竟然是這樣。

    他又開口問道,「是我祖父丁翼白做了什麼對不起丁家的事情嘛?」

    小祖搖頭道,「他當年只是一個築基真修,能做什麼?事情的緣由,還是來自於更老一輩的仇恨,你應該知道,在丁家這種強大的競爭機制下,往往也會產生某些惡性的競爭!造成相互仇視的後果!」

    丁浩點點頭。

    丁家的競爭機制太過殘酷,丁家晚輩之間,想必因為競爭產生了仇恨,最後造成他們這一支罹獲大難!

    「到底是什麼情況?」

    面對丁浩的問題,小祖搖頭道,「老一輩的事情,你還是不要打聽了。」

    因為知道丁浩是丁翼白這一支的後人,小祖臉上的熱情也少了許多,不再提讓丁浩回歸丁家之事。

    他只是道,「六重天上危險重重,你現在的修為還是不要急於去六重天比較好!安心的下邊發展,讓自己變得更加的強大,到時候進入六重天,沒有人可以威脅的到你!」

    小祖這樣說,目中射出熾熱的期許。

    很顯然,這個小祖還是很看好丁浩,但是苦於某些原因,他不能帶著丁浩回歸宗門。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,小祖不讓丁浩認祖歸宗,還是為了保護丁浩!

    丁浩大概也能明白,他這一脈當初是得罪人了!

    而被得罪的人,現在在丁家依然是身居高位,如果他現在回歸丁家,恐怕沒有什麼好果子吃。

    其實丁浩也並沒有想要回去丁家,我丁浩在下邊有吃有喝,沒有你丁家的幫助,我不也走到了這一步?

    丁浩關心的是另一個問題,「小祖前輩,我只是想問,我的父母是什麼情況?」

    他的祖父丁翼白是死在下界魔道之人手中,可是他的父母,卻是毫無音訊。

    小祖道,「這方面的情況我也不了解,不過你家這一脈雖然被打壓乾淨,可是也有一些丁家支脈對此表示同情,很可能背後幫助丁翼白,把你父母送到哪裡修鍊也說不定,這件事容我回去打聽打聽。」

    「竟然是這樣。」丁浩目中射出喜色。

    雖然他是一個地球人,不過他的肉身還是有父母的,這個父母和他丁浩的父母無疑。所謂身體髮膚,受之父母,如果他的父母還活在人世,還有見面的一天,這該是多麼開心的一件事兒。

    「有勞小祖前輩打聽了。」丁浩狂喜道。

    小祖點點頭,伸手拍拍丁浩的肩膀道,「什麼小祖前輩,別叫生分了,你叫我小祖爺爺吧。」

    這樣一改稱呼,就有了人情味,丁浩感覺到,這個小祖應該也是同情他這一脈的!他立即改口道,「小祖爺爺。」

    小祖臉上浮出笑容道,「你今天的表現,真讓我很吃驚!想必這一路走來,你也得到了很多的機緣。不過你還是要小心,修鍊這條路並不是那麼容易,危險重重,但是我相信你,將來一定會有回到丁家的那一天。」

    說到這裡,小祖臉色鄭重道,「答應我!等你回歸的那一天,一定要有足夠的修為,能夠堂堂正正的站在丁家宗祠里,沒有任何人,可以威脅到你的安全!」

    丁浩感覺到,丁家現在恐怕也並不是很好的地方,小祖心中也有不滿。他點頭道,「我會的,我一定會的!等我回去丁家的時刻,並不是回去享受丁家的榮華富貴,而是去問清楚一切,是我這一脈的錯我承擔,如果不是我這一脈的錯,那就要有人承擔!」

    小祖聽他這一說殺氣凜凜,連忙笑道,「這些都是其次的,關鍵是你要變得強大,用你的資質,壯大丁家,日後帶著丁家開闢諸天,成為上三天的諸天仙侯!」

    九重天,一二三叫做下三天,四五六叫做中三天,七**就叫做上三天。

    能進入上三天的,基本上都是絕對的強者,下界神仙,更有強者,在上三天還裂土封疆,自己霸佔一塊地域,叫做諸天仙侯!

    丁浩道,「到時候再說吧。」

    其實他的目標,可不只是去上三天探寶而已。不過他回歸丁家的目的,也不是小祖想的那麼好,丁浩對這個丁家沒有什麼歸屬感,談不上要給丁家出力賣命。他心中更想要做的,是回歸丁家,問問清楚為何要如此對待我這一脈,其中有什麼隱情?到時候,有仇報仇,有怨抱怨!

    小祖道,「好了,我還要把這些弟子送下界。」說完,他拿出一塊令牌道,「這塊是我丁家天絕令,可以自由出入六重天的探索營地,到時候你有了足夠的修為,就上去找我。」

    丁浩接過令牌,感覺到這令牌相當的沉重。

    「好,到時候希望小祖爺爺您能幫我打聽到我父母的消息。」

    丁浩說到這裡,又想到一件事兒。

    九州道宗的九祖,當初就是去六重天探寶,至今未返!作為九州道宗的弟子,丁浩必須要打聽一下。

    他又開口道,「小祖爺爺,我在下界的宗門有九名前輩,是去六重天探寶,我想要順便打聽一下這些人的消息。」

    小祖道,「六重天的探索營地有著我們丁家很大的產業和股份,裡邊的人頭,我也是相當的熟悉,你要找何人?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下界九州道宗的九祖。」不過小祖對下界什麼九州道宗並不是很了解,開口問道,「他們的名字是什麼?」

    丁浩也不知道九祖的詳細名字,不過他至少知道舞州仙子舞琉璃。

    他連忙道,「九祖之中最小的一個是一名女子,她叫做舞琉璃。」

    「哦,是他們。」小祖果然認識他們,點頭道,「他們九人是在七十多萬年前來到探索營地,然後就沒有離開過,一直在六重天生活和修鍊。不過前段時間聽說他們被困在某個仙遺之中,也不知道出來沒有。」

    「是這樣。」丁浩點點頭。

    對於這些強者來說,他們總是追求更高的諸天!雖然他們來自於下界的九州道宗,不過當他們全部身心投入在提升和強大之中,對下界的事情,就有些漠不關心了!

    想到這裡,丁浩心中頗為感慨。

    想當初,正元祖師還心心念念指望九祖回來,殺退魔道。

    其實九祖已經在六重天有了自己的生活,下界的事情,對他們根本可有可無了。

    小祖又問道,「你要找他們作甚?」

    丁浩無語,難道讓九祖回來?九祖在六重天修鍊探寶,怎麼可能回來?

    他也就道,「帶一句話給他們吧,就是九州道宗、九州小世界畢竟是他們的家鄉。家鄉的人想念他們,希望他們有空能下界看看。」

    「那好。」小祖說完,帶著幾名黑衣弟子離開。

    臨走之前,他還看著九奴,冷哼一聲,「念在你告訴我踏劍而行的份上,這次就不再計較了!」

    九奴和小祖頗為不對付,兩人互相看不慣,他冷笑回道,「你計較又能如何?」

    小祖哼了一聲,帶著人離開。

    他們這一離開,丁浩忽然嘿嘿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「沒想到我竟然找到了自己的家族!」每個人都會對自己根,自己的來源有一種好奇,丁浩終於找到自己的來歷,心情大塊。

    而且更加開心的是,他的父母很可能還活著,沒有比這個更好的消息了。

    不過,他們這一脈的遭遇,又給丁浩多了一件壓在心頭上的事兒。

    「哼,丁家族罰!等我有了足夠的實力,我倒要回去看看,我這一脈,到底是犯了什麼天怒人怨的大罪,竟然遭受這種懲罰!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大家族之中,各個支脈,互相的傾軋碾壓,這種事情,多如牛毛!根本不用什麼理由,就可以治一個大罪,別說凡界之人,就算是仙界也是一樣的。」

    丁浩點點頭,他也能感覺,他們這一脈,應該不是犯了什麼罪,而是得罪了什麼人!欲加之罪何患無辭!只有拳頭才有硬道理,等他足夠強大,讓那位陷害他祖先的人,也嘗嘗被陷害的滋味!

    臨離開之前,丁浩又看向洗劍池,開口問道,「我們的吸星石是不是可以沉入水底?那就可以多拿幾把劍胚了。」

    九奴搖頭道,「拿了也沒用,這種劍胚只有一把會認主,其他的拿在你的手中,也只是凡鐵一般,沒有意義。」

    既然是這樣,丁浩也就作罷了。

    不過丁浩這個人,不佔點便宜是不會走的。臨走的時候,又裝走了不少的億年鐵母水。這種水相當的沉重,沒有任何的空間寶物可以裝載,不過魔尊舍利卻是例外。

    丁浩將這些鐵母水都裝入了仙土石之中,用鐵母水來滋潤仙土石中的仙土,培育那一株小苗。

    仙土石之中的功法,丁浩並沒有修鍊。土系的基礎功法,他沒有什麼興趣。不過如果能把五奴給培養出來,那就是最好不過了,從五奴口中還能得到土系的一些其他方面的功法,比如土系的戰鬥功法,這些丁浩還是有興趣的。

    當億年鐵母水澆在金色仙土上,果然看見那小苗成長了一些。

    丁浩喜道,「希望長出來的不是一個老婆婆。」

    九奴哧道,「怎麼可能。」

    今天兩更了,月票,求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