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768章爆破天陣(三更求月票)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七六六章爆破天陣

    「大家都進入靈雨池中修養一番。」

    九名雨妖族神尊每次對柴高陽的識海讀取以後,就會進入水中修養一番。

    這次,當它們都沉入水中,現場沒有其他的人。

    趁著這一瞬間,一隻小小的蟲子快速的接近了上去。

    食屍蟲飛到了柴高陽的面前。

    「柴老三,柴老三!」

    丁浩的聲音,立即從食屍蟲的身體之中傳出去。

    柴高陽愣了一下,「我怎麼聽見丁浩的聲音?不可能!」

    正在此刻,老大哥的意識也蘇醒了,開口道,「主人,我醒了。」

    柴高陽道,「老大哥,你終於說話了!急死我了!我們這次要完蛋了,我以為你一個逃走了呢。」

    老大哥爽朗的笑道,「放心吧,你是我的主人,我不會逃走,我這不是想要找到脫困**的嘛?」

    柴高陽受了幾個月的折磨,叫老大哥又不回話,現在聽見老大哥說話。

    他頓時感動的要死,流淚道,「老大哥,對不起,我懷疑你了!以後我永遠都不會懷疑你!」

    老大哥道,「主人,你是個好孩子,我不會放棄你的!你以後會越來越強,別說這幻雨界,就算是橫掃九重天,也不是難事兒。」

    柴高陽哭得更厲害了,道,「老大哥,這個時候你就別安慰我了!現在這種情況,我命能不能保住都很難說,還橫掃九重天?」

    老大哥連忙安慰道,「別急,現在你是它們唯一的寶貝,只要它們得不到想要的傳承,就不會殺你!」

    還別說,老大哥到底是活過千萬年的老妖怪,一句話就說到了重點。

    雨妖族在得到傳承之前,是絕對不會殺死柴高陽的。

    柴高陽又哭道,「可是就算是這樣,它們還是會折磨我,我被鎮壓在這裡三個多月,動都不能動,我好難受!我背上癢,想要抓一下都不行。」

    「那你還是得繼續忍著。」老大哥皺眉道,「其實我花了蠻長的時間,把它們的陣法又演化了一次,我感覺到,雖然它們搞掉了我留下的後門,可是我們留下的自毀符文還在!我們只要有一點手段,將自毀符文引爆,到時候,護城大陣就破了,我們可以趁亂逃走。」

    柴高陽道,「老大哥,你早點說還有辦法,現在我被困死在這裡,我怎麼引爆符文?」

    老大哥也是無可奈何。

    正在此刻,柴高陽又聽到有人叫他,「我說柴老三,你還沒死就說句話,趕緊!」

    柴高陽苦道,「老大哥,你說我是不是要死了?臨死幻覺都出來了,我怎麼感覺丁浩在我耳邊說話呢?」

    老大哥道,「不對呀,我好像也聽見了。」

    柴高陽把眼睛一睜,這才看見了浮在面前的小蟲子,聲音正是從小蟲子裡邊傳來,「柴老三,我是丁浩!你可得給我撐住,別把人類的傳承給它們,我在想辦法救你,你堅持一下。」

    柴高陽看見面前的小蟲子,傻子也知道這是丁浩派來的。

    他立即罵道,「丁浩你這個混蛋,你還不來救我?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我這不是在想辦法嘛?不說了,它們要上來了。」

    說著,小蟲子逃走了。

    小蟲子剛走沒多久,九名雨妖神尊就從靈雨池水之中飛了出來。

    它們繼續檢查柴高陽的識海。

    這次一來,柴高陽心情好多了,心中暗道,沒想到丁浩這小偷到算是還有良心,居然還會留下來救我。

    這時老大哥又道,「等丁浩下次來的時候,把引爆陣法內自曝符文的方法告訴他。」說完,他又道,「這些人在檢查識海,我先躲起來了。」

    柴高陽心情頓時好多了,突然睜開眼,對面前的幾個雨妖強者冷笑道,「雨松,你就這樣對我?我告訴你,你們都完蛋了!你們都是白費心機!」

    他又得瑟起來,雨妖強者全部大怒,一股強大的力量鎮壓下來,柴高陽頓時又嘶聲吼道,「好重啊!我的身體要被壓碎了,救命啊!丁浩,你這個小畜牲快來救我呀。」

    丁浩聽了要吐血,不過好在這些雨妖強者並沒有想到有人類會長期埋伏在靈雨池中。

    又是一個月過去,終於又等待了機會。

    當九個雨妖強者再次進入池水之中,食屍蟲又一次飛了過去。

    「柴老三,沒事吧,你還沒死吧?」

    柴高陽道,「你這個小偷,我的死活與你何干?你不要假裝好人,我不會感謝你!你如果真的是良心受到譴責,就把偷走我的一等天級真言還給我!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你不要想得美了,我明告訴你,一等天級真言已經被我融合在武器上,你就別指望了!你要想找我算賬,你就別死,留著點力氣!」

    柴高陽聽到這句,又哭了起來,「丁浩,你這個不要臉的東西。你偷走了我的寶物,現在又用這種方法來感化我,我知道你是在鼓勵我,我現在不知道還要不要恨你?想不到這種時候,只有你來幫助我。」

    丁浩冷道,「隨便你恨不恨我,我這次救你,就是看在拿了你的真言的份上!救你一命,兩者相抵!你不用感謝我!不過話說,其實我還是沒有把你當成我的對手,要不然我絕對不會救你。」

    這句話頓時又刺激的柴高陽,他對丁浩的感激一下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「丁浩,我恨你!我知道,你一直都看不起我!我最恨你這種口吻!對,我柴高陽沒用,所以你根本不把我當一回事兒!如果我對你產生了威脅,恐怕你就不會出現了!你這不是救我,你這是同情我,滾蛋,我不要你的同情!」

    這時候老大哥終於開口了,「好了好了,其實我覺得這件事,沒有誰救誰的問題,我們此時此刻,應該是齊心協力共渡難關!」

    老大哥說完,又道,「丁浩,我這裡有一份功法,你讓九奴煉製一塊令牌,可以引爆護城大陣。到時候外邊一亂,你就進來救走柴高陽。」

    丁浩震驚道,「你怎麼知道九奴也在?」

    老大哥道,「這種事猜也猜的出來,九奴應該是和我一樣的魂魄體,寄居在別人身上。別人不知道,你以為能瞞過我的眼睛嘛?」

    隨即,一顆智慧之光從柴高陽的額頭飛出來,食屍蟲一口吞下,然後迅速飛走。

    不久以後,這顆智慧之光落在了九奴的手中。

    「怎麼樣,老大哥的這份內容能不能相信?」丁浩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九奴點頭道,「內容倒是應該可以相信。」他說完又道,「只是老大哥這個人很可怕,他竟然能猜到我的身份。如果他將來花費心思來琢磨我的來路,說不定能給他發現吸星石的秘密!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鍾皇畢竟是活了上千萬年,就算是在大飛升時代,他已經是一個宗門的宗主,論活過的年頭,恐怕不比你少很多。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必須想辦法把這個傢伙給弄死。」

    雖然這樣說,不過這個老大哥狡猾的很,並不是那麼容易弄死的,只有以後找機會。

    得到了老大哥的功法,九奴立即開始煉製。

    數日以後,一塊血色的令牌,出現在九奴的手中。

    這塊令牌正是按照老大哥的手法煉製,應該可以控制雨妖盆地的護城大陣。

    九奴道,「主人,那就麻煩你一趟,把我送出去。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不用那麼麻煩,你帶著吸星石離開,我這裡還有一塊仙土石,到時候我就使用仙土石。」

    「也好。」

    就在九奴忙著煉製令牌的時候,老大哥也在和柴高陽在說話。

    「主人,這個丁浩對你是一個巨大的威脅!我們要趁這個機會,將他幹掉!不幹掉他,你這條路將會永遠被他踩在腳下,還有那個九奴,來歷不簡單,我都看不透。」

    柴高陽罵道,「老大哥,你怎麼能這樣想?丁浩就算是我對頭,可是他留下來救我,我怎麼能害他?我就算不服他,也要以後堂堂正正的擊敗他!」

    老大哥道,「好吧。」

    雖然這樣說,可是他還是思索起來。

    雨妖盆地,大陣主陣眼。

    被上次丁浩他們攻擊過一次,現在的防守力量更強了,留在這裡的,是兩個化鼎期的雨妖強者。

    突然,就看見紅色的光影一閃,一個穿著白衣,有著血紅色頭髮的妖異男子出現在主陣眼上。

    「什麼人?」兩名化鼎期的強者頓時厲聲喝問。

    九奴出現以後,也不答話,大手一揮,血雲飛出,化成千八百把血色利劍,見人就斬,將面前的雨妖殺得倒了一片。

    他雖然身體還沒有恢復,不過卻是有著化神期的實力,斬殺這些低等的雨妖,根本就是屠殺一般。

    「你們,死!」九奴血色的長發飛揚,一步步的走上陣台,所到之處,如同殺神降臨,所有的雨妖全部都被屠盡。

    「死!」

    他手中血雲化成兩道鎖鏈,將兩名化鼎期的雨妖扣住,然後猛地拉扯回來,又是一拳,頓時將其打成粉碎,地上落下兩顆好大的妖晶。

    九奴也不看這些妖晶,直接一腳踏碎,來到主陣眼上,這才拿出早就煉製好的血色令牌,按在主陣眼的中央,口中念出咒語。

    頓時血色令牌融化成血霧,一下就鑽入陣眼深處。

    然後,一道帶著血光的光柱衝天而起,血氣絲絲縷縷,衝進天空大陣,就看見那透明如玻璃的陣法穹頂上,出現無數絲絲縷縷的紅色,這些紅色越來越濃,最後在天空形成一派巨大的血色符文。

    九奴妖異的雙目看向天空,口中冷冷吐出一個字,「爆!」

    又三更啦,大家月票,求月票,饅頭謝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