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774章仙土石的需要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七七二章仙土石的需要

    丁浩也是蠻拼的,其實他躲在仙土石之中,不會有危險。

    可是這種時候,搏一搏,說不定就有不一樣的結局。

    「那珠子造成的爆炸很厲害,不過你再強硬,你乾的過仙尊舍利么?」

    丁浩心念一動,控制著仙土石,迎面向著那顆晶瑩的珠子撞去。

    轟轟轟。

    空間都被炸的變形扭曲,仙土石彷彿飛行在一個扭曲的世界。

    「好難對準位置!」丁浩極力控制著仙土石,高速的飛行。

    「你大爺的,擦身而過,重來!」

    扭曲的水流,嚴重影響了仙土石飛行的方向。

    丁浩試了好幾次,終於找到了機會,對撞了方向,撞!

    「看誰更硬!」丁浩雙目之中,射出奪目之芒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當撞擊發生的那一刻,玄池之中的雨水,瘋狂的向外擠壓。如果此刻來到雨妖盆地的那些入水口,可以看見彷彿噴泉爆發一般,倒流狂噴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玄龜祖獸口中發出驚心動魄的吼叫,整片大地為之震顫,雨妖族的雨妖們全部都感覺到這種地動山搖,它們全部都驚呆當場,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。

    重新建起的石頭大殿之中,妖王臉色發白,開口道,「這小小人類造成的動靜也太大了,玄龜祖獸不會被他所傷害吧?」

    玄龜祖獸對雨妖族也是一寶,如果沒有玄龜祖獸,這雨妖盆地就沒有防護水幕,也不能形成瀑布沖涮,對雨妖族的生存繁衍都產生了麻煩。

    雨松笑道,「妖王陛下,您就放心吧。戰鬥激烈,這是好事兒。小小的人類,一定會被我玄龜大人,撕得粉碎!」

    「恩。」妖王點點頭。

    玄龜祖獸相當強大,就算是它們這些神尊,都鬥不過玄龜祖獸,何況是一個嬰變期的小小人類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「跟我撞,再來!」

    就算再強大的爆炸,就算是空間為之撕裂,也不能破壞仙土石。

    這就是魔尊舍利最強大的地方。

    爆炸再狂暴,仙土石也是紋絲不動。

    而和仙土石來了一個親密接觸的晶瑩珠子,就有些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雖然仙土石沒有把這顆珠子給撞破,不過很顯然,這顆珠子已經受傷了!

    吼!玄龜又是一聲呼吼,然後一張口,將這顆珠子給吞入腹中。

    丁浩剛好趁著這個機會,身影一動,離開仙土石,來到了玄龜背上。

    「戮仙槍,給我出來。」丁浩抬手在虛空一抓,直接把戮仙槍給拿了出來。

    在元嬰期的時候,他拿著這把戮仙槍,根本是一動都不能動,只能擺出一個姿勢。而現在,他拿著這把槍,已經可以熟練的舞出一個槍花!

    呼呼!

    丁浩甩動這把長槍,他能夠感應到其中螞蟻器靈傳來的訊息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這隻螞蟻器靈,丁浩舞動這把槍都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不過,也只能舞動了,他要想完全控制這把槍,很困難!首先,他自己的實力要達到鼎尊,然後,裡邊的大力仙蟻的器靈要能接管這把槍的控制權,兩個條件,缺一不可!

    當然了,在眼下,丁浩也沒有指望完全控制這把槍。

    他想要做的,只是用這把槍,在玄龜的背上開一個破口。

    丁浩這次選擇了玄龜的尾巴和甲殼的結合處,這裡是玄龜最為薄弱的地點。如果是玄龜堅硬的後背上,就算是戮仙槍,也很難將其擊破擊傷。

    「龍頭龜身的怪物,你完了。」丁浩雙目看著腳下,玄龜的皮膚粗糙的好像黑色的老樹皮。

    「看看你到底有多硬。」說著,丁浩把戮仙槍單手握緊,高高舉起,槍尖閃著奪目黑芒,筆直向下。

    「破!」丁浩一聲暴喝,戮仙槍猛地紮下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要說戮仙槍果然是非凡寶物,銳利不可抵擋,這一槍紮下去,槍尖直接刺入了玄龜尾部的皮膚之中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玄龜疼地發出地動山搖的吼聲,它在這裡呆了無數年,根本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傷害到它,今天的疼痛,讓它根本無法忍受。

    哧!丁浩拔出長槍,身影一閃,躲開玄龜尾巴的拍擊。

    當長槍拔出,一股充滿力量的血液,猛地從槍眼之中噴出,形成一片濃腥的血霧。

    丁浩給玄龜身上打開一個破口,本來是想要乘虛而入,從這個破口來吸干玄龜的靈力。

    可是讓丁浩沒有想到的是,當感受到水中玄龜的血液,仙土石之中的那朵小花,竟然瘋狂的擺動起來。

    「難道這小花想要得到這些妖獸血液?」丁浩眉頭一挑。

    正在此刻,迫不及待的仙土石,竟然脫離丁浩的控制,直奔玄龜的傷口!

    「這是……」丁浩心念一動,縮入仙土石之中。

    仙土石的尺寸,剛好和戮仙槍的槍眼差不多大,這顆小石子,剛好就鑽進了槍眼之中,丁浩站在仙土石里向外看,只見外邊一片血紅之色。

    突然,背後傳來滋滋的聲響。

    丁浩回頭一看,頓時感覺到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原來,背後那一片金色的仙土,現在竟然全部都淹在了一片濃厚的血液之中。而在這血液之中開放的小花,正在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,越長越大!

    「它在吸血!吸血讓它長大!」

    丁浩心中暗道,裂天魔尊果然是魔道人物,所有的功法技能,都是如此的兇殘。讓仙土石打開,讓五奴出現,原來需要的,是土系妖獸的血液!

    玄龜身上的血液讓小花的花骨朵一直長大到人拳頭大,花骨朵就不再變大,而是開始沉靜下來,彷彿是要休息一番。

    「應該是在穩固境界。」

    丁浩感覺到,這跟人修鍊差不多,提升到了一個境界以後,就會短暫的休息一下,這朵花應該也是差不多。

    此刻,仙土石之中的空間明顯變大,腳下的金色仙土也增加了不少。

    當這顆仙土石嵌在玄龜的皮膚之中吸血,玄龜當然是疼痛不已。不過它並沒有什麼辦法,除了發生的呼吼咆哮,它無計可施。

    丁浩發現這一點以後,也不急著離開了,就讓仙土石嵌在玄龜的身體之中,隔一段時間,就吸走玄龜身體之中的一部分血液,讓小花變大一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丁浩培養仙土石的時候,雨妖盆地之中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電閃雷鳴。

    幻雨界雖然常年下雨,不過這種電閃雷鳴的景象並不是經常發生。

    而且更加讓人驚奇的是,這雷電竟然移動的,追著一顆小石子在轟擊。

    這顆小石子就是九奴所在的吸星石。

    九奴的行為,激怒了幻雨界的天意,因此他只要在幻雨界之中,就會被天雷攻擊。所以他沒有辦法,只好退出了幻雨界,不過出去以後,等了好久,也沒等到丁浩出來,於是他只好再次冒險進入。

    「幻雨界天意?」九奴看著吸星石外,嘴角露出一絲輕蔑。就算是天意,又能如何,丁浩說的沒錯,天意之上還有天意,有何可怕?

    有了吸星石,天意降下再恐怖的雷電,也是無用。

    九奴來到雨妖盆地盤旋一周,中途他還冒險出來,感應了一下。

    「主人就在這雨妖盆地的深處,難道被困住了,還是別有機緣?」

    九奴猶豫了一下,決定還是暫時的等待。

    畢竟,吸星石沒有什麼戰鬥力。

    如果吸星石被雨妖族強者捕捉,九奴又不能出來戰鬥,到時候就很麻煩。

    「先等一段時間,看看主人有什麼動靜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與此同時,在幻雨界外圍的探索者營地。

    一個英俊的少年,頭上的髮髻上兩隻龍角高昂,正在酒館之中大口喝酒,大聲吹牛。

    「那些雨妖真的是蠢的可以,居然相信我給它們的陣眼。在我一聲號令之下,大陣轟然倒塌,所有分陣眼,在瞬間爆炸,炸死炸傷雨妖無數!你們看看,這是我得到的妖晶,大吧?」

    柴高陽僥倖回來以後,儼然成為了下界天才之中的英雄,第一個從雨妖盆地逃出來的人類,那還了得。

    「高陽聖子,那你親眼見到了雨妖族的妖王嘛?他到底長得什麼樣?」有不少的年輕的男女修士,都投來好奇的目光。

    「那是當然。」柴高陽很有風度的回答道,「我也說不清他是啥模樣,我只能說,他很醜。」

    「哈哈,這些雨妖,當然是很醜了。」

    柴高陽又得意道,「其實不但雨妖妖王,就連雨妖所有的高手,我都見過。它們把我鎮壓在天意下,將我團團圍住,想要打開我的識海,得到人類的寶貴傳承,不過它們的陰謀還是失敗了……」

    「好厲害。」四周傳來一片讚許之聲,不知道多少女修士投來崇拜的眼神。

    「吹大氣。」彭關罵了一聲,回頭問道,「丁浩的消息打聽的怎麼樣了?」

    眾人都是搖搖頭,自從被雨妖大軍中突圍以後,丁浩就失去了消息。雖然說通過紅毅長老的令牌確認過丁浩還活著,可是這也太久了。

    「不管怎麼樣,只要他活著,那就好了。」愛讓人煩惱。冷小魚眉頭緊鎖,曾經那個整天笑容滿臉,笑著殺人的冷小魚現在也會為了某個人擔憂了。

    正在柴高陽大吹特吹至極,從外邊走進一個壯漢,後邊跟著一個身材玲瓏的女子,再後邊是一個妖修。

    走進來的正是三變小隊的人,黑蛋一眼看見柴高陽,他立即走過去,厲聲喝道,「柴高陽,你不要在這裡再吹牛了,你老實說,是誰救了你?他現在人怎麼樣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