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778章巨獸之心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七七六章巨獸之心

    「又收穫了幾條真言,其中有三條是地級真言,不錯。」

    丁浩不斷的斬殺寄生蟲,從它們的身體之中,搶奪真言,然後融合在自己的光電竹劍上。

    融合了真言以後的光電竹劍,變得更加的強大,斬殺起寄生蟲起來,也更加的給力,良性循環,他的實力越來越強,殺死寄生蟲的速度越來越快。

    不過慢慢的,主血管之中的寄生蟲已經被他殺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他必須前往更遠的地方屠殺寄生蟲。

    「不行,越是往遠處跑,這些寄生蟲身上攜帶的真言就越少。」

    丁浩觀察了一下發現,位於心臟附近的寄生蟲,它們身上帶著真言的幾率很大。

    「這是為什麼?難道說,在巨獸心臟附近有一個散發真言的地方?」

    丁浩開始停止去遠方屠殺寄生蟲,而是在心臟附近尋找和勘察。

    這隻玄龜相當古老,它的體型如同一座小島,甚至它的心臟佔地面積也是很大,丁浩身處其中,彷彿位於一座複雜的迷宮。

    「上次去了那邊,這次去這邊。」

    那朵白色的花朵還在鮮血之中生長,丁浩離開仙土石,奔向迷宮之中尋找。

    「如果有秘密,一定就在這迷宮之中。」

    「這隻巨獸的妖獸真血,應該也在這迷宮之中,找到它們!」

    丁浩踏著銀色的無極梭,拉出一道銀色的遁光,在迷宮之中飛行。在他身體四周,是巨獸的巨型血管,此刻血管還在不停的脈動,很有節奏。伴隨著這種脈動,血管之中的血液也一股股的向外流動。

    「前邊有一隻看上去很厲害的寄生蟲。」

    丁浩臉色一動,以往看見的寄生蟲要不就是長條狀的,這種防禦能力很弱;還有就是甲殼狀的,這種看上去兇猛,可其實在天星九言劍之下,也只是一劍而已。

    不過眼前這隻寄生蟲有點特殊。

    它體型好像一隻昆蟲,有著長長的腿和長長的手臂,看上去非常的靈活。

    這隻寄生蟲也看到了丁浩。

    「好快!」

    丁浩震驚,就在這隻昆蟲看到丁浩的一瞬間,下一秒它就跳到了丁浩的面前。它雖然是跳,可是這種跳又好像是瞬移,一閃就來到了丁浩的面前,然後它兩把鋼刀一樣的手臂,對著丁浩的面孔斬來!

    黑色的刀光!

    「好強!」丁浩的動作也不慢,一閃身就後退了十來米。

    就在後退之中,丁浩一開口,吐出天星九言劍,口中暴喝一聲,「斬!」

    鐺!

    奪目的火花綻放天空,這隻昆蟲的手臂竟然堅硬如斯,天星九言劍都沒有將其砍斷。

    「再斬!」天星九言劍再次劈斬過去。

    鐺鐺鐺!

    不斷有金屬的撞擊聲響起,璀璨的火花不斷跳動。丁浩大怒,「真言現世!」天星九言劍上的真言點亮,頓時那舞動的黑影之中,有著火紅的流光來回的飛舞。

    真言現世以後,每一擊都帶著強烈的虎噬火的氣息,這隻昆蟲終於吃不消了。鐺鐺兩聲巨響以後,它驚慌逃竄,衝進迷宮的深處。

    「追!」丁浩感覺到這隻寄生蟲相當的奇特,很不一般,因此立即加快速度狂追上去。

    「好複雜的路線!」這隻寄生蟲逃走的相當快,丁浩緊追不捨,幾次差點追丟了。不過好在,都跟上了,最後,丁浩跟著這隻寄生蟲來到一處黑暗的小門前。

    昆蟲的身影一閃,躲進這黑暗的小門。

    丁浩並沒有急著進去,觀察了一下,發現這黑暗的小門正在有節奏的開合,將門中的大量血液,一批批的推出來。

    「難道這裡就是巨獸的心室?」

    巨獸的心室,產生血液,然後將其不斷推擠出來,流遍全身,提供身體各個技能所需要的養分,一般來說,妖獸精血也就在心室的上方,成為心頭之血。

    「進去看看。」丁浩藝高人膽大,踏著無極梭,趁著小門開合的一瞬間,進入心室之中。

    進去一看,這是一個巨大的石窟空間,那隻怪異的昆蟲正在空間一側休息。

    看見丁浩竟然追到這裡,昆蟲目中射出憤怒之意,暗說你這人類竟然不依不饒追到我家裡,那我就跟你拼了!

    它再次猛撲上來,它口中發出很細微的尖利叫聲,目光血紅,仇敵一樣看著丁浩。

    「孽畜,找死。」丁浩全身一振,將九九八十一把光電竹劍全部都放出來,圍著這隻昆蟲,將它的去路完全封死,這隻昆蟲就逃不可逃。

    丁浩再次吐出本命神兵,「天星九言劍!」

    他這次是志在必得,直接放出天星九言劍的最強攻擊。同時,丁浩還把自己的元鼎給放出來,用元鼎來指揮天星九言劍,事半功倍。

    「醜陋的蟲子,下一輩子好好做蟲!」

    嚓的一聲,黑色的劍胚上,火焰好像將其點燃了一般,形成一把黑色的火焰之劍對著昆蟲一劍斬出。

    如此的強攻之下,這隻蟲子終於吃不消,被一劍劈開,成為兩半,它的屍體頓時化成熊熊的火焰燃燒起來,看上也沒有什麼特殊。不過讓丁浩震驚的是,當這隻蟲子死亡的時候,從它的身體之中噗噗噗冒出七八條真言!

    這些真言有的是在它的腹部,有的是在它的一條腿中,還有的是從它腦子之中綻放出來,非常的奇異。

    丁浩愣了一下,脫口道,「真言鍛體!」

    真言鍛體是一種體修的修鍊方式,即是用一些合適的真言,來鍛造自己的身體。一般人都是將真言融合在武器上,而這些人將真言融合在自己的身體之中!

    這是一種非常強大的煉體方式,丁浩並沒有親眼見過,只是耳聞。

    讓丁浩沒想到的是,他第一次見到這種煉體方式,竟然是來自一隻蟲子!

    「先把真言都收了。」丁浩拿出玉晶,將眼前的真言都收入其中。

    這些真言分別是堅固真言、金錯骨真言、紫霞岩真言等等,都是適合鍛體的真言,一隻蟲子能找到如此多的真言,還都適合鍛體,實在是匪夷所思的事情。

    「真的很奇怪,竟然有這麼多真言,難道真言就是在這附近?」

    丁浩仔細觀察了一下,並沒有發現附近有什麼不同尋常的地方。

    只見心室之中,到處都是血流滾滾,從心室的四面八方牆壁上,大量的血液就好像自來水一樣的滾滾留下,然後彙集在底部,在不斷的擠壓下,洪流一樣從小門排出。

    「沒有發現有真言。」

    就在丁浩正在仔細觀察之時,倏地,小門外有黑色的身影一閃。

    丁浩眉頭一挑,趁著身影進入這心室之前,他一頭扎進下方的血水之中。

    當丁浩的身影消失,外邊的黑影也剛好進來。

    這隻黑影是和剛才的昆蟲長得差不多的另一隻寄生蟲,不過看上去,這隻寄生蟲的實力,應該不如被丁浩斬殺的那一隻。

    這隻寄生蟲小心翼翼的走進來,好像害怕什麼,探頭探腦。

    當它發現那隻更大的寄生蟲並不在,它頓時大著膽子,快速的撲向心室牆壁的一側。

    從丁浩看來,那一塊牆壁上並沒有什麼特殊。

    繼續觀看,就看見那寄生蟲用鋼刀一樣的手臂刺在牆壁上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一刀就刺了進去。

    巨獸心室的牆壁很奇怪,就好像海綿一樣,刺進去以後並不會造成太大的傷害,只見有嘩嘩的血液流出來。

    很顯然,這隻寄生蟲並不是很滿意,它繼續用鋼刀刺在這一片牆壁上。

    雖然每次刺上去都沒有什麼結果,可是這隻蟲子並沒有氣餒。

    就在丁浩這個觀眾都看得有點煩躁的時候,讓人想不到的事情出現了。

    當這隻蟲子再次刺出一刀,心室牆壁上頓時有一點金光乍泄!

    隨後,一條有著字元的金色真言流了出來。

    蟲子大喜,連忙一張口,將這道真言吞入口中。

    不過很顯然,這道真言並不適合用來鍛體,蟲子只好一張口,將這道真言吐出。隨後,就看見這道真言落在血液之中,隨波逐流,流出了心室。

    「原來真言竟然是這裡來的!」

    丁浩發現這一點以後,頓時就明白了一切。

    本來這裡的蟲子都不知道這裡有真言,可是有一天,丁浩遇到的那隻強大的蟲子發現了這一點。於是它霸佔了這裡,每天在這裡戳啊戳。不合適鍛體的真言就被它扔掉,流淌到外邊,進入其他寄生蟲的身體之中。

    合適的真言,就被它融合進入身體,讓它變得更強大。

    而眼前這隻寄生蟲,應該是一個小偷,它發現那隻強大的蟲子不在,就來這裡偷真言!

    明白了這一切,丁浩也不用再躲在水裡了,嘩啦一聲,一道黑色和紅色交織的火光斬出,直接將這隻小偷寄生蟲給斬殺。

    然後丁浩來到了這片牆壁面前,他先用天星九言劍捅了一下,發現剛開始有所阻礙,不過刺穿以後,對面就很空曠。

    蟲子是很愚蠢的,只知道用捅的,丁浩是人類,當然不會這麼愚蠢,他握住天星九言劍,直接猛地一拉,就拉開一條口子,裡邊鮮血呼呼的流出來,丁浩伸手一推,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今天兩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