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779章又見銀月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七七七章又見銀月

    「這是……」丁浩走進心室牆壁後邊,撲面而來的是大片濃腥的血液,一條血液小溪流淌出來。

    小溪之中,滿是初生的血液,好像濃稠的紅色奶液,其中含有大量的泡沫。

    丁浩踏著無極梭,漂浮在這些血液上。

    再仔細看,可以看見有很多暗礁一樣的黑色凸起,也不知道這些黑色凸起在巨獸心臟之中是什麼功能,只見它們正在有節奏的脈動。

    這些黑色的凸起,就好像是血色小溪之中的一座座小島。

    「有真言!」丁浩走過去,發現有幾條真言隨著血色小溪流下,卡在兩座血色「小島」的縫隙之中。

    「原來是這樣。」

    丁浩收起真言,心中猜測道:真言應該是從血液小溪的上游流下,經過黑色凸起,有些就會卡在縫隙之中。這個時候,那隻寄生蟲用手臂來捅,有時候就會震動黑色的凸起,使真言掉落出來。

    明白這些,丁浩一路向著上游前進,想要尋找真言流落來的源頭。

    這條小溪並不是很長,越是向上游,溪中的血液就越少,看來這條小溪就是產生巨獸血液的地方。巨獸心臟之中應該有幾百上千條這樣的小溪,不斷製造著源源不絕的血液。

    正在向前走,就看見又是一條真言從血液之中流淌了出來。

    「應該就在前方。」丁浩大喜,他的九九八十一把光電竹劍,至少需要162條真言,現在才收集了三十幾條,如果能找到一大批的真言,他有信心,將大九九劍陣整個變成一座真言劍陣!

    真言劍陣,既是劍陣,又是真言陣法,可是了不得!

    不一會,就來到了小溪的盡頭。

    「這裡居然有一個陣法!」

    出現在丁浩面前的,是一處殘破的陣法。

    「這是洞天寶陣,難道這裡竟然還有一個隱藏的洞府。」丁浩愕然,在巨獸的心臟之中,竟然會有一個洞府!什麼人會躲在巨獸的心臟裡邊修鍊呢?

    很顯然,這座洞府早就年久失修,陣法已經殘破,導致不斷有真言從缺口之中滲透出來。

    「破禁神刀。」丁浩拿出黑色的小刀,對付這種本來就殘破的陣法,丁浩輕而易舉割開一個大口子。

    在大口子後邊,丁浩驚喜的發現,這裡竟然堆積了三十條各色的真言。

    「好爽!發財了!」

    之前他殺了幾個月的寄生蟲,也不過得到三十幾條,而現在轉眼之間,就得到三十條,不得不說是一個巨大的收穫。

    拿出玉晶,將真言裝在其中。根據真言的大小尺寸,有的玉晶可以裝幾條真言,有的可以裝十幾條。

    做完這些,丁浩一低頭,從洞口進入這間洞府。

    「靈田!」丁浩先是狂喜,不過走過去,發現價值不大。

    田裡雖然還有不少天材地寶生長,不過都是快要枯萎凋敝,有些靈果,已經被血腥氣息腐蝕得一側都爛透了。

    「這個洞府時間太長了,導致靈力盡喪。陣法破損以後,又有外邊的血氣日夜侵襲,把靈田之中的作物都毀了。」

    雖然都毀了,不過丁浩還是有一點小收穫。

    「泥生蛋,算不上是一種珍貴的天才地寶,可是這裡的泥生蛋,竟然是千萬年份的!相當少見!」

    一般天材地寶,都是幾十萬年的,百萬年級別的就已經算是中上品。如果兩三百萬年的,已經算得上稀罕之物了。五百萬年的天材地寶,那已經可以算得上價值連城了。

    可是到達千萬年,這實在是恐怖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九重天落下,擋住飛升通道,這歷史也不過就是千萬年。

    千萬年,是一個時代,千萬年以前,是大飛升時代。

    泥生蛋只是埋在泥土深處的一種靈植,可是有著如此久遠的歷史,讓它變得也非凡起來。

    「如果我沒有搞錯,這個洞府應該是仙煉大世界第一批登上九重天的強者留下!」

    丁浩感覺到,這個洞府不應該是大飛升時代的。

    而是九重天落下以後,第一批的尋寶者。

    丁浩挖了不少的泥生蛋,裝進儲物戒指,繼續在洞府之中探尋。

    這個洞府非常簡陋。

    一般複雜的洞府,有著各種功能的房間。比如有丹藥房、有靈獸房、有修鍊室、有藏寶庫,還有洞府童子或者洞府之靈。

    可是這裡沒有。

    靈田環繞之中,立著一座古樸的殿堂。

    洞府之中,就只有一座殿堂。

    「真言應該就是那座大殿之中流出。」丁浩踏著無極梭飛了過去。

    歲月流逝,日積月累。

    被巨獸的血氣常年侵蝕,這座大殿也有些破舊,面相陣法破口的方向,呈現出一種破敗的暗紅色。

    丁浩大手一揮,一股力量盪開,將面前破門震翻。

    飛入大殿之中,映入演練的,是一個熟悉的標記。

    「銀色月牙!」

    「銀月族!」

    丁浩並不是第一次見到這個標記。

    當初在九烈仙國,丁浩和仙劍小隊就一起去斬殺狼皇。誰知道戰鬥進行到一般,發現狼皇的眉心出現了銀月標記!然後九奴就說,這狼皇是有主人的,屬於銀月族!

    銀月族是一個神秘的種族,也算是一個隱門,不願被別人知道他們的存在!這是一個以養獸御獸的強大種族,上古就存在於世,典籍上有很多強大的異獸,就來自於銀月族。

    誰也不知道這些奇異的異獸是銀月族如何弄出來的,這讓銀月族就分外的神秘。

    丁浩沒想到在這裡見到這個標記。

    「看來這隻巨獸,是屬於銀月族所有!」

    丁浩走進去,發現在大殿的中央有一塊巨型的石碑,銀月標記,正是刻在這石碑的中央。而在銀月標記的下方,刻滿了數量驚人的各種符文。這些符文相當的晦澀,十個字元有九個丁浩都不認識,根本看不懂。

    他繞到石碑的背後。

    背後也有文字,是正常的仙煉大世界的文字,丁浩能看懂。

    「玄龜祖獸!」

    「某於九重天元年,在三重天發現此獸。此獸尚幼,應該是經歷天傾活下來的異類,若是全力培養,將來必成我族至獸!」

    「然,此獸只能在幻雨界地底生存生長,幻雨界不破,此獸不宜出世。某有心長期飼養此獸,卻又和金羲等人約好,前去上三天探寶,此行也不知道前途如何,如有我族後人來此,當繼承某志,凝練此獸。」

    看見這些碑文,丁浩基本上弄清楚了。

    再看看這碑文的最下方,留著立碑人的簽名,「寒山」。

    「我明白了。」

    「這位來自銀月族的強者寒山,來到三重天探寶,找到這隻玄龜祖獸。發現這隻巨獸竟然是經歷天傾留下來的倖存者,寒山頗為興奮,想要在這裡全心全意培養這隻巨獸。」

    「可就在此刻,他又接到朋友的約定,前去上三天探寶。」

    想到這裡,丁浩心中感慨,「就算是現在,上三天對我們修士來說也是危險重重。寒山那時候,才是修士們剛剛踏足九重天,就敢前往上三天,了不得!這些人都是當年真正的強者!」

    「寒山這一次去上三天,應該就沒有回來。他留下遺囑,希望日後銀月族的後人發現這裡,就繼承他的遺志,煉化這隻巨獸。」

    事情到這裡就清楚了,如果沒猜錯的話,寒山應該在外邊留下了什麼銀月族的標記。這樣銀月族的後人若是來到附近的話,就會發現標記,然後沿著標記找過來,找到玄龜祖獸。

    不過讓寒山沒想到的是。

    就在後來,幻雨界誕生了雨妖族。

    雨妖族霸佔了雨妖盆地,寒山老祖留下的標記,恐怕不是被拆了,就是也成為了雨妖。因此標記沒有了,也就沒有銀月族的後人發現這裡。

    「看來這倒是便宜我了。」丁浩又來到石碑的正面。

    很顯然,這裡刻滿的字元,並不是胡亂刻的。

    這些字元,都是很強大的奴印!

    眼前的這個宮殿,這個洞府,目的就是裝載這個奴印。

    而這個奴印就深深的種植在玄龜祖獸的心臟上,可以完全的將玄龜死死的控制住!

    「如果我煉化了奴印,這隻玄龜祖獸就是我的了!」

    丁浩雙目貪婪的看著面前的這塊石碑,玄龜祖獸的價值不言而喻,是歷經了天傾都沒死掉的倖存者,也就是上古的物種,說不定還是仙種!

    「只是如何煉製這塊奴碑?」丁浩來回觀看,最後還是伸出手,把手掌放在奴碑上,心中默念,「吸星魔訣,吸!」

    這塊奴碑雖然是寒山老祖留下,不過也只是一塊石碑,頓時有靈力涌了過來。

    不過就在這一瞬間,大殿四周的石板頓時點亮起來。

    「不好!」丁浩心中一驚。

    在大殿內部的造型呈九邊型,也就是說,有一圈九塊不連貫的石板對著中央。就在發現丁浩對奴碑出手的瞬間,這九塊石板全部明亮起來,上邊浮出數量驚人的真言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光影閃爍,從九塊石板上,同時放出各種真言攻擊,整個大殿中央到處都是光影爆裂,丁浩心中一驚,這種攻擊太猛烈了,而且全部都是真言攻擊,絲毫不亞於真器的威力。

    「先退!」他吐出天星九言劍劈開一道閃電,化成一道銀光趕緊遁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