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780章五奴歸心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七七八章五奴歸心

    「好厲害的真言陣法!」

    丁浩之前還想要把他的九九劍陣搞成真言陣法,想不到這就遇上了。

    真言陣法是一種很強大的殺陣,用數量驚人的真言構成一個陣法。當敵人進去這個陣法之中,就會被這些真言所圍困。並且這些真言發出的法術攻擊,可以造成很強的殺傷力。

    眼前這個大廳之中,九塊石板構成的正是真言陣法。

    「想要煉化這奴印碑,首先必須破解真言陣法。」

    丁浩眉頭一皺,白衣身影圍繞著大殿外圍旋轉一圈。

    「破!」丁浩突然暴喝一聲,身影不斷的閃動,每次出現,都在大殿外的巨大石柱旁。

    砰砰砰,接連十來掌,將石柱全部打斷。

    大殿瞬間倒塌,將殿中的九塊石板都露了出來。

    丁浩再次接近九塊石板,想要靠上去將石板破壞。

    不過這些石板好像具有靈智一般,好像已經記住了丁浩。只要丁浩一靠近,它們上邊的真言就會點亮起來,並且隨時準備對丁浩發動攻擊。

    「你大爺的,好聰明的陣法。」

    丁浩暫時沒有辦法,只好在大殿外圍周旋,思索破解之策。

    突然……

    轟轟轟!

    丁浩突然感覺到地面猛地震動起來,整個洞府之中都在晃動,這晃動的根源竟然是來自大殿最中央。他從石板的縫隙之中看過去,發現晃動的中心,是奴印碑!

    「怎麼回事兒?」

    劇烈的晃動之中,那九塊石板也在不斷的晃動,晃動越來越劇烈,丁浩甚至感覺到這個洞府幾乎要倒塌的時候,就看見其中有一塊石板上,一道真言脫落下來。

    「原來流落在外邊的真言,都是這九塊石板上的!」

    丁浩又明白了一些情況。

    流落到外邊的那些真言,全部都是這石板被震動脫落的。

    因為年頭實在太久了,陣法經不住外邊血氣的侵襲,因此石板上的真言被劇烈的震動之下,就會脫落下來,最後流出這個洞府,流進玄龜的心室。

    「只是這震動又是怎麼一回事兒?」

    丁浩等待了一會,地面的震動終於停止了。

    不過丁浩再看大殿最中央的奴印碑,感覺有那麼一點點不一樣。

    「奴印碑的高度提升了一點點!」

    如果是一個普通人,肯定看不出奴印碑的高度提升了。不過丁浩是修士,觀察能力驚人,他能感覺到,奴印碑在震動之後,拔高了那麼一絲一毫!

    「什麼情況。」

    丁浩在這裡轉悠了兩個時辰以後,地面又再次劇烈的晃動起來。

    等這次晃動完畢,丁浩再次感覺到奴印碑升高了。

    「難道……」

    丁浩突然想到了什麼,目中頓時浮出奪目之芒!

    「是玄龜自己在震動,它在抗拒奴印,它想要把奴印碑給拔出來!」

    想到這裡,丁浩心中震動。

    這隻巨龜果然是非同一般,它竟然在成為銀月族的妖奴以後,還有自己的意志,想要拔掉奴印碑,得到自由之身!

    因此它劇烈的震動心臟,想要把奴印碑從它的心臟上拔出來!

    也正是因為這種震動,才把九塊石板上的真言給震落!

    「雖然每次震動,都只能把奴印碑拔出很微少的一點點,可是日積月累,總有一天,玄龜祖獸會把這塊釘在它心臟上石碑給拔出來!」

    丁浩雖然明白這些,不過對於他來說,然而並沒有什麼用。

    地面會定時的震動,奴印碑也在一點點的移出,真言偶爾也會被震落,可是丁浩想要煉化這座奴印碑,還是很困難。

    「算了,在這裡耽誤了好幾天,先回去看看仙土石再說。」

    丁浩來這裡探尋,並沒有帶仙土石,而是讓仙土石在血液之中自然的溫養。

    原路返回。

    雖然玄龜的心臟內部好像迷宮,不過丁浩早就記住了來往的路線,很快就回到放置仙土石的地點。

    可是等到回到這個地點,頓時感覺到心裡一沉。

    「仙土石沒有了!」

    仙土石已經認主,他只要在一定範圍之內,就可以感應。可是他來到這附近,竟然一點感應都沒有!

    「仙土石丟了!」丁浩心中大恨,感覺一下就慌了神。

    仙土石,魔尊舍利之一!這種寶物如果真的丟了,後果真的不堪設想,不說其他,就說這幻雨界,沒有仙土石他丁浩都走不出去!

    他一頭扎進下邊的血水之中尋找。

    不過等他進入下方的血水之中,頓時鬆了一口氣,仙土石還靜靜的躺在心臟內管的最深處。

    「只是它跟我怎麼失去了感應?」丁浩心念一動,和仙土石聯繫。

    「不對,它有反應,只是這種反應故意抵抗我的意志。」

    「怎麼回事兒?」

    丁浩發現仙土石變得不聽話了,甚至他想要進入仙土石的空間,都被一股意志抵抗在外。

    「可惡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?」

    丁浩感覺到莫名其妙,拿著仙土石飛出血液。隨後將仙土石放在面前,浮在空中,接著他一張口,吐出嬰變之火,開始煉化。

    仙土石是魔尊舍利,嬰變之火當然沒什麼用。好在丁浩並不是煉化仙土石,而是煉化這股抵抗他的意志!

    這股抵抗的意志開始很強,不過還是敵不過丁浩的嬰變之火。

    丁浩雙目一凝,目中含怒,「到底是什麼東西,敢擋住我控制我的寶物?」說完又是一口嬰變之火,心念配合,「給我燒進去!」

    一道嬰變之火頓時鑽進仙土石之中,隨後,就聽見仙土石里傳來一聲女孩子的尖叫,「何方的混賬,幹嘛把火放到我家來?」

    丁浩冷哼一聲,感應到仙土石已經沒有了抵抗,他身影一動,就鑽進了仙土石之中。

    進入以後,第一眼看見的,是一個光著身子的小女孩。小女孩才七八歲的樣子,長得白白靜靜,臉蛋圓圓,頭上梳著一對髮髻,很是可愛。不過她竟然是光著身子,一絲不掛,讓人錯愕。

    丁浩看得愕然,有些獃滯。

    這仙土石之中也沒有地方可以躲藏,小女孩急中生智,一把扯住一片白色巨花的花瓣,擋住身體,開口罵道,「喂!你這個男子,要不要臉?非禮勿視不懂嘛?明知我沒有衣服穿,你看什麼看?」

    丁浩先是一呆,不知道這小女孩哪來的。不過他再一看,那朵白色的巨花已經裂開,花瓣全部打開,他已經能明白這女孩是哪來的。

    明白這些丁浩頓時笑起來,道,「前也不鼓,后也不翹,還沒發育的一個毛孩子,有什麼好看?除了比男孩子少那麼一點,其他的地方一模一樣,看你還不如看我自己!」

    小女孩氣得要吐血,開口罵道,「不要臉,有些男人嘴裡說不好看,心裡不知道看得多開心。聽說這些男人就喜歡我們這麼大的小女孩,我看你就象。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小蘿莉,你說的是怪蜀黍!哥哥我心理很健康,沒有那些不正常的思想,倒是你年紀不大,思想很複雜嘛。」

    小女孩學到一個詞,立即反駁道,「你說的沒錯,我看你就像怪叔叔。」

    「是嘛?」丁浩故意張著五指,壞笑道,「既然這樣說,我就不隱瞞身份了。其實我就是傳說之中的怪蜀黍,就喜歡糟蹋你這種小女孩,哈哈哈……」

    小女孩頓時嚇得臉色大變,身形一閃,白光一動,竟然又躲進巨型的花朵之中。那巨型的花朵很是奇特,又包成一個花骨朵,把她的身體整個包在其中。

    「好奇怪,這花就是她的住處嘛。」丁浩用手去扯花朵,發現白色的花瓣好像堅硬的皮革,無法撕破,「也不知道這花朵到底是什麼奇異之花。」

    丁浩扯了兩下,感覺到沒什麼意思,這才開口道,「好了!五奴,不要鬧了!快來拜見主人!」

    這個小女孩,就是仙土石之中的魔尊僕人,五奴。

    本來九奴還說,這個五奴是大美女,誰知道竟然是個沒穿衣服的小蘿莉。不過魔尊舍利的奴僕都是會成長的,就好像九奴剛開始也很弱小。

    五奴躲在花朵里罵道,「我不要認你這個怪蜀黍做主人,做你的奴僕,你肯定要對我做不好的事情。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那我問你一個人,九奴你認識不?他已經認主了!」

    「九奴已經認主了?」五奴頓時吃驚,不過隨後道,「你不要騙我,讓他來見我。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他暫時見不到你,他根本無法進入仙土石,你也無法出去,兩人怎麼相見?」

    五奴道,「那讓他在外邊,我可以看見。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他現在不在這裡。」

    五奴道,「那你就是在騙我。」

    丁浩又哄了一會,發現五奴這小蘿莉還真是不依不饒,很難說話。最後他有點毛了,開口道,「那你就永遠躲在花瓣里!不過我告訴你,九奴現在已經有了神尊修為!難道你不想成長,不想長大,不想強大嘛?你如果不出來,這塊魔尊舍利我不會花費力氣培養!你就永遠都只有這麼大!」

    他這番話起了作用,魔尊奴僕的終極目的都是變得強大,輔佐主人,如果一直都不能強大,這是違背他們最終意志的。

    五奴的聲音從花瓣之中傳來,「你這個怪蜀黍,你早點拿件衣服進來,我不就出來認主了嘛?真是蠢!」

    今天兩更,明天加更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