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787章在你心裡安家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七八五章在你心裡安家

    玄龜魂魄的實力驚人,哪怕面前是一片真正的星空,又如何?

    「我還是一點擊破!」

    他上前一步,抬手對著真言陣法最過薄弱的一點,一指點去!

    轟轟轟!

    虛空為之破碎,哪怕是太古星辰,也要破!

    丁浩控制著81把光電竹劍,同時也控制著真言陣法。

    眼前的情景是他沒想到的,五奴精心編織的真言陣法,竟然被這隻醜陋的傢伙一眼看出弱點所在,甚至想要一指點破!

    「玄龜果然好強!」

    丁浩震驚之中,又聽見五奴在耳邊開口道,「這隻玄龜有著仙獸的血統,智商眼光,都遠勝於一般的妖獸!」

    丁浩問道,「那怎麼辦?你編織的真言陣法,不管用啊!」

    小蘿莉五奴卻是並不擔心,狡黠一笑,「雖然他是有著仙獸血統的玄龜祖獸,可是別忘了,我是去過仙界,做過仙尊奴僕的!他的眼光再好,也超不過我的眼光,你別擔心,控制好你的陣法!」

    「也好。」丁浩信心大增,雙目凝視陣法之中的醜陋少年,手中幾個法訣打出,然後雙手猛地一拉,「大九九真言劍陣,變!」

    丁浩臨時變陣,就看見那九九八十一把飛劍頓時全部改變方向。本來所有的飛劍是向著一個方向旋轉,現在這種旋轉方式已經變得混亂,有的正向旋轉,有的反向旋轉,有的停滯在空中,有的間歇性的旋轉。

    玄龜魂魄身體四周,一片流光飛舞,彷彿有著無數的明亮星球,圍著他快速的旋轉。

    他剛才點出的一指,無功而返。

    「這一變陣,倒是讓我找不到陣法弱點了。」玄龜魂魄臉色一變。

    不過很快,他又有了新的想法,「既然沒有弱點,那就我猛轟一番,看你弱點在哪兒!」

    隨即,他毫不猶豫對著面前又是一指點去!

    他這一指,威力驚人,並不是他這魂魄的力量,而是整個玄龜千萬年的力量堆積!所到之處,發生驚人的土系爆裂,空間也能為之扭曲!

    「給我破!」

    他一指點出,對著真言陣法之中隨意的一把光電竹劍,「你81把劍,162條真言,我只要破了你一把劍,你這真言陣法立即大大受損,我看你如何困我!」

    當他這一指轟轟而來,形成一股強勁的力量,猛地壓在這一把光電竹劍上!

    丁浩臉色一變,「果然很強。」

    五奴冷哼道,「果然只是妖獸,愚蠢!他以為他面前的只是一把光電竹劍,可是他不知道的是,我的陣法前後呼應,互相支撐,他雖然攻擊的一把劍,可是卻是面對整個陣法的力量,162條真言全部威力一起放,難道還頂不住你這一指?」

    雖然五奴說的輕鬆,可是丁浩作為陣法操縱者,還是驚出了一身冷汗!

    強大的力量全部都壓在某一點上,讓陣法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壓力,圓形架構的陣法為之變形。

    「再次變陣!」丁浩情急之下,再次改變陣法,這次的變陣將真言陣法的所有威力,全部都集中在一點,硬頂玄龜的一指之力。

    「想要和我硬拼,我就看看你到底有多強!」玄龜雙目含怒,一指變成了兩指,向前狠狠一壓!

    「什麼狗屁的陣法,給我破!」

    此刻丁浩的臉上已經出現了汗珠,本來以為一指之力就是玄龜的全部力量。可誰知道,玄龜的力量太恐怖了,兩指齊按,幾乎就是剛才力量的雙倍!

    這個變故,就連五奴都沒有想到,她小臉上巨震道,「這麼厲害。」

    不過玄龜的變強,卻是又激起了丁浩的怒意。

    「你有什麼好橫的,別忘了你並不是玄龜本體!」

    「我這大九九真言劍陣,實力遠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!」

    「既然要硬碰硬,那就好好碰一次!」

    丁浩雙目之中射出滔天的信念,他不退反進,大袖一揮。隨著他手掌旋轉,81把光電竹劍就跟著盤旋起來,好像一道無形的漩渦席捲,81把劍跟隨著漩渦收緊,最後全部貼在一起,上邊光華大放!

    「大九九真言劍陣,斬字陣型!」

    這就是大九九劍陣最強的攻擊陣形,全部飛劍彙集在一起,成為一把驚天巨劍!煉化成為真器以後,81把劍還沒有匯聚在一起過,這次讓它們貼在一起所有的飛劍都有一種天生的興奮,它們死死抱在一起,形成一個整體!

    丁浩就握著這把劍,長袖翻飛,然後對著玄龜按來的兩指,一劍刺了過去!

    轟!

    絕對是地動山搖!

    千瘡百孔的洞府空間,在這一擊之下,猛地爆開,徹底撕破!

    力量的狂濤,在這裡喧囂,席捲一切,玄龜祖獸的本體,噗地一聲,吐出一口鮮血!這個時候,它意識到,不過它的魂魄和丁浩的戰鬥哪個勝利,對它的本體來說,都是很虧的!

    因為戰鬥在它的心臟之中進行,造成的所有後果,都是以損壞它的心臟為代價!

    事實上,剛才那一擊,玄龜的魂魄也並沒有撈到什麼好處。

    雖然他的兩指按出,將丁浩的81把飛劍生生震碎,可是他也受到了不輕的傷勢!這一擊之下,玄龜可以說是虧大了!

    首先,它的心臟被震傷,然後,它的魂魄也受傷,而丁浩,並沒有任何的損失,只是劍陣被震碎,他隨時隨地可以重新收攏劍陣。

    「小子,你果然有些手段。」醜陋的少年臉色陰鬱,他沒有討到好,這讓他萌生躲進神識珠的想法。

    妖獸的意志,總是沒有人類的意志果決。

    一般對妖獸來說,一場戰鬥很可能讓它們徹底的喪失信心。剛才那一擊,他沒有討到好,對自己的信心損失很大,心中想要的,只是逃走。

    不過丁浩卻是冷笑道,「怎麼樣,要不要再對一劍,這次我讓你再次感受一下。」說著,丁浩張口,又把天星九言劍給吐了出來,握在手中,開口道,「剛才你只動用了兩指,現在我允許你動用五指,我們再來一擊!你敢不敢!」

    醜陋的少年差點吐血,因為他是玄龜的魂魄,玄龜只有三個指頭,他也只有三個指頭,哪有什麼五指。

    此刻他信心喪失,加上丁浩手中的天星九言劍有著天然克制魂魄的作用,讓他感覺到恐懼。

    他冷哼道,「愚蠢的人類,我沒有五指!我不伺候了,再會!」

    說著,他就想要躲進神識珠逃走。

    不過丁浩一點沒有追他的意思,只是笑道,「那你走吧,好走,不送!」

    醜陋的少年還在想,這個人類這麼好說話,可是讓他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。

    丁浩哈哈大笑道,「那這裡就給我為所欲為了!光電竹劍,先去拿幾顆妖獸精血來給我玩玩。」

    頓時幾道劍光衝天而起。

    心臟穹頂上,妖獸精血就好像吊著的一串串的葡萄。光電竹劍一劍斬落,從半空掉下來,剛好被丁浩一把接住,丁浩笑道,「千萬年史前祖獸的妖獸精血,好東西,都給我割下來!」

    玄龜的魂魄都要吐血了,看著別人搶走它凝練千萬年的精血,它竟然無計可施。

    不過這還不是全部,丁浩又放出一群亂七八糟的各種蟲子,「肥蟲,讓你的子孫使勁吃喝,這可是史前祖獸的心臟,它的血和肉都是好東西!」

    這些蟲子有爬蟲有飛蟲,還有很多的蛀蟲,開口大口的喝玄龜的新生血液,開始吞吃玄龜心臟的瓣膜,開始在玄龜的心臟上蛀出千瘡百孔。

    這樣還不夠,丁浩用飛劍又是一陣亂砍,將地面上的凸起全部掃平,開口道,「給我開出一片平地來,我要在這裡養花種菜,安享晚年!」

    玄龜魂魄差點暈倒,心說這可是我的心臟啊!你在這裡養花種菜,這讓我情何以堪呢?剛才被你砍掉的凸起,全部都是我製造新生血液的機構,如果被你全部砍平,我新生的血液就會大大受損,我心臟被你這樣瞎搞,我早晚被你搞死啊!

    不過他打又打不過丁浩,趕又趕不走丁浩。

    他臉色陰沉道,「道友,殺人不過頭點地,你到底要怎樣?」

    丁浩掏著耳朵道,「剛才一口一個小子,現在又變成了道友,你這稱呼轉變的夠快啊。」說完,手指一彈,也不知道是耳屎還是什麼,就掉進玄龜心臟的血液之中,然後隨波逐流,淌入血管之中。

    玄龜魂魄看得臉色相當難看,心中又在擔心,如果這小子真的在自己心臟安家,從此吃喝拉撒,按自己的心臟豈不是要變成他家的廁所?想到這裡,玄龜有種想死的衝動。

    他臉色更加的陰沉,「你不要太過分!小子,當心把我惹毛了,我跟你拚命,一拍兩散,大家都不要活了。」

    丁浩哈哈大笑,「那你可以試試。」說著,他把仙土石拿出來,道,「看見沒有,這就是我的寶物,我隨時可以躲進去避難。就算是自爆,也不能傷我一根汗毛!你如果不自爆,我就在這裡安家!我們看誰狠!」

    「卑鄙,無恥!」玄龜魂魄氣得咬牙切齒,又道,「那你要如何?」

    丁浩思索一下,眉頭一挑道,「我也不知道要如何,這樣吧,你進入我的仙土石,我們當面談判如何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