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802章打壓丁浩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八零零章打壓丁浩

    丁浩算準了尖嘴猴腮的傢伙不會跟他賭,當然了,就算丁浩輸了也自然有辦法應對,不可能真的跟對方下跪抽臉。尖嘴猴腮的傢伙覺得不划算,他自己還覺得不划算呢。

    被丁浩一擠兌,尖嘴猴腮的傢伙不說話了。

    這時,金甲金髮的皇霸走了上來,開口喝道,「陳平,管好你自己的嘴!」

    皇霸在長老會頗有實力,尖嘴猴腮的傢伙只好應了一聲。

    丁浩和皇霸之前沒見過面,不過他心裡知道這是皇霸,當下抱拳作了一禮,就想要離開。

    皇霸連忙道,「丁浩長老且慢。」

    丁浩眉頭一皺,知道沒好事兒,只好停下腳步,問道,「皇霸長老有何見教?」

    皇霸笑道,「我們借一步說話。」

    丁浩不願跟他多有廢話,笑道,「紅毅長老的渡劫馬上就開始了,皇霸長老請直說。」

    皇霸眉頭一皺,他本來以為丁浩是一個慫貨,自己只要給點臉面對方就會象上次一次把寶物送上。可是丁浩這一句話,頓時讓他臉色難看起來,他感覺到這次想要強買到天意蓮並不是那麼容易。

    不過他還是想要試一下,開口又道,「丁浩長老,我聽說你去天德商號出售寶物時有些不愉快。不瞞你說,天德商號是我的私產,如果他們的服務讓你不滿意,你盡可告訴我,我一定狠狠責罰這些下人。」

    丁浩知道就是這件事,當下回道,「皇霸長老說笑了,天德商號服務一流,丁某大為滿意,並沒有發生任何不愉快,請皇霸長老不要誤聽誤信。好了,那邊還有人在等我,下次聊。」

    丁浩一句話搪塞了皇霸,走向厲老魔那邊。

    「這小子倒是精明。」皇霸臉色更沉,如果是旁人,說不定他已經當場甩臉了。不過他之前也打聽過,據說丁浩的背後站著兩座氣血妖宗的神尊,這讓他不得不有所顧忌。

    想到這裡,他思索了一下,也跟著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丁浩在厲老魔旁邊坐下。

    厲老魔介紹道,「丁浩小友,我給你介紹一下,這是我的師兄,三重天的著名煉器高人,張利!他也是紫微天門紅毅的好友,這次下界天才們上界,還多虧了他和紫微天門聯繫。」

    「原來是這樣。」丁浩抱拳道,「張利前輩,在下丁浩,浩浩蕩蕩浩然正氣的浩。」

    張利和厲老魔一樣,都是爽快人,笑道,「這些年下界真是卧虎藏龍,天才輩出,正道魔道,都有不少的絕世之才!相比而言,九重天上的宗門反倒是沒有見到什麼驚才絕艷的人物。」

    丁浩笑道,「張前輩繆贊了,我這次在九重天走了一下,發現還是九重天的修士厲害。不管怎麼樣,他們在天威之下生長修鍊,得到的資源也遠比下界要豐富,實力和發展,都不是我們這些下界後進能比的。」

    張利道,「如果不是天威和資源的因素,九重天的修士不一定比下界天才資質更好。」

    他們在說話,厲少天坐在厲老魔的背後,就感覺渾身不自在。

    丁浩現在坐到了第一排,和老一輩強者並肩而坐,他卻是坐在了第二排,感覺自己這兒是被人遺忘的角落。他不由得插嘴道,「丁浩,我張利叔祖可是煉器的高人,剛好今天見面,你有什麼煉器方面的問題,不要忘了請教。」

    他這一開口,前邊人才想起有這麼一號人。

    厲老魔也才想起,自己是帶孫兒來長臉的,光顧跟丁浩寒暄,把自己的孫子忘記了。他哈哈一笑,挪動一下蒲墊,讓厲少天也擠進第一排。

    厲少天頓時心情大爽,看看丁浩,心說我也跟你一排了。

    丁浩這個時候也沒想跟厲少天計較,因為皇霸坐在了丁浩的另一側。

    張利對丁浩還是頗有好感的,一個下界天才能成為二重天一個大宗門的長老,讓人佩服。他笑道,「既然我侄孫都說了,丁浩長老,你若是煉器方面有什麼問題,日後直接找我。」

    丁浩笑著一抱拳,「那多謝了。」

    本來這件事到此為止了,不過厲少天卻是有心打壓一下丁浩。

    從幻雨界出來,丁浩的風頭太勁了,厲少天感覺自己有點壓不住。所以他一直想要打壓一下丁浩,從實力修為,他感覺自己都壓不住丁浩,唯一能壓制的,就是自己擁有的寶物。

    他繼續笑道,「我師叔祖居無定所,性情閑逸,你想找他的時候就找不到了。比如說我這把七葉扇吧,就是剛好碰到機會,請師叔祖打造。」

    說到這把七葉扇,張利頗為得意。

    雖然他是公認的制器高人,不過他也不是件件作品都滿意的。

    而這把七葉扇,卻是非常的例外,堪稱他近年的一件傑作。

    所以厲少天說到七葉扇,他忍不住也要炫耀一下,「少天,拿出來給各位叔伯長輩看看。」

    厲少天沒想到張利這麼配合他,他心中大喜,連忙一張口,一點光星吐出來,轉眼變成一把三寸長的一把碧綠色的小摺扇,落在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這把摺扇通體如翠,碧綠欲滴,精緻小巧,巧奪天工,簡直就是一把大師級別的藝術品,讓人看一眼就心生喜愛。

    張利接過來,笑道,「這件作品我真的是相當滿意,選用的是上古湄潭木為骨,五層天特有礦產雪浪石髓為皮,反反覆復,經過三淬九煉,花費三個月時間煉製,才成此扇胚。」

    聽說這些張利自己都大為滿意的作品,周圍不少人都伸過頭來觀看,紛紛讚不絕口。

    「此寶果然非凡!」

    「不得了!張利大師自己都滿意的作品不多,此寶堪稱本命真寶級別之中的第一寶!」

    「這價值也是不得了。上古的湄潭木,現在能找到的太少太少了,雪浪石髓在五層天是限量出產,沒有關係根本買不到。加上張利大師三個月的功夫……我的天,這件寶物算得上是價值連城。」

    各種驚呼和馬屁之中,厲少天彷彿自己也跟著抬高了身價。

    不過也有人道,「只是上邊的真言融合的欠缺了一點,二等天級真言,有點不配這寶扇。至少要一等天級真言才是最好!」

    厲少天連忙道,「各位前輩,其實我一直想,人要自食其力,不能總是指望宗門和長輩!這二等天級真言雖然次了一點,不過卻是我自己辛苦所掙。將來我一定更加的努力,得到更好的真言融合上去,不要弱了這把扇胚的身價!」

    他這一說,眾位長輩目中都是一片讚許。

    「這少年天才有志氣,原來這二等天級真言是他自己打拚得到,這已經是不簡單了!相信你日後,一定能得到更好的真言,把這條真言替換掉。」

    「謝謝各位長輩鼓勵,少天以後必定加倍努力!少年的願望,是成為本屆大魔亂時代的魔主,帶著宗門飛升九重天,到時候還請各位前輩多多關照。」厲少天站起來,很有風度的給各位長輩行禮鞠躬。

    丁浩看得冷笑,這厲少天自己以為自己就是魔主了,現在就開始拉關係,想法有點多。

    不過丁浩並不想跟他多計較,誰是魔主,不到最後誰也不敢說,關鍵還要看魔道之星花落誰家。

    丁浩不計較,可是厲少天卻存著打壓丁浩的心思。

    他得到眾人的讚許以後,又繼續道,「丁浩,我那天見到你也有了本命神兵,好像是一把不起眼的黑色小劍,不妨拿給我師叔祖鑒定鑒定。」

    此刻,厲少天已經吸引了大家的目光,他一說話,大家都關注起來,目光都看著丁浩。

    丁浩苦笑,心說老子想要低調,想要讓你出風頭。可是不行啊,你非要讓我出風頭,好吧,既然這樣,那我就不客氣了。

    說著,丁浩一開口,吐出一把黑色的小劍,道,「這是我偶然得到的一件劍胚,至今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材質所打造,請張利前輩鑒別一下。」

    張利接過去,左右觀看,他作為制器大師,見過的材質相當的驚人,不過今天卻是難住了他。來回觀看,也並不說話。

    旁邊不少人,也都凝神觀看,又或者直接用精神力在上邊掃視。

    「這是什麼材料,是有點奇特。」

    尖嘴猴腮的陳平也湊了過來,譏笑道,「黑乎乎的一塊,看上去好像一塊凡鐵,既沒有靈力外放,也沒有強大的氣勢,上邊連雕刻的花紋都沒有,丁浩長老,你在上邊融合了一條一等天級真言,依我看純屬糟蹋了。」

    他這一說,不少人注意到這把不起眼的黑劍上邊竟然融合了一條一等天級真言。

    「糟蹋了,真是明珠暗投,瞎搞!」

    「對呀,這麼一把不起眼的小劍,竟然融合了一道一等天級真言,也沒有把這把劍撐破,簡直是奇迹了。」

    「年輕人,還是沒經驗!簡直是愚蠢,把一條好好的真言給毀了。」

    丁浩聽得眉頭大皺,暗罵這些人才愚蠢,什麼材質都沒看出來,就斷定是垃圾劍胚。更可惡的是,這些人還用一種看蠢貨的目光看著他。

    厲少天心頭大爽,最近好久沒有打壓過丁浩了,今天讓他頗有些翻身農奴把歌唱的感覺。

    他不由得又笑道,「丁浩,你說你的本命神兵和我比如何呢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