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820章狂盟外圍長老(450票加更)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八一八章狂盟外圍長老

    「這裡邊真有大道法則?」在場的幾人,臉色再次震驚。

    本來,大家知道這是真正的烏蘭獸骨,就已經相當吃驚了。

    現在,丁浩竟然說,裡邊還有大道法則。

    最開心的莫過於紅毅,他竟然一億能買到真正的仙獸骨頭,已經是賺大發了。而現在,丁浩竟然說其中還有大道法則。

    「可是這大道法則怎麼才能讓它顯形?」翟師傅皺眉道。

    丁浩道,「因為這烏蘭獸骨太強大了,防禦能力也是驚人的!要想讓其中的大道法則顯形,必須要更強大的攻擊,你們的攻擊太弱了,根本不能讓獸骨之中的大道法則顯現出來!」

    「兩個化神神尊同時攻擊都不能顯現,這可怎麼辦?」

    就在紅毅一籌莫展之中,小殿的後門突然打開,一個穿著黑色袍子,相貌威嚴的男子走了出來。他步伐堅定,每向前一步,彷彿就有一面牆推進了過來。

    看見此人的動作,丁浩心中暗驚。

    這個人實力驚人,雖然丁浩不太能確定此人的修為,可是這種氣勢,恐怕也只是當初在鍾皇實力全盛的時候,才能表現出來。

    這個男子走出來,雙目威嚴,旁若無人,什麼紅毅,翟師傅等人,根本不在他的眼中,他的雙眼之中只有一個人,就是丁浩。

    「讓我來試試?」男子走過來說道。

    「丁叔,你怎麼出來了。」心蓮長老低眉順目的說道。

    男子沒回答,只是雙目深深的看著丁浩,伸出手。

    丁浩隱隱感覺到,這個人恐怕有些來路,而且這個人也姓丁,這讓丁浩想到了什麼。

    「好。」丁浩將手中的一片烏蘭骨遞了過去。

    丁叔突然臉上浮出一絲笑容,「在我手中捏碎的烏蘭骨太多了,可是我沒想到,竟然那些都是假冒的烏蘭骨!我倒是想要看看,真正的烏蘭骨,到底有多硬?」

    說完,他雙手握住這片烏蘭骨,口中暴喝一聲,「嘿!」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空氣之中頓時一聲震爆,此人修為驚人,放出的力量,竟然連空氣都爆開,那種力量讓丁浩感覺到大氣都不敢出,死死鎮壓住屋裡的所有人。

    不過就算是如此恐怖的一擊。

    他手中的烏蘭骨依然是烏蘭骨,紋絲未動!

    「好硬!」丁叔臉色震驚,低頭再看他手中的那片烏蘭骨,只見表面上竟然浮出一道明亮的光幕。

    這是由無數的符文匯聚而成,密密麻麻!

    「這就是大道法則!」

    所有人的雙目都亮起來,看向那道大道法則,然後再把目光投向丁浩。

    「真的有大道法則!」紅毅狂喜。

    這次他真的是賺大了。

    一條大道法則,動輒幾百億!再加上這片仙獸獸骨,又是無價之寶,這東西太貴重了,他撿到大漏了!

    翟師傅長嘆一聲,感嘆道,「想不到啊,想不到,老夫活了這一輩子,拆解了無數的寶物,想不到今天竟然走眼了兩次,我服了!」

    他今天第一次走眼,是沒看出真正的烏蘭骨;第二次走眼,就是沒看出其中真的有大道法則!一天走眼兩次,他從出道以來,都沒有經歷過的!

    不過那丁叔卻是開口笑道,「別說你,就算是六重天的拆寶修士,都沒有看出來。」

    翟師傅這樣才輕鬆一點,人家六重天的拆寶修士見過的寶物要比他多多了。那些人都沒看出來,他也沒看出來,倒也不算是什麼。

    「翟師傅無須自責。」心蓮長老微微一笑,又道,「如果我沒有猜錯,那片烏蘭骨上,應該也有一道大道法則。」

    丁浩點頭道:「正是。」

    「兩道大道法則!」紅毅已經笑得合不攏嘴了。他完全沒想到,這次的驚喜竟然是這麼大,一個又一個驚喜,已經把他沖昏了。

    雖然驚喜很多,不過丁浩感覺到,這個丁叔走出來,並不是為了驚喜而來。

    丁叔把烏蘭骨片還給紅毅,然後開口道,「丁浩是吧,借一步說話。」

    隔壁的靜室之中,小桌上一點燭火跳動不休,丁浩和丁叔兩人面對面盤膝而坐。

    「丁翼白的後人?」丁叔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「不錯。」丁浩點點頭,很顯然,丁叔能說出丁翼白三個字,很顯然已經問過小祖了。而小祖願意把自己的身世告訴此人,此人應該是家族之中對自己無害的一方。幾乎是瞬間,丁浩就想明白這些,微笑道,「見過家祖,不知道如何稱呼?」

    丁叔道,「別叫我家祖,我的輩分比你大不到多少,差不多也就是叔伯輩,你也叫我丁叔吧。」

    「是我叔伯輩?」丁浩目色一動,又道,「那丁叔你和我父母應該是一輩人,不知道我父母何在?」

    丁叔臉色一黯,彷彿有什麼難言之隱。

    丁浩急道,「丁叔,我從小就沒有見過我父母,沒有人任何人知道他們的去向,你就告訴我吧!」

    丁叔苦笑道,「說實話,我也不知道他們去哪了。」雖然這樣說,不過他又笑道,「當然了,他們應該還活著!將來,你說不定會有機會見到他們!」

    丁浩聽說父母還活著,心裡稍安。不過他並不滿足這種答案,他又問道,「那丁叔,你至少可以告訴我,家族之中是誰想要鎮壓住我家這一系?」

    「混賬!不要說這種胡話!」丁叔臉色大變,立即瞪眼吼道,「我丁家上下團結一心,哪有什麼派系鬥爭,你若是在六重天,憑著這句話就是死罪!念在你沒有回歸丁家,赦你無罪,以後不要胡言亂語!」

    雖然丁叔說得是義正詞嚴,不過丁浩還是清楚了一點。

    那就是他的對頭太強,強大到丁叔一個字都不敢提!

    丁叔這樣的強者已經是很恐怖了,可是沒想到,他竟然也如此的忌憚,可見此人之強大,恐怖。

    「好吧。」丁浩點點頭,「這些話我不會再說,等我足夠的強大,說不定我會有說出來的一天。不過我的父母,我一定會找到,相信他們現在過的並不好,我一定會有解救他們的一天!」

    丁叔臉色不動,淡淡道,「你如果和我見面只是說這種廢話,那我今天就有點失望了。」

    丁浩眉頭一挑,反問道,「丁叔想要我說什麼?」

    丁叔嘆了一聲,「你真是蠢啊,還以為你多聰明。我出來見你,當然是要指點你一下!我聽小祖說,你有一個化神期的奴僕,不過化神期畢竟眼光不高,我來指點你一下,你修鍊的什麼功法?」

    「原來如此。」

    丁浩算是知道了,丁叔能從幕後走出來,其實是想要指點一下丁浩的修為。

    不過丁浩卻是苦笑道,「丁叔,抱歉了,我那位化神期的奴僕,雖然修為不高,可是眼光頗高,有他指導我,可以了!而且我也答應過他,不會泄漏自己修鍊的功法。」

    丁叔怒道,「你能修鍊什麼功法,還不能告訴我?當我這種修為會剽竊你的功法不成?」

    丁浩嘿嘿笑道,「丁叔息怒,其實我修鍊的小小功法,你肯定看不上眼。不過我已經答應了人家,當然就要說到做到。至於修鍊方面,我自己覺得還可以,丁叔雖然強大,可是天下大道,成千上萬,條條大道通仙界,丁叔你也不敢說博覽天下。」

    「吆嚯,你小子還小看我。」

    丁叔冷哼一聲。

    不過想想烏蘭骨的事情,他就不知道。他修為很強,但是也不能說對天下所有的大道都精通,丁浩的道,他不一定能幫上忙。

    「那這樣說,我走出來是有點自作多情了?」丁叔冷哼,又道,「既然你是嬰變初期,那讓我看看你的元嬰和元鼎,我倒要看看,你修鍊的怎麼樣。」

    「這個可以。」

    丁浩心念一動,將自己的元鼎放出來。

    他的元鼎和別人不一樣,他的元鼎好像元嬰一樣,放出來以後就是一個金光燦燦的小人。

    丁叔道,「嬰變的下一步就是化鼎,我主要看元鼎,你先把元鼎給我看。」

    丁浩笑道,「這就是元鼎。」

    「什麼?」丁叔驚得差點從蒲墊上翻倒下來,「怎麼可能,這元鼎怎麼長得和元嬰一樣,你再把元嬰放出來看看。」

    丁浩嘿嘿笑道,「丁叔,我的元嬰已經拿去煉製分身了。」

    「這麼快就煉製分身,行不行啊?太快了一點!」丁叔疑問道。

    丁浩也不隱瞞,繼續道,「丁叔,我也是碰巧。剛好遇到一隻擁有仙獸血統的異獸,機緣巧合,就奪了它的魂魄,放入我的元嬰,練就了一個異獸分身。」

    「異獸分身,仙獸血統!」丁叔再次驚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本來他這次出來,想要指導一下丁浩,再給點好處,也算是盡了自己做叔叔的一番心意。可是現在看來,丁浩的發展太讓人吃驚了,就算是在丁家的家門之中,那些同等級的丁家後人,也遠不如丁浩混的好。

    其實丁叔還不知道,丁浩已經有兩個分身了,另一個是萬靈分身,用幾十萬天才的生命煉製而成,比異獸分身更加的恐怖!

    「好吧,看來我倒是沒有什麼可以教你的了。」丁叔臉色有點尷尬。

    丁浩笑道,「丁叔你能出來見我,我就已經很開心了,今後我有什麼困難,自然會求到丁叔。」

    丁叔點點頭,「那好,丁叔也沒什麼可給你的,就送你一個小牌子吧,以後在九重天遇到什麼困難,把牌子拿出來,沒人可以為難你。」

    三更送上,希望大家看的開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