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823章木羊的毒計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八二一章木羊的毒計

    首先說下,昨天數字搞錯了……饅頭的數學一直都是體育老師教的,大家別計較。

    正文:

    「額……這個,你們在討論什麼?」莫偉昆索性裝到底。

    你個老東西,你心裡清楚的很!皇霸暗罵一句,不過表面上還是要說一下,開口再次道,「現在是這樣,我有一個提案,現在正在表決,有一半人同意,有一半人不同意,最後就差你這一票來做出決定。」

    「這樣啊……」莫偉昆都要哭了,心說我裝糊塗一輩子,這回完了,眼前這麼多人,非要得罪一半了,得罪哪一半呢?

    不行了,先拖一會再說。

    莫偉昆睡眼惺忪道,「哦,是這樣,那是什麼提案呀?」

    可惡!皇霸雖然很煩躁,可是還是耐著性子,把踢出嬰變期修士的提案說了一遍。

    「情況是這樣。」莫偉昆誓要把裝傻進行到底,點頭道,「要我說,這個提案很是不錯,有些人不配繼續留在長老會,就應該堅決的清除出去!不然名不副實,做一個決定者還有什麼用?」這句話剛鏗鏘有力的說完,口風一轉,又道,「不過呢,我們也要分清,這些人是不是真的沒有用。事實上,有些嬰變修士還是有用的,將來他們遲早要進入化鼎期的,所以關鍵還是要分清這個問題……」

    聽著他羅里吧嗦,皇霸終於煩了,臉色一正道,「莫長老,這些情況大家都清楚,你不要耽誤大家的時間了!現在只需要你一句話,同意這個提案,還是反對!」

    生怕這個老糊塗搞錯了,皇霸再次提醒道,「我是同意這個提案的!」

    這時白鶴天門的雲長老不甘示弱,抱著胳膊道,「莫長老,我反對這個提案。」

    這樣一來,可把老好人莫偉昆給難死了。

    兩邊都不能得罪,這可怎麼辦才好。

    皇霸臉色一沉,拿起腰間令牌,用決定者令牌給莫偉昆傳過去一句話,「莫長老,你們宗門的小莫長老不是剛剛進入化鼎期么?到時候我會提議他進入長老會!」

    皇霸發完話,開口笑道,「莫長老,留意你的令牌。」

    「啊……」莫偉昆低頭拿起令牌一看,睡眼惺忪的老眼頓時就亮了。

    小莫長老是他的後代子孫,深得他的寵愛,剛剛進入化鼎期,現在也在謀求一個決定者的身份!

    雖然他是一個老好人,可是現實的利益放在眼前,他決定服從於利益。

    「好吧,諸位道友,如果一定要我表決的話……」莫偉昆長老有了決斷,話語也顯得更加有力了,他繼續說道,「我覺得皇霸長老的提案很有道理,所以我決定……」

    就在他剛要舉手同意,落葉城的心蓮長老微微一笑,開口道,「莫偉昆長老,你的令牌好像又亮了。」

    在場的諸位長老都暈死了,大家都知道怎麼回事兒,可都也不點破。

    「令牌又亮了。」莫偉昆臉色尷尬,他也知道這是心蓮長老給他發來的信息。

    皇霸臉色更加的陰沉,他本來已經和心蓮長老溝通好了,可是沒想到,今天心蓮長老竟然毫不猶豫就站在他反對面上!而且還是如此的堅決!

    他冷哼道,「莫長老,你自己決定,不要受了別人的影響!」

    心蓮長老嘿嘿笑道,「莫偉昆長老,你看一下也不吃虧。」

    老滑頭還是決定看一下,當他拿起令牌再一看。

    上邊有一句話。

    「丁浩已經是狂盟的外圍長老,如何決定,你看著辦!」

    「什麼……」莫偉昆嚇得臉色一下就變了。

    在場沒有人比他更明白狂盟是什麼,他家的祖上,曾經有一位強者得到過狂盟的外圍令牌!而後,通過了兩次考核,可是在最後一次考核上倒下了!

    可是根據狂盟的規矩,通過兩次考核,後輩子孫就可以享福了!

    因此他這位祖先雖然死在第三次考核,可是他們這一門,從此就得到狂盟的照顧!也正是因此,他們的宗門才能從籍籍無名爬起來,然後成為二重天八宗之一!

    可以說,如果沒有狂盟,就沒有他現在,也沒有他的宗門,更不會有他現在坐在這裡!

    他深深知道,狂盟成員的尊貴,狂盟力量的強大,他怎麼敢得罪狂盟?

    就算是丁浩現在只是外圍成員,甚至一次考核還沒有進行。可是誰能知道丁浩能通過幾個考核?通過一個考核,狂盟就會保護丁浩;通過兩個考核,狂盟就是蔭庇其子孫後代;通過三次考核,丁浩就是狂盟正式成員!

    所以莫偉昆毫不猶豫的開口道,「諸位,我的決定是……」

    他目光掃過眾人,開口道了兩個字,「反對!」

    「什麼?」皇霸氣得差點衝上去踢死這個老東西。

    「散會!」皇霸怒氣沖沖,大手一擺,一個人最先離開了會場。

    「哈哈,蠢貨!」丁浩和紅毅相視一笑,這一次皇霸可是吃了一個大虧,不但提案沒有通過,反而把他自己宗門的決定者給開除了一個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「氣死了,莫偉昆這個老東西,真的不知道葉心蓮到底給了他什麼好處?」皇霸怒氣沖沖的回到玄武天門的大殿之中。

    賊眉鼠眼的手下又跟了上來,「皇霸長老,葉心蓮有落葉城在手,各種寶物和材料要比我們多得多,我們不宜和她拼財力。」

    皇霸怒道,「拼什麼財力,現在說什麼都晚了。」說著又怒起來,猛地一拍桌面,怒道,「最可惡,還讓我徒弟自己退出了,真的是偷雞不成蝕把米!」

    正在說話之中,另一名滿頭金髮的年輕男子走進來,跪地道,「師尊。」

    進來的正是主動退出長老會的弟子,木羊。

    木羊雙目之中充滿恨意,自己把決定者的身份給辭退了,可以說做出莫大犧牲。可弄到最後,卻是變成了真正的蠢貨,被二重天的人笑話,他剛才離開會場,就已經被玄武天門之中的其他弟子給笑話了。

    皇霸嘆道,「這次是我考慮不周到,等你進入化鼎期,我會想辦法讓你重新加入決定者之中。」

    木羊剛才在外邊被人譏諷一頓,此刻正是怒極,雙目陰森,一字一句道,「師尊,弟子倒是有一個法子!」

    皇霸奇道,「什麼法子,說說?」

    木羊道,「丁浩此子,實在是可惡!一來到玄武天門,就破壞了我宗門的標誌,讓我宗門尊嚴大損!然後又糾合一群人,對抗師尊,如此下去,我玄武天門的二重天的影響力恐怕要大大受損!因此徒兒的意思,就是不惜一切代價,將他弄死,警告所有決定者!」

    聽他這一說,皇霸臉色一動,不過又猶豫道,「可是此事不可行啊,他畢竟有著決定者身份,我們不好出手!」

    賊眉鼠眼的手下道,「我們不如請三重天的前輩出手。」

    皇霸哧道,「他一個嬰變初期,我請三重天的前輩出手,豈不是要被人笑話?而且據說他在三重天的氣血妖宗有後台!」

    「這個,有點麻煩。」

    木羊卻是繼續道,「徒兒有一個好地方,如果在那個地方將其擊殺,可謂神不知鬼不覺,就算是誰來,也是沒有辦法查清!」

    「什麼地方?」皇霸驚奇道。

    木羊陰笑,「就在本宗,就看師尊肯不肯冒險一試了。」

    「那裡……」

    皇霸頓時明白了地點。

    他不由得猶豫了起來。

    玄武天門之所以叫做玄武天門,是因為他們有一個莫大的秘密!

    那就是因為天門之中,有一套巨大的仙獸「玄武」的骨骸!這座骨骸形成一座骨骸山,就躺在玄武天門宗門的下方!玄武天門之所能發展壯大,正是因為下方這座骨骸山,這座骨骸山,堪稱一座靈力的寶庫!比旁人宗門的礦脈,還要強大!

    而且這座骨骸還有另一個作用,就是鎮壓!

    當有人靠近的時候,他周圍的空間就會被神秘的力量鎮壓。這種力量可以將人四周的空間一塊塊的切割下來,你站在空間的碎片之中,和外界根本沒有任何的聯繫。

    木羊嘿嘿陰笑道,「只要將丁浩引入一個空間之中,將其殺死,不會有任何人知道!在那裡,他的決定者令牌會失效,他所有的通訊物品都會失效,殺死他,不會有任何人知道!當然了,別人或許會懷疑是我們殺的,可是沒有任何的證據!」

    說到這裡,皇霸臉色一點點的亮起來。

    目前來看,木羊的方法好像是唯一的方法!

    不過那賊眉鼠眼的手下卻是皺眉道,「可是怎麼樣才能把他引過去?那是祖地,不容有失,祖先下令,禁止任何人進去!」

    「管不得了!」皇霸冷笑道,「我們就邀請所有的決定者下去參觀祖地,然後木羊你負責找一個機會把丁浩引走,並且幹掉他!」

    木羊喜道,「憑我嬰變七層的修為,殺死他一個一層,輕而易舉!」

    那賊眉鼠眼的修士臉色大驚,「不可啊!邀請所有的決定者去祖地參觀,這這這,這出了大事怎麼辦?」

    皇霸擺手道,「不用說,我意已決!那些其他的決定者就是簡單轉一圈,我會很快把他們帶出來,關鍵是木羊,一定要把丁浩一個人引走!」

    要月票要月票,還有十票仙俠月票榜就可以爬一位,嘿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