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824章玄武祖脈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八二二章玄武祖脈

    在玄武天門開完大會以後,丁浩跟著紅毅心蓮等人走出來,和他並肩走出來的是小小姑娘葉心采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不是那天他說的話影響了心蓮長老,今天心蓮長老穿著一件白色繡花的旗袍,又叫袍裙。

    這件袍裙非常的合體,剛好把心蓮長老的身段體現出來,丁某人跟著後邊口水大流,「你大爺的,這屁股,太好看了。」丁浩無恥的想到。

    「你幹嘛偷看我姐姐?我要報告我姐姐!」小小姑娘立即就發現某人的無恥眼神,捏緊拳頭說道。

    「我什麼時候偷看了?我這是正大光明的看,欣賞你懂不懂?」丁浩遞給她一個白眼,又故意對著她的後背瞟了一眼,「不像你,什麼都沒有,不鼓也不翹,讓我看都不看。」

    「你去死啊!」小小姑娘氣得要吐血,這個姓丁的太壞了。

    正在一眾人走出來,前邊突然飛來一群玄武天門的弟子。

    「諸位前輩,傳我宗皇霸長老命令,請諸位留步,他還有安排。」

    領頭的一名女弟子抱拳擋住眾人的去路。

    「搞什麼?什麼情況?」本來會議結束,就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媽了。象這種又出來攔住大家,搞的眾人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白鶴天門雲長老和皇霸一向不睦,冷笑道,「莫非是皇霸的提案被否決了,決定不讓我們走了?」

    心蓮長老笑道,「那要看他的本事。」

    其實在場的70多名決定者,已經是二重天最強大的力量,若是集中起來,踏平玄武天門都可以!皇霸若是真的要對所有人動武,那真是想多了。

    說話之中,一頭金髮的皇霸哈哈笑著走出來。

    「我剛才聽人說,說我皇霸要強留大家,真的是開玩笑,我玄武天門一向熱情好客,你們可曾聽說玄武天門強留過任何人?」

    雲長老上前一步,「那你攔住大家是何意思?」

    皇霸哈哈大笑道,「是好事兒!等我說完,不願參加的,可自行離開!」

    「好事兒,你會有好事兒?」紅毅冷笑一聲。

    「還真是好事兒。」

    皇霸笑道,「我玄武天門能有今天在二重天的地位,緣由恐怕大家都知道,那是因為我玄武天門有一塊地下祖脈!這條祖脈,非同一般的礦脈,相信大家從各種途徑都聽說過。」

    「玄武天門的祖脈?」眾位決定者都是一愣,沒想到皇霸竟然提到這個事情。

    心蓮長老笑道,「我倒是聽說過一二,這是不知道皇霸長老突然提起這件事,又有什麼緣由?」

    皇霸道,「不瞞大家說,最近祖脈顯靈了,憑著我玄武天門的力量根本不能破譯其中的奧秘!所以今天留下大家,是想要跟大家說,能不能一起下去看看,如果能幫助我玄武天門破譯其中的秘密,那就最好。如果不能,各位有了感悟,我玄武天門也分文不取,不知諸位意下如何?」

    「讓我們觀看祖脈顯靈!」在場的決定者都是臉色震驚。

    這種事情,好像是一塊餡餅砸在腦袋上了!

    當然了,能不能吃到這塊餡餅,要看各人的本事!可是不得不承認,這塊餡餅已經砸了下來,吃不吃,就看你自己了!

    「皇霸這次這麼好?玄武天門祖脈的事情,他們一直諱莫如深,可是這次,竟然主動讓我們所有人觀看祖脈顯靈?天下會有這麼好的事情?」

    不少決定者都是臉色暗驚。

    紅毅和心蓮長老等人都是立即想到了什麼,「丁浩,皇霸此人狡猾多端,他無利不起早,不可能好心讓我們觀看祖脈顯靈的!我們想來想去,很可能他要對付的就是你,要不你就不要進去了。」

    紅毅和心蓮長老都傳音來,讓丁浩不要進去了。

    不過丁浩聽到祖脈這兩個字,頓時耳朵都豎起來了。

    祖脈對別人來說,用處不大,可是對他丁浩來說,簡直就是貓聞見了魚腥一般。

    「皇霸,你若是真的想要對我出手就更好,那我就更可以放手一吸。」想到這裡,丁浩開口笑著走出去,「皇霸長老,真的是沒想到,想不到你竟然是這麼好的人,看來我一直錯怪了你!你的意思是讓所有的決定者都去參觀祖脈顯靈,不知道丁某可有這個待遇?」

    皇霸心中陰笑,暗道,我就怕你不去,沒想到你自己就迫不及待要去,你真是找死!

    雖然這樣想,可是皇霸一臉和煦春風,笑道,「所有的決定者,都可以參觀,如果能感悟到什麼,記得皇某的好就行。」

    丁浩哈哈笑道,「豪爽,皇霸長老,我會一直記得你的好!」

    既然丁浩都答應了,在場沒有任何一個人拒絕。

    祖脈顯靈這種事情並不多。

    首先需要一種特殊的祖脈,如果是普通的晶石礦脈是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只有玄武天門這種以巨型獸骨為根系的祖脈,才會有顯靈。所謂的顯靈,便是上邊有仙文、仙音、仙圖、仙影等等顯現。如果能親眼見到顯靈,並且從中感悟的,那真是莫大的福分。

    「諸位請。」

    沒有任何人可以拒絕祖脈顯靈,皇霸很有信心,帶著眾人走向玄武天門的後山。

    皇霸這玄武天門的當家長老,不會有任何人違抗他的意志,眾人一會以後,就來到後山的一處陣法前。

    「請。」皇霸帶著眾人進入陣法,這是一個大型傳送陣,數十人都走進來,這才打開陣法。

    這是一個短距離的傳送陣,也並不會傳送很遠,目的地就是玄武天門的地下地脈!

    白色的光影一閃,數十人全部都出現在另一個傳送陣之中。這個傳送陣建立在一座巨型山峰的內部,左右觀看,到處都是岩石,眾人身處地下的山脈深處。

    皇霸笑道,「這可是幾百萬年來,玄武天門第一次公布地下祖脈,還請諸位觀看以後,不要出去多說,這裡都是我玄武天門的秘密。」

    「放心,一定!」眾人都點頭。

    隨後,皇霸帶著眾人沿著山洞,向前行走。

    這個山洞,顯得非常高,四壁彷彿是峭壁一般,通道的兩側,是深不見底的懸崖,其中雲煙深深,也不知道通向何處。

    眾人向前走,丁浩也沒說話,心念卻是在和九奴交流。

    「九奴,這兩側下邊有什麼?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這兩側下邊應該都是殺陣,如果說這祖脈是玄武天門的命脈,他們不可能不布下天羅地網的陣法。」

    「是這樣。」丁浩眉頭大皺道,「如果這樣說的話,那我想要佔到便宜,是很困難的一件事兒了。」

    「確實。」九奴道,「祖脈,關係到一個宗門的命脈所在,不容有失,防守相當的嚴密,你想要火中取栗,恐怕不是那麼容易。」

    聽這樣一說,丁浩眉頭大皺,「早知道就不進來了。」

    九奴又笑道,「進來總比不進好,雖然防守很嚴密,可是他們居心想要對付你,就很可能破壞祖宗的規矩,到時候說不定就會自己弄出陣法上的漏洞,到時候,你就可以相機行事!」

    丁浩點點頭,「想要做壞事的人,自己就會出現漏洞,我們就等著皇霸出現漏洞!如果他這次真的要對付我,那我就不客氣了!」

    雲煙深深,狹窄的通道上,有著淡淡的雲霧來回飄動,就好像是鴛鴦火鍋中間的那條隔斷,熱氣在上邊跑老跑去,丁浩就從隔斷上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「這下邊如果都是陣法,這真的是好恐怖的陣法,玄武天門為了保護他們的祖脈,真的是花費了巨大的力氣。」

    諸位走過去的決定者,都是臉色震驚,暗道玄武天門之所以成為二重天第一天門,果然是底蘊深厚。

    很快,眾人都來到狹窄通道的盡頭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的面前,出現的是一個深不見底的大窟窿,在大窟窿之中裝的滿滿的,全部都是白色的煙氣,站在通道向下看,視線神識全部都被煙氣阻擋,不知道下邊是什麼。

    看見這場景,白鶴天門的雲長老皺眉道,「皇霸長老,祖脈顯靈呢?」

    「馬上就可以看見!」

    皇霸微微一笑,上前一步,舉起雙手,在耳邊啪啪擊掌。

    以掌聲為號,下邊聽見以後,頓時陣法打開,數道刀鋒一樣的光線,從迷濛的霧氣之中衝天而起,就好像是無形之刀,一塊塊的切開白色的煙雲,隨著雲海的打開,下邊的情景頓時浮現在所有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「我天!」站在通道上的決定者們全部都驚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只見面前的深淵之中,漂浮著一隻無比巨大的龜殼!這個龜殼可不是一般的龜殼,在龜殼上,寶光四射,龜殼上一圈圈的紋路,深邃詭異,每一塊,都裝點滿各種各樣的晶體,顏色各異,彷彿是一隻全身鑲嵌滿各色寶石的寶貝龜殼!

    看見這景象,丁浩耳中傳來九奴的聲音,「好東西,當真是好東西,這是四大仙獸玄武的龜板,我天,它還具有著活性!真的是好東西,也不知道當年是哪位大仙留在這裡,我當年來到二重天都不知道!」

    丁浩疑惑道,「這麼大一個烏龜殼有什麼用?不如把上邊晶石都拿下來賣錢。」

    九奴罵道,「你那是最愚蠢的方法!別忘了你還有一個玄龜分身!」

    等會還有一章,嘿嘿,非常感謝,大家給力一下,月票榜爬了兩位,謝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