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827章擊殺木羊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八二五章擊殺木羊

    「怎麼回事兒?木羊這小子還不出來?」

    皇霸站在高高的石壁上,看著下方的雲海臉色焦急。

    轉眼,半個時辰就快要過去了,可是木羊還沒有出來。

    「以他的修為,殺掉丁浩很容易,到底在搞什麼?」皇霸焦急的走來走去。

    隨著時間分分秒秒的過去,半個時辰終於到了,控制陣法的玄武天門弟子早就已經得到消息,時間一到,便打開陣法。

    當陣法打開,白色的雲煙返回,玄武龜殼再次籠罩在煙霧之中,所有溢出的仙文,也被掩蓋了。

    決定者們花費了半個時辰感悟仙文,並沒有任何的收穫,此刻也都飛返了回來。

    「紅毅長老,你可有收穫?」雲長老從白鶴上走下,開口笑道。

    紅毅苦笑道,「這些都是仙文,光是這半個時辰的觀看,哪有什麼收穫?也就看一個熱鬧。」

    跟著飛回來的心蓮長老笑道,「紅毅長老說得好,也就是看一個熱鬧。玄武天門這麼多年觀看研究,也沒有什麼成果。」

    眾人都是哈哈一笑,心中也都明白:如果真的能從仙文之中感悟什麼天地奧義,玄武天門才不會讓大家前來參觀呢。

    不過在場的各位決定者也都不是省油的燈,就在剛才半個時辰的感悟時間之中,他們已經動用自己的腦力,將所看過的所有仙文,都深深印在腦海之中!等回到自己宗門以後,就會立即將這些仙文刻印下來,讓自己和自己的後人,以後慢慢研究。

    各位長老站定以後,皇霸走過來笑道,「諸位,現在感受到我玄武天門的誠意了吧?」

    「不錯,感謝。」

    雖然大家都沒看明白,可是畢竟人家玄武天門還是有誠意的,你們自己沒看明白不能怪皇霸。

    因此眾人都抱拳感謝。

    皇霸又道,「那麼既然祖脈顯靈已經結束,諸位道友都忙,皇某就不挽留了。」

    他目的達到,就想要送這些人都滾蛋。

    不過小小姑娘葉心采卻是嚷嚷道,「丁浩還沒回來呢。」

    要不說,此刻大家都沉浸在記憶仙文之中,哪裡想到丁浩。可是小姑娘葉心采卻是沒什麼心計,她總是和丁浩不停的鬥嘴,此刻見不到丁浩,立即開聲詢問。

    她這一說,紅毅立刻驚起來,「皇霸長老,丁浩還沒有回來!」

    「是嘛?丁浩長老他也來了嘛?」皇霸假作不知,然後又拍拍自己腦門道,「我差點忘了,他好像是來了,只是他現在去哪了?」

    心蓮長老臉色一沉,她隱隱感覺到皇霸的目的了。

    「皇霸長老,我就說,你不會沒事讓我們進來參觀祖脈,原來目的就是為了丁浩長老?」葉心蓮一句話,就已經刺中了皇霸的軟肋。

    她這一說,在場的修士也都臉色一動。

    在場的修士沒有一個是傻子,頓時就有一個嘴快的修士說道,「靠近玄武背甲的時候,仙力鎮壓,空間被切割,身處其中,所有的令牌都會失效,果然是一個擊殺決定者的好地方!」

    皇霸自以為聰明,神不知鬼不覺。

    可是這個世界上不乏聰明人,只是一個瞬間,就有很多修士想明白一切!用所謂的祖脈顯靈把大家引來,然後利用仙力鎮壓的效果,將丁浩引入某一個單獨空間,最後將其擊殺……

    這些都是順理成章的事情,大家都是活了幾千上萬年的老妖怪,有誰想不出呢?

    「皇霸長老,你這回玩大了!」諸位決定者之中,一位資歷最老的決定者開口道,「所有的決定者,在二重天有權利不被擊殺,沒有任何人可以殺死他,另一個決定者也不行!如果有人違反,那麼整個八宗聯盟長老會,就會對此人發出追殺令,直到殺死這個兇手!這是我們八宗聯盟長老會的規矩,難道皇霸長老想要以身試法?」

    皇霸頓時背後冒冷汗。

    他本來以為自己聰明,設下這神不知鬼不覺的陰險計策,可是誰知道,轉眼就被人識破了!

    事到如今,他唯一能做的,就是死不承認。

    「諸位長老,你們不要好心當做驢肝肺!我皇霸今天帶大家來宗門祖脈,就是為了讓大家一起感悟仙文,皇某之心,可昭日月!你們居然這樣懷疑我,簡直是豈有此理,你們說我殺死丁浩長老,你們拿出證據!」

    紅毅怒道,「你把我們引到這裡來,就是要不聲不響殺死丁浩,哪裡拿得出證據?」

    皇霸哈哈大笑,「拿不出證據就不要亂說話!你說我殺死丁浩長老,我還說你乘機殺死了丁浩長老,想要栽贓我玄武天門,是不是?紅毅,我聽說丁浩長老當初在紫微天門和你也有一些不愉快啊!」

    皇霸這廝也頗有一些胡攪蠻纏的本事,竟然說是紅毅殺死了丁浩。

    紅毅氣得要吐血,罵道,「我不跟你說了,現在你速速將陣法打開,我要回去尋找丁浩!」

    皇霸擺手道,「對不起,這陣法定時才能打開,現在打不開了!」

    小姑娘葉心采道,「說謊,你們這些金色頭髮的傢伙,最喜歡的就是說謊,不要臉!」

    心蓮長老冷冷一笑,走上來開口道:「皇霸,我勸你迷途知返!如果丁浩還活著,你必須速速將他給放出來!或許你還不知道,丁浩已經是狂盟的外圍成員了!」

    「什麼!」皇霸聽到這個消息,幾乎要暈死。

    作為他現在的地位,他很清楚狂盟是什麼樣的一個組織。其實就算是他早些年,也在想要謀求一個狂盟成員的身份。不過很遺憾,他一直沒有找到正式狂盟成員推薦他,所以他最後只有放棄了。

    沒想到丁浩這小子,竟然得到了正式狂盟成員的推薦!

    皇霸震驚又嫉妒。

    不過聽到這個消息,他心裡更加堅定了一個意志,那就是弄死丁浩。

    他和丁浩的仇恨已經結下了,如果丁浩成為正式的狂盟成員,哪有他皇霸的活路?既然如此,倒不如乾脆把丁浩就在這裡弄死!

    「一定要殺死他!」

    皇霸目中殺機一閃,不過口中卻是溫和道,「諸位,我知道諸位對我可能有誤解,但是我皇霸怎麼可能把丁浩長老引到我宗門地脈之中殺死,這不是自找麻煩嘛?再說了,我和丁浩長老雖然有些不睦,可並不至於深仇大恨!我想大家不要胡亂猜測,既然大家都說要尋找丁浩長老,那我就再次打開大陣,以證我玄武天門的清白!」

    玄武背甲周圍的陣法再次打開,白色的雲煙消除,龜甲又一次出現在大家的眼前。

    「去找丁浩。」心蓮長老帶上葉心采,回頭冷笑道,「皇霸長老,希望丁浩不要出事,或許你直到現在還沒有明白丁浩的背景是什麼。」

    看著心蓮長老等人的背影消失在雲海之中,皇霸目中的殺機頓時凜冽了起來,「丁浩,你背景越是深厚,我就越是要殺死你!」

    想到這裡,他抬手向後一招,「過來。」

    那個賊眉鼠眼的化鼎期的修士走了出來,「當家長老,有何吩咐。」

    皇霸道,「木羊一去不回,我怕有什麼變故,你去地脈附近幫助木羊一下!若是看到丁浩,不惜一切代價殺掉他!」

    「好的。」

    看著賊眉鼠眼的修士飛進雲煙之中,最後消失蹤跡,皇霸這才放下心來,「丁浩,這回看你死不死!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地脈,山峰綿延,一浪更比一浪高,山峰最高處,便是玄武的巨首所化成的山丘。

    就在最高山峰的山空,一個黑髮少年和一名金髮年輕男子,正怒目而視。

    「丁浩,你這次闖了大禍了!你破壞我玄武天門的地脈,你犯下了死罪,你該死!」木羊咬牙切齒。

    這次為了殺死丁浩,真的是損失慘重,地脈被破壞了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不過木羊相信,只要能殺死丁浩,他的師尊也不會過分苛責他。

    丁浩哧道,「我為什麼出現在這裡,為什麼其他的決定者都沒有過來?這其中的關節,用腳趾頭都能想清楚,你們想要把我引到這裡殺之!你們要殺就殺,還假惺惺的說些什麼?」

    木羊咬牙切齒道,「既然你找死,那我就代表宗門,判你死罪!」

    說完,木羊立即動手,不給丁浩任何喘息的機會。

    「死!」木羊向前一步,精神力猛地鎮壓過去,與此同時,他的大手伸出,向前猛地一按!

    他甚至都沒有動用本命神兵,因為在他的感覺之中,丁浩和他的修為相差太大,只要他一出手,就可以把丁浩給鎮壓死!

    「死啊!」

    精神力和靈力雙鎮壓!

    想要死死壓住丁浩。

    可是讓他失望的是,丁浩站在無極梭上,只是被壓得下沉了一下,然後就穩在空中,冷笑道,「這點道行就想要我死,你想的太容易了一點!」

    「頂住了?」木羊臉色一變,再看一眼丁浩,他頓時大驚,「你怎麼已經是嬰變四層了?」

    在他的記憶之中,丁浩一直都是嬰變一層,所以他都沒注意看。

    可是現在再一看,丁浩的修為竟然一下提高了三層,直接進入嬰變中期!

    丁浩嘿嘿冷笑道,「這要感謝你玄武天門的地脈。」

    「什麼,用我玄武天門的地脈換取你修為的提升?」木羊震驚,他沒聽說還有這種離奇的修鍊功法。只是一轉念之間,他立即陰冷道,「看來我最好是活捉你,到時候說不定還有意想不到的收穫!」

    說完,他大手繼續向下一按,「死!」

    等會還有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