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828章孫子,看寶!(500票加更)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八二六章孫子,看寶!

    就算是丁浩到達了嬰變四層,木羊也並不擔心。

    因為他已經是嬰變七層,還是比丁浩高出三個小境界,一個中境界!

    「嬰變四層,我要你明白,你和嬰變七層的差距!」

    木羊全身猛地一振,金色的頭髮翻飛,無風自動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他停留在空中的手掌,對著下方再次猛地一按!

    「死!」

    知道丁浩修為提升以後,他依然沒有放出本命神兵,而是繼續用他原來的手段,實力碾壓!用他強大的實力,硬生生去碾壓丁浩!

    精神力和靈力,同時壓制!

    轟轟轟!

    天空之中,出現震耳欲聾的響聲,無形的力量,就好像大山一樣猛地壓下來!與此同時,精神力的鎮壓也到了,死死壓制丁浩的精神力,讓丁浩的神識海之中,各種念頭都無法興起!

    在這種壓力之下,丁浩雖然踏著無極梭,可是身體還是快速的筆直下落!

    「嬰變四層,不過是一個笑話!」木羊目中都是無情之色。

    「死啊!」他的巨掌再次向下一按!

    彷彿丁浩就是他掌下的一隻螞蟻,一隻蟑螂,隨時被他按滅!

    不過就在丁浩的雙足落在山頂巔峰的時候,他雙目之中射出了精芒,「木羊,你想要用實力碾壓我,那我就讓你看看我的實力!嬰變七層,我就讓你看看的真實實力!」

    此時此刻,丁浩的神識海之中,念頭瘋狂的興起,億萬的念頭從識海之中浮出!

    木羊的精神力鎮壓,根本不能起到任何的作用。

    「他的精神力,竟然有這麼強!」木羊震驚,他沒想到,丁浩的精神力竟然遠超一般的嬰變四層!他想要用精神力鎮壓,丁浩的精神力根本不受任何的影響!

    「給我滾出去!」丁浩的精神力一下膨脹起來,形成一把精神力之劍,無色無相劍訣!斬!木羊的眼前一陣光影晃蕩,這一劍,把木羊的精神力整個在丁浩的識海斬滅!

    「這……」木羊震驚,沒想到丁浩的識海之中,竟然有如此恐怖的精神力劍訣!這一劍,讓他受了不大不小的那麼一點傷害!

    「好小子。」木羊震怒,既然精神力無法剋制,那就完全用靈力壓制!

    「鎮壓!」木羊高高站在空中,手掌再次向下,他要把丁浩生生碾壓死!

    「你做不到!」丁浩猛然抬起自己的一隻手掌!

    轟!

    地脈空間之中,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撞擊聲。

    這並不是實體的武器撞擊,而是兩人靈力的撞擊!

    巨震之後,木羊的金色長發猛地向上一掀,他雙目驚異的看著下方,「想不到,靈力也這麼強大!」

    在剛才的撞擊之中,木羊根本沒討到好!

    要知道,木羊的修為要比丁浩強大三層,整整高過一個中境界!可是他全力的一擊,丁浩竟然能接下了!

    這是非常恐怖的,說明丁浩嬰變四層,就有了嬰變七層的實力!

    其實確實是這樣。

    丁浩從築基期以來,一路都是完美型的築基,上古的金丹,秘傳的元嬰,嬰變更是用了上古之法分裂!丁浩如果實力和一般的同等級修士一樣,那豈不是白乾了?

    所以從兩人的靈力來說,丁浩和嬰變七層的木羊,半斤八兩!

    明白了這些,木羊頓時收起小看的心思。

    「想不到,怪不得你這麼囂張,你果然有囂張的本錢!」木羊重新打量丁浩,此刻他沒有一點點的輕敵,而是把丁浩當成旗鼓相當的對手,把丁浩當成嬰變七層,甚至更高的對手!

    他一張口吐出一把金色的土鏟!

    玄武天門本性是土系的宗門,使用的寶物,很多也有土系的特色,木羊的陰陽土鏟,就是其中很有特色的一件寶物。

    土鏟飛出以後,頓時金光大放。

    木羊開口暴喝道,「陰陽勢奪,厚土萬丈!」

    頓時,從陰陽土鏟上四道真言點亮!

    木羊對自己的本命神兵也是很下本錢,直接融合了四道一等天級真言!分別是陰陽土真言、金勢奪真言、厚土真言和萬丈裂真言!這四道真言最大的好處,就全部都是土系真言。

    四道土系真言,鑲嵌在一件神兵上,而且全部都是一等天級真言,威力可想而知!

    「丁浩,你還不死!」木羊目色陰森,對著丁浩抬手就是一點,「斬!」

    陰陽土鏟猛地斬擊下去!

    陰陽土真言,有著強大的混亂作用;金勢奪真言,更是讓對手陷入一種恐慌;至於厚土真言,可以形成衝天土牆;而萬丈裂真言,則是輕鬆的撕裂一切!

    「四道一等天級真言,配上我的陰陽土鏟,還不死?」木羊的目光,彷彿在看一個死人。

    「果然很強的本命神兵。」

    可是讓木羊憤怒的是,丁浩這個不知死活的混蛋,他竟然在如此一擊之下,依然是要死不死的笑著。

    丁浩嘿嘿笑道,「你大爺的,如果老子不早作準備,還干不過你!可是木羊長老,你要失望了!你跟我拼修為等級,你是爺爺我是孫子;你跟我拼靈力精神力,我們都是孫子;可是你又要跟我拼寶物和財力,那我是爺爺,你是孫子!」

    木羊大怒,「你才是孫子,斬滅!」

    「孫子,看看爺爺的寶物!」丁浩冷冷一笑,張開口,一道烏光猛地射了出去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丁浩口中暴喝道,「虎噬火真言,點亮!」

    看見點亮的虎噬火真言,木羊哈哈大笑,「就憑你這點實力,還吹什麼大氣?一道一等天級真言,我是四道一等天級真言!」

    「是嘛?」丁浩又是一聲暴喝,「鶴舞火真言,點亮!」

    「竟然是古真言!」木羊眼尖,發現第二道點亮的竟然是古真言,古真言要比現代的一等天級真言更強!

    為什麼?

    因為古修士都是採用上古的修鍊方法,服用的丹藥,修鍊的功法,都遠超現代人!因此古真言當然比現在的一等天級真言更強!若是比較的話,有人測算過,古真言的威力,要雙倍於現代的一等天級真言。

    「一道古真言加上一道一等天級真言,算起來也就是三道天級真言的力量,可我有四道一等天級真言!我就和你硬拼一下!」

    丁浩並沒有立即讓第三道古真言點亮,他有心陰一下木羊。

    「殺!」

    兩把本命神兵在半空碰上。

    鐺鐺鐺!

    光影縱橫,劍氣漫天,土系神兵攻擊力不如火系。可是土系倒並不是很怕火系,兩把神兵在天空之中你來我往,木羊的陰陽土鏟很快取得了優勢!

    「丁浩,就是神仙來也救不了你了!」木羊森然大笑,目中暴喝道,「擊破他的神兵,給我斬滅此人!」

    陰陽土鏟上金光大放,威力全發,猛地斬向天星九言劍。

    丁浩等的就是時刻,他一字一句道,「磷翠火,點亮!」

    「什麼?又是一道古真言,我沒有看錯吧?」木羊驚得目瞪口呆,他實在沒想到,丁浩才這種修為,寶物竟然遠超自己!

    「回來!」如果他早知道丁浩有這種武器,說不定他早就逃走了。

    不過丁浩怎麼能讓他逃走,口中暴喝一聲,「斬!」

    天星九言劍這全力一斬落下,可不得了,咔嚓一下,就把陰陽土鏟上劈開一道裂口!火系真言的威力驚人,從那裂口之中,竟然有青煙絲絲,陰陽土鏟頓時燒了起來。

    木羊大驚失色,心中心疼,連忙吼道,「回來!」

    丁浩才不理他,天星九言劍飛行速度要更快,追上去尤其是兩劍斬下!

    嚓!

    陰陽土鏟被劈成兩半,從裂口之中,有著磷光火焰,隨後又形成虎噬之形,將武器吞沒在火中,最後一絲青煙,如同白鶴飛騰,木羊的陰陽土鏟竟然轉眼被破,毀於一旦。

    本命神兵和主人有心神聯繫,神兵損壞,木羊吐出一口鮮血。

    他現在算是知道了,要論起武器和財力,他真的是孫子!

    「逃!」木羊知道自己已經干不過丁浩了。

    他雖然修為看上去要超過丁浩,可是從實力各方面,他根本干不過丁浩!丁浩這小子屬於扮豬吃虎,別看他修為弱小,可其實實力強橫!

    「可惡,逃!」

    木羊扭頭就逃,丁浩冷笑一聲,「蠢貨,你跟我的神兵比速度,簡直是找死,斬殺!」

    天星九言劍化成一道紅黑相間之芒,后發先至,眼看就要追上木羊。

    正在此刻,從另一個方向的天空之中,一名賊眉鼠眼的老者從厚厚的雲層之中飛出來,見到此景,他厲聲吼道,「丁浩小兒,你找死!你速速停下,我饒你一條狗命!」

    丁浩一抬頭,見到此人,是一名化鼎中期的強者!

    木羊見到此老,目中興起生機,凄厲叫道,「田老救我!」

    賊眉鼠眼的老者雖然已經是化鼎,可是想要解救木羊已經是來不及,他暴怒吼道,「丁浩小兒,你要搞清楚,木羊是皇霸長老的嫡親後代!你若是殺死他,你就是皇霸長老的仇人,我今天非殺你不可!你若是放過他,我饒你一條狗命!」

    丁浩站在祖脈山峰最高處,哈哈笑道,「你自己性命都難保了,還饒我的命?真是開玩笑,殺了他!」

    一劍斬下,木羊的身體化成火焰,木羊的元鼎想要逃出來,可是逃得遲了,竟然也沾到火焰,在半空之中飛行了數米,就燒成了飛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