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829章吸干祖脈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八二七章吸干祖脈

    丁浩一劍斬殺木羊尊者,磷翠火真言的力量沾之即燃,火焰成為虎噬型,將木羊尊者的元鼎也吞噬。

    只是轉眼之間,一名嬰變後期的強者,就已經灰飛煙滅,一絲青煙飛騰,宛如一隻鶴舞飛翔。

    木羊尊者死了,元鼎也燒掉,不過卻並沒有發現元嬰。

    想來,木羊尊者這種宗門嬌子,也已經開始煉製分身,元嬰拿去煉製分身了。

    如果從這種意義上來說,木羊尊者只要有分身在,那就是沒有死。

    不過他的本尊已經完蛋,想要把分身修鍊起來,那也是相當的艱難。

    看見此景,賊眉鼠眼的田長老雙目射出火焰。

    「丁浩,你真的是找死,竟然當著我的面還敢斬殺木羊!」田長老森然道。

    丁浩冷笑道,「我不殺他,他就要殺我,這還有什麼客氣的?如果我沒有猜錯,你也是來殺我的吧?」

    「你倒是聰明。」田長老陰森一笑,道,「看來你倒是很有想法,其實如果我換成你,也是要殺死木羊的!因為你快要死了,臨死拉一個墊背,也好,這下你可以死得瞑目了!」

    「木羊這種廢材給我墊背?他不配!」丁浩輕蔑一哂,又道,「就算是你,給我墊背,也是不配!田長老是吧,化鼎中期就了不得么?」

    田長老冷笑道,「化鼎中期還不穩殺你?你一個嬰變四層,你越級殺死木羊,可以做到,可是你想要越級殺死我,你做夢嘛?」

    丁浩抱著胳膊,淡淡道,「你想要以大欺小嘍,化鼎中期對嬰變中期出手,你也不怕丟臉?」

    「哈哈哈。」田長老哈哈大笑道,「大家都是修士,修士為了寶物和修為,還要臉么?我今天就是要殺你,就是要以大欺小,看你能怎樣?」

    「好吧,你夠無恥。」丁浩手腕一抬,頓時一道血紅色的影子飛了出來,「九奴,這個人交給你了。」

    血雲放出,然後猛地收縮,一個白衣紅髮的妖異男子站在了半空之中。

    「化神神尊!」賊眉鼠眼的田長老嚇得差點一個跟頭摔下來。

    九奴冷笑道,「既然你可以以大欺小,那我也不介意以大欺小了!化鼎中期!」

    田長老在丁浩的面前很強大,可是九奴出來,實力又比他大一個大境界!兩者實力,根本不可同日而語。

    不過田長老不一樣。

    田長老是玄武天門的大管家,手中有著強大的許可權。就好像此刻,他甚至可以控制這「地脈」之中的一部分陣法!

    「化神神尊又如何?」田長老終於冷靜下來,「如果我沒猜錯,你化神的境界並不穩固,應該是受了不輕的傷勢!而且在我的地盤,我還可以調動陣法!你一個病虎而已,在我的地盤,還想翻了天不成?」

    田長老想到這裡,從腰間摘下一塊令牌,這塊令牌可以號令陣中的很多陣眼。

    「給我匯聚力量,來鎮壓!」

    轟!

    天空之中的厚厚雲層發出轟然巨響,在巨響之中,雲層陣法發生改變。

    然後突然,田長老猛地伸手一舉,天空雲層突然裂開大量,一道道的金光猛地射下,萬道金光,形成萬道金劍,筆直刺向九奴!

    這些金劍並沒有實際的攻擊力,主要是鎮壓力,從四面八方的力量鎮壓,形成一堵堵的力量光幕,將九奴困死在其中!

    九奴也不敢示弱,身影一震,放出他的血雲道境,神境空間!

    血雲空間放出來以後,四周的金色光幕全部被推開,九奴站在空間之中,大手一揮,一道血雲形成的長鞭,啪地一聲,掃向田長老。

    「你還想要攻擊我?」田長老閃身躲過,臉色陰笑道,「或許你還不知道我這裡陣法的威力,剛才的壓制,才開始呢!」

    說完,他立即在半空盤膝而坐,那塊令牌浮在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他跪在令牌下,口中念念有詞!

    隨著他的號令,越來越多的天空陣眼被打開,白色的雲層一片片的裂開,金光一道道的射下。

    「好強!」九奴被整個大陣的力量鎮壓,也有點吃不消,他放出的血雲空間開始被壓制,慢慢的向後退縮,血雲空間的範圍也越來越小,他能控制的空間也同樣縮小!

    「這大陣之力,果然很強!」九奴臉色微變,如果他還有巔峰的實力,還可以應付,可是現在他的實力本來就受損嚴重,再要對付如此一個大陣的鎮壓,可以說是不堪重負。

    而在半空之中,賊眉鼠眼的田長老臉色愈加的猙獰,「死吧!化神期又如何?神境空間又如何?不過是一隻病虎而已,如果能殺死你,那可真是我的意外收穫!」

    不過就在這危機四伏的一刻,丁浩卻是依然抱著胳膊,站在連綿山脈的最高處,開口道,「田長老,你想要困死九奴,可是你做不到,你這樣,只會讓你們的玄武天門,受到更為嚴重的損失!」

    田長老哈哈大笑,「丁浩,你就不要吹牛皮了!讓我們玄武天門受嚴重的損失,不是我看不起你,你沒有這個本事!」

    「是嘛,那我就讓你看看。」

    丁浩臉色也一下猙獰起來,對於玄武天門這種宗門來說,丁浩已經沒有任何的客氣。

    說完,他猛地一跺腳!

    轟!

    地面一個巨震!

    不過並沒有發生什麼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丁浩又是一腳!

    丁浩接連對著腳下的大地,猛地踩出三腳!

    每一下,腳下的山脈都是一個震動!

    他腳下的所謂山脈,是玄武的骨骸構成。經年累月,骨骸上覆蓋了厚厚的泥土,形成一座連綿起伏,越來越高的山峽。

    而在丁浩的猛力跺腳下,骨骸上所有的泥土被震碎,最後嘩啦一聲!

    骨骸上所有的泥土,全部脫落,一座潔白的玄武骨骸,出現在所有人的面前。這是一座巨型的骨架,失去龜殼的玄武骨架倒好像一隻巨大恐龍的骸骨,它尾巴低垂,頭顱高昂,傲然站立在這個地下世界之中!

    而丁浩,就站在玄武骨骸的腦袋上。

    「你要幹什麼?」田長老突然心中沒來由的一慌。

    「我要幹什麼?」丁浩雙目之中射出瘋狂,然後突然蹲下,伸出雙手,按在玄武的頭骨上,口中暴喝一聲,「吸星魔訣,給我吸!吸吸吸!」

    丁浩之前雖然吸走了骨骸近三分之一的靈力,可是還有三分之二的靈力!而且在頭顱吸還有一個好處,那就是頭顱通過玄武的脊髓,和其他的所有的骨骼都相連,他這一吸,幾乎可以吸到所有大骨上的靈力!

    「吸!」

    靈力瘋狂的湧進丁浩的身體,不過丁浩身體已經吸不進靈力。靈力打了一個旋,直奔吸星石。數量驚人的靈力,就好像潮水一樣,全部湧進吸星石!

    這些靈力太澎湃,太精純,衝進吸星石以後,空間迅速的被推開!

    當空間被推開,一道道的血雲飛了出來。

    這些血雲都是九奴的身體,丁浩立即又用心念打開吸星石,讓這些血雲直接飛出吸星石,飛進九奴的身體!

    「這是什麼情況!」

    賊眉鼠眼的田長老已經是驚呆了,他從來沒有見過這麼恐怖的景象。

    丁浩竟然用一種奇特的魔功,在瘋狂的吸走祖脈上的力量!而這種力量在丁浩的體內轉化以後,立即又變成大片的血雲,這些飄飛出來的血雲又匯入九奴的身體之中。

    可以清楚的看見,九奴的實力正在瘋狂提升!

    「給我開!」九奴的聲音驚天動地!

    當他這一聲吼出,血雲空間猛地撐開,那些金光一下被推開到百里之外!

    「好強!」田長老終於恐懼了。

    「你們,你們都瘋了!你們竟然想要吸干我玄武天門的祖脈!你們都瘋了,你們完了!」田長老幾乎陷入癲狂之中,他立刻起身,一把抓住令牌,回頭想要逃命。

    「你還想走?」九奴冷笑,他一步步的走過去。

    他每走一步,身邊的血雲空間就跟著他移動,那些陣法形成的金光,根本擋不住他的腳步!

    「陣法,擋住!」田長老雙目滿是厲聲,希望陣法光幕可以拖住九奴,這樣他就有機會逃走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九奴的實力達到巔峰。

    化神期大圓滿!

    「給我破!」九奴白衣大袖,猛地一振,血色的長發猛地飄飛起來!

    與此同時,乓乓乓的聲音響起,那些陣法金光形成的光幕,全部都被震碎!任何的阻擋,全部都消失!這種實力,駭人聽聞,就算是皇霸親自來,也是必死無疑!

    更加讓田長老驚恐的是,隨著丁浩緩緩從地面上收回手,他發現祖脈散發的靈力,已經小到一個根本無法想象的地步!

    「完了,玄武天門的祖脈被毀了!玄武天門完了!」田長老失聲驚呼,這個時候,他突然有點後悔。如果木羊提出這個主意的時候,他極力反對,說不定就不會有今天的景象出現!

    可是說什麼都遲了。

    九奴實力到達一個巔峰,在這個空間之中再沒有任何的阻礙,他放聲長嘯,幾乎是一件瞬間就來到了田長老的背後,大袖一招,血雲形成的長鞭一鞭抽出去,直接把田長老打成血霧。

    一塊令牌飛了出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