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830章丁浩沒死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八二八章丁浩沒死

    綴滿各種碩大寶石的龐大龜殼,就這樣靜靜的橫陳在一片雲海之中。

    而在雲海四周,數十名決定者,正在來回的飛行,尋找丁浩。

    不管這些決定者本來是支持丁浩,亦或者是想要把丁浩踢出長老會,現在他們都在盡心儘力的尋找。

    「皇霸長老這次有點過分了!」

    「不錯,決定者不允許被殺死!皇霸長老這次可是越了雷池!」

    就連那些曾經支持皇霸的決定者們,現在都開始反對皇霸!

    為什麼?

    因為生存權利是決定者最為重要的權力,在二重天,不允許任何人殺死一個決定者,哪怕你是另一個決定者,也是無用!如果有人殺死決定者,就是整個長老會的仇人!

    這個規矩,是絕對不允許破壞的!

    如果今天殺了丁浩,大家沒有人出來說話,那麼下一個被殺的,很可能就是在場的某一個!

    兔死狐悲。

    皇霸殺掉丁浩,簡直就是惹翻了馬蜂窩,整個長老會所有的決定者,都對他大為反感!

    「皇霸這次完了,如果丁浩真的死在這裡,他將會被開除出長老會,同時受到所有決定者的追殺!」

    「只是可惜的是,皇霸這傢伙做得很隱秘,沒有證據說明丁浩死在他這裡。」

    「就算找不到證據,可是丁浩死在玄武天門,皇霸逃脫不了干係!」

    皇霸此刻站在懸崖一般的高牆上,金色的長發飛舞。

    「哼,你們都找不到證據,憑什麼說我殺死了丁浩?嘿嘿,就是我殺死了,你們又能奈我何?」皇霸嘴角露出森然的笑意,有田長老也下去出手,丁浩肯定死的乾乾淨淨……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突然,整個地下世界都是一個巨震。

    「怎麼回事兒?」皇霸心中暗驚,手中拿起傳訊令牌,上邊清楚傳來訊息,有人反映說地下陣法啟動的聲音。

    「地下陣法怎麼會啟動,難道這丁浩這麼難殺?」皇霸想到這裡,心中吃驚。

    正在此刻,下方的深處又傳來隆隆巨響,好像強烈的地震一般,到處都在抖動。

    「皇霸,這是怎麼一回事兒?」紅毅等人沒找到丁浩,返回責問皇霸。

    皇霸道,「我怎麼知道怎麼一回事兒?」

    白鶴天門雲長老道,「地下震動,應該是龜殼下方的深處傳來。我懷疑這震動和丁浩長老失蹤有關,皇霸,你必須立即帶我們去震動之處查看!」

    「那怎麼行?」皇霸白眼一翻,「我說你們不要太過分,地下震動之處,乃是我玄武天門最重要的地脈所在,怎麼能允許外人進入?」

    心蓮長老上前指著他的鼻子道,「皇霸,你到底有沒有弄明白,丁浩是狂盟的外圍成員!」

    皇霸冷笑道,「外圍成員又怎樣?我聽說至少通過一次考核,狂盟才會庇佑他。」

    「你怎麼這麼蠢?」心蓮長老毫不客氣道,「難道你就沒想到,是誰給了丁浩這個資格?雖然狂盟並不會直接庇佑丁浩,可是這位送給他令牌的狂盟成員,可是真正站在丁浩背後的人!你真的覺得如果丁浩不明不白死在這裡,這位狂盟正式成員會無動於衷嘛?」

    「這個……」皇霸的目中有明顯的驚慌閃過。

    丁浩雖然沒有通過一次考核,可是這位狂盟正式成員既然能送給丁浩令牌,就說明這個人和丁浩的關係不一般!

    如果丁浩死了,這個人絕對要來查一個究竟。

    雖然皇霸自忖做的神不知鬼不覺,可是狂盟的成員可不會跟自己講道理!

    想到這裡,皇霸也有點心慌。

    正在此刻,突然地下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這時所有的決定者都坐不住了,一名老者走出來,他正是所有決定者之中,年紀最長最有威信之人。他大聲喝道,「我現在提出一項新提案,為了我輩決定者的生命不受任何人威脅,我們必須檢查玄武天門的祖脈,如有任何人阻攔,一概視為長老會的敵人!」

    他說完,雲長老舉手道,「我贊同。」

    「附議。」紅毅也舉手。

    「附議。」

    一個接一個人都舉起手,在場所有決定者,除了皇霸,其他人全部舉起了手。

    皇霸臉色難看至極,他知道自己這次麻煩了,甚至已經得罪了所有的決定者!他已經站在所有人的對立面!這個決議,是長老會的最終決議,皇霸必須無條件執行。

    「好吧,我讓你們看,不過如果你們什麼都沒有發現,必須給我玄武天門還以清白!」皇霸色厲內荏的吼道。他心裡暗道,經過這麼長的時間,田長老和木羊已經已經把丁浩殺死,就算帶這些人去地脈,也不會見到丁浩。

    想到這裡,他立即飛出來,道,「既然如此,那我給你們引路。」

    數十名決定者,全部飛起來,跟著他飛向玄武甲的下方,白雲飄渺的最深處。

    在皇霸的帶領下,不久以後,所有人都來到一處陣法的面前。

    皇霸開口道,「諸位,下邊就是我玄武天門地脈陣法,諸位稍等,我派人去將陣眼打開,到時候大家就可以進入了。」

    此刻,地面下已經沒有震動了,皇霸心中暗松,心說現在丁浩這小子應該死透了。他又拖延了一會兒,正要命人打開陣法。

    可是讓人沒想到的是……

    嚓!

    陣法的門點,竟然從內部裂開一道口子,一道銀光飛了出來。

    眾人定神一看,全部都是一愣,「丁浩長老!」

    飛出來的正是丁浩,丁浩幹掉木羊,九奴又幹掉了田長老。然後丁浩就收起九奴,使用田長老遺落的令牌,直接打開陣法,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丁浩沒想到的是,一出來,竟然所有的決定者都站在外邊。

    「丁浩!」皇霸見到丁浩,差點一個跟頭掉進地下深處。

    本來他以為,丁浩一定是被殺了,甚至毀屍滅據,連影子都沒有。

    可是現在,丁浩竟然好好的活著,而且他自行從陣法之中走出。

    難道……

    皇霸雙目之中全是驚恐和疑問,發生眼前這種局勢,唯一的可能性,就是丁浩已經把田長老和木羊都殺死了!然後搶了田長老的令牌,這才可以出來!只是皇霸無法相信的是,丁浩如何殺死田長老的呢?

    見到丁浩,小小姑娘葉心采立即啐道,「你這個小夥子,還以為你發生了什麼事,沒想到活的好好的。」

    丁浩哈哈大笑道,「小丫頭,我當然活的好好的,別人想要我死,也不是那麼容易做到。」

    他這句話意有所指,紅毅立即說道,「丁浩長老,是不是有人想要害死你?你把情況給大家說明白,這次絕對不會有人包庇這個人!他完蛋了!長老會不會看著一個決定者的生命受到威脅!」

    紅毅的目的是把事情鬧大,讓長老會來處理皇霸。

    不過丁浩思索一下,還是微微笑道,「紅毅長老,你多慮了,我活的好好的,並沒有生命受到威脅。」

    丁浩想的很清楚,就算把田長老和木羊都羅列出來,皇霸同樣可以不認罪。皇霸可以說是田長老他們擅自行動,甚至他還可以把自己打扮成受害者,到時候想要追究皇霸的責任,並不是那麼容易。

    而且如果長老會調查這件事,很可能要調查到地脈靈力的事情。到時候皇霸會說,丁浩想要破壞玄武天門的地脈,他的手下這才動手,反而弄得丁浩自己被動。

    出於這些原因,丁浩並沒有針對皇霸。

    白鶴天門的雲長老道,「丁浩長老,沒關係的,你直接說,我們給你做主!」白鶴天門和玄武天門本來並不對付,此時此刻,白鶴天門當然要出手的。

    丁浩苦笑道,「雲長老,我知道你對小輩的愛護之情,可是我真的沒有威脅我的生命。」

    雲長老奇道,「那你為何一個人進入那個地方?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是皇霸長老的弟子木羊,邀請我下去喝喝茶聊聊天,兩人真是一見如故,相談甚歡吶!」

    「是嘛?」雖然大家都感覺丁浩的回答很扯淡,不過看丁浩的表情,好像又真的有那麼一回事兒。

    「是這樣就好,害得我們還以為你遭了毒手。」年紀最長的老修士點頭說道,既然丁浩沒死,那就沒啥好說的了。

    「謝謝各位挂念。」丁浩又開口道,「皇霸長老,木羊兄說是你讓他找我聊聊,難道你忘記了?」

    此刻,皇霸已經徹底失聲,他不知道如何面對眼前的情況。

    聽丁浩一說話,他連忙點頭道,「對對對,看我這記性。」他一拍腦門笑道,「我之前不是和丁浩長老有些小誤會嘛,因此就讓我的弟子木羊和他好好聊一聊,大家都是年輕人,就比較好說清誤會,目的還是為了我們長老會的內部團結嘛,沒想到一下忘記了。」

    丁浩哈哈大笑道,「無妨的無妨的,我已經和木羊師兄談好,以後一定要和他相親相愛,至於玄武天門,哈哈,我也是非常感謝!皇霸長老,好人吶!謝謝啊!謝謝!」

    皇霸此刻還不明白丁某人謝謝這兩個字背後的「深刻含義」,連忙笑道,「不客氣,不客氣。」

    丁浩嘿嘿一笑,又道,「那既然如此,諸位長老,我們就告辭吧。」

    「好,走了走了,皇霸長老,告辭。」

    遲點還有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