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834章圖成鬼帝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八三二章圖成鬼帝

    青山綿延,湖光瀲灧。

    雲海茫茫之中,九座奇峰層疊,一座又比一座更高。

    一條筆直的開闊大路,從山下山門,好像一條白色的帶子,直通最高的那座山峰。曾經的九州道宗,現在的九州魔宗,雖然一字之差,可是看上去也並沒有什麼不同,一樣的熱熱鬧鬧。

    就在九州魔宗的山腳下,有數個小型的村落正在興起。

    這些村落以凡人為主,在丁浩的要求下,宗內弟子並不會滋擾凡人,因此就有不少的凡人在附近定居了下來。

    就在這些凡人之中,一名看上去並不起眼的青衣中年儒生,站在一間小店前,看著遠處的群山,雙目深邃。

    「正元帳房,記賬了!」從小店之中,傳來一聲不耐煩的聲音。

    「來了。」中年儒生微微一笑,走回店中。

    店老闆是一個胖胖的凡人,開口不悅道,「你整天看著九州魔宗又有什麼用?認命吧!我等都是沒有修仙的命!要不是資質不好,要不就是沒有仙根,還是老老實實活著,不要胡思亂想!」

    「是。」中年儒生雖然被批,可是面帶微笑。

    這正是行走四方感悟化神的正元祖師,他這些年四處行走,尋找自己的大道。本來他還有築基期的修為,可是慢慢的,他開始停止服用丹藥,他讓自己的修為因為傷勢而繼續散失。

    到了後來,他的修為盡喪,竟然成為一介凡人!

    貌似,他距離化神的修為更遠了。

    不過他卻並沒有擔心焦急,而是甘心做一個凡人,感受凡人的悲喜、凡人的苦惱、凡人的一生。

    又過以了一陣,他突然有點思鄉,他回到了九州道宗的附近。

    宗門雖然在,可是已經不是他的宗門。

    他在附近的小村之中住下,作為一介凡人生活,找了個帳房先生的差事,這期間他經常也會見到九州魔宗的人。慢慢,他發現九州魔宗的弟子也並不是那麼兇惡,尤其是對待凡人,倒也和正道弟子對待凡人差不多。

    他欣慰之餘,心中又在思索:為什麼魔道弟子可以對凡人和顏悅色,但是對正道弟子,卻又是如此的殘酷呢?

    「又發獃,還不快記賬?」胖子店主再次呵斥道。

    「是。」閔正元這才收回視線,準備記賬。

    不過很顯然,今天好像並不是記賬的時間。

    正在此刻,外邊突然有人驚呼起來,「快看,九州魔宗有修士打起來了。」

    胖子店主動作笨拙的跑出去,吃驚的看著天空之中,閔正元也跟了出來,濃眉一皺,雙目眯起看向天空之中,口中無聲一動,「是丁浩!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丁浩從九重天下來,剛回到宗門。

    這本來是一件莫大的喜事,對於整個九州魔宗來說,宗主回來了,宗主晉級到嬰變回來了,這是整個九州魔宗最開心的日子。

    丁浩自己也開心,不但可以見到商雲商彩雲她們,還能見到咸濕和張子毅等人,剛好自己帶了不少禮物,也想要跟他們打聽下界的情勢。

    不過就在此刻,卻遇到一個人。

    「魔道聯軍使者,前來拜訪。」

    丁浩正在大殿上和商彩雲商雲姐妹寒暄,咸濕道人匆忙進來稟告。

    「魔道聯軍使者,來找我什麼事?」丁浩眉頭一皺,抬手道,「讓他進來。」

    咸濕道人還沒有出去通稟,大殿門外卻是黑風一動,一個身材高大的男子出現了。男子全身穿著黑色的長袍,臉孔卻是雪白,再看他的手,白里透著青色,彷彿是一句屍體。

    男子怪笑兩聲,直接自己走進殿來,笑道,「我說九州魔宗宗主架子這麼大,原來也是一位嬰變道友,道友請了。」

    丁浩坐在大殿主座上,見到此人頓時臉色一動,脫口道,「圖成鬼皇!」

    丁浩永遠都不會忘記這個名字,也不會忘記這個人!

    圖成鬼皇愣了一下,「你認識我?」隨即又道,「也難怪,我比較出名。不過道友,我現在已經不是鬼皇,我已經進入嬰變期,而且已經是嬰變五層,所以請你叫我圖成鬼帝!」

    「圖成鬼帝。」丁浩點點頭,目中有森冷閃過。

    這圖成殘忍至極,是殺死丁翼白的元兇,也是攻破九州道宗的主力,還是屠殺封魔城的兇手,丁浩今天絕對不會放過他。

    他臉色陰鬱道,「不知道圖成鬼帝今天來我這裡,有何貴幹?」

    圖成鬼帝道,「奉我師尊魔道聯軍大將軍暗金鬼尊的命令,徵兆你九州魔宗元嬰期修士十名,金丹期弟子一百名參加魔道聯軍作戰!還有你這個宗主,最好也參加我們的聯軍作戰!」

    丁浩微微一笑,「憑什麼?」

    圖成鬼帝不爽道,「憑什麼?憑你們是魔道聯軍的一員!你們九州魔宗加入魔道聯軍以來,就沒有給聯軍出過力,現在大軍攻擊南山大陸受阻,是你們站出來的時候了!」

    魔道聯軍攻擊南山大陸,北線因為九烈仙國老祖宗的絕體自爆形成冰障,因此魔道聯軍轉戰南線。不過南線那邊數家正道宗門實力很強,魔道聯軍受損極大,人員匱乏,這就開始了到處徵集。

    丁浩道,「我覺得魔道聯軍的事情,不用著急,也不用急著攻城掠地!現在魔道之星未定,魔道之主更是不知道在何方,最好還是收縮戰線……」

    圖成聽丁浩這樣說,就頗為不爽了。

    因此最近一些年頭,不少的魔道宗門都有這種看法。該搶也搶了,該賺也賺了,大家都忙著培養自己宗門後代,沒空出去攻城掠地。

    不過有一部分人,卻是並不滿足。

    就好像圖成他們這些鬼域出來的修士,又或者是獸域妖域出來的異族。他們並不滿意目前的景象,他們也不指望成為魔主,他們天生有著殺戮的本性。

    更何況,圖成鬼帝他們就是要用活人煉鬼,殺更多的人才好,殺光這個世界上所有人才好,怎麼會有滿足?

    因此這些日子,魔道聯軍已經被鬼族妖族掌控了。其實魔道的人族也樂於看見他們殺光正道,所以也沒人出來阻止,現在魔道聯軍整個成為一群妖魔鬼怪的樂園。

    不過妖魔鬼怪在幾場戰役之後,死傷慘重。

    他們想要增加自己的力量,招募新兵。當然六道魔宗七情魔宗這些大宗門他們是不敢去的,因此就把目光落在九州魔宗這些二線的魔宗,要他們出錢出力。

    聽到丁浩不樂意的口氣,圖成鬼帝大怒,「丁浩宗主,你必須弄明白!現在不是我和你商量,而是我師尊暗金鬼尊的命令!代表著魔道聯軍在最高命令!你若是不服從調遣,就會把九州魔宗從魔道聯軍之中開除!」

    丁浩哈哈大笑,「開除?你們要把我九州魔宗從魔道聯軍開除,老子還不稀罕了。」說完,丁浩拿出一塊令牌,直接扔向圖成鬼帝的臉上,「立即給你師尊傳訊,老子退出魔道聯軍!」

    圖成鬼帝臉色相當難看,他這一路上去過很多的宗門。大多數宗門都是派出了一部分弟子,就算是敷衍,也要好言好語。象丁浩這種難說話的,他還是第一次遇到。

    「丁浩宗主,或許你還不明白,如果你退出魔道聯軍,這九州魔宗恐怕在這一塊就呆不下去了!」圖成鬼帝陰森森的,臉色陰冷道,「別忘了之前的那個九州道宗是怎麼滅亡的!當初的九州道宗可比你們現在更強!」

    丁浩聽這一說,目中殺機更甚,點頭道,「當然記得,說起來我還要感謝你。」

    「對呀,沒有我們殺光九州道宗的弟子,哪有你現在的九州魔宗享福?」圖成鬼帝哈哈大笑,又道,「丁浩宗主,我看你還是執行魔道聯軍的命令,我也回去好交代。」

    不過讓他沒想到的是,丁浩依然道,「我這個人說一不二,魔道聯軍我退出定了!你立刻給什麼大將軍發出傳訊。」

    「你!」圖成臉色一怒,當然拿出自己的魔道聯軍令牌,把丁浩要退出魔道聯軍的情況彙報給師尊暗金魔尊。

    可是暗金魔尊對各大宗門的事情很清楚,聽說是九州魔宗丁浩以後,立即回來一句,「丁浩此人交遊廣闊,九州魔宗又有一位血雲強者,不宜招惹,速回。」

    圖成本來指望師尊要大怒,沒想到竟然得到這樣的回信。

    不過既然師尊都如此說了,他臉色一黯,森然看看丁浩道,「既然如此,那丁浩宗主,圖成告辭了。」

    圖成碰了一個釘子,就想要離開。

    不過他才一轉身,背後卻是又響起丁浩的聲音。

    「圖成兄且慢,公事解決了,還有一件私事兒要解決一下。」丁浩說完這句,霍然站了起來,一步一步的走下台階。

    圖成鬼帝回頭道,「還有什麼私事?」

    丁浩冷冷道,「我丁家祖先丁翼白和很多舊友,當初都死在閣下手中,既然今天見面了,難道你不想給一個交代么?」

    「什麼?」圖成鬼帝臉色一震,「你要跟我動手嘛?」

    「不錯!」

    看著丁浩一步步的走下台階,坐在一側的商雲雙目之中淚水滾滾。她早就看出這個是當初擊破九州道宗的大魔頭,不過現在九州魔宗是丁浩掌控,她不好說話,她以為丁浩已經放棄九州道宗的仇恨。

    沒想到,丁浩並沒有忘記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