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847章得罪冰雪魔宗(五更求票)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八四五章得罪冰雪魔宗

    「冰雪魔宗!」丁浩臉色一動。

    之前在血池聖地的深淵探寶,就遇到了冰雪魔子。

    冰雪魔子正是冰雪魔宗的最新一代天才,丁浩沒想到,在這裡遇到了冰雪魔宗的人。

    不過丁浩又是有點奇怪。

    因為劉海航他們家,屬於北雪國的範圍,也就是雪國道宗的管轄。雪國道宗是正道宗門,怎麼會有冰雪魔宗的人在劉家呢?

    劉小航忿忿道,「就是因為雪國道宗的實力太弱了,根本打不過冰雪魔宗!所以雪國道宗的人全部都龜縮到了白鳳城這些城池之中,我們這些外圍的修士和百姓,全部要遭受冰雪魔宗的欺壓。」

    「原來如此,看來大魔亂對於北雪大陸還是有著很大影響的。」

    大魔亂並不是只有東土大陸才有,北雪大陸也受到了影響。

    冰雪魔宗這些魔門崛起,正道宗門只有忍氣吞聲。

    雪國道宗自身難保,而劉家這些外圍的家族,根本就只能在冰雪魔宗的欺壓下生活。

    不過丁浩又道,「說起來,冰雪魔宗還是不錯的。如果是在東土大陸,那些魔道大軍所到之處,殺光燒光,冰雪魔宗至少沒有殺光你們。」

    劉小航搖頭道,「他們敢,沒有我們護佑上古雪陣,大家都是一個死。」

    「哦。」丁浩又有點明白了。

    冰雪魔宗沒有展開大肆的殺戮,並不是因為他們仁慈。而是因為他們也需要在上古雪陣下生存,而要讓上古雪陣長期穩定運行,就少不了劉海航他們這些陣主的維護。如果殺光這些人,上古雪陣消失,那大家都完了。

    在丁浩小院之中,有一男一女兩個雪奴僕人。他們都能聽懂人言,聽說那隻小雪奴要被人吃掉,這兩個雪奴都很悲傷。男雪奴眼巴巴看著丁浩,女雪奴已經在那抹淚了。

    看見這些,丁浩站起來道,「走,我跟你把小乖要回來。」

    劉小航頓時開心道,「丁前輩還是你最好,我剛才去跟我爹說了半天,可是他不敢去。」

    丁浩笑道,「你爹要考慮這裡所有人的安全,不敢得罪他們,不過我是過路人,我不怕。」

    劉小航道,「太好了。」

    他們走出小院,兩個雪奴還都站在門口,雙目充滿希望的看著丁浩背影。

    誰知他們剛走出來,就看見劉海航走過來。

    劉海航臉色陰沉,對兒子怒喝一聲,「你這混賬!你怎麼敢驚動丁道友?這孩子越來越不像話,還不趕緊跟我回去!」

    劉小航頓時低下頭,站在丁浩身後,賴著不走。

    丁浩道,「劉道兄,小航沒有做錯,何必責難於他?」

    劉海航臉色一黯,嘆道,「丁道友,你是不知道。那是冰雪魔宗的人,他們的手段非同尋常!領頭那人,有著元嬰三層巔峰的修為!」

    元嬰三層雖然也是元嬰初期,可是丁浩和劉海航都是元嬰一層,如何斗得過?

    不過丁浩卻是微微一笑,「劉道兄小看丁某了,元嬰三層巔峰,就算他是元嬰中期又如何?」

    劉海航轉念一想,丁浩是東土大陸之人,寶物手段肯定要遠超冰雪魔宗的人,越級挑戰恐怕也不是問題。

    不過這樣,他更加的不能讓丁浩去了。

    他又嘆道,「丁道友,你是不知道,冰雪魔宗的人相當難纏!我們這些人實在是沒辦法,就算是打跑了這批,可是回頭來的更多,這些人不能得罪!一隻雪奴,就算了,犯不著得罪這些人。」

    丁浩明白了,劉海航這是怕冰雪魔宗的報復,想要忍讓一下,反正死掉的只是一隻小雪奴而已。

    不過丁浩卻是搖頭道,「劉道兄,雖然你年紀比我大,可是我還要說,你錯了!你一味的退讓,他們就會一味的欺壓,今天可以殺你的狗,明天就可以殺你的人!你看著一隻小雪奴,就見死不救,那麼明天如果是你城堡中孩子呢?後天如果是你劉家的後代呢?冰雪魔宗是很強,可是有些該做的事,還是必須做。」

    丁浩說完,帶著劉小航走向城堡的另一個角落。

    劉海航看著丁浩的背影,跺腳道,「這下完了,如果得罪了冰雪魔宗,這可怎麼好。」

    很快,丁浩就來到一個小院外。

    這個小院外邊,竟然布下了一層陣法。丁浩拿出一張金鈴符,將金鈴符打進院中。

    不過打進去以後,裡邊根本沒有反應。

    丁浩沒有再等待,直接將雙手按在面前的陣法上,心念一動,吸星魔訣,吸!他第五層的吸星魔訣已經開始修鍊,眼前這種低檔的陣法,只是一瞬間就被他吸干。

    陣法吸干以後,小院的保護層消失,裡邊傳來小乖的尖叫聲。

    丁浩抬起腳,一腳直接把圓形的院門給踹翻,飛揚起來的灰塵之中,丁浩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看見丁浩的動作和背影,劉小航雙目之中異彩連連,「丁前輩果然了得,將來我一定要做丁前輩這種人!浩浩蕩蕩,浩然正氣!」

    聽見外邊的動靜,冰雪魔宗的幾個人都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「怎麼回事兒,陣法怎麼沒擋住?」

    一共八個人,其中六個人都是金丹期的真人,有兩個元嬰大士。一個是元嬰一層,還有一個是元嬰三層。

    元嬰三層的修士年紀也不大,看見丁浩,走上來冷道,「敢問是何方道友,有何指教?」

    對於這些修士,丁浩根本連說話的心情都沒有,他抬起手來,大手一揮,一股無形的力量推出,直接將面前的八個人全部掀翻,然後大步走向屋裡。

    劉小航看見丁浩的手段,小臉上震驚無比。

    要知道,從他爹的口中,這些人可是相當的厲害。尤其是那個元嬰三層的年輕人,是冰雪魔宗的一位天才弟子,手段實力都是相當的了得。

    可是丁浩前輩,竟然是一揮手,就把這些人掃得七零八落。

    丁浩帶著劉小航走進屋內,發現小乖正在被綁在一張桌上。小乖身上的毛都被颳了個乾淨,旁邊有著烤肉的小爐,大概是準備現場活剮下來肉現烤。

    再看桌子旁邊地上,還有幾隻小雪奴殘破的屍體。

    「小乖!」劉小航連忙走過去放下小乖,小雪奴驚嚇過度,看見劉小航頓時眼淚滾滾。

    丁浩看看地上幾具小雪奴的屍體,嘆了一身,回頭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這時候,幾名冰雪魔宗的弟子都已經站了起來。

    此刻,他們大概都知道丁浩的厲害,全部都一聲不吭。

    丁浩帶著劉小航他們走出小屋,當丁浩的背影對著這幾人,丁浩敏感的感覺到,這些人的目光怨毒的看著自己。

    「我雖然是救了小雪奴,可是卻得罪了這些人。冰雪魔宗的手段兇殘,若是等我走了,劉海航擔心的事情恐怕會發生。」

    想到這裡,丁浩轉回身,又走回去。

    他來到那元嬰三層年輕人的面前,開口道,「跪下。」

    那元嬰三層的年輕人沒想到丁浩一來就讓他跪下,他頓時勃然大怒。不過很顯然,對手實力超級強大,他也不敢硬頂,只有低頭道,「道友,得饒人處且饒人……」

    他還沒說完,一股強大的鎮壓力量猛然壓下。

    丁浩有著嬰變四層的修為,實力更是遠超修為,要鎮壓這個元嬰三層,還不是輕輕鬆鬆,只是用靈力鎮壓,就把他生生鎮壓跪下。

    此人一跪,其他八人受到力量影響,也全部都跪在丁浩面前。

    丁浩這才開口問道,「姓名?」

    「道友!」跪著的年輕人雙目之中滿是怨毒,抬頭竟然大著膽子和丁浩對視,咬牙道,「我是冰雪魔宗宗主的親傳弟子……」

    他還沒說完,丁浩一個大耳光抽過去,「我問你姓名!」

    丁浩下手挺重,一耳光打得他口中噴血。

    不過這傢伙脾氣也犟了起來,含血道,「道友,你這樣對待冰雪魔宗的天才弟子,難道你不怕……」

    丁浩又是一個大耳光扇過去,罵道,「聽不懂人話是不是,別跟我扯不相干的,姓名!」

    這名元嬰三層的年輕人,並不是普通的弟子,實際上頗為尊貴,是冰雪魔宗宗主的親傳弟子!這次是經過劉家城堡,也等著用傳送陣離開,沒想到遇到了丁浩。

    他從來沒受過這種侮辱,死咬著牙不說。

    丁浩也不客氣,來回扇了十來個耳光,打得他滿嘴的牙都要掉了,他終於忍受不住,這才求饒道,「道友別打了,我叫雪西子。」仙煉大世界的傳統,元嬰大士喜歡把自己的名字改作某某子,也可以說是尊號,也可以當作名字。

    丁浩問明白以後,這才停下手,冷道,「早點說不就好了。」說完又問道,「雪西子,你是不是很氣呀?是不是很想殺我呀?是不是想要等我走了,就來報復劉家城堡呀?」

    這些話,全部都說到了雪西子的心裡。

    不過他不敢承認,連忙道,「道友,不敢。」

    這時劉海航也跟了過來,看見雪西子被打得滿口是血,頓時嚇得臉色蒼白。心說這下完了,打了冰雪魔宗的宗主親傳弟子,我劉家城堡全部陪葬也不夠呀!

    他苦道,「丁道友,這這這可怎麼好?」

    其實如果丁浩一個人,直接將他們都殺光就是。不過現在就算殺光,事情也掩不住。

    因此,丁浩索性亮明身份道,「雪西子,你給我聽好了!我叫丁浩,九州魔宗的宗主!我為人手段,你回去跟你們宗門冰雪魔子打聽清楚!你找我報仇隨時來,可是你若是來找劉家的麻煩,別怪我殺你全家!」

    丁浩嚇住雪西子,手腕一抬,又放出一隻傀儡蟲,鑽入雪西子的耳中,這樣就可以解決問題了。

    五更送上,求點月票!50票加一更,沒有變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