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848章我被人欺負了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八四六章我被人欺負了

    丁浩雖然幫劉小航救回了小乖,不過接下來的幾天,劉小航卻是很少過來。

    丁浩心裡清楚,他那天的行動,把劉海航等人嚇到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他自報家門,九州魔宗的宗主,劉海航沒去過東土大陸,聽到這名字就嚇到了,心說沒想到這位丁道友也是魔宗之人!作為正道人士,還是很忌憚魔宗之人,聽說丁浩是魔宗宗主,嚇得不敢讓劉小航過來。

    丁浩剛好清靜兩天,兩天以後,大雪初霽,天空放晴。

    劉海航親自帶著兒子過來,笑道,「丁浩道友,傳送陣已經準備好,您何時出發?」

    丁浩笑笑,看著劉小航不敢過來的樣子,大概自己魔宗宗主的名號把他們嚇到了。此刻劉海航,恐怕心中是送瘟神的心理,把自己和雪西子當成一樣的人。

    丁浩也並不解釋,對著劉小航招招手。

    劉海航頓時嚇得臉色發白,不過劉小航猶豫了一下,還是跑了過來,行禮道,「見過前輩。」

    丁浩摸摸他的頭道,「你的資質不錯,我教你的法子,勤加修鍊,對你結丹大有好處。」說完,丁浩又拿出一塊令牌道,「既然你嚮往東土大陸,將來一定要去看看,到時候前去九州魔宗找我,我要送你一個很不錯的飛行宮殿。」

    劉小航小孩心性,頓時開心跳起來,「謝謝丁前輩,我知道你是好人,我一定會去的。」

    劉海航頓時臉色尷尬起來。

    丁浩這才道,「那就出發吧。」

    「道友請。」劉海航連忙給丁浩引路,很快來到一座小型傳送陣之前。

    丁浩從來沒見過這麼簡陋的傳送陣,無論是符文數量還是規模大小,都相當的簡陋。

    「丁浩道友,您將就一下。」劉海航在陣眼之中放入靈石,又遞上一塊令牌道,「道友,這小型傳送陣,傳送並不穩定,帶著這塊定位符,可以準確的到達下一個傳送陣。同時,這個定位符還是一件信物,憑藉它可以任意乘坐所有北雪國之內的傳送陣。」

    丁浩接過令牌,看見上邊還有276的字元,看來是證明每個人出發的起點。

    「等我回來的時候再見。」

    丁浩這一說,劉海航臉色又有點發白,丁浩微微一笑,走入傳送陣之中。

    符文飛快的轉動,丁浩的身影隨即消失。

    等丁浩走了,劉海航這才鬆了一口氣。雖然這丁浩看上去為人不壞,可是人家是魔宗宗主!對於他們這些正道修士來說,魔宗宗主,簡直就是大魔頭!誰知道是不是笑裡藏刀?

    這時劉小航開口道,「爹爹,丁前輩一定是好人!」

    劉海航罵道,「住口!你懂什麼?給我回屋呆著!」

    把兒子罵走,他帶著人又去送第二個瘟神雪西子,想到這些魔道之人都趕往白鳳城,劉海航嘆了一聲,「我北雪仙國雪國道宗,危矣!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光影一閃,一個人影落在傳送陣之中。

    丁浩眼前一晃,已經站在另外一座城堡之中,在他的面前站著幾位金丹真人。

    「前輩,歡迎。」金丹真人見到元嬰大士,連忙行禮。

    丁浩拿出定位符,道,「去往白鳳城,繼續傳送。」

    「是。」

    那幾名金丹真人趕緊再次打開傳送陣法。

    要說這傳送陣還真的是很短途,丁浩前前後後變換了十幾個傳送陣,都傳送得頭昏昏,這才來到一處不一樣的地方。

    眼前,一片開闊,廣場上有著多達數十座傳送陣。

    周圍,有不少的人來人往,再往遠處看,一道藍色的靈力巨柱,是丁浩見過的最粗的雪陣陣柱。

    「歡迎前輩。」一名穿著藍色道袍,胸口有幾朵雪花的修士行禮道。

    丁浩問道,「這裡可是白鳳城?」

    那修士恭敬道,「前輩,這裡是白鳳城的城外,傳送陣廣場並不在城中。」

    「原來如此。」丁浩點點頭。

    出於防禦等需要,一般大宗門都會把傳送陣放在城外。要不就是山谷之中,要比就是小城之中,以防萬一。否則如果敵對之人直接傳送進城中,那城池豈不是危險了?

    「白鳳城在哪邊?」

    「前輩,沿著大路,走半個時辰就到白鳳城了。」

    丁浩問明方向,奔向白鳳城。

    就在丁浩出來不久,又有一名年輕的元嬰修士從同樣的傳送點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「可惡,竟然被一個外來的修士欺負!」年輕的元嬰修士惱怒的罵了一聲,不過就在他罵完,他的臉色又變得柔和起來,「竟然是奇怪,我好像並不恨他。好了好了,算了,這件事就到此為止吧。」

    年輕的元嬰修士正是冰雪魔宗的雪西子。

    就在他出現以後,頓時有幾名同樣是冰雪魔宗的弟子迎接了上來。

    「雪西子師兄,我們奉師尊之命前來迎接。」

    「哈哈,走,去見師尊。」

    雪西子看見同門,頓時心情大好了起來,又開口問道,「怎麼樣,魔子有沒有到?」

    一名弟子笑道,「魔子當然已經到了,他的大喜日子,哈哈。」

    「那趕緊。」

    雪西子和冰雪魔子兩人關係莫逆,他是冰雪魔宗宗主的弟子,而冰雪魔子是當家大長老的弟子!他們一同進入宗門,他的資質略差,冰雪魔子資質更好,受到宗門大力培養,不過他們的關係還是一如既往的好。

    沿著大路向前走,路上有不少的北雪國的修士。

    不過北雪國的修士見到這些人,都是臉色一黯,嚇得紛紛躲閃。

    不久以後,一座規模巨大的城池,出現在他們的面前。

    這座城池全部用灰色的巨石構造,高高聳立,看上去蒼老無比,城牆頭上白鳳城三個字寫的意氣風發,彷彿見證著這個城池的輝煌。不過看看那斑駁的石牆,和城頭破損的旌旗,還是能看出這座城池並不是曾經那麼強壯了。

    「白鳳城。」雪西子不當回事的哧了一聲。

    他們一行人,並沒有走進白鳳城,而是沿著城牆外的一條小路前進。

    又走了一小會,眼前赫然出現寒光閃爍的宮殿。

    這座宮殿就坐落在白鳳城外,通體使用冰晶一般的石材打造,立在那裡,如同一座冰晶宮殿,和旁邊蒼老的城池比起來,它更顯青春煥發,光芒閃爍。

    「冰雪魔宮放在這裡,還是很般配的嘛。」雪西子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冰雪魔宮是冰雪魔宗的宗門,可以到處移動。當然了,冰雪魔宗也還是有總部的,不過總部在比較苦寒的區域,他們更加希望能進入白鳳城這樣的風水寶地。

    「魔子在哪?」雪西子大步走進冰雪魔宮,很快就有魔宗的女弟子迎來,帶著他走進冰雪魔宮的深處。

    一會以後,雪西子走進一間大殿。

    在大殿之中,已經站著了三個人。

    這三個人都是冰雪魔宗的重要人物,其中相貌威嚴,臉孔如同一塊寒冰的老者,是冰雪魔宗的當家長老鼎尊滕波長老,站在他面前的是,他的弟子,冰雪魔子。

    另一個站在旁邊的,就是冰雪魔宗的滕海宗主,也是雪西子的師尊。

    「魔子師兄,你已經是嬰變期了!」雪西子臉色一驚連忙走進去。

    進入以後,趕緊行禮,「見過師祖,見過師尊,見過師兄。」

    冰雪魔子長相還是不錯的,他笑道,「以後你得叫我師叔了。」

    雪西子連忙改口道,「見過師叔。」

    眾人都是笑起來,滕海宗主道,「弟子啊,你還要努力修鍊啊。」

    雪西子連忙道,「師尊,我曉得了。」

    四人站定以後,雪西子又道,「師叔,聽說你就要大婚了啊,這是大喜事,真是讓我開心壞了。本來想要早點過來,可是這一場大雪,把我卡在外九陣那個鬼地方好多天。」

    冰雪魔子目光一厲道,「其實什麼婚不婚的,對我來說無所謂!象我這樣,還缺女人么?關鍵是宗門的安排,為了宗門的利益!」

    「啊?」雪西子興沖沖的趕回來參加喜事,沒想到冰雪魔子這樣說,他奇道,「什麼情況。」

    「確實是為了宗門。」滕海宗主點頭道,「我們這次和雪國道宗聯姻,並不是結親的目的,而是讓魔子打入雪國道宗,然後我們冰雪魔宗就可以滲透……」

    雪西子奇道,「雪國道宗都窮死了,我們的實力完全可以殺進城區,奪下白鳳城,何必費這種事?」

    「我們當然有更深的目的。」

    他說到這裡,就已經涉及冰雪魔宗最深的機密,滕波鼎尊制止滕海,「等下,我布下一個陣法再說。」

    滕波是化鼎期的修為,實力非凡,抬手就布下一個陣法,將四個人都包在陣法之中,這樣四人說話,外人就聽不到了。

    「師尊,我們還有什麼更深的目的,難道雪國道宗還有什麼寶物?」

    就在雪西子開口詢問之時,滕波鼎尊卻是臉色一動。

    「雪西子,你帶著什麼!我的陣法怎麼感覺到,從你的身體之中,有細微的靈力向外傳遞信息?」滕波鼎尊厲聲道。

    雪西子奇道,「我身上沒帶什麼東西。」

    「胡說,坐下!」滕波鼎尊一掌拍在雪西子的頭頂,雙目一厲,口中暴喝一聲,「出來!」

    一隻小蟲子從雪西子的耳中被震了出來。

    這隻小蟲子被震出來,雪西子頓時臉色凄苦,苦道,「師祖師尊,我這次被人欺負了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