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849章30年後再相見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八四七章30年後再相見

    丁浩給雪西子打下了傀儡蟲。

    這種蟲子本來輕易不會被發現,可是剛巧滕波鼎尊打下的陣法有偵測功能,就感應到雪西子身體之中有東西。

    滕波鼎尊拿著小小的傀儡蟲,臉色陰沉。

    雪西子擺脫了傀儡蟲的力量,頓時凄苦喊道,「師祖師尊,我這次真的被人欺負慘了!」

    他的師尊滕海大怒道,「怎麼回事?在北雪大陸上,竟然還有人敢欺負我的弟子,到底是何人,你可曾對他告知身份?」

    雪西子哭道,「師尊!我對那人說你的身份,他立即就扇我一個耳光,我又說是冰雪魔宗的弟子,他又扇我一個耳光,當著很多人,扇了我數十個耳光,徒兒面子丟盡,痛不欲生!」

    滕波還是很冷靜的,他臉色陰沉發白,看著手中的傀儡蟲,分析道,「這蟲叫做傀儡蟲,可以控制人的思想!此人恐怕不是一般的修士,應該頗有些手段!」

    滕海這時氣得臉色通紅,怒道,「到底是誰,我給你主持公道!」

    雪西子哭道,「他自稱丁浩,說是九州魔宗的宗主。」

    「丁浩!」冰雪魔子頓時臉色一驚,脫口道,「你怎麼惹上了丁浩?」

    「你認識此人?」滕波看向冰雪魔子。

    冰雪魔子道,「師尊,難道你忘記了,此前在血池聖地探寶不是有一名天才,名叫丁浩的。」

    「是他!」滕波頓時想起了什麼,問道,「他不是代表的血池聖地么?」

    冰雪魔子道,「師尊,你是不清楚。那丁浩雖然代表是血池聖地,可是他自己也有一個魔宗,叫做九州魔宗,他自任宗主!」

    聽冰雪魔子這一說,滕波手指一動,將手中的傀儡蟲給捏死,開口道,「此子不好相與。」

    他之所以這樣說,最主要的還是考慮丁浩背後站著的血雲魔尊。

    當初血雲魔尊一個人對付鍾皇,場景歷歷在目!滕波可不想惹上九奴這種強者,他又問道,「到底情況是怎麼樣?」

    雪西子把前後發生的情況一說,說完又道,「那小子相當的囂張,說我找他報復可以,可如果我去找那個劉陣主的麻煩,他就殺我全家……哦,他還讓我回來打聽打聽宗門前輩他是何等人物……」

    他把受到的委屈一股腦的說完,本來想要師祖主持公道。

    不過滕波卻是臉色一寒,「罷了,大事為重,這個時候不易得罪此人。」

    「哦。」雪西子應了一聲,心中暗道,看來這個丁浩真的是個人物,師祖聽到他的名字,都偃旗息鼓了。

    滕海心疼徒弟,可是也沒有辦法,宗門內都是滕波說了算。他又問道,「當家長老,這丁浩不在他的九州魔宗呆著,沒事跑到我們北雪大陸幹什麼?難道是被雪國道宗請來的?」

    滕波先是一驚,不過隨即還是搖頭道,「不要瞎猜,這丁浩也是魔道中人,不可能和雪國道宗有瓜葛。」

    滕海這才鬆了一口氣,又道,「那就好,我們這次所圖乃大,千萬不能生出枝節。」

    雪西子好奇道,「到底是什麼情況?」

    滕波道,「我們這次讓魔子和雪國聖女結親,最主要的目的,並不是和雪國道宗聯姻。什麼結下姻緣,正魔同歡,這些都是蒙人的!我們的真正目的,是上古雪陣的主控許可權!」

    雪西子愣愣道,「上古雪陣的主控許可權,是什麼東西?」

    冰雪魔子道,「蠢!主控許可權就是控制上古雪陣的許可權!有了這個許可權,整個北雪大陸上的所有雪陣,就完全在我們掌握!」

    雪西子還是不明白,「我們要這個東西有什麼用。」

    滕海嘆了一聲,要說徒弟和徒弟是不一樣的,自己的徒弟,比滕波的徒弟,差的不是一絲半點。

    他解釋道,「有了上古雪陣的許可權,我們冰雪魔宗在這裡就無敵了!你懂不懂?想要殺死任何人,只要在靈雪紛飛的那一天,關閉此人所在區域的上古雪陣,你可以想想後果!」

    雪西子頓時驚喜道,「這個是好東西啊!在強大的靈雪之中,神尊都可能被凍成冰柱!如果有了這個許可權,我們冰雪魔宗在北雪大陸完全是無敵了,想要殺死誰都可以,就算他是強大的神尊,也全部凍成冰!」

    滕波道,「不錯,我們這次的目的,正是主控許可權!而且得到這個許可權,我們就可以把雪國道宗整個推翻,讓我們冰雪魔宗霸佔這片雪原,雪原上所有的生靈,都是給我們屠宰的羔羊!」

    滕波說到這裡,心情大好,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冰雪魔子也微笑說道,「另外還有一個附帶的效果,那就是我可以順便得到冰魄沙!哈哈哈!」

    雪西子奇道,「冰魄沙是什麼東西?」

    冰雪魔子哈哈笑道,「你不懂,是一種用來煉鼎的寶物,對我這樣的嬰變尊者最為有用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與此同時,丁浩也已經走入了白鳳城。

    傳說白鳳城這裡上古的時候,出現了一隻白鳳,後來白鳳成精,最後拜入仙門,竟然修鍊成仙,因此叫做白鳳城。

    傳說,整個覆蓋北雪大陸的上古雪陣,就有這位白鳳仙子出力。

    要說起來,北雪大陸的傳承比東土大陸的傳承悠久太多了。

    東土大陸的宗門,全部都是九重天落下以後新興的宗門。而人家北雪大陸的宗門,就說這雪國道宗,堪稱傳承久遠!不過雪國道宗也遭受了幾次浩劫,上古雪陣的許可權被別人控制,死傷慘重,很多傳承和寶物,都被封凍,至今無法打開,要不然雪國道宗要更加的繁盛。

    丁浩進入這座大城以後,放出自己的精神力一掃。

    這種精神力尋找人,在城池之中還是允許的。只要你不是過分惡意,盯著人家秘密的場所,又或者掃到了某些強者,一般都是無妨的。

    丁浩的精神力放出,很快就目色一動,找到自己要找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走進人群,不久以後,就來到了一家酒樓前。

    「前輩,我們這裡有最好的雪蟲卵,最新鮮的雪獸肉,還有很多外界沒有的靈植果蔬,還有原產的冰泉酒,回復靈力,包您滿意。」酒樓外,一名酒保正在賣力的吆喝。

    丁浩道,「帶我去二樓。」

    「請進。」

    小兒把丁浩帶進酒樓,經過陰仄的樓梯,來到二樓,站在一間靜室外。丁浩微微一笑,朗聲道,「諸位,故友來到,難道你們都不出來迎接一下嘛?」

    聽到丁浩這一聲,小門吱呀一聲打開,一個鐵塔一樣的漢子,站在了門中。

    「飛騰!」

    「丁浩!」兩人同時高呼出口。

    「哈哈,終於全來了!」後邊老鐵的聲音傳來,「丁浩,你來的最晚,罰酒!」

    丁浩哈哈大笑道,「認罰!」

    夥計見他們認識,也就自行退下,丁浩走進屋中,反手關上門。

    屋中已經有六個人,加上丁浩,剛好七個!

    一轉眼,30年不見,30年的老友,分外覺得親切。

    修仙之路,相當的艱難,30年的老友,還能聚齊在這裡,已經是不簡單了!

    郭曉感慨道,「真的是沒想到,我們七個人,最後還能相聚!來,干一杯!」

    丁浩坐下,這裡飲的是北雪大陸特有的冰泉酒,手抓著酒杯的時候,感覺抓著一塊寒冰,可是當你喝到口中,又彷彿是一團火。冷如冰,烈如火,正是冰泉酒的真實寫照。

    丁浩幾杯喝下,大家的感情全被激發出來,彷彿回到了當年。

    「丁浩,你這些年怎麼樣?」老鐵給他遞上一杯酒,笑道,「九烈仙國太子,九烈道宗第一號天才,怎麼才元嬰一層修為呀,是不是整天泡女人去了?」

    老鐵這個人說話向來都是刻薄,丁浩其實修為是嬰變四層了,不過他也不想太過招搖,感覺挺壓人,也就笑笑道,「人生苦短,修鍊哪有泡女人舒服?」

    眾人都哈哈大笑,郭曉道,「還是丁浩兄弟看得開啊。」

    飛騰這個人比較實誠,勸道,「丁浩,我等修士還是修鍊為重,女人這種東西,還是不要過於重視了。」

    丁浩笑道,「如果女人不重要的話,我等七人又聚在這裡作甚呢?」

    一句反詰,說的飛騰啞口無言,眾人又是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老鐵又給飛騰滿上一杯,道,「我老鐵這輩子最佩服的,就是你飛騰!30年不見,沒想到你獸嬰竟然是結成了!而且還進入了元嬰後期,我老鐵佩服你!敬你一杯!」

    這裡七個人,就是飛騰的修為最高,元嬰七層,要知道飛騰只是一個體修,而且結的是狼皇的獸丹!他能修鍊到元嬰七層,相當的不易,丁浩也是非常的敬佩。

    修為第二的就是郭曉,郭曉是元嬰三層,老鐵和丁浩一樣,也是剛結嬰的樣子,另外三人還依然停留在金丹期,兩個是金丹大圓滿,一個是金丹中期。

    老鐵給飛騰敬了一杯,眾人也都舉起酒杯,「飛騰,好漢子,不簡單!你的資質最差,修鍊方法也最難,可是修為卻跑到我們的前頭,敬你!」

    飛騰鄭重舉杯,一杯酒喝下。

    丁浩這才問道,「你們比我早來,有沒有找到嫂子?」

    今天家裡沒網,好不容易才傳上來,就兩更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