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850章冰雪魔子要結婚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八四八章冰雪魔子要結婚

    面對丁浩的問題,眾人都是搖搖頭。

    本來熱烈的氣氛,一下冷了不少。

    其實,飛騰來的最早,一年前他就來了!

    不過這整整一年,他也沒得到香雪的任何信息。

    想到這裡,飛騰猛地喝下一杯酒,鐵塔一樣的漢子,腦袋低垂。

    丁浩笑道,「飛騰大哥,你這急什麼?當初嫂子獻祭時說,三十年後的當天,北雪國白鳳城東城門外!一個字一個字我都記得很清楚!現在時間沒到呢!」

    飛騰臉色低沉道,「可是根據北雪大陸的紀年方法,30年已經到了。」

    「什麼?」丁浩臉色一震。

    再一問,原來北雪大陸的紀年方法和東土大陸略有不同,相差幾天,也就是說,數日前,已經是約定的日期。

    不過丁浩思索一下,還是搖頭道,「飛騰大哥,你不要太擔心。我想天意不會辨別這個大陸和那個大陸的紀年方法,應該是按照東土大陸的紀年方法,這樣來說,應該是後天。」

    老鐵道,「對對對,我也這樣覺得,別看老天爺高高在上,其實蠢得很。」

    眾人被他這一說,都笑了起來。飛騰也笑道,「希望如此,不過我心裡還是很擔心,不要出了岔子。畢竟30年只能這一次見面,如果錯過了,也就錯過了。」

    大家被他這一說,心中也都跟著擔心起來。

    等待了30年,不過為了這一次的重逢。可是人海茫茫,想要重逢,不一定就能重逢上!投胎以後的香雪,長得肯定不是原來那樣!也就是說,擦身而過,很可能都認不出來!

    「30年後的約定,真的能重逢嘛?」所有人心裡都打上了問號。

    郭曉苦笑道:「如果找一個有經驗的人問一下,那就好了。」

    眾人失笑搖頭,「這種事情,誰有過經驗?就算是問遍整個五域九島四大陸,和飛騰大哥有一樣的經歷的人,恐怕也沒有第二個。」

    「那只有算準時間,到時候掐准了,看看東城門外有沒有合適的人選。」丁浩心中已經暗自下定決定,一定要幫助飛騰找到香雪!就算到時候使用實力,將東城門外所有女人都控制起來一一甄別,也要幫飛騰實現願望!

    看著大家心緒不高,丁浩哈哈一笑,一抬手,從儲物戒指中拿出六個儲物囊,分別送給在場的六人。

    「一點小禮物,大家樂呵樂呵。」

    眾人都沒想到丁浩還有禮物送給大家,都拿起儲物囊,往裡邊一看,每個人一個小瓶子,打開一開,頓時都有點呆。

    丁浩給他們每人準備了一朵中小型的天意蓮。雖然尺寸並不是那麼誇張,不過也有手指大,說起來,已經是價值連城了。

    「這是什麼東西?」老鐵目瞪口呆,以他的見識,根本都不認識這朵指頭大的小蓮花。

    郭曉吃驚道,「丁浩,這恐怕就是傳說之中的天意蓮吧?」

    「我天,這是天意蓮!」在場所有人都震驚了,郭曉又道,「我聽說天意蓮這種東西,能長到米粒大就已經是至寶了,這這這,這也太珍貴了吧。」

    老鐵已經完全死機了,本來在他看來,丁浩這30年混的並不怎麼樣。一個天才,九烈道宗曾經的太子,30年時間,修為竟然跟他一樣。

    可是沒想到,丁浩出手竟然如此的闊綽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飛騰也打開了他的儲物囊,向裡邊一看,他也是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丁浩給飛騰的禮物不一樣。

    飛騰是體修,感悟天道的天意蓮對他沒啥用,因此丁浩給他準備的是多達三十道的體修類的真言!全部都是地級真言!這些真言在九重天也要賣幾百萬靈石一條,三十道就是上億!

    「我的娘,這得多少錢啊。」老鐵也發現了給飛騰的禮物不一樣。

    在仙煉大世界,真言就更貴!一道地級真言,就已經是元嬰大士們的最終追求了。丁浩倒是好,竟然把如此珍貴的真言一下送出三十條!

    丁浩笑道,「這些都是煉體的真言,裡邊還有一塊玉柬,記載著一份完全可以使用的上古真言煉體功法,剛好給飛騰大哥使用。」

    「還有功法?」飛騰臉色一喜。

    其實他雖然修鍊到元嬰七層,可是已經是完全沒有再進步的希望了。體道修士前進很困難,他能有今天的修為,真的已經是拼了這條命了。

    可是到達元嬰七層以後,拼了這條命也沒有用了。

    他倒是曾經打聽過真言煉體的事情,不過這種東西,不是他可以想象。首先真言多麼的珍貴?適合煉體真言,更是鳳毛麟角,你有錢都買不到!而且還有一個更加重要的,那就是真言煉體的功法,太稀少了!只有那些隱世宗門才會有,都藏著掖著,不會給外人觀看和修鍊。

    而丁浩倒是好,不但準備了合適的真言,就連修鍊功法都給他找好了!這已經不是禮物,這簡直是恩情!

    一向鎮定的飛騰都頗為動容,連忙道,「丁浩,這怎麼使得?」

    丁浩笑道,「有什麼使不得,我自己主辦了一個宗門,叫做九州魔宗,以後到了東土大陸,過去找我。」

    「你還搞出宗門了?」郭曉有些吃驚。不過轉念一想,三個元嬰就可以開宗立派,丁浩和人一起搞一個宗門倒也不是不可以。想到這裡,他笑道,「想不到你都成為宗主了,那我們就卻之不恭了。」

    老鐵也哈哈大笑道,「真沒想到,有你的啊!修為雖然不高,可是級別很高,謝了!」

    飛騰聽這樣說,也放心收下。不過他畢竟還是正道之人,又道,「丁浩,雖然你加入了魔道,可是做事也要秉持正義,不要墮落太深!」

    丁浩笑道,「我知道的。」

    七人的酒館之中,暢所欲言,直到下午,又回到客棧,分頭住下。

    回到客棧以後,丁浩本想閉關再打入一些離魄沙,不過卻是感覺到有一道神識在自己身上來回掃了好幾次。

    「有人盯上我了?」丁浩眉頭一皺,這道神識很強,他並不熟悉,應該有化鼎期的修為。

    不過好在這位鼎尊在他身上掃了幾次以後,神識就消除了。

    到了第二天一早,飛騰等人又約丁浩出門飲酒。

    距離約定的日期還有一天,大家也都沒心思修鍊,就飲酒等待了。

    七個人走出門,發現一夜過來,整個白鳳城煥然一新,到處都打掃的非常整潔,四周牆頭上,也插滿了鮮紅的旗幟!天空之中又有星星點點的飛雪飄零,在潔白的雪花之中,鮮紅的旗幟獵獵翻飛。

    飛騰疑道,「這是北雪國要辦喜事兒嘛?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這種天氣,總感覺這喜事辦的有點慘。」

    路邊有北雪國的百姓經過,郭曉拉住一個年輕人問了情況。那年輕人笑道,「諸位前輩,有所不知,我們北雪國要和冰雪魔宗聯姻了!」

    「北雪國和冰雪魔宗聯姻?」丁浩呆了一呆。

    飛騰問道,「北雪國不是雪國道宗嘛?正道宗門,怎麼會和冰雪魔宗聯姻?是不是搞錯了?」

    那年輕人笑道,「這有什麼不可以?現在是大魔亂時代,非常時期,魔道現在才是主流!」

    看見這年輕人心情很不錯,飛騰又奇道,「正道宗門和魔道宗門聯姻,明顯是不光彩的事情,可是我看大家都很開心。」

    年輕人道,「當然開心,不用打仗了。如果不是聖女和冰雪魔子聯姻,道宗又根本干不過冰雪魔宗,我們都要成為炮灰。」

    「原來是這樣。」郭曉苦笑搖頭,「大魔亂時代,果然是人心渙散。大家都只想要保命,什麼氣節什麼正道尊嚴,都可以棄之不顧。」

    老鐵道,「不管他,我們去喝酒。」

    丁浩聽到冰雪魔子,心中隱約感覺到,昨天晚上用精神力掃他的那個人,恐怕和冰雪魔子有些聯繫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丁浩從走出客棧沒多遠,後邊跟上來一群人,領頭的正是冰雪魔子。冰雪魔子的相貌還是可以的,穿著一件很合體的袍子,胸口有著冰雪魔宗的金色標記,跟在他後邊的,還有一眾隨從,其中一個是被丁浩打過的雪西子。

    丁浩感應了一下雪西子體內的傀儡蟲,不過並沒有收到迴音,應該是被人清除了。

    「丁浩天才,血池深淵一別,也有將近十年不見了,哈哈。」冰雪魔子大笑著迎上來。

    伸手不打笑臉人,丁浩也轉回來,抱拳道,「冰雪魔子,久違了。」

    冰雪魔子道,「怎麼來到我的地盤,也不招呼我一聲,我好安排接待。」

    其實昨天晚上用神識尋找丁浩的,正是冰雪魔子的師尊。今天這一早,冰雪魔子就找來了,他來找丁浩的唯一目的,就是打探丁浩此行的原因!明天是他冰雪魔子的大日子,不想有任何的情況出現。

    丁浩道,「不用你安排,我和我這幾個老朋友來白鳳城逛逛。」

    「這些人……」冰雪魔子看見這些人,心裡一松。這些人資質都不怎麼樣,修為也稀鬆平常。這些人明顯不會是雪國道宗請來找麻煩的,應該和自己的事情不相干。

    想到這裡,冰雪魔子拿出幾份請柬道,「明天還請幾位參加我的婚禮,謝謝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