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851章香雪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八四九章香雪

    「明天,恐怕我們……」

    丁浩接過請帖,本來想要說明天沒空。可是丁浩再一看,請帖上寫著「明日中午白鳳城東城外觀禮台」。

    丁浩心說,如果在觀禮台上,看東城門是不是更清晰一點呢?

    想到這裡,他立即改口道,「好!既然是冰雪魔子你的新婚典禮,丁浩我一定要去,到時候還要給你備一份厚禮!」

    「丁兄客氣了。」冰雪魔子放下心來,既然丁浩不是來操蛋的,那他就完全放心了。當下又對著雪西子招招手,「過來,之前你得罪了丁兄,給丁兄道個歉。」

    「丁浩兄,之前多有得罪,見諒。」雪西子心中暗罵,明明是他得罪我,還要我給他道歉。

    「罷了。」丁浩擺擺手,示意揭過。

    「那丁兄,明天再回。」冰雪魔子一抱拳,帶著眾人離開。

    等冰雪魔子走了,老鐵等人這才出了一口大氣。

    郭曉道,「丁浩,真的沒想到,你竟然和冰雪魔宗的魔子都熟悉。」

    對於他們這些散修來說,冰雪魔子可是大宗門的大天才,高高在上,跟他們完全不是一個檔次。丁浩能認識冰雪魔子這種人,而且還能做到不卑不亢,實在是讓人有些吃驚。

    老鐵嘆道,「到底是魔宗的宗主,認識人就是多!丁浩,你可以的,以後我除了飛騰大哥,最崇拜的就是你了。」

    眾人都笑了起來,飛騰道,「你們別把冰雪魔子當成什麼樣,丁浩在九烈道宗的時候,也是仙國太子呢!要我說起來,這冰雪魔子看上去還不如丁浩呢。」

    雖然他這樣說,可是丁浩不過是元嬰初期,人家冰雪魔子是嬰變初期,高下立判。

    老鐵道,「剛好,明天去觀禮台上尋找嫂子,我們先去喝酒!」

    又是一天歡飲時分,哥幾個有說有笑,別提有多開心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七人回到客棧之中,稍作修整。

    到了夜半時分,飛騰又來到丁浩的房中。

    「我這心裡真的是很緊張呀!」飛騰坐下嘆道,「我這一輩子,從來沒有任何事能讓我如此的牽挂和擔心!」飛騰雖然是鐵骨錚錚的漢子,不過情之一物,根本就不可理喻。

    丁浩笑道,「飛騰大哥你是性情中人,心中擔心難免的,不過我感覺,既然香雪嫂子當初是獻祭天意,此事就由天意安排!我想,絕對不會讓你們倆錯過的!」

    飛騰道,「話雖然如此說,可是重新投胎,相貌年齡,我都完全不知道,明天冰雪魔子的大婚典禮又在東城門外,到時候來賓眾多,女賓雲集,我真的害怕會從茫茫人海錯過。」

    「飛騰大哥,你是關心則亂!」丁浩道,「香雪嫂子既然獻祭於天意,天意必然要讓你們重逢!再說了,飛騰大哥你對自己還沒有信心嘛?以你和香雪的感情,就算是茫茫人海,萬千張臉,你也應該一眼看到那一張面孔。」

    飛騰被他說的笑起來,「她現在的相貌、年紀、身份,我一概不知,而且她也不認識我!哎呀,我真是越想越擔心!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百年修得同船渡,千年修得共枕眠,飛騰大哥,你和香雪嫂子是前生前世定下的約定!我相信,天意使然,到時候一定用一種特別的方式,把她送到你的面前!這種方式我也猜不到,不過卻有兩個字可以概括!」

    「什麼字?」

    「緣份!」丁浩道,「這就是你和香雪的緣份,天意安排的緣份,不會有錯!」

    聽丁浩這一安慰,飛騰放心多了。

    丁浩也沒有催他回去,兩人臨窗而坐,一邊喝著冰泉酒,一邊看著古色古香的窗外,雪下的越來越大。

    大雪下了一夜,第二日一早,丁浩等人就離開客棧,奔向東城門外。

    雖然大雪依然,不過這裡已經站滿了人。

    「北雪國聖女和冰雪魔宗魔子大婚,果然隆重,觀者如雲。」

    丁浩他們站在人群中,感覺到處都是人,密密麻麻。

    看見這一片黑壓壓的人頭,飛騰有一種想哭的衝動。

    「這可如何是好,這萬千張臉,又去哪找我要的那張臉?」

    郭曉急忙安慰道,「飛騰大哥,不要急,時間還早。」

    老鐵罵道,「這個直娘賊的冰雪魔子,他早不結婚,晚不結婚,非要選這一天結婚,偏偏還要把迎親典禮放在東城門外,這是要壞事兒啊!」

    他這一說,飛騰更加的著急。

    可是他雖然埋怨冰雪魔子,也是無可奈何。

    冰雪魔宗冰雪魔子,那都是大宗天才,隨便走出一位強者,就可以完全碾壓他們這些人,也只有口中出出氣罷了。

    丁浩雖然也是眉頭大皺,不過心中還是堅信,既然是天意使然,天意一定會用一種特殊的方式讓他們見面!

    「你們莫要擔心,時間還早,大家先上觀禮台。」

    觀禮台搭建非常的巧妙,實際上就是冰雪魔宮的一部分,這一部分伸展出來,形成一個巨大的平台,所有貴賓就都在這平台上觀禮。到了吉日良辰,新人就會走出來,觀禮台是最佳的觀看場所。

    「幾位,請出示請帖。」

    一名金丹真人在門外收請帖,同時大聲唱禮,「夜寒魔宗宗主白夜寒,送上賀禮一份。賀禮為珍貴的雌雄白冰蟾一對!」

    白冰蟾這東西是好東西,北雪大陸特產,必須冒險在沒有上古雪陣的範圍才能捉到,珍貴無比。這樣一唱禮,主人和貴賓都相當的有面子。

    夜寒魔宗白夜寒微微一笑,對著眾人一抱拳,然後走上觀禮台。

    四下人等,為了此人的大手筆發出一眾的驚呼。

    接下來是另一個魔宗。

    「黑死魔宗當家長老年長老親自駕到,送上賀禮二等天級真言一道!」

    當這一聲唱出,下邊的修士全部都喧鬧了起來。

    仙煉大世界和九重天不一樣,真言在這裡相當的珍貴,別說一等天級真言,就算是二等天級真言,也是可以嚇死人的。

    黑死魔宗年長老得意洋洋,走上觀禮台。

    接下來就輪到丁浩等人,丁浩他們把請帖拿出來,就來到唱禮者面前。之前丁浩雖然說要送上賀禮,可是並沒有準備,現在要丁浩拿出禮物,這就有點困難。

    拿出太珍貴的禮物,他自己捨不得;拿出太垃圾的禮物,他又覺得丟人。丁浩想想,拿出一顆上品靈石,放在了桌上。

    上品靈石,也就是一億,其實說起來沒有二等天級真言珍貴。

    不過下邊的修士,絕大多數沒有親眼見過上品靈石。

    唱禮者大聲道,「九州魔宗宗主丁浩,攜好友前來,送上賀禮水繫上品靈石一顆!」

    「嘩!那就是上品靈石,果然晶瑩剔透。」

    就在眾人的喧嘩聲之中,大家走上了觀禮台。

    飛騰上台以後,立即目光對著下邊掃視,尋找香雪的蹤影。不但是他,其他的幾人,也全部都在仔細尋找,丁浩不但雙目,就連精神力也不顧禮儀的放出去尋找,不過並沒有什麼發現。

    「別急,還沒有到時間。」大家找不到,又在互相的安慰。

    時間就這樣匆匆的過去,婚禮的步驟一項項的進行。

    雪國道宗的前輩出來說話,冰雪魔宗的宗主也出來說話,然後就是各種表演,冰雪魔宗這次進來了東土大陸上不少的名人,有耳道魔宗的人表演琴樂,有詩畫魔宗的人表演作畫,引得下邊的觀眾不住的歡呼。

    「怎麼還沒有找到。」飛騰心中越來越焦急。

    30年前,那個準點眼看就要來臨,可是他們還是沒有發現目標。

    突然,司儀官開口喚道,「有請聖女!」

    雪國道宗的聖女,今天的新娘子!

    冰雪魔宗今天的安排還是頗費心思,只見幾名男女修士飛出去,他們從觀禮台到東城門的門樓上,在半空之中站成一排。

    「開!」突然一名修士手中潑出一片水光,那些藍色的液體,竟然就在半空凝固。

    「這是正宗的冰泉!」位於上古雪陣外的冰泉之水,可以瞬間凝固,非常的難以取得。

    可是這些修士每人都帶著大量的冰泉,當他們在半空之中灑下冰泉,冰泉就凝結成片,最後一片片的,凝結成一座浮空的廊橋!

    此刻,漫天的雪花紛飛,雪花之中又有數量驚人的煙花四起。

    絲竹聲響起,司儀官再次開口喚道,「聖女降臨。」

    東城門上的閣樓的房門打開,一名身材曼妙的女子緩緩走出。她穿著大紅色的禮服,長裙束腰,姿態美妙,光是看身材,就已經把現場的所有男修士給迷倒了。

    「到底是聖女,這身材……可惜就是看不見臉。」

    聖女的臉上輕紗遮面,沿著廊橋緩緩走來。

    雖然聖女美妙,可是丁浩等人根本沒有時間去看聖女,聖女再美和他們也沒有關係,他們的目光仔細在廊橋下的觀眾之中,一個個的尋找,生怕漏過一個。

    因為,準點時間就快到了,如果錯過這個時間,恐怕就找不到香雪的轉世之人了!

    那聖女款款走來,雙目透過輕紗看向下邊的修士,這些都是北雪國的子民,她有責任救他們!

    突然,不知道哪來的一陣大風,卷著冰雪,一下掀起她面上的輕紗。

    而在此刻,心中焦急萬分的飛騰,鬼使神差的一抬頭,剛好見到那張潔白的面龐,頓時飛騰目瞪口呆……

    「香雪!」

    今天就兩章了,實在是有點事情,感謝自由的魚厚賞,明天會為你加更,謝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