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852章我是雪你是泥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八五零章我是雪你是泥

    「真的是……」丁浩和郭曉等人,也全部都抬起頭。

    眼前這個正從廊橋上走過來的聖女,她的臉孔雖然和香雪頗有不同,可是不得不說,當第一眼看過去,真的可能會把她當成香雪!

    老鐵喃喃道,「真的是奇怪了,明明是不一樣的臉孔,可是為什麼感覺那就是香雪呢?真的是完全不一樣!」

    這是一個無法理解的事情。

    明明不一樣的人,不一樣的臉,可是讓你有一種感覺,那就是某個人。

    丁浩的目光看著天空。

    「這就是天意的力量!」

    所謂天意使然,天不欺我!

    香雪用自己的生命去獻祭,和天意進行交換!天意不會欺瞞,它得到了香雪的生命,也會用自己的方式,來完成香雪的願望。

    此刻漫天雪花飄飛,地面上站著無數的男女修士,怪不得飛騰他們沒有找到,是因為天意要用這種直接的方式,讓香雪站在飛騰的面前。

    根本不用尋找了,不用在人群之中尋找,她就這樣孤零零的站著,站在飛騰的面前!準確的時間,準確的人!精準到分毫不差!

    就在此刻,天空之中突然傳來一聲天雷炸響!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所有在場的人都是一驚,北雪國的這個季節不應該有雷聲。

    不過丁浩知道,這或許就是天意告訴某些人,它該做的已經做完,這一場獻祭,完成交易!

    春雷一聲,在腦海之中炸響!

    凝雪的美眸猛地一睜,這一聲天雷其實不但是宣告這次獻祭已經完成,而且更重要的是,彷彿喚醒了她記憶之中什麼東西。

    她這一生,都在雪國道宗修鍊,資質優異,深得雪國道宗長輩們的關愛。不過她的心裡卻始終有些疑惑,那就是她的心底最深處,彷彿藏著什麼。

    可每當她去追尋這些,她的腦海之中,又有一種渾渾噩噩的感覺!

    而伴隨著剛才的一聲天雷,她腦海之中渾渾噩噩的感覺,全部消失!

    她的美眸流動,掃過面前無數的人,無數陌生的面孔,直到一張堅毅的面孔,出現在她的美眸之中。

    當她和飛騰兩人的視線一接觸,頓時就彷彿密不可分了!

    她雖然沒有恢復記憶,可是她有一種感覺,那就是好像和此人有著前世的約定,今生來赴約!這一刻,她立即明白了,那些渾渾噩噩的東西,正是前生的約定!

    「有請聖女!」司儀官的聲音不合時宜的響起。

    聖女凝血只是頓了一下,目光就從飛騰的臉上離開,走出廊橋,走向另一個方向,在那裡英俊的冰雪魔子正在等著她。

    「香雪!」飛騰等待了三十年,所有的記憶和思念,都在這一瞬間到達高峰。

    他絕對不能讓香雪走出他的視線。

    「香雪,你不要走,你還認識我嘛?」

    聖女凝雪眼看已經來到冰雪魔子的身邊,飛騰一下擋在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「什麼情況?」下邊看熱鬧的修士一下哄鬧了起來。

    凝雪的美眸和飛騰對視良久,這才開口說話,不過口中吐出的字,卻是讓飛騰肝腸寸斷。

    「你認錯人了,我不認識你。」

    說完,凝雪繞過飛騰,走向冰雪魔子。

    冰雪魔子站在觀禮台旁邊的一座高台上,凝雪一步步的沿著台階走上去。

    飛騰被一盆冷水澆的全身冰冷,不過他雖然憨,可是並不傻。他下一秒,就立即回過頭,站在高台下,大聲道,「你胡說!你剛才和我對視的眼神……我很清楚,你就是香雪,而且你已經記起了我!你否認不了!!」

    凝雪身軀一振,卻是咬牙想要繼續向上走。

    不過後邊飛騰又大聲道,「香雪,30年了!整整30年了,我等得好苦!」說著這句話,這個鐵塔一般的漢子,臉上已經淚水滿臉,口不能言,再也說不出一句話。

    凝雪已經恢復了記憶,她的臉上也已經爬滿淚水。她本來想要違背自己的本心,為了北雪國,為了雪國的子民,嫁給冰雪魔子,可是當飛騰這樣說,她卻已經控制不住自己的本心了。

    當下就想要飛奔回頭。

    「混賬!」冰雪魔子心中大怒,沒想到突然冒個人出來攪局。

    他大步上前,走下台階幾步,一把抓住凝雪的胳膊,高高在上,低頭對著飛騰吼道,「哪裡來的山野村夫,你給我滾!」

    頓時,好些個冰雪魔宗的修士湧上來,想要拉走飛騰。

    飛騰雖然只是元嬰後期,可是他是體修,又高又壯,跟妖修差不多。這些修士根本拉不動,幾名元嬰修士勃然大怒,張口吐出本命神兵,想要對飛騰出手,其中有一個,正是雪西子。

    「誰敢動手!」後方又是一聲朗朗呼喝。

    丁浩和郭曉老鐵等人一擁而上,把飛騰保護在其中。

    丁浩面對雪西子,冷笑道,「雪西子,你好了傷疤忘了疼嘛?」

    雪西子頓時嚇得臉色發白,後退兩步。

    老鐵厲聲吼道,「誰要動我大哥,從我屍體上踩過去!」

    冰雪魔子站在高台上,低頭一看,竟然是丁浩等人,他目中射出怒意。

    「丁浩,在血池深淵,我和你並無仇怨,最多只是有些口中爭端,你就要如此來攪我的局,你是不是太過分了?」冰雪魔子森冷問道。

    丁浩抱著胳膊,嘆道,「冰雪魔子,你還真是猜錯了。你覺得我丁浩從東土大陸千里迢迢的跑來,就是來攪你的婚禮嘛?你真是高看了自己!別說是你的婚禮,就算是你爹你祖宗的婚禮,也不值得丁某我跑一趟!」

    「好大的口氣!」下邊大量的北雪國修士,全部都嘩然,心說這個元嬰初期這麼狂妄?

    冰雪魔子臉上帶怒,開口又問道,「既然我不值得你來攪局,那你現在怎麼解釋?」

    「怎麼解釋,好,我就給你一個解釋!」

    丁浩轉身,面向眼前所有人,大聲道,「我這位飛騰大哥的道侶香雪,在30年前因為某些緊急的情況,向天意獻祭!用自己的生命,獻祭給老天,唯一的願望,就是30年後在北雪國白鳳城東城門外和我這位大哥重逢!而今天,就是約定的日期!」

    「什麼?」

    「怎麼可能?」

    「竟然還有這種事?」

    下邊一陣混亂,有些人感覺根本無法相信,不過也有人覺得很可能。

    「其實倒也不是不可能,向天意獻祭,古來有之,有些古老的宗門就懂得獻祭之道!」

    「獻祭生命,之為重逢,真是讓人感動。」

    事情鬧成這樣,北雪國和冰雪魔宗的前輩都不得不出面了。

    雪國道宗的一位長者走出來,開口喝道,「一派荒唐之言!向天意獻祭,只為了30年後重逢,簡直是虛無縹緲之言,那你豈不是可以隨便去任何人家的婚禮攪局,搶奪別人的道侶?你說這樣的話,有何憑據?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這位道友,我說這些話,當然有憑據!」

    「真的有憑據?」在場人等都是一愣。

    丁浩抬手一指聖女,「憑據就是她的心!一切的憑據在她心中!我說的是不是事實,與旁人無關,只有她自己清楚!」

    嘩!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視向一身盛裝的聖女。

    雪國道宗的長者開口喝問道,「聖女,既然他說一切的憑據都在你心中。那你當眾說一句,你是不是當初他的道侶轉世,此人所說,是不是信口雌黃?」

    「這……」聖女滿臉是淚,左右為難。

    其實她也不想和冰雪魔子結成道侶,可是如果不和冰雪魔宗聯姻,北雪國的下場,就很可能是被冰雪魔宗消滅!到時候,宗門和長輩族人,全部都要死。雖然她是香雪,可是她在這一世,也有自己的守護!

    不過下邊飛騰卻又凄聲道,「香雪,這30年你知道我是怎麼過來的嘛?」

    他並沒有詳細說怎麼過來的,不過香雪心中很清楚,能夠想象!她以前渾渾噩噩的時候,經常感覺到莫名其妙的痛楚,相信那些痛楚都是飛騰在最痛苦的邊緣掙扎傳遞給她的信息。

    看著香雪不說話,在場的風向頓時發生了改變。

    「恐怕是真的!」

    「否則的話,聖女早就一口否認了!她這麼猶猶豫豫,看來是真的。」

    「真的是沒想到,聖女竟然是轉世之人,還帶著天意的使命!」

    冰雪魔子不等香雪開口,他先開口道,「丁浩,就算你說的是事實,又如何?」

    吸引來眾人的目光,他朗聲道,「在場的各位道友,你們聽聽清楚,剛才丁浩說,當初她的前世獻祭,目的就是和這個人重逢!你們都聽清楚了,是重逢!所謂重逢,就是再次見面,僅此而已!」

    說完這些,他大手一擺,「飛騰是吧?你已經和她見過面了,已經重逢過了,你可以走了!」

    他這句話,頓時扭轉了風向。

    眾人紛紛點頭道,「對呀!那女人不是獻祭就想要和這男子重逢,現在重逢也重逢過了,還要怎麼樣?」

    丁浩抱著胳膊道,「冰雪魔子,你少打馬虎眼!重逢好像不是你說的那樣吧?」

    「那要怎樣?」冰雪魔子哈哈大笑,「難道前世做道侶,下一世就一定要做道侶?你們在場的所有人,你們身邊的道侶,上一世還不知道是何人的道侶!現在是新的一世了,一切都和前世不同,當然有新的選擇!」

    他高高在上,用手一指飛騰,朗聲道,「在座的,你們都看看。論資質、論修為、論出身、論相貌、論年齡,無論是哪一點,他怎麼跟我比?我是白鳳城上邊飄飛的白雪,他是牆角下的爛泥,任何女人都知道怎麼選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