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853章我就是他後台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八五一章我就是他後台

    「冰雪魔子說的不錯,就算是一個傻子,也知道如何選擇。」

    「前一世是道侶,又如何?」

    「別說前一世,就算是一世的戀人,遇到更好的男子,當世也會重新選擇。」

    「這飛騰,又哪一點比得上冰雪魔子?」

    眾說紛紜。

    每個人都不傻,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桿秤。

    冰雪魔子出生名門,資質優異,長得又英俊帥氣!他現在的修為是嬰變初期,將來一定還會走向更高,最後能成為冰雪魔宮的主人,這是鐵板上釘釘的事情。

    回頭再看站在台階下的飛騰,可以說又老又丑!修為更是只有元嬰期!

    而且最重要,還是一個體修!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,體修沒有未來。

    所謂的天壤之別,雲泥之分,不過如此。

    不少人覺得很有道理,冰雪魔宗的宗主滕海尊者走出來,輕蔑道,「飛騰道友,我勸你看清形勢!你算是什麼東西,你如何跟我宗魔子相比?就算是聖女前世是你的道侶,可是那又代表什麼?那什麼都不能代表!人活一世,便是徹底結束!所謂此生不認上世之債,難道你還要找人讓人家還上輩子欠的債?當真是笑話!」

    站在飛騰不遠處的雪西子也陰陰笑道,「師尊說的不錯,上一世的約定,簡直就是扯淡!你是什麼東西,怎麼跟我們魔子比較?你如果真心的為了聖女好,就速速給我滾蛋!不說你的實力和相貌,就說你的能力本事,你有本事保護聖女嘛?你有能力養活聖女嘛?你什麼都沒有,空口說白話,窮光蛋,不要臉!」

    雪西子這些話非常的惡毒,直指人心。

    飛騰頓時臉色一黯。

    「不錯,我和冰雪魔子相比,是相差十萬八千里,我能給香雪這一世的幸福嘛?」飛騰立即生出了猶豫。

    愛,讓人想要霸佔;可有些愛,也讓人學會放棄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經歷了千難萬險都沒有退縮的飛騰,此刻卻是在一句話面前動搖了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卻看見某一個人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丁浩抱著胳膊走了出來,開口朗聲道,「雪西子,我看你才是窮光蛋,不要臉!」

    丁浩說完,抬手一指飛騰,大聲道,「我大哥飛騰,雖然長得沒有小白臉那麼帥,可是你們看這外形,相當的彪悍,男人就是要有男人的樣子!從真男人的角度,我覺得他要比某些小白臉帥一千倍!」

    聽了這句話,飛騰都感覺汗顏。

    丁浩又道,「再說他的修為。大家都知道,體修沒有未來,體道修士根本沒法兒跟術道修士比較。可是就算這沒有未來的體修,我大哥也修鍊到了元嬰後期!我還要告訴你們一件事,就在30年前香雪嫂子遇難的時候,他還只有金丹大圓滿!你們想想,一個體修只要30年時間就能到達這個修為,這是何等的逆天?你們何人敢說他資質不好,修行不如別人?」

    他這一說,四下一片嘩然。

    30年時間,不但完成了結嬰,而且還修鍊到元嬰七層。就算是天才術修,也很難有這種速度,何況飛騰是體修?現在來看,體修並不是飛騰的缺點,反而是一個巨大的優點!

    丁浩繼續又道,「我再透露一個消息,我大哥飛騰,他下一步準備走真言煉體之路!用強大而珍貴的真言,來修鍊肉身!如果這一點讓他煉成,將來的某一天,肉身成聖也不是夢!」

    這一句,頓時引來更大的驚爆。

    「我天,肉身成聖!傳說大飛升的時候有肉身成聖的故事,九重天落下以後,就再也沒人可以做到。」

    「這飛騰了不得!如果真的有那一天,冰雪魔子恐怕根本無法與之相比。」

    「真的沒看出來,原來這飛騰這麼厲害,如果是那樣的話……小女倒是願意以身相許,就博他一個肉身成聖!」

    丁浩說這些的時候,郭曉和老鐵等人全部用一種崇拜的眼神看著丁浩,心說這小子能忽悠啊!活脫脫的一勞苦大眾,硬生生被他說成了高富帥,再看下邊的一眾女修士,竟然全部興奮的看著飛騰,恨不得衝上來投懷送抱。

    「真言煉體?開什麼玩笑?」滕海尊者冷笑道,「丁浩小友,恐怕你想當然了一些,不說真言煉體的法門早就已經失傳,就算是你僥倖擁有這項法門,那麼你可知道,真言煉體需要多少真言?而且全部都需要適合煉體的真言!這些真言價值連城,珍貴無比,我看你的這位大哥,能搞到一道兩道都是天方夜譚,還談什麼真言煉體?」

    雪西子又興奮起來,罵道,「窮鬼,不要臉,也就吹牛的本事。」

    「滕海宗主,你說的那些都不成問題!」丁浩朗聲道,「因為我大哥他有一個莫大的後台!別說是煉體的真言,就算是大道法則,他也能搞到!」

    「大道法則都能搞到!」在場一片嘩然。

    滕海都有點震驚,口氣不由得柔和道,「不知道他的後台是……」

    丁浩傲然一拍胸口,「就是我!」

    「我擦!」場上再次一片嘩然,所有人幾乎都暈倒在地,見過不要臉的,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。

    一個小小的元嬰初期的小子,看上去毛都沒有長齊,竟然能成為如此牛皮哄哄的後台,開什麼玩笑。

    滕海哈哈大笑,「你真是不自量力!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有什麼不自量力?」

    說完,他拿出一塊牌子,「九重天狂盟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聽說過?丁某正是狂盟的外圍成員!」他又拿出一塊牌子,「二重天長老會決定者令牌,我可以決定二重天所有重大事宜!」接著他又道,「我還是東土大陸魔道著名宗門九州魔宗的宗主!你們可以去打聽打聽,我丁浩是怎樣的角色!我再告訴你們一句,這次大魔亂產生的魔主,沒有疑問也是我!我倒是要問問那些譏笑我的人,我怎麼就沒有資格成為飛騰的後台?」

    「他竟然如此有來頭!」四下一片震驚,那些譏笑的此刻也不得不嚴肅起來。

    就連雪國道宗的長老們,也已經開始猶豫起來。

    說起來,他們也不願意聖女嫁給冰雪魔子,如果此刻真的有一個更強大的宗門出現,可以幫助北雪國,那他們倒是不介意考慮一下。

    此刻,一名雪國道宗的長老站起來開口道,「這位丁浩宗主,我倒是聽說過狂盟和決定者,可否讓我看看令牌。」

    丁浩一抬手,將兩塊令牌扔出去。

    下邊的觀眾大多不知道,老鐵他們也不知道,這兩塊令牌的含金量。

    可是雪國道宗的長老卻是很清楚,他略微看了一下,臉色一驚。隨即遠遠的走過來,雙手將兩塊令牌奉還,微笑開口道,「丁道友來到北雪國,雪國道宗沒有好好招待,實在是抱歉。」

    這位雪國道宗長老的態度,讓所有人都震驚了。

    「包長老可是雪國道宗的當家長老!他竟然對這個少年如此的客氣!這少年看來真的是了不得之人?」

    雪國道宗的包長老走回去,身邊有人低聲問道,「這狂盟和決定者,是什麼資格?」

    「什麼資格?」包長老用不大不小的聲音說道,「決定者的身份,別說他在下界,就算是九重天上的當家長老,也要我這樣對他!至於狂盟……說不得,說不得……」

    「我天!」

    所有人看向丁浩,目中都是又驚又恐。北雪國的人,本來就沒什麼見識,聽這一說,頓時現場鴉雀無聲,看向丁浩的目光,全部都不一樣了。

    郭曉和老鐵等人也都是目瞪口呆,老鐵喃喃道,「不是吧,丁浩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,沒看出來啊。」

    看見面前的局勢,冰雪魔宗的宗主滕海一下急躁起來,厲聲道,「丁浩,你少在那裡妖言惑眾!一個小小的元嬰修士,憑著兩塊不知所謂的令牌,就來這裡蠱惑人心,你不知道我冰雪魔宗的手段么?」

    他一急之下,當眾直接威脅丁浩。

    誰知道丁浩根本不怕威脅,大聲笑道,「冰雪魔宗的手段?我還真不知道,要問問你們宗門的雪西子元嬰。」

    雪西子被丁浩扇了數十個耳光,心中就怕被提起這件事,此刻滿臉通紅,大聲喊道,「師尊,給我報仇!」

    滕海有些猶豫,畢竟他是一門的宗主,又是嬰變後期的強者,他如果對丁浩出手,顯得有些以大欺小。

    不過這個時候,冰雪魔子搶先開口道,「雪西子,不用你師尊出面,我來教訓教訓這小子。」

    「你?」丁浩面對即將來到冰雪魔子根本動都沒動,一指滕海道,「若是他,還有資格和我動手,你冰雪魔子要和我動手,根本不配!」

    「什麼?他不是元嬰一層嘛?」在場人等都是愕然,元嬰一層說嬰變一層不配和他動手,這是什麼情況?

    丁浩虎軀一震,「你們再看。」

    「天!竟然是……」

    當丁浩露出真正的修為,別說在場人等都驚呆了,就算是飛騰和郭曉他們,也全部都驚呆了。

    「嬰變四層!」老鐵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,「我還以為他跟我一樣修為呢!」

    等會還有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