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857章計劃有變(650月票加更)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八五五章計劃有變

    「這……」

    當包長老走進來,看著面前一地的各種寶物,他一臉震驚。

    這塊碩大的冰晶取回來有些年頭了,所有人都素手無策,可是讓他沒想到的是,就在剛才短短的一會兒,丁浩竟然將其完全的震破了。

    「丁浩,你太厲害了。」飛騰也是目瞪口呆,問道,「你怎麼震破的?」

    丁浩已經把所有的碎冰屑給收掉了,這樣別人就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,還以為他是用強力震破的。

    他嘿嘿笑道,「我自有我的法子。」

    他這一說,別人也不好再問,畢竟很多修士都有自己秘不示人的手段,繼續追問是不文明的舉動。

    丁浩又道,「二位,這件事還請你們為我保密。」

    他並不想讓太多人知道。

    「你放心吧。」飛騰和包長老都是允諾保密。

    看見丁浩的手段,包長老問道,「丁浩宗主,雖然我不知道你是用的什麼手段,不過我想問一下,你最大能解開多大的冰封?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最大也就比剛才那一塊大一些,如果太大就有困難了,如果你想讓我解開所有的冰封,那是不可能的。」

    包長老道,「不是解開所有的冰封,而是解開幾具時空棺材的冰封!」

    看著包長老狂喜的表情,丁浩頓時明白了。

    現在雪國道宗就是缺人手,他們最大的本錢就是那些時空棺材,如果丁浩能解開幾具時空棺材的冰封,把時空棺材帶回來,雪國道宗就根本不用懼怕冰雪魔宗了!

    包長老興奮道,「我雪國道宗有著不少的強大祖先,他們都躺在時空棺材里,如果能把時空棺材取回來,遇到危難,我們就可以請出這些老不死,那些宵小之輩嚇得根本不敢冒犯。」

    丁浩點點頭,「如果是時空棺材那麼大的封凍,我倒是有些把握。」

    包長老大喜,「這件事就拜託丁浩宗主了。」

    丁浩思索了一下,最後還是決定幫忙。

    畢竟飛騰和香雪以後要在這裡長期生活,這個忙不得不幫。另一個,雪國道宗原先的宗門,包括倉庫,都在封凍之地!丁浩不介意順便看一下,有沒有自己需要的寶物。

    丁浩要去冰凍之地,飛騰也要去。

    他剛加入雪國道宗,也想要表現一番。更何況作為一個強大的體修,這種冰寒對他的影響,確實要比其他人小很多。

    包長老本來也要陪著他們去,不過白鳳城始終面對冰雪魔宗的威脅,包長老走不開。最後包長老決定讓雪國道宗修為排名第二的蔡長老陪丁浩他們去。

    「讓我陪他們去冰封之地?」蔡長老心裡是並不願意,心說,如果把聖女交給冰雪魔宗,不是什麼事兒沒有?

    包長老臉色一沉道,「蔡長老,你也是宗門的老人了,希望你顧全大局!丁浩宗主很有誠意的幫助我們,我們也必須拿出我們的誠意,你必須全心全意配合他們!」

    「那我回去準備一下。」蔡長老雖然不願,可是如果真的對宗門好,他也是義不容辭。

    蔡長老回去自己的洞府。

    他剛回到洞府,就見到在洞府外,站著一名臉色紅撲撲的年輕男子。這男子的外貌,讓他覺得似曾相識,可是又想不起來在哪見過。

    「哈哈,蔡瑁長老。」年輕男子哈哈大笑,走上來顯得非常熟悉。

    蔡長老來回看了好一會,才脫口道,「你是烈金風?怎麼變成這樣了?這是修鍊了什麼功法?」

    此人正是九烈道宗的烈金風,烈金風交遊甚廣,年輕時遊歷天下,認識了不少的各宗修士,蔡瑁長老正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烈金風哈哈大笑道,「蔡長老你的眼力不錯,一眼就看出來了,到底是我烈某人的知己呀!」

    蔡長老還是奇道,「你怎麼變的?」

    烈金風笑道,「這都猜不到,你們北雪國的寶物,返顏丹!」

    「哦。」蔡長老點點頭,不過又道,「返顏丹是以前我們雪國道宗的特產,可是冰封之難以後,丹方和需要的材料,都被封凍了!現在外邊返顏丹很稀少,我們雪國道宗都找不到,你在哪找到的?」

    烈金風嘿嘿一笑,並沒有回答。

    這顆返顏丹,外界很難買到。不過有了冰雪魔宗幫忙,還是弄到返顏丹,給了烈金風。當然了,條件是烈金風幫助他們冰雪魔宗做一點事兒。

    其實烈金風也並不傻。

    冰雪魔宗讓烈金風潛入這邊,然後偷偷打開雪國道宗最後一具時空棺材,浪費老不死的時間,讓這名老不死死掉。

    可是烈金風心說,雪國道宗最後一具時空棺材,必定防守嚴密!再說了,就算自己真的打開這具時空棺材,那自己必死無疑。

    烈金風雖然這樣想,可是並沒有說,而是答應冰雪魔宗,來這邊尋找機會。

    「烈道友,你是怎麼想到來看我的呀?」蔡長老把烈金風領進自己的洞府。

    烈金風道,「大魔亂時代,天下大亂,正道遭殃。我祖先為了九烈仙國一方平安,以自己的身軀化成冰晶山脈,阻擋魔道聯軍!不過讓人沒想到的是,道宗里的其他人,竟然開始排擠我,我心裡不爽,就出來散散心。」

    他這一說,蔡長老頓時也是滿肚子苦水。

    蔡長老道,「別提了,我也是!老包這個傢伙,我們這些宗門的老人,他不信,非要去信一些嘴上沒毛的外人!居然說那個小子能解開冰封之地的冰霜,簡直是天方夜譚。」

    兩人走進洞府之中,烈金風哈哈笑道,「清官難斷家務事,各個宗門內部的矛盾,也是非常的複雜。要說,有時候我們正道宗門的團結性真的不如那些魔道宗門。」

    蔡長老道:「何止啊!現在我們包長老,都開始相信魔道的妖孽了。」

    烈金風見他滿口怨言,奇道,「什麼魔道妖孽?」

    蔡長老道,「是東土大陸的一個魔宗的宗主,年紀輕輕,很會吹牛,三寸不爛之舌吹得包長老雲山霧罩,居然同意他去冰封之地!我看那小子幫助我們道宗是假,想要自己弄點好處是真!」

    烈金風又問道,「是東土大陸哪個魔宗?」

    「九州魔宗,叫丁浩。」

    「我擦!」烈金風差點驚地把自己口中一口水吐出來。

    「是這小子!」

    蔡長老奇道,「你認識?」

    「何止認識!」烈金風罵道,「這小子就是一個混蛋,一個人渣!他是我正道的叛徒,本來是九島區域的一名正道修士,後來魔道攻入九島,他流落到我九烈仙國。我們道宗見他可憐,資質也不錯,甚至讓他成為仙國太子!」

    「他還做過仙國太子?」蔡長老吃驚道。

    「對呀。」烈金風又道,「不過這個人一心修鍊魔道,喪心病狂!我的祖先要收他為徒,傳他九烈仙國的終極功法,可是他死活不要,一定要修鍊惡毒的魔功!最可惡的是,他在臨走的時候,還叫來一個魔道的化鼎強者,大鬧烈陽山,破壞了烈陽山的祖脈,這才逃到東土大陸做了什麼宗主。」

    蔡長老聽了驚奇道,「沒想到這小子年紀不大,經歷倒是很多。」

    烈金風道,「我懷疑他很可能是忽悠你們,他這個人不是個好東西,偷吃爬拿,無所不會!哦,他還偷走了我的一個小世界!這就是一個小偷、強盜!比一般的魔道更壞。」

    聽烈金風說完,蔡長老嘆道,「我也想過,他的目的很可能就是進入冰封之地,嘴說是幫我們取回時空棺材,真正目的其實是偷竊我們宗門留下的寶藏!」

    「幫你們取回什麼時空棺材?」烈金風好奇的問道。

    蔡長老感覺到自己說錯話了,連忙笑道,「一點小事兒,就別提了。」說完,他又道,「我要陪他們去冰封之地幾天,你就在我的洞府住幾天吧。」

    烈金風雙目一轉,道,「要不我陪你一起去?」

    蔡長老搖頭道,「不方便啊。」

    烈金風哧道,「你們那個冰封之地,我很清楚,就算是去了,也拿不到任何的寶物。丁浩這種死心塌地的魔道惡徒都去得,我這個正道好友怎麼就去不得?」烈金風說完又低聲道,「我也有些手段,說不定能找到一些寶物,到時候弄出來,我們二一添作五。」

    「這怎麼可以?」蔡長老連忙後退。

    烈金風道,「怕什麼,雪國道宗又不是你蔡家的宗門,以後強大與否跟你有什麼關係?再說了,我聽說冰雪魔宗攻打在即,如果能得到一些上古寶物,你的保命手段也多一些。」

    蔡長老聽他勸說了幾句,臉色終於動容,咬牙道,「就信你一次。」

    烈金風嘿嘿笑道,「咱們多少年的老兄弟,我不會坑你。這樣,我不跟你一路走,你把路線給我,咱們在冰封之地匯合。」

    「可以。」蔡長老拿出一份玉柬,把路線給了烈金風。

    不久以後,一個臉色發紅的年輕人走出雪國道宗,然後他拿出一塊令牌,發出傳通道,「計劃有變。丁浩要幫助雪國道宗去冰封之地取回時空棺材,我看不如在冰封之地,將他們一網打盡!」

    半空之中,靜靜的懸浮著一座宮殿,在宮殿之中,冰雪魔子臉色陰沉道,「丁浩,你找死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