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858章浮冰海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八五六章浮冰海

    「丁浩竟然想要去冰封之地拿回雪國道宗的時空棺材,他簡直是瘋了,他以為他有多大本事,不過是一個嬰變中期而已!」滕海尊者冷笑一聲。

    滕波鼎尊卻並不這樣看,他沉吟道,「就算是丁浩此人狂妄不羈,可是包長老這個人並不蠢!他能讓丁浩去,想必這小子真的有些手段。」

    冰雪魔子點頭道,「師尊說的不錯,丁浩此子雖然表面上看來口吐狂言,可是經常都能有過人之舉,不能小看。」

    滕波臉色陰沉道,「我懷疑血雲邪尊九奴很可能在他的後面。」

    他這一說,冰雪魔宗等人都臉色難看。

    當初九奴在深淵之中大發神威,擊敗鍾皇,這份實力可不是吹的。如果九奴真的跟丁浩一起來了,那麼他們冰雪魔宗的計劃就很難實現了。

    「可惡,這個混賬!」冰雪魔子罵道,「他一定是覺得我有希望問鼎魔道之星,所以這才故意來攪我的局,這個卑鄙無恥的小人!」

    滕海尊者笑道,「如果真的是這樣,看來我們冰雪魔子的實力在所有的魔道種子之中,還是比較重要的。」

    「那當然。」冰雪魔子信心十足道,「除了厲少天柴高陽和屠八方,就是我了!我應該排在第四號種子!」

    雪西子並沒去深淵探寶,也不知道冰雪魔子的牛皮吹大了。他雙目崇拜的看著冰雪魔子,又問道,「丁浩排在第幾號種子?」

    「丁浩跟我差不多,第五吧,所以他想要跟我爭!」冰雪魔子並沒有感覺自己吹牛。他還是相當自信的,他相信,如果能得到雪國道宗里一些他想要得到的寶物,他有問鼎的可能。

    不過現在的問題,是丁浩去了冰封之地。

    「如果他拿出幾具時空棺材,那麼雪國道宗就會立即強大起來,我們的計劃就落空了!到時候,我沒有了寶物和財力提供,我問鼎魔道之星也變得不可能!」想到這裡,冰雪魔子驚慌道,「師尊,你想一個辦法吧。」

    滕海尊者皺眉道,「可是如果他背後的神尊真的到來,我們真的沒辦法。」

    「如果那九奴神尊真的來到,我倒是有把握能弄死他。」突然,滕波臉色陰森說道。

    「什麼?師尊你有辦法?」冰雪魔子震驚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的師尊才是化鼎後期,根本不是神尊的對手。

    滕波嘿嘿笑道,「那是,別忘了靈雪的力量,就算是神尊也能將其封凍!只要他們進入冰封之地以後,我們關閉掉那裡的上古雪陣,神尊也能冰凍。」

    「可是關閉上古雪陣,我們沒有許可權!」

    滕波道,「那就去搶到許可權,北雪國所有的有許可權的人,都給我一個名單,我去殺人,搶奪許可權!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數日以後。

    三隻變異的冰角馬拉著一輛大車,正在大道上快速的奔行。

    北雪仙國也是有太子的,可北雪國的聖女太出風頭,因此北雪太子一直都比較低調。北雪太子是蔡長老的弟子,是包家後人,不過他心裡不爽。

    「可惡,處處被那女人搶風頭,我是正宗的包家後人,憑什麼讓我被壓制在女人身下?」

    「本來希望那女人嫁入冰雪魔宗,我就有了出頭之日,可是誰知道,竟然又冒出一個什麼前世約定!又出來一個什麼飛騰……真特么的可惡,包長老竟然收了他做大弟子,以後我地位更低!」

    北雪國太子心中滿是怨霾,今天乾脆離開白鳳城,奔向自己的屬地。

    不過就在大道上奔行沒多久,天空之中一道遁光就趕了上來。

    這道遁光相當靈巧,那麼多上古雪陣的光柱,遁光在其中肆意穿行,很快就來到了大車的上空,一個冰冷的聲音傳下來,「停下。」

    「何人?」大車周邊平台上,八名北雪國的修士厲聲喝道,「速速顯形,滋擾北雪國太子者死!」

    「就憑你們?」天空之中陰冷聲音伴隨著一股強大的力量猛地鎮壓下來。

    「死!」

    八名修士全部口吐鮮血,生生被靈力震死,翻落在雪地上,留下一片血色。

    「怎麼回事?」北雪國太子聽到外邊動靜,臉色一驚,從大車車廂之中走出來。

    「想要和你談談。」天空之中遁光一閃,一個老者的身影出現。

    「冰雪魔宗的當家長老!」北雪國太子頓時臉色驚恐,扔出一件梭型飛行寶物,想要趕緊逃走。

    「你這點本事就想要在老夫面前逃走?」滕波冷笑一聲,落在大車上。

    北雪國太子已經踏在飛行寶物上,可是他這才發現,這件寶物已經被強大的靈力困死,懸在空中,動都不動。

    「你給我回來!」滕波大手一抓,直接把北雪國太子扔回車廂,「把你的控制許可權交出來吧!」

    不久以後,滕波的身影走出車廂。

    「想不到他只有百分之一不到的許可權,外界傳說的許可權名單是假的!其中百分之51的許可權,竟然也被封凍進了冰封之地!」

    「原來如此,這樣更好!」

    「我只要找到那個心魔附體之人,得到他的許可權,我就可以控制上古雪陣!」

    「到時候,漫天靈雪落下,我就躲進冰雪魔宮,讓他們都凍成冰柱!」

    想到這裡,滕波臉上露出喜悅之色,「血雲邪尊九奴,只要你敢來,你就完了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冰封之地,位於北雪國最北部。

    這裡是雪國道宗最古老的宗門,丁浩等人已經站在了一片浮冰海面之前。

    讓人驚奇的是,這裡的海水竟然沒有封凍。在海水上邊,漂浮著很多巨大的冰塊,冰塊來回的撞擊碾壓,發出咔咔的驚人聲響。

    「好冷啊,剛到這裡我就吃不消了。」老鐵等人穿著白色的狐皮大衣,依然是凍得臉色發青。

    和他們相比起來,丁浩和飛騰就好多了。

    丁浩今天穿著一件合身的白狐皮短襖,潔白的長狐毛,襯托著他年輕的臉,倒是顯得頗為帥氣。飛騰戴著一頂狐皮帽子,丁浩沒有,任憑黑色的頭髮被狂風吹得來回擺動。

    「你們就送到這裡吧。」飛騰回頭對眾人一抱拳,又對香雪點頭道,「你們就放心吧。」

    丁浩他們此行,可以說非常的危險。

    雖然現在上古雪陣已經恢復,可是那麼大的冰封面積,發出的寒氣還是相當恐怖的。沒有點實力的修士,被凍死凍傷,又或者被凍僵成為新一代的冰柱,這都是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如果那樣的話,丁浩他們就再也無法回來了。

    「小心。」香雪對著飛騰點點頭,又對丁浩點點頭,然後對蔡長老道,「蔡長老,麻煩您了,如果有什麼情況,照顧著他們一點。」

    蔡長老正在看手中的腰牌,放下腰牌道,「聖女,我這次主要是配合他們行動,我倒是希望他們能照顧我一點。」

    此人這一路走來,說話都是這種口氣,陰陽怪氣,丁浩他們很是不喜。

    不過雖然如此,此人倒算是盡責,各方面安排也沒出問題,因此倒也沒產生太大的矛盾。

    「好了,走吧。」蔡長老見到一塊浮冰過來,立即跳了上去。

    要渡過這個浮冰海,有一點竅門。

    就是某一些冰塊,如果你站上去,它們就會帶著你到達目的地。如果站錯了,就很難到達冰封之地。

    當然了,如果你找不到這種浮冰,你也可以自己飛渡浮冰海。不過飛渡浮冰海非常的消耗靈力,而且必須有時刻確定方向的寶物,否則是很危險的一件事兒。

    三個人走上去,那塊浮冰順水漂流,越飄越遠。

    香雪等人目送他們的身影消失,這才返回。

    就在他們離開以後的一天,一名臉色發紅的年輕人也來到了這裡。

    他來到以後,拿出手中的令牌一看,然後他又看看天空之中,嘿嘿一笑,「丁浩,你這次完了。」說完,他也踏上某一塊浮冰,隨波而下。

    飄在浮冰海,丁浩奇道,「這裡萬物封凍,為何這海水沒有封凍,難道這海水是什麼奇特的天材地寶?」

    蔡長老道,「這海水除了含鹽分高一點,其他沒有什麼特殊,造成它們不封凍的原因,主要還是在這海底有一條很強祖脈。祖脈的力量很強,所以保證了海水沒有凍結。」

    「原來如此。」丁浩的雙目微微動了一下。

    飛騰又問道,「蔡長老,這心魔附體之人關閉的上古雪陣,那他也被封印了,請問後來又是何人打開呢?」

    蔡長老道,「關閉上古雪陣需要百分之51的許可權,可是打開只需要百分之30以上的許可權就可以。」

    「原來是這樣。」

    丁浩點點頭,半天以後,那塊冰塊終於撞擊在一處雪原外側,遠遠的看過去,前方有一座高高的山峰,高峰奇兀,這座山峰整個都被封印在冰雪之中,通體晶瑩發亮。

    來到這裡,明顯感覺到空氣更加的冷了,沒有任何的生物,也沒有任何的植物,一切物品都被凍得死死的。

    蔡長老道,「那裡就是我們冰封之地,以你們的修為進入會有危險。雖然我是化鼎初期的強者,可是到時候你們被凍住,我想救你們也不一定會成功,你們考慮清楚。」

    丁浩嘴角彎出一絲弧度,「既然來了,豈有後退之理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