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861章手套之刑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八五九章手套之刑

    「不錯,我必須放出千摩,得到他手上百分之51的許可權。」滕波臉色鄭重,並沒有任何開玩笑的樣子。

    蔡長老驚道,「可是千摩有化鼎大圓滿的修為,如果你把他放出來,你根本無法控制他!到時候,他做出什麼瘋狂的事情,都是不可預測的。」

    滕波自通道,「我既然有這個打算,就已經安排好!蔡長老,如果你願意和我合作,就隨我來!如果不願意,那我只有將你滅口!」

    蔡長老臉色變來變去。

    烈金風勸道,「蔡長老,合作吧。冰雪魔宗的實力要遠超你們雪國道宗,再說了,你們雪國道宗本來不是已經準備和冰雪魔宗合作了嘛,還要猶豫什麼?得到的寶物,你也能分一杯羹。」

    蔡長老被勸到最後,只有嘆了一口氣道,「也罷,那就跟你們合作。」

    一行人進入冰雪魔宮,巨大的魔宮衝天而起。

    魔宮的好處就是不怕靈雪,衝到上古雪陣之外,魔宮找准千摩的方位,然後又緩緩落了下來。

    很快,一眾人等從冰雪魔宮之中走出來。

    「這就是千摩長老,這百萬年來,他一直站著。」蔡長老帶著他們來到千摩的面前。

    滕波看見千摩,哈哈大笑,「這人很瘋狂,是我的偶像!關閉上古雪陣,把自己的宗門和所有的弟子全部都凍死,哈哈哈,此人果然比魔道還魔道。你們雪國道宗果然是培養的好人才。」

    蔡長老臉色尷尬,道,「記載之中千摩長老並不是壞人,而是心魔附體。」

    滕波冷道,「什麼心魔附體!這些心魔,都是惡念,說明你們正道之人的心裡也有惡念!他無法剋制自己的惡念,這才變成心魔!說到底,什麼正人君子,全部都是扯淡,誰人的心裡沒有惡念?肆意妄為,隨心性而行,才是修鍊正理!」

    對於魔道的說法,蔡長老不敢苟同,臉色尷尬也不答腔,問道,「滕波道友,你如何放出千摩?」

    滕波嘿嘿笑道,「當然是用強力震碎!」

    說著,他示意眾人後退。

    此刻,有大片的雪花飄落,不過這些雪花,根本飄不進滕波的身周,漫天的大雪形成巨大的氣旋。滕波跪在冰雪上,雙目暴起,口中暴喝一聲,「有請祖先的力量!」

    從他的身體之中,突然有一圈靈力猛地盪開。

    這些靈力震動整個空間,地面上覆蓋的干雪,全部都被震向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然後,滕波的身影化成一道風影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滕波的一拳,正轟擊在千摩的一條腿上。

    大風吹動蔡長老的長須,他連忙喊道,「滕波道友,打歪了!」

    在蔡長老的想法之中,要解放千摩,那肯定是把整塊冰雕給從地面上分割。然後,再想辦法弄乾凈千摩身體外的冰層,這樣千摩就活著出來了。

    可是魔道的想法,怎麼可能跟他一樣?

    滕波的拳頭,繼續猛攻在千摩的一條腿上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他連打了十幾拳,可以清楚的看見在狂暴的攻擊下,冰層終於有了裂痕。

    而蔡長老也明白了,滕波的目的,正是要打斷千摩的腿!

    「原來他所謂的安排好……」蔡長老想到魔道的手段,感覺到不寒而慄。

    本來他還擔心,把千摩放出來,千摩會對大家不利。

    可是這種情況並不會發生。

    滕波要把千摩的雙腿打斷,然後再把雙手打斷!

    千摩的身體在靈雪之中冰封無數年,肉身也被凍得堅硬不堪,應該很容易被打斷。到時候,千摩雖然被解放出來,可已經是一個無腿無手之人,還有什麼可怕?

    「魔道的手段,果然……」蔡長老和烈金風看向滕波,目中已經滿是忌憚。

    他們在這邊攻擊,祖先堂那邊略有感應。

    飛騰抬頭,看著空中一個巨大的白色冰雪氣旋,雙目之中也是頗為驚奇。

    「到底發生了什麼?」

    「也不知道蔡長老在哪,算了,我還是在這裡給丁浩兄弟護法吧。」

    飛騰這個人相當重義氣,答應了護法,就算是有再大的好奇,也不會離開去看一眼。他又坐回去,閉上雙目,安心給丁浩護法。

    此刻在陣法之中,丁浩也已經用天星九言劍在大門外側的冰層上打了不少的小孔,此刻,他正在用陣旗,準備布陣。

    不過他很快就遇到了麻煩。

    這冰層上,冰寒力太強,陣旗這種死物,沒一會就有了薄薄的冰層,無法使用。

    突然耳中傳來肥蟲的聲音,「主人,我這裡有些靈蟲,可以抗寒,也可以充當陣旗陣眼。」

    「這樣。」丁浩心念一動,幾隻小小的黑色瓢蟲飛了出來。在丁浩的心念控制下,瓢蟲鑽進那幾個準備好的陣眼。因為瓢蟲是活物,不太容易被凍死,而且布陣速度也比陣旗要快,倒是很好用。

    「肥蟲,沒想到你還是很有作用的。」

    肥蟲道,「主人,其實我的蟲巢也有抵禦靈雪的作用。就算是靈雪落下,你只要躲進我的蟲巢之中,也不會有事的。」

    「恩。」丁浩點點頭。

    對於這個蟲巢的進化,丁浩還是很滿意的。畢竟這個蟲巢之中的母蟲,是上古靈蟲,不是現在的靈蟲可以相比較。上古的修士非同凡響,培養的靈蟲,也是可以抵抗靈雪的!

    不過遺憾的是,這個蟲巢進化的速度還是太慢,距離丁浩想象之中的靈蟲戰艦,還差得遠,差太遠!

    「放心吧,就算是靈雪落下,我也有吸星石,不用進入你的蟲巢。」

    蟲巢現在的樣子,還是很醜很難看,金色的一坨,丁浩暫時不會使用。

    「好了,陣法布置成功,這一片區域的靈力流動緩慢了下來,讓我來使勁吸星吧。」丁浩把手掌再次按在面前的冰層上,「吸星魔訣!吸!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轉眼就是十幾天過去,天空之中的巨大冰雪氣旋突然轟然崩塌。

    所有的雪花,又回復了正常的運行方向。

    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過。

    不過再看地面上……

    「千摩終於被取了下來。」蔡長老看著面前躺在地上的千摩,臉色發白。

    只見千摩的上身雖然被取下,可是從膝蓋以下,依然立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斷口之處,血肉模糊,碎骨零落,全是被滕波強行震斷。

    不但千摩的雙腿沒了,雙手也被打斷,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「好了,現在是帶回魔宮之中操作了。」滕波一揮手,命令手下,搬起千摩的身體,走回冰雪魔宮。

    看見滕波如此的殘忍,蔡長老隱約感覺到自己的下場絕不會好,他猶豫道,「滕波道友,你要解封千摩還要點時間,不如我回去白鳳城把我研究的資料給拿來。」他想要逃走了。

    不過滕波怎麼可能讓他逃走,冷哼道,「蔡長老,都到了這一步,你還有什麼猶豫的?難道要我帶著你去包長老面前,告訴他,是你帶我們取下了千摩嘛?」

    說完,滕波哈哈大笑,走回冰雪魔宮。

    烈金風其實心裡也挺害怕,不過事情走到這一步,已經沒有挽回的餘地。他走過去拍拍蔡長老,「這些魔道之人很瘋狂的,唉。」

    蔡長老猶豫了一下,也只有跟著走進冰雪魔宮。

    他知道,他已經上了賊船,現在已經賊船難下。就算是回到白鳳城,滕波也會把自己勾結魔道的證據拿出來。自己裡外不是人,還不如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
    進入冰雪魔宮,這座冰晶宮殿立即升空而起,地面上只有兩截駭人聽聞的小腿。

    千摩的身體還是被凍結在厚厚的冰層之中。

    冰雪魔宮裡的一個血腥的刑室,進入以後,一股濃郁的血腥味,閉上眼就能感覺到各種冤魂在遊盪,耳中傳來驚心動魄的吼叫聲。

    「放下。」滕波示意手下把千摩的身體扔在地上。

    蔡長老道,「他身體外的冰層還是很厚,如果全力攻擊,很可能將其徹底震死,取下這層盔甲一樣的冰層,並不容易。」

    「不容易嘛?」滕波冷笑道,「其實很容易!我又不要千摩的肉身,我只要他的元嬰!如果沒有元嬰,我只要他的世界之鼎!得到了這些,還要他的肉身作甚?」

    「難道……」蔡長老再次見識到了滕波的兇殘。

    滕波喝道,「給我從他斷腿的位置開始向外掏,直到把他的丹田世界之鼎掏出來為止!」

    隨後就有手下,開始從小洞口向外挖千摩的骨肉。

    冰層雖然堅硬,可是人的血肉要軟多了。

    沒一會,就看見一根根的骨頭被掏出來,一塊塊的血肉被掏出來,一個活人被糟蹋得不成樣子,看得蔡長老和烈金風兩人都是臉色蒼白,有一種想吐的感覺。

    滕波冷笑道,「你們現在還擔心他的化鼎大圓滿修為嘛?」

    蔡長老連忙道,「不擔心不擔心。」

    看著他蒼白的臉色,滕波突然開口罵道,「你們快一點啊!手腳這麼慢!還有你啊,你在幹什麼?千摩的本命神兵挖出來都不知道!」

    那名弟子嚇得連忙跪地哀求。

    滕波冷道,「出錯了就要懲罰,來人,給他上手套之刑!」

    那名弟子頓時嚇得哭喊起來,「滕長老,不要啊。」

    蔡長老臉色發白,心說什麼是手套之刑,看上去很恐怖的樣子。